加载中…

加载中...

透明鱼公益实验室

子庆在医院

转载 2018-02-05 14:53:39



三岁的子庆,刚学会走路不久。




一个人尝试走路时总是很小心翼翼颤颤巍巍,唯独身边有人牵着他小手时,小家伙的脚底下能明显看到他会走得更稳一些,脸上也会自信一些。

子庆的手趾和脚趾是典型的杵状甲。

子庆在出生2个月的时嘴唇就出现明显的紫绀,并在当地医院确诊是先心病法洛氏四联症,但是一直因为家庭情况的缘故,一拖再拖,直到今年才来兰州就医手术。

子庆的身体体质差,经常性是由家人抱着。

他走路不稳,自己独立行走的距离有限,行走距离在5米以内,小家伙就会不由自主地蹲下,并大口的喘气。

子庆的行动能力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无形中也将他的社交范围只局限在家庭内部。

除了家人以外,小家伙很少见到外人,造就了他胆子很小,刚入院的几天里,每次去病房探访,只要靠近他一点,小家伙手就会紧张的抖起来。

子庆是东乡族,家人和他交流用的都是东乡话,子庆听不懂汉语。

语言之间的不通畅,也是导致子庆看到我们感到陌生害怕的原因之一。

1月18日子庆手术,爸爸和妈妈都不在他身边陪伴。

术前大夫给子庆制定的手术方案是法洛氏四联症根治术,手术探查发现,孩子的心脏不具备做根治手术的条件,做了姑息术。

1月23日,子庆转回到普通病房,术后的子庆,缺氧症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探访时,奶奶高兴的指着子庆的嘴唇给我们看并用生硬的普通话说到:看,嘴唇不紫了,手也不紫了,脚也不紫了,红润润的很好。

术前子庆手脚的杵状甲是青紫色,术后小家伙的手脚指甲的颜色呈现出淡粉色。

奶奶欣喜地指给我们看,子庆身上每一处地变化。

奶奶会说的普通话有限,如果子庆的叔叔不在旁做翻译的话,我们的交流也只限制在最简单的语言层面。

子庆这次来兰入院,不管是各种检查还是和医护人员的交流,一直是在兰州读大学的表叔全程帮忙沟通翻译。

给子庆送去了术后营养品——一箱牛奶。

子庆抱着牛奶很高兴,不停的翻看。

妈妈和弟弟也来兰州看子庆了,小小的子庆,特别的高兴。

他抱着牛奶箱子轻轻的叫着阿妈阿妈,指着箱子让妈妈看,意思是看:牛奶。

子庆妈妈很腼腆,从不主动说话,即使问她,也只是笑笑。

血浓于水,小小的子庆还不会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情,但是从他的一举一动上能看出来他对妈妈和弟弟的思念。

2月2日,子庆出院。

希望在这次手术后,子庆能自己走路,再不需要他人的搀扶;同样,也希望他会讲更多的语言,不光是说东乡话还要学会说普通话,这样当他的心情在喜怒哀乐的时候,可以用语言清晰的表达自己心情。

祝子庆和弟弟健康快乐成长~

作者:贠于捷

机构:小红巾联盟​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前一篇: LY-451顺顺 后一篇:文婷在医院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閫忔槑楸煎熀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53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