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省传记文学学会
福建省传记文学学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32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传记创刊号之五:读《陈礼忠寿山石雕刻艺术》——贾平凹

(2011-05-10 12:09:49)
标签:

陈礼忠

寿山石

画册

寿山石雕

杂谈

分类: 杂志——《传记》创刊号

读《陈礼忠寿山石雕刻艺术》

贾平凹

 

西安的寿山石雕并不多,见到的都是一些印石,但寿山石因资源日趋枯竭,价格飞涨,都是知道的,而福建人多有雕刻高手,如冯久和呀郭功森呀林寿堪、王乃杰呀,也都知道。西安人的意识里,南方人精巧是精巧,那可能是天性使然,或环境造就西北人没有那种石头,也没有那种手艺,索性审美的情趣就变了,比如我,更多的去收藏汉代的石刻和陶器,重朴素重浑然,倒没有产生过要藏那些更值钱的太细致东西的念头,即便是和田玉,仅收籽料,寿山石也只是有一堆章料而已。可今年夏天,田四新先生数次邀我去福建,并誇赞着那里的寿山石雕刻,我似乎不以为然,迟迟未能成行,他寄来了一本图册,也就是这本画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图册是《陈礼忠寿山石雕刻艺术》。

传记创刊号之五:读《陈礼忠寿山石雕刻艺术》——贾平凹

(《暗香》仙游石)

 

打开扉页,是一幅《留得枯荷听雨声》,我就惊讶了,原来我对寿山石雕了解得太浅薄了,南方人竟有这么大气的作品!再往后看,那《春声赋》,那《武夷晨曲》,那《溪山行旅图》、《山居图》、《春风又绿江南岸》真读得我血脉澎涨,当时家里有几个文友吃茶,忙喊他们过来欣赏,大家没有不叫好的。在那个晚上,我又细细地翻阅图册,顺手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么一段文字——

国画家讲究笔墨当随时代,一切艺术,包括寿山石雕刻,何尝不也是这样呢?我们遇到了社会转型期的这个时代,它是粗糙的,也是气势饱满的。陈礼忠继承了传统雕刻手法,又突破了传统的雕刻理念,其之所以感到作品不陈旧,又大气,体现在题材的开掘上,构图的处理上。可以想见,当他拿到一块石头,反复观察,仔细斟酌,借色借形,施展想象,该繁时极繁,繁到一种令人震撼的程度,该简时又特简,大肆写意,加减法以自己的思维和审美运用自如,似乎那块石头其中就有荷,有鹰,有山川树木,花草鱼虫,只是被一些多余的石头包着,他只是把多余的石头去掉了。雕刻得象,甚至活灵活现,巧夺天工,那都是起码的,雕刻什么,怎么雕刻,是人的境界的事。任何艺术,到了一定程度,并不是比技术了,而是作品后边的人,看这人能量的大小,看这人修养的深厚,看这人感情倾注的强弱。技术还不成熟的时候,谈不上得心应手,能得心应手了,人的问题是最重要的,才是什么人有什么作品。

我读中外文学史上的一些大作家的作品,如果喜欢上了,就要读他们生活和写作的环境的资料,读生平,读当时的评论。对于陈礼忠,我同样是喜欢和尊敬了。也作如此的工作,听了田四新先生的介绍,又看了许多关于他的文章。果然是,陈礼忠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他是悟性极高的人,天生就是从艺的,即便不是从事寿山石雕刻,搞别的,依然会出人头地,脱颖而出,做下不凡的业绩。再是他雕刻的基本功非常扎实,一把刻刀如同从身上长出来的,应用自如。还有,就是他太善于学习和吸收,古人讲游名川读奇书见大人以养浩然之气,他是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交流和读书上,对于美术史上的大家作品,对于文学史上诗文歌赋,他都钻研。他是在寿山石的雕刻里,尽情抒发他的人生观、生命观和审美情趣。他的作品,既是本行当的,又超越本行当,达到普遍性。

和田玉资源出现危机,所以我收藏玉并不让雕刻,害怕让一些拙劣的雕刻将其糟蹋了。寿山石资源同样面临着危机,我也曾主张过还是少雕刻着好。但读了陈礼忠的这本作品图册,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人杰,说他是国手也罢,说他是大师也罢,总之,这个时代的寿山石是不幸的,同时,又是有幸的。

 

 

 

 

 

寿山石雕大师陈礼忠印象

 

杨自慧

 

人的一生中,经常会遇到对你有影响的人。这影响可以是行为方面的,也可以是精神方面的。这影响可大可小,但是又是这些或大或小的影响,使你的世界观、人生观发生了变化,犹如一艘在风雨之夜迷航的帆船,突然看见远处灯塔的一缕星光,让你欣喜激动不已。近期随钟兆云会长拜访的一位大师级人物,让我深刻的体味到:一个好的作品,需要包含着作者对生活的深刻体验,对自然界的无限神往,对艺术永恒之美的不倦追求,包含着作者一颗感动的心,包含着作者深沉的感情。

印象中的大师级人物,莫不是仙风道骨、慈眉善目的耄耋老者,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大师才有的风范。但我见到出门迎接我们的陈礼忠时,这种印象仿佛静谧的湖面被投入了一颗硕大的石头,扑通一下就被打破了。

陈礼忠慈眉善目,却不是仙风道骨、耄耋之年的老者,他只是一个大方朴素的四十出头的青年人。他没有高大挺拔的身材,但确又是这貌不惊人、身材不甚高大的身体,创作出了惊世的石雕之作。而能从十万从事寿山石雕的匠师之中脱颖而出登上成就的高峰而成为大师的陈礼忠,他的勤奋与刻苦也可想而知。

走进他的工作室,我不禁被他的作品惊呆了。我鲜少接触石雕艺术品,自然没有什么的高超的鉴赏力,但我确实是怔住了:那是怎样的一双手才能创造出这样巧夺天工的东西。我很震撼,我的心也澎湃起来,我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确信它是属于人间的物品。是化石吗?不然,这山、这水、这物、这人怎能如此逼真、如此灵性?但这确实是的,是温润的寿山石,是温润的寿山石上的世界。

他的工作室的石雕作品差不多几十来件,有重达几百斤的“山水”,也有小到手掌大小的物件。大件的石雕立于凳上或桌上,小件的则置于橱柜里,便于存放与观赏。在门的左边,一副巨大的毛笔字《春声赋》刻于墙壁上:早稻抽穗,绿豆生芽,老篁拔节,新树扎根……。这是福州市文联主席陈章汉为其惊世之作《春声赋》的拟名加赋诗。绝妙的艺术和美文的传世,“春声赋”可谓千载留名了。

陈礼忠擅长雕刻寿山石的山水、花卉、禽鸟、动物、人类,尤其精于鹰和天鹅的雕刻。他雕刻的鹰系列又以《家•天下》最为感动人心:爱鹰的魂去,使他把十多年来对鹰的一腔挚爱化为刀锋,他的孤傲的鹰、冷寂的鹰、有雄风气魄的鹰、目光锐利的鹰、行动敏捷的鹰等等又在他的刀下栩栩如生起来。然而,获得成功与赞誉时,他并没有止步不前。就像他自己所说,当他达到了某一高度,他的心感觉空虚了,急需新的源泉滋润自己的心田,这时的他,专注于“荷”的刻画了。最近,其新作《荷塘情趣》和《秋声秋色晚来香》受到的各界的好评,并分别被收藏于国家博物馆和中国工艺美术珍品馆。他的图册《秋荷》也即将问世,范迪安与贾平凹皆为其作序。而我们只需做的只是等着,等着又一次的惊奇。

 传记创刊号之五:读《陈礼忠寿山石雕刻艺术》——贾平凹
(2004年《家•天下》老岭石)

  

在坐下来与他一起吃茶的开始,我们聊到了《春声赋》。《春声赋》原石是一块五彩斑斓,重逾千斤的鸡母窝石,世所罕匹。陈礼忠审势造型,因色取巧,历五年精雕而成这件表现古木参天,红日初生,百花竞放,百鸟和鸣的巨作,表现了作者美好的理念:一个由五十六个民族所组成的民族大家庭要想岁岁平安、千秋吉祥,坚定不移地保持国土统一、民族和睦、人心凝聚力强劲的兴盛局面是最最重要的社会前提。尚不论这尊佳作系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寿山石雕艺术品,也不论他如何传承寿山石雕艺术传统情趣上的创新,更不论他它的巧夺天工的艺术雕刻手法,单单是的凤凰鸣盛世众鸟朝拜的纷繁复杂、宏大开阔的场面就够我们想象驰骋、心魄荡漾了。精湛的艺术加上包涵的重大的意义,国家投保1.3亿元的《春声赋》被此次世博会作为福建馆的四大镇馆之宝之一供世人参阅。这个价值连城的东西是要受到如此待遇的。

传记创刊号之五:读《陈礼忠寿山石雕刻艺术》——贾平凹

 

(《春声赋》)

 

而与他的交谈,更让我了解到一个真正艺术家的内心世界。他就人、艺术、文学这三方面谈起了他的艺术观。他认为,人是第一价值,艺术和文学不能脱离人而存在。在他眼中,世界上的一切东西都是平等的,石头也无贵贱之分,关键是人,是人能否赋予这种东西于价值。贾平凹在为其图册作序中也说:“雕刻什么,怎么雕刻,是人的境界的了。任何艺术,到你了一定程度,并不是比技术了,而是作品后边的人,是这人能量的大小,是这人修养的深厚,是这人感情倾注的强弱。技术不成熟的时候,谈不上得心应手,人的问题是最重要的,才是什么人有什么作品。”石头是否贵重不中要,关键是这个人能否让这块石头变得有价值。“法国的卢浮宫里面是价值连城的雕塑品吧,但是他们的材质只是花岗岩、大理岩啊什么的,我们这里到处可见。为什么它们贵重?是因为雕刻这个作品的人!”陈礼忠如是说。

 在谈到作品宣传这方面的时候,陈礼忠说:“单单就中国地广人多,更别说世界了,要想别人知道寿山石,了解寿山石的价值,我们必须做好宣传。我们要‘好风凭借力’,借名人大家之手宣传。”他说得很兴奋,而我们听得也不住的点头,很受用,他继续说道:“纯粹的艺术品,可能会随着朝代更替或是天灾人祸而损毁或流失,但是,如果名品再加名章流传于世,就算是作品不复存在,人们也会通过文字了解到我们这个时代出了什么样的精品。岳阳楼、黄鹤楼、岳麓书院等等这些就因古代文人的吟咏而名噪于世。而像苏荀的《吴道子画五星赞》,使墨迹全消的画中珍品《五行图》也仍能为后人所知。”在文化没落的今天,陈礼忠仍然相信文学的力量,他的“文化的回报是永恒的”让我看到了一位智者的睿智。同时,他也是一位热情满怀的艺术家。他很钦佩项南、陈嘉庚、冰心等为福建作贡献的名人,他自己也想着能尽自己所能报效家乡。他很推崇现有福建的一些艺术家的理念:“如果寿山石雕艺术被推出去了,那么,作为寿山石的产地——福建,也会为众人所知,就像说到和田玉会想到新疆一样。”他的与福建一荣俱荣的理念,让我看到了一位爱国者的激情。

在雕刻之余,陈礼忠还有写文章的雅趣。他没有多高的学历,但这并妨碍他驾驭文字的能力。相对于现在抄袭日盛的文风,他认为:“文章不必抄袭,你的所见所感,你的灵光乍现,都可以是一篇好文章。我的文章也来源于生活,我细心观察生活中的种种,同一个事物每一次的观察都有它的不同。”此外,陈礼忠还爱广交各界的朋友,他觉得,与不同背景的人物的交往可以开拓自己的视野,豁达自己的思想而不去拘泥于现成的模式,也是创作的一个不可少的因素。

时间总是与人作对似的,你越想挽留他,他跑的越快。抓也抓不住的时光,迫使我们终究是要走了。此次之行,我受益匪浅。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对文学、对艺术有着大爱的人。他的一个人的成功不是真正的成功,只有福建和它的寿山石雕刻艺术品走向全国、闻名世界,才是人生最大的成功的理念,他的单靠一人或几人对这个事业贡献是远远不够的,我们每人能为这个事业做就尽量做的情怀,使我看到一个真正艺术家的所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