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央音乐学院周海宏
中央音乐学院周海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881
  • 关注人气:5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把20年前写的东西结成了两个集子:把序言发到这

(2012-03-05 12:36:29)
标签:

杂谈

自序:

1989年本科毕业,今年是第20个年头。觉得应该回头看一看,有一个总结。于是便把曾经写过的东西集成一个集子,准备给自己的家人、朋友、学生看。

1984年,这一年我21岁,从沈阳音乐学院钢琴系退学,报考了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当时的我,艺术理论方面的书仅仅读过一本大学教材《艺术概论》(如果那不算是理论书的话,就一本都没有读过了),临到考试前才临阵磨枪读过一本宗白华的《美学散步》。入学后,像一块干燥的海绵一样吸收遇到的各种知识,近乎疯狂地学习与思考遇到的所有问题。学哪门课,就思考哪门课的问题,写哪个学科的“研究文章”,就构造哪个学科的“思想体系”。上“中国古代音乐史”课,就仿照《在历史表象的背后》的思路,写了一篇5万余字的《中国古代音乐发展的结构分析》;学了《申克分析》与《民歌》课,就与同学王森一同搞民歌旋律的层次结构分析;看了音乐美学与心理学方面的书,就搞“作为直觉的音乐心理学”讲座;“新潮音乐”火了,就与作曲家交朋友,写谭盾的评论,写分析这个群体创作特征的《开创的一代 转折的一代 矛盾的一代》;读了点《发展心理学》,就写《儿童钢琴学习的心理学问题》;参加了一次民族音乐学年会,听了一次华阴县的皮影戏,看了一份联合教科文组织的报告,就写《危机中的抉择》……东一榔头,西一扫帚,没有目的,没有特定的专业方向,没有遵循许多教师规劝学生的要“踏实”地从“一个小点深入下去”,也不遵循“述而不作”的“祖训”;没有计划,没有方向,一切“跟着感觉走”,兴趣所致,就置一切于不顾,全力投入,上课、走路、骑车、吃饭都在思考、“研究”……。回顾20年来走过的道路,似乎一直是处在“不务正业”的率性而为的状态,以至于自己视为“专业”的音乐心理学方面反而没有什么像样的文章。

回想起来,造成这条曲折庞杂学术路线的根本原因,就是兴趣。随时遇到的问题令我有探究的兴趣,课堂上老师教的东西令人质疑时,令我有超越的兴趣。问题的关键不仅在于兴趣点太多,更重要的是,每当思考一个问题时,就会发现,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另一个学科的支持,于是便转而去学习那个学科的基本概念与知识;再回过头来思考这个问题时,不久又遇到另外一个学科的知识,于是又调头转道学习;而在学习其它学科的过程中,又会引出新的感兴趣的问题,于是越走道越偏,以至于会忘了当初思考的本专业的问题是什么!最终成了东一榔头、西一扫帚的学术发展路线。

然而,转了20年后,突然发现,这条庞杂的发展路线,似乎有它特别的好处:它有助于使各学科之间联结成良好的知识架构,有助于形成灵活而更广阔科研思路,有助于产生更强的分析与解决问题的能力。我想,这对一个自童年就开始接受高度专业而单一的音乐训练的学生而言是犹为重要的。这时,我又开始庆幸自己纯因率性而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总体来说,这个文集与其说是学术研究的成果,还不如说是学习道路的展示。其中有些文章,现在看来从思想到文字都需要修改,但是我还是想把它原样放在原处。将其中值得商榷与批驳的部分留给朋友与学生。我坚信他们都有心理准备,知道人类认识自己、认识世界是有阶段与局限的,一个学者的思想认识是在不断发展的;因此他们能够宽容这个文集中不合理的思想与有缺陷的表述,并让他们产生对本人后续思想进步的期待。而正是这些公之于众的缺陷,如针芒在背,也会激励我自己不断前行,去了解、认识与驾驭这个令我无比感兴趣的世界、这门令我无比着迷沉醉的艺术。

最后,感谢在那个时代给了我最好教育的我的母亲、父亲;

感谢一直在指导与鞭策我的导师张前教授;

感谢影响、启发、鼓励、包容我的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美学教研室的每一位教师;

感谢深深爱我并给了我让我永远觉得安全、温暖家园的爱妻徐冬。

周海宏

2010715日星期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