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央音乐学院周海宏
中央音乐学院周海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881
  • 关注人气:5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受博友鼓励,发一篇早年写的乐评:一切来得太容易

(2011-07-23 07:52:08)
标签:

杂谈

   一切来得太容易

 

周海宏

 

4月11日晚我身心愉快。这种愉快铺垫得紧密:先是在满足了好为人师的欲望后同时挣了一点钱──成为一个自食其力、对社会有用的人令我心情舒畅;然后又吃了一顿精致的晚餐──味觉满足是幸福特别显著的标志;妻子穿着漂亮,院里鲜花盛开,街上春情盎然──这让我的视觉与嗅觉都很享受;最后是听了这场令人痛快淋漓的音乐会──当然音乐令人满足的不仅仅是听觉。所以我身心愉快,感觉生活真美好!

我想莉拉·约瑟夫维茨和约翰·诺瓦塞克的生活一定更美好。因为,除了他们自己的生活肯定美好之外,他们还给了更多人那么多美好。这就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小提琴与钢琴是世界上最复杂、难弄的乐器。能够驾轻就熟已实属不易,如果能够举重若轻、挥洒自如、机智出巧,那么就该归入大师的行列。这当然本身就属于人生难得的愉快境界,就更不用说用这种令人愉快的境界换来的听众暴风雨般的掌声、疯狂的叫喊、如雨的鲜花给人的享受了。这次第怎一个“愉快”了得。

在这场音乐会上,钢琴与小提琴差异巨大,但我们还是从二人的共同性谈起。极端干净、准确的技术,所有最难的段落清晰、利落无比。辉煌二字绝不足以形容二人的声音。除了一个技术能手刻意追求而不得的明亮、通透、光彩之外,还有细腻、精微。幻想所至,无所不及。这种无限的声音可能性令琴房苦练的人望尘莫及。漂亮、潇洒的走句,游刃有余的力度与速度控制……这一切加在一起,构成他们所拥有的驾驭音乐的无限的可能性。还能说什么?一切来得太容易。

差异存在于二人的音乐中。这是要分别谈的。两人气质相差甚远。莉拉辉煌而朴实,玉成于天然,奇巧于未琢,是个好女孩;约翰聪明绝顶,满脑子的怪主意,友好但诡计多端,属于那种由于跑得速度太快,以至于需要在百米赛道上翻几个跟头再用脚后跟把终点线挑下来的那种人。他是一个坏小子,让人觉得莉拉和他在一起不太安全。钢琴家总是沉浸在自己层出不穷的声音与意象的幻觉中,到处布下精巧声音、奇妙乐句的陷井,它太让你专注,以至于注意它就无法听小提琴。由于能力过剩、过于聪明而产生的过多的机巧与虚无飘渺的变幻,令人捉摸不定,使得音乐失去了应有的宽广性与进行的张力。这种感觉到了下半场就开始有点让人难以忍受了,尤其是在下半场德·法雅与克莱斯勒健康的小品中很是让人生厌,以至你忽略了他的才干。莉拉的音乐,自然平直得多。除了那些演奏者自己不知所云的音乐会不算外,这是我所见到的同台异梦最严重的一场音乐会。我非常希望能够听一场约翰的独奏音乐会,一定精彩非常。

莉拉自然、乐感、美好,亦不乏火爆与想象力,但总的来说是缺少深度的,她是这个时代年轻才子的典范(我们可以从梅纽因──帕尔曼──莉拉看到这条发展线)。缺少深度既不是她个人的缺憾,更不是她个人的责任。这个时代太优越、太富足,没有生存的压力,既没有物质的也没有精神的匮乏,更没有对人类命运的关注。怎么能够指望一个倍受宠爱的才子去产生那种对生命的渴望、对命运的关切,去产生那种精神压抑的张力、宽广而博大胸怀与深沉、切肤的悲哀呢?他们的音乐属于那种才华横溢、没有问题的一代所特有音乐。这种音乐精彩、漂亮、潇洒,富于想象,但是缺少内在的火力,缺少宽广的气息,缺少恒久的韧性与张力。是现代社会“非深度模式”在音乐上的典型体现。音乐会上贝多芬的奏鸣曲已经不再是那个在苦难中拥有博爱,在爆烈中透出温暖的贝多芬;弗兰克的奏鸣曲充满了虚妄的哀伤,再也没有内心的热望与爱的激情;克莱斯勒的《维也纳随想曲》也没有了维也纳式节奏的弹性与柔韧;萨拉萨蒂的《引子与塔兰泰拉》在追求炫技效果下演奏,在令人瞠目的速度中完全失去了节奏的弹性与强健的精神;最后的加演曲目,大失水准地拉了一段《泰坦尼克》中电影旋律,演出在商业与市井的喧嚣中结束。

我们要的是什么?是什么使得我们在如此幸福与快乐中感到不满足!

这一代人拥有的太多,以至于没有真正内心深处的渴望,没有来自内心深处的生命激情。正由于缺少这种深沉的渴望与激情,使得音乐中缺少那种内在的支撑力量与持续、恒久的张力。这种音乐使身心愉悦,但没有了生命的热望,没有了内心深处的痛苦与压抑也就没有那种让人撕心裂肺的感动。才子们用游戏心态来告诉我们音乐可以使人快乐,用漫不经心的轻松驾驭来透出他们的潇洒。现代社会里,音乐中的宗教般情感已经荡然无存。难道美好、幸福、富足的社会与博大的心灵、深厚的情感、人性的关怀、坚毅的精神、生命的韧性、热血的激情一定是冲突的吗?是现代化的幸福人生不需要这些东西吗?难道崇高的艺术一定要以艺术家与人类的苦难为代价吗?

这个时代拥有过去时代一样多的天才,在现代化的教育体制与训练方法下能够培养出更多的业务能手,在现代生活的刺激下可以使人产生更多的奇妙幻想,现代艺术经营机制可以使天才们拥有更优越的生长环境……但仅有这些,它就是一个只能营造魔术师的摇篮。这个摇篮中摇出了很多宠儿,是他们,使我们看到和听到了与今天这场音乐会类似的令我们身心愉快的音乐会。

1998年4月11日晚,我身心愉快。

 

 

      

作者:周海宏,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发表于《爱乐》杂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