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9,081
  • 关注人气:4,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第四案】浴血少女(4)

(2013-08-16 22:59:03)
标签:

法医

法医秦明

小说

悬疑

侦探

分类: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

“首先说一说这个碳素墨水的问题。”在所有人急切目光的照射下,我有一些窘迫。

“快说,快说。”陈支队长催促道。

“我们来出勘这个现场后,认为是刘杰作案,所以中午时分,一齐去参加了大宝奶奶的葬礼。”我咽了口吐沫,“这个葬礼很冗长,持续了三个小时,原因就是风俗习惯。”

大宝在一旁使劲地点头。

我接着说:“后来,大宝告诉我,你们这个地方因为多省交界,所以受很多不同地域的风俗影响。他说,如果小孩夭折,得把孩子的尸体放在一个岔路口放三天;有的则不能让死人见阳光,所以死亡后会用白布把尸体的头包裹起来,或者用泥巴把死人的脸抹上。”

陈支队长使劲拍了下桌子,吓了我一跳。他说:“对啊!这我怎么没想到!确实听说过有用东西抹脸的风俗。不过,那些污渍不是从鼻子里擦出来的吗?我们这边有风俗是抹脸,不是堵鼻孔。”

我笑了笑,说:“两名死者的面部在我们发现的时候都是浸泡在水里的。水是流动的,可以浸泡干净面部,也可以把一些有颜色的冲进鼻孔。”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刘杰把尸体翻转过来,我们就可以一眼看到谢林淼的面部是被抹黑的?”主办侦查员说,“狗日的,他这个情节都没有和我们交代。”

“他当时的心情肯定是忐忑的,加之天还没亮,浴室灯光又暗,可能没有注意到。”陈支队分析说。

“不管怎么样,他侮辱尸体、妨碍公务,得追究刑事责任!”我咬牙说。

“不过,就算是杀了人,抹脸,又能说明什么呢?”陈支队长接着问。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说:“首先,风俗习惯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年纪大的人在沿用,你说一个90后,会在杀了人后,考虑风俗的问题吗?所以我分析,这个凶手应该是个年龄偏大的人,具备性能力,那么最大的可能是40-60岁区间的。而年纪大的人,性欲会有明显降低,凶手用这么恶劣的手法性侵,很有可能是个性饥渴的人,所以要考虑单身的人。”

“有道理。”陈支队长的笔尖在笔记本上飞快的走动。

“下面,是更重要的问题。”我喝了口茶,接着说,“既然我们分析了死者面部的污渍是碳素墨水,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下碳素墨水的来源呢?总不能是凶手杀完人,又回家取墨水,再来抹脸吧?那他何不用不远处仓库里的煤泥?”

“那只有可能是随身带的。”大宝说。

“你会随身带一瓶墨水吗?”我看着大宝说。

“钢笔里可以有啊。”大宝说。

“对。”我说,“这就是关键,我也认为凶手可能随身带有钢笔。带灌墨水的钢笔的人已经不多见了,这更能证明凶手是一个年纪偏大的人。同时,农民、工人一般不会带钢笔,所以凶手很可能是个从事和文字有关的人,比如教师、文书、作家。”

“年纪偏大、单身、从事和文字有关系的人。”陈支队长说,“精彩的犯罪分子刻画!范围确实缩小不少。”

“这是我说的第一个问题。”我被陈支队长一夸,进入了状态,缓缓说道,“我还有第二个看法。”

大家的目光比之前更充满了期待。

“昨天解剖的时候,我就发现两名死者的枕部损伤有些奇特,但是想不出什么问题。”我说,“死者枕部都有非常严重的磕碰伤,皮瓣多达三十多处。也就是说,凶手把死者的头在地面上撞击了三十多次。其实以他的力度,三五下,人就可以昏迷致死了。但凶手为什么要反复撞击呢?”

“仇恨?”陈支队长说完,又摇了摇头,“也不对,我们调查,这俩女孩没啥仇家,而且本案我们已经定性是性侵案件了。”

“仇恨确实是一种解释。”我说,“但是我更倾向于醉酒。”

“醉酒?”

我点头:“是的。醉酒后作案的特点就是不计后果,损伤严重。可以折射出醉酒后的凶手疯狂的作案手段。”

“那为什么不能是精神病作案?”林涛插了话。

“精神病作案和醉酒作案有明显的区别。”我说,“精神病作案和醉酒作案都很疯狂,但是本质区别,就是精神病不会有趋利避害的情绪,比如精神病作案后不会处理尸体、不会藏匿尸体等。在本案中,如果是精神病作案,绝对不会有用墨水抹脸的过程。”

“而且精神病不会带钢笔。”大宝笑着说。

“你们的分析非常有价值。”陈支队长说,“我觉得凶手不会离现场过远。所以我们下一步,将会对离现场最近的那个小镇进行调查,重点查那些平时喜欢带灌水钢笔的单身男性,年纪偏大。”

“还有一个重点。”我插话说,“重点查小镇上的饭店、酒馆,27日晚饭,是否有符合条件的男子喝得烂醉,然后又独自离开的。”

“知道了。”陈支队长说,“限期8小时,给我查出嫌疑人。”

 

闲不住我的,不能忍受法医工作已经完成后,苦苦等待侦查结果的煎熬。于是,我跟随侦查员踏上了去集镇调查的征途。

作为案件的幕后人员,第一次感觉其实侦查工作也是十分艰苦的。烈日炎炎下,我们跑到了第十二家小饭店。

27号?”老板说,“我们这儿生意好的咧,我哪里记得住哦。”

“麻烦您仔细想想。”

“对哦,我来找一下那天晚上的菜单啥的。”老板还算很配合,“看能不能记得起来哦。”

我点了根烟,等着老板慢悠悠地翻着27号晚上的菜单。

“我说的嘛。”这个浙江籍的老板叫道,“我就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的啦,镇政府的那个老秘书,叫什么来着?叫老罗的。那天晚上喝多了的,一个人胡言乱语的。”

“等等,等等。”一个侦查员慌着开录音笔,另一个侦查员连忙打开笔记本,“老罗,镇政府的老秘书,当天晚上他和哪些人一起喝酒的?”

“一个人。”老板说,“点了宫保鸡丁和小龙虾。”

我掐了烟,凑过来听。

“他什么时候来的?什么时候走的?”

“那我哪里记的得哦。”老板说,“反正挺晚的吧,但肯定是我10点钟关门之前。出门地滑摔了一跤,我还去扶的。”

侦查员对着我点了下头,意思是说,时间点对得上。

“你和老罗很熟悉吗?”

“一般话吧。”老板说,“老光棍,就喜欢来喝闷酒的啦。你们不会怀疑他是杀人犯吧?就那个物业公司那个案子?那是不可能的哦,他可是个老好人咧。”

“别猜了,今天的调查也希望你能保密。”侦查员说完,拉我走出了酒馆。

“年龄、特征、时间点、醉酒等情况都高度符合。”我说,“一个小镇子哪会有这样的巧合?而且这样性压抑的人通常性格内向。你们不去动手抓人吗?

侦查员点点头,说:“我马上和支队长汇报,你可以回宾馆等我们的好消息了。”

 

侦查人员在秘搜罗峰家里的时候,就基本上敢肯定这个外表看起来忠厚老实的老文书就是这起案件的凶手。

罗峰今年45岁,当了一辈子的政府文书,却没能混上个公务员的身份。他的性格内向,收入菲薄,小镇上他能看得上的女人都看不上他,看得上他的女人,他又看不上,怎么说,他也是个文化人嘛。

就这样,他孤单到了45岁,精神依托则是那一摞摞的色情光碟。

27号其实是罗峰去相亲的日子,镇长给他介绍了一个离异的妇女。可能是那妇女听说罗峰不是公务员,所以爽约了。郁闷的罗峰就来到经常喝酒的小酒馆里喝了个烂醉如泥。醉酒后,他胸中的欲火更是燃烧得无法抑制。他尾随了一个年轻的女子,但却跟丢了,而且酒精的作用让他遗失了方向。

罗峰信步走着,就走进了物业公司。在这片空旷安静的土地上,他和刘杰一样,听见了浴室的声音。

在镇政府工作,多少知道一些物业公司的情况。他知道这里有几个漂亮妞,说不准正在洗澡的,就是呢?

欲火就要从嗓子眼里喷射出来,罗峰冲到了浴室门口,一脚踹开了浴室的大门。姑娘的尖叫,无异于火上浇油。

谢林淼和黄蓉都认识罗峰,罗峰也看惯了这两个“婊子”对镇长书记的献媚。他要求黄蓉跪下来,学着色情光碟上的女人那样。

毕竟是16岁的女孩,除非是老总安排的献身工作,除此之外,裸体暴露在男人面前让她们羞愧无比,甚至失去了反抗的意志。不反抗,但有抗拒。黄蓉跪在地上嘤嘤地哭,死活不张开嘴巴。而谢林淼则看准时机,想要逃离出去。

眼看谢林淼就要逃离,罗峰的血液就像是要沸腾了,他冲过去抓住谢林淼的头发,把她摔倒在地上,机械地把她的头颅撞击地面。浴室的地面很快就被鲜血染红了,谢林淼死了,黄蓉被吓坏了。

黄蓉再也不敢反抗,乖乖地按照罗峰的要求去做。

事后,为了不让黄蓉告发,罗峰用同样的手段杀死了黄蓉。

欲望的排泄和杀人的体力消耗,让罗峰瘫软在地上,他似乎清醒了不少,因为他感到了无比的恐惧。他听说人死后用泥巴抹脸,冤魂就会被困住,于是拿出了随身的钢笔,挤出墨水抹在两名死者的脸上后,慌不择路地逃离了现场。

罗峰想去自首,却又害怕死亡,而每晚的噩梦又折磨地他无法安生。所以在民警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乖乖地束手就擒。

“伏法,也是一种灵魂的解脱。”大宝说了一句让我们刮目相看的哲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