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8,983
  • 关注人气:4,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第四案】浴血少女(1)

(2013-08-08 20:04:03)
标签:

法医

法医秦明

小说

悬疑

侦探

分类: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

“秦科长。”大宝气喘吁吁地跑进屋里,“我都忘记了,今天是我奶奶的忌日,我要赶回老家青乡去为她下葬。”

一大早,我打开电脑,翻看着以前参与侦破命案的尸检照片,需要收集一些给警校的学生们讲一堂法医讲座。眼睛盯着显示屏,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翻滚着“十一根手指”的案件。两个礼拜过去了,侦查部门围绕着死者方将的社会关系进行了层层排查,对他在省城龙蟠市住宿、吃饭、工作的地点周围也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可是十几天居然没有摸上来一条线索。另外一方面,第十一根手指的DNA在数据库里不断滚动,系统比对、人工比对进行了好几轮,一无所获,手指主人的身份到现在也没有浮出水面,手指主人的尸体也一直没有被发现。

该案因推断方将系六月三日被杀害,故被命名为“六三专案”。虽然专案指挥部依旧存在,专案核心依旧在运作,但是不少民警明显已经出现了畏难心理,都想守株待兔发现新的情况好再往下推进案件的侦办工作。

我只是个法医,在命案中能做的工作已经做完了,侦查方面的工作我也实在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议。按道理说,前期工作开展的不错,很细致了,也应该有一些线索了,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我们警方还是一无所知呢?我们遗漏了什么吗?

大宝见我双目呆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敲了敲台面:“喂,听得见么?我奶奶的忌日,我要赶回去下葬。”

我仿若梦中惊醒:“啊?哦!对不起,你节哀。”

大宝说:“嗯,不用节了,节了一年的哀了,法医还能看不透生死吗?”

“一年?哀?忌日?下葬?”我清醒过来,“我怎么就听不懂你说的什么话呢?你奶奶一年前就去世了?现在才下葬?”

“是啊。怎么了?”大宝一脸疑惑,“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那的风俗就是去世火化后一整年,才把骨灰盒安葬到墓地里。”

“哦。”我点点头,“我说呢,风俗不同,我们那边老人去世后,火化了就马上要安葬。”

“那我去了啊。”大宝整理着背包,自言自语道,“做法医,得多懂一些风俗。”

“我送你去车站,我也顺便去龙蟠市局专案组看看十一指的案件有没有什么线索。”我说。

大宝连忙推辞:“那个。。。不用不用,现在车辆管理好严的,我打车。”

我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电动自行车钥匙,说:“私车私用,试试我的敞篷小跑。”

当我们两同时跨上电动自行车的那一霎那,电动车的车胎嘭地一声,爆了。

我跳下车,看了看瘪下的车胎,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的肚腩:“咱们这老出差、吃百家饭的人,确实不太适合开敞篷小跑。”

大宝则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我瞪了他一眼:“你奶奶的忌日,还笑,败家玩意儿。”

一辆警车突然开到我们的身边,副驾驶座上的林涛朝我们挥手:“说你们怎么不在办公室呢,有活儿了,快走。”

“什么案子?”我艰难地把电动车挪到车棚,“这么急?我内裤都没带。”

“青乡市,死了俩女孩,刚发现。”林涛说,“指挥中心刚指令我们赶过去。”

“青乡?”大宝眼睛一亮,“看来我又省了几十块钱大巴车票了。”

 

“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我市郊区一黑煤窑女工浴室内,今晨有人发现有两名女性死者尸体。经技术人员初步判断,为他杀。因此案死亡两人,社会影响较大,加之现场遭破坏,案件难度较大,故邀请省厅技术专家来青,指导破案。请支持为盼。青乡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六月二十九日。”林涛在摇晃的车厢中,一字不落地念完了他刚刚收到的加急内部传真件,“请法医科、痕迹检验科立即派员支持,火速赶往现场。张晓溪。你们看,张处长第一时间批示了,所以我就急着找你们了,好在你们没跑远。”

“浴室?女工?”大宝盯着警车的顶棚,说,“我上次看到一则新闻,俩闺蜜在浴室里因互嘲对方胸部,反目成仇,大打出手。这不会也是类似的吧?自产自销?”

我没有理睬大宝的臆测,闭上眼睛想利用一下路途时间补个觉。每次有破不掉的疑案,总会影响我的睡眠。这可能就是我工作七年,像是老了十几岁的原因吧。

在朦胧中,我感觉到车子下了高速,急忙用力睁开实在不想睁开的双眼。早已候在收费站的青乡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陈支队长身形敏捷地钻进了我们的车子,不客气地拍拍我的肩膀说:“走,我带路,顺便给你们说说这个故事。”

陈支队长很年轻,很帅,很健谈,是我们省最年轻有为的刑警支队长。

青乡市是在煤炭上建设的一座城市,这样说一点也不夸张。整个青乡市百分十九十的税收来自于煤炭行业,甚至全市的标志性地名都是“一矿”、“二矿”、“三矿”。即便是矿区,中心地带也像是市中心一样繁华,靠煤生存的人们祖祖辈辈生活在那里。

“但出了这个案子我才知道。”陈支队长一脸神秘,“煤炭业居然还有很多边缘产业,比如说这起案件的事发地点是一个物业公司。”

这个“比如”让大宝大失所望,说:“那个。。。物业公司哪没有啊?小区里有物业,公司里有物业,市场上有物业,现在大学,甚至公安局里都有物业公司的身影了。”

陈支队长神秘一笑:“可是煤炭行业的物业公司就有门道道了。”

听了陈支队长的介绍,我们都大吃一惊。

煤炭行业的物业公司,其实是个挂着羊头卖狗肉的行业。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在一座煤山被运走之后,下一座煤山还没有堆起来之前,把之前一座煤山底部和地面泥巴相结合的“垃圾”清理走。这里的垃圾两个字,我加了引号。

这些“垃圾”行话称之为“煤泥”。煤泥被物业公司清理掉以后,并没有被抛弃,而是运到一个距离拉煤的火车站点较近的荒郊野外堆放、储存起来。那么,煤泥有什么作用呢?物业公司会联络一些倒卖煤炭的中间人,把半火车皮的煤泥和一火车皮的煤进行混合,这样很快很容易就把一火车皮的煤,“变”成了一点五火车皮的煤。倒卖中间人和物业公司共同从中获利。

虽然进行了混合,但是因为煤泥里也含有煤且颜色性质相仿,虽然这种煤的可利用度大大降低,但却很难被买主识别、发现。所以,这种煤泥生意很快成为了一种走俏的地下行业。

物业公司的老总和矿厂的党委书记之间一般都有一些千丝万缕的关系。既然物业公司表面上费时费力从矿厂清理走“垃圾”,所以矿厂每年都会支付给物业公司一笔物业管理费。仅仅这笔物业管理费,养活整个物业公司的老老少少已无问题。所以物业公司的老总就做起了对方倒贴本的生意来。

“你们猜猜,这个物业公司一年的纯利润,有多少?”陈支队长问。

“一百万?”我大胆地猜道。

“五百万!”林涛比我有出息多了。

陈支队长摇了摇头,说:“两千万。”

“两。。。两。。。。两。。。。两千万?”大宝一激动就结巴,“这可都是黑钱啊!”

“物业公司储存煤泥的地方一般都会选择一些非常隐蔽的地点。”陈支队长说,“人迹罕至。公司附近的村民也都知道在物业公司里干活能挣钱,所以也争相托关系、找熟人,削减了脑袋要进公司。公司要壮劳力,能找得到当地最强壮的男人;公司要会计,能找得到当地最猴精的会计;他们要公关,能找得到当地最漂亮的女孩。”

“有多少有钱人,是黑心财起家的?”我叹道。

“在中国,有不发黑心财起家的企业家吗?”林涛说。

“太偏激,太偏激。”我不同意林涛的观点。

“那个。。。。”大宝说,“这些黑心物业公司,没人管吗?”

“我觉得发了这个案子后,有关部门会重视一些吧。”陈支队长说,“不仅如此,他们还雇佣童工。这起案件死亡的两名漂亮女孩,都不满16周岁。”

“不满16岁?”林涛说,“不用上学啊?”

“要那么小的女孩做什么?”大宝问,“这活儿得靠大老爷们有力气的才行啊。”

“公关。”陈支队长说,“公关懂吗?那种公关。”

看着林涛和大宝迷惑的眼神,我深叹自己也像他们那样纯情,该有多好。我打断陈支队长的话,说:“到现在,还没和我们说说案件的基本情况呢。”

“啊,对。”陈支队长拍了下脑袋说:“案件发案是这样的。”

六月二十五至六月二十八日,青城物业公司因为暂无业务,全公司放假四天。因为放假时间较长,所以基本上所有的公司职员都离开这个荒郊野外,乘公司班车各回各家。只有赵丽丽和唐晓嫣这两名不满十六岁的少女,因为想留在公司上免费互联网,而没有回家。值班保安见他们两人互有照应,又能自愿充当值班人员,所以也就溜回了家。

今天天蒙蒙亮,家住得比较近的保安刘杰就骑着摩托车先来到了公司。

停下摩托车,在保安室里吃早点的时候,仿佛听见了在这寂静的山洼洼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不出意外,这是浴室传来的淋浴声。

青乡物业公司,除了那一幢设施还比较先进的公司主楼以外,其他的设置,包括宿舍、淋浴、厕所、仓库都破旧不堪。女工浴室就位于公司大院的一角,红砖平房,老式磨砂玻璃窗。公司的这群老光棍们,最喜闻乐见的事情,就是听见女工浴室内有人洗澡。因为,那扇老式的浴室窗户,根本就遮挡不住窗外色眯眯的眼睛。

保安刘杰看了看保安室里墙上的挂钟,才六点多一点,距工人们来上班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这个时候去偷看,可以用一个成语来诠释,叫什么来着?对了,酣畅淋漓!

走近了浴室,刘杰看见了浴室里橘黄色的灯光亮着,但却没有看见本应该看见的,婀娜多姿的少女的身影印在窗户上。离浴室还有几米的距离时,他就觉得自己的凉鞋一脚踩进了水里。

“怎么?怎么浴室的水都从门缝漏出来了?”大宝着急地问。

陈支队长点点头,说:“是的。”

“浴室的门,是关好的吗?”我问,“死者是死在浴室里吧?”

“是关好的。老式的门锁,从外面看要用钥匙开,从里面可以直接扭开。”陈支队长点点头,说,“不过这个门锁已经脱落了,应该是被人用脚踹开的门。不过保安说门是关着的,他没碰门,所以不知道门其实只是虚掩。”

“我怎么感觉是厂内的人杀人呢?”大宝说,“偷窥演发强奸杀人。”

“那,公司大院没有院门?”我问。

陈支队长摇了摇头,说:“公司大院的院门从来不关。因为公司主楼有防盗门禁系统,主楼外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所以只要防住了主楼就可以了。”

“等等,等等。”林涛说,“就没有人像我一样,想不通为什么保安没推门进去,就知道里面死了人呢?”

“保安说。”陈支队长说,“他一脚踩进了水里,正在纳闷浴室的水怎么会多到溢出门外呢,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凉鞋里的白袜竟然有些发红。蹲下来仔细一看,这哪是水,这明明是血水!所以他就报案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