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9,081
  • 关注人气:4,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第三案】迷巷鬼影(2)

(2013-07-27 22:37:46)
标签:

法医

法医秦明

小说

悬疑

杂谈

分类: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

“对了,陈总最近怎么看不到人影?”胡科长认定法医的工作已经完成,于是起了个头,开始了闲聊。

“最近有个枪案。”我说,“跨多省、杀多人。凶手丧心病狂,银行门口开枪杀完人,抢了钱就走。而且这人还能突破警方的重重封锁,多次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公安部很重视,师父被抽调到专案组,估计不破案是回不来了。”

“哦。这案子我知道,网上炒得挺热的。”胡科长点头。

我的手机突然在口袋中震动了起来。

多年来形成的习惯,听见手机响,心脏就拎到嗓子眼。“我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回家报个平安呢,不会又有案子吧?”我惊恐万分,急帮伸手去口袋掏手机。

“那个。。。那个。。。手套没摘。”大宝说。

我急忙去摘紧紧裹在受伤的橡胶手套:“再这样出差下去,铃铛非得跟我离婚不可。”

“怎么会。”林涛笑着说,“我姐对你这么好,你还帮她的家族破了个千古奇案,她这辈子该对你忠心不二喽。”

“我这边焦头烂额了,你们的案子还要我烦神吗?”电话里传来了师父的声音。说得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怎么了,这是?”我说,“师父,我刚从青乡市回来,到龙蟠市局讨论一个案子。”

“出差就出差,办公室不留人,手机还打不通,你这不是找骂吗?”师父怒道。

我看了看手机,这个破手机经常会没有信号,看来要攒一个月工资买个新的了。我说:“对不起师父,咋啦?”

“丽桥市发了个案子,具体情况我也没时间听。”师父说,“你们赶紧过去,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好的。”我一口应允下来,然后突然感到全身疲惫,“兄弟们,又回不了家了。”

 

当我们又在高速上奔驰了半天,夜幕将临的时候,我们赶到了丽桥市公安局专案会议室。

会议室里没有开灯,投影仪照射着幕布,让整个会议室里的光线一会亮一会暗。漂浮的烟雾在投影仪发射出的光线里慢慢移动,让整个会议室看起来像是个呛人的人间仙境。

“咳咳。你好,强局长。”虽然是抽烟的人,但是乍一进会议室,还是被呛得咳嗽了两声。我和丽桥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强局长握了握手,说:“陈总命令我们第一时间赶到丽桥,不知道你们这个案件是怎么回事。”

“挺诡异的。”强局长苦笑了一声,说,“我们刚开始看这段监控录像,一起看吧。”

“这个巷子,位于我们丽桥市城东,是民国前期的建筑,属国家三级文物保护建筑。”侦查员介绍说,“城东大部分旧宅都已拆迁,但因为是保护建筑,所以这个区域的小巷子都被保护了下来。”

侦查员喝了口水,接着介绍:“这个区域是有十七条纵横排列的小巷子组成的,像是迷宫一样,所以被当地人称之为迷巷。迷巷里的十七条巷道连接着二十一户人家,每家都是小四合院的建筑。这二十一家户主,有十六家已经不住在这里,房子都是出租给外来人员居住,还有五家住在这里。”

侦查员打开激光笔,用红色的小点指着大屏幕上定格的画面,说:“这里因为曾经发生过强奸案,所以当地辖区派出所在迷巷的几个点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我们现在看到的画面,就是其中一个监控摄像头拍下的画面。”

侦查员敲了一下电脑,大屏幕上的画面开始动了起来。一个穿着深色衣服的男子经过巷道的摄像头,走了过去。接下来就是闪烁的灯光照射着巷道角落,没有一丝动静。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三五分钟,看得我眼睛发涩。我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再向大屏幕看去时,发现了巷道上一个黑影闪过。

这个黑影是一个穿着连衣裙的短发女子的影子。女子奔跑到摄像头监控区域的墙角,往摄像头的方向看了眼,慢慢地靠着墙转脸望向监控照射不到的巷道。

侦查员插话说:“从体态和衣着来看,这个女子应该就是失踪人员陶紫。她跑到这台摄像头监控的位置后,发现这条巷子到了尽头,而另一头,则是让她逃跑的情况。可惜这情况处于监控死角,我们看不见。”

监控里的陶紫靠着墙慢慢地蹲下,用双手捂住脸,像是很害怕,或是很沮丧的样子。

“请注意巷口拐角出的影子。”侦查员用激光笔点了点陶紫前方的一个拐角。

这个拐角出现了一个黑影,像是一个长发女子的头部的影子。影子出现后,陶紫突然跳了起来,不断地跳,她用手抓扯自己的头发,然后转过身去,面朝着墙壁,用双手捂住眼睛。

“这应该是极端恐惧的表现吧?”强局长说。

突然,陶紫转身朝巷子的拐角冲了过去,并在即将消失在监控范围的时候,摔倒了。监控视野的一侧,是巷子的拐角,陶紫摔倒后,双腿还在监控视野里,而上半身则被拐角的墙壁遮挡了。

“下面就是诡异的景象了。”侦查员说。

画面上,长发女子的影子越来越长,慢慢地遮盖了陶紫的双腿,然后一个白影从陶紫双腿旁露出了拐角。侦查员啪地一声按了暂停。

“监控里看的不是很清楚。”侦查员说,“我们请视频处理的同事处理了这个截图,结果是这样的。”

侦查员打开一张图片,是这监控截图经过处理后的图片。

图片被局部放大,我们可以看到视频中的白影是半个人身,另一半被墙壁遮挡。这半个人身的头部显然是一头长发,看不着面孔,而长发下方则是一副完整的白色的身体,看不到手臂和脚。

看到这个截图,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贞子。

午夜凶铃是我看过最震撼的恐怖片,所以看到这个截图后,冒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过,作为一个法医,怎么可能相信牛鬼蛇神?我安慰着自己,扭头看看林涛,调侃说:“你不是最相信鬼神论了吗?这回见到真的了?”

林涛的脸色都变了,说:“今晚我俩住一屋,大宝一个人单住。”

“派出所一个女民警在审查监控的时候,看到这一段,被吓哭了。”侦查员不屑地笑着说,“她认定她的辖区闹鬼了。依我看,这不过是一个披着白床单的人在装神弄鬼罢了。不是说鬼没影子吗?这个鬼的影子还挺清楚的。”

侦查员敲了下键盘,视频继续播放。

白影在闪现了一下后,立即又隐藏在拐角里。根据监控区域里的人影看,白影蹲了下来,可能是在逼近陶紫的身体。不一会,影子又直立了起来。陶紫的双腿开始移动,显然是这个“鬼”在拖移陶紫的身体,慢慢的,影子和陶紫的腿消失出监控视野。

侦查员又打开一张幻灯片,是迷巷的俯览示意图。侦查员说:“大家看,图上标示的红点是我们公安监控的位置。我们调取了所有监控,只有这一台记录了陶紫在失踪前的最后行踪。从这以后,白影和陶紫都失踪了,再没有监控拍摄下可疑画面。”

“失踪了?”林涛颤声说道。

“嗯。”侦查员说,“如果白影很熟悉迷巷,有两条路可以直接从陶紫摔倒的地方离开,而不被监控拍下。”

“也有可能是白影就住在迷巷里。”我说,“那就没有必要离开迷巷了。”

“还有可能是移魂大法,直接消失了。”林涛低声说。

“可以介绍一下案件的基本情况吗?”我用声音盖住了林涛的声音,害怕这个迷信的家伙被基层的刑警们笑话。

会议室灯被打开,一片大亮。我眯了眯被突来强光刺激的眼睛。

“是这样的。”强局长说,“丽桥市税务局的局长今天早晨去派出所报案,说他十六岁的女儿陶紫昨天晚上失踪了。说是陶紫失踪前,大约晚八点左右,接到同学电话,约她去国盛KTV唱歌。当时来了一辆出租车,陶局长从阳台上看,是她的三名同学在车里,于是就没太在意。晚上十二点,陶紫还没有回家,陶局长就给她的几个好朋友打电话,几个人一致反映陶紫十点多的时候就离开KTV,独自回家了。”

“国盛KTV离迷巷有多远?”我问。

“不远。”侦查员说,“大概200米。但是KTV的门前是大路,可以直接打到出租车,如果陶紫回家,完全没有必要走到200米外的迷巷里去。”

“那对迷巷里的住户,逐一排查了吗。”我问。

侦查员说:“我们是下午的时候,才从诸多监控录像的画面里找到了这个画面,所以对迷巷二十一家住户的排查刚刚开始。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对陶紫的几名同学进行调查。”

“那陶紫她人呢?”我问。

会议室的人纷纷摇头。强局长说:“目前还没有找到。”

我汗了一下:“既然没有确定陶紫死亡,你们叫我们过来做什么?”

强局长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发,指着林涛说:“其实是这样的。我们给陈总打电话,主要是想请林涛林科长来给我们一些指导,是对陶紫摔倒的位置以及周围的痕迹进行一些勘查。陈总当时可能正在忙,所以他可能没听清楚,就把大家都弄来了。”

“哦。”我点点头,“那我和大宝可以回去了?”

林涛一把抓住我的袖子:“别介,等我一起回去呗。反正明天是周末,又没啥事儿。再说了,你们把车开走了,我怎么回去呢?”

我看林涛惊慌失措的样子,知道他是害怕晚上一个人住宾馆。于是调侃道:“怎么没事儿?周末我要陪老婆。”

“秦科长不如也留下来吧。”强局长说,“从目前的情况看,陶紫凶多吉少。我们的民警正在事发周边地毯式搜索,说不准一夜的搜索可能有所发现。”

“您可不能这么说话。”我说,“给陶局长听见了会和你拼命的。您这样一说,给人感觉就是认定陶紫已经不测了一样。”

“这样吧。”侦查员说,“才七点半,不如林科长和我们一起去看看现场?”

林涛向我投来求助的眼神。我微微一笑:“不如一起去看吧。”

 

现场果真十分复杂,在路灯微弱的灯光照射下,感觉自己真的进入了一个迷宫。在侦查员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监控视野的位置。侦查员说:“侦查实验我们都做过了,根据灯光照射下的影子的长度推断,那个白影,应该是一个175cm左右的人。”

林涛点点头,趴在地上,用侧光照射着地面:“你们这地面有经过保护吗?”

侦查员摇摇头:“这里有住户,我们也是事发后十多个小时才发现这里有情况,所以保护也没有什么价值了。”

林涛跳起来,拍拍膝盖上的灰尘,说:“没戏。一点痕迹都看不到,全部被破坏了。”

“对了,你不是说,有两条路可以绕开监控离开迷巷吗?”我说。

侦查员点点头。

我接着说:“那你带着我们走走这两条路,让林涛看看巷子两边墙壁的情况。”

在阴森森的巷子里,我跟着林涛,林涛跟着侦查员一条条地试着路。试到最后一条路的时候,林涛突然有了发现。

“这个痕迹有价值!”林涛叫道,“一个手掌印,一个擦拭状痕迹。”

我凑过头来,问:“怎么说?说明了什么?”

林涛指着墙壁,说:“这个手掌印不是手掌直接接触墙壁的痕迹,而是隔着纤维很细的纺织物按在墙上留下的痕迹。还有,一大片擦拭状痕迹位于手掌印的上方十厘米左右的地方。你说,这说明了什么?”

我想了想,说:“这个天气,一般人不会戴手套。那么手掌怎么会隔在纺织物的后门呢?”

“监控里的影子,不就是疑似一个披着床单的人吗?那他的手藏在床单里,扶墙的时候,不就会留下这样的痕迹吗?”

我点点头。

“不仅这些。”林涛一脸成就感,“还有这处擦拭状痕迹,应该是纺织物刮擦墙壁形成的。再结合位置,应该是人肩膀上扛着的东西。”

“你是说,一个人扛着陶紫走到这里的时候,扶墙?”我问。

林涛点点头。

“太好了,我们确定了白影行走的路线,可以断定他的走向,从而锁定他的居住区域。”侦查员说。

“不仅如此,还能说明一些其他的问题。”我补充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