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9,081
  • 关注人气:4,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第二案】无面腐尸(5)

(2013-07-24 23:17:38)
标签:

法医

法医秦明

小说

悬疑

杂谈

分类: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

一个小时前,钱毅然被刑警队传唤调查。因为本案没有提取到有力的证据,所以我们在钱毅然被传唤后,立即申请了搜查令,对钱毅然家进行搜查。

大宝是最积极的。

“你们看我说的有没有错。”大宝说,“那种品牌规格的酒,3000多块一瓶,限量出厂的,我估计1000块都用在做瓶子上了。那瓶子老漂亮了,瓶底镂空,里面还雕刻着一艘古代的那种帆船。酒温一变,那船帆就跟着变色,超级精致,谁看见谁喜欢。”

一说到酒,大宝就头头是道。他怀疑凶手可能收藏了这个酒瓶。

看来方香玉在钱毅然家干活真的不容易。方香玉一周没来,钱毅然的家就已然不成样子。家里装潢挺高档,但是屋内简直就是大排档。茶几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啤酒瓶、易拉罐,地上布满了食品包装袋,餐桌上还有残羹冷炙和几个没洗的盘子。

我们进屋后,简单巡视了一下。

“我说吧!”大宝一蹦三尺高,“看见没!我是神探!”

大宝一眼就瞅见了房间飘窗上的一个花瓶,花瓶里插着一束玫瑰花。这个花瓶瓶底镂空、里面一艘惟妙惟肖的帆船。

“等等,等等。”我按了下大宝的肩膀,“你凭什么说这个瓶子就是从丁市长家里取出来的那个?”

大宝轻车熟路,拔掉玫瑰花,倒掉瓶里的水,指着瓶底说:“看见没?这里有编号!我说过,这是限量出厂的高级货,每一瓶都有编号的。”

“然后呢?”林涛见大宝的兴奋劲,忍俊不禁。

“然后?”大宝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那个。。。没然后。哦,你说同一认定啊。废话,现场酒盒上肯定也有编号,我记得,就是这个号,当时我还上网查了一下真伪呢。”

“你真是有闲工夫。”我哈哈一笑,“收队,破案!”

 

钱毅然是个多情种,可惜老天却给了他个废身体。

他开土煤窑的时候,可以称作是个大老板。住豪宅、开好车,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一身名牌。可是他却输在了女人身上。

每个女人在认识他的时候都含情脉脉、海誓山盟,闪电般结婚、闪电般离婚,因为他是性无能,而且他又受不了女人的眼泪,不用上法院,婚就离了。

每次离婚,他的财产就被分割掉一些。直到现在,他只剩下这唯一的一家小饭店。

他和方香玉是一年前认识的,在一家家政中介里。虽然方香玉相貌平平,但是她淳朴的气质深深吸引了他。他认为他找到了真爱,当然,前面的六次婚姻,他到现在还觉得都是真爱。

方香玉不是个扭扭捏捏的女孩,来他家工作没多久后,就主动投怀送抱。他也试着像个男人一样,可是依旧不行。那次以后,方香玉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无论他送花、送首饰,都对他冷冷淡淡。

“难道女人对这个也这么看重吗?”他想,“香玉应该是个纯洁的女孩啊,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清澈。一定是她的家人要她生孩子,农村人都是这么传统的,一定是。”

他没有放弃,他认为他的热情一定会彻底遮盖身体的残疾。

直到那一天,他发现方香玉买了新衣服和新包,心情也非常的开心。这不正常,一定不正常!他开始留心她的一言一行,他开始趁她干活的时候翻看她的手机。

“你不想吗?想的话,我今晚就去。”

这是方香玉手机发件箱里的一条短信,发送给的人名是“丁”。

她的另一个雇主不就是姓丁吗?同一小区别墅区的那家。都那么大岁数了,居然玷污着我爱的女孩!她是那么的年轻!她一定是被他的甜言蜜语骗了,这个骗子!

钱毅然这么想,也就这么问,可是方香玉对他的回答只有一句:“关你什么事?”

无法入眠,必须要查清楚。

开土煤窑的,都会有一些打手。钱毅然当初出手阔绰,也赢得了很多道上朋友的赞誉。于是他叫来了三个关系很铁的混混。

混混不会技术开锁,于是钱毅然就偷偷复制了方香玉的钥匙。

当他逐一试验丁市长家门钥匙的时候,颤颤巍巍。但当他打开丁市长家大门的时候,却不怎么紧张了。他带着三个人潜伏在储藏室里,等到丁市长开门回家。

他看过很多电视剧,知道“贴加官”这种刑讯逼供的办法很奏效。他打定了主意,一是要搞清楚这个姓丁的有没有玷污他心中的女神,二是要教训教训这个老不正经的。

可惜他失手了。

他只盖上去五沓纸,这个姓丁的就不动了,真的死了。可是刚才他还会用舌头顶破卫生纸获取氧气,怎么说死就死呢?

混混们吓破了胆,只有他依旧镇定。事已至此,毁尸灭迹,到家里躲几天就没事儿了。钱毅然这样安慰着混混们。杀个人而已,怕什么怕?谁说拔毛凤凰不如鸡?他老大的风范依旧不减。

那束玫瑰花,是钱毅然买来送给方香玉的。他想给她一个惊喜,缓解一下她丧母之痛。她一定会很喜欢这束玫瑰花,也一定会很喜欢这个意外得来的漂亮花瓶。

 

“你说,这个故事,谁之错?”林涛的声音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隐约不清。

“管他谁的错呢。”大宝高声说道,“那个。。。我就觉得吧,杀个贪官多好,非要杀这个清官。也不对,家里藏着这么好的酒,还真说不准他是个清官还是个贪官。”

“什么是清官,什么是贪官?”林涛说,“当今社会,你能给我个定义吗?”

大宝挠挠头。

“开快点。”我捅了捅驾驶员的肩膀,“十一根手指那案子,尸源找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