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9,081
  • 关注人气:4,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第二案】无面腐尸(4)

(2013-07-20 22:22:50)
标签:

法医

法医秦明

小说

悬疑

杂谈

分类: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

小时工叫方香玉,21岁,高中文化,住在乡下,相貌平平。

方香玉母亲去世,她回乡下老家办了后事,守了头七,刚回到丁市长家,就被腐败尸体的气味给惊了。还没缓过神来,又被几个便衣给“请”到公安局。惊吓、疲倦加之侦查员的软磨硬泡,方香玉没到两个小时,就说出了自己的罪行。

方香玉知道丁市长打光棍打了大半辈子,在半年前,趁着丁市长招商请客酒醉归来后,百般勾引。丁市长一时热血上头,和她翻云覆雨了一夜。

第二天,方香玉变了脸,提出两个条件。如果想要不被告发,一是不准辞退她,要一直保持雇佣关系;二是每个月要增加一倍的雇佣金。当然,这两个条件有个附属权利,就是丁市长可以随时向她提出性要求,每晚一千块。

据方香玉反映,丁市长从此再没有向她提出过性要求。对敲诈丁市长的行为,方香玉供认不讳,但是对她雇凶杀害丁市长的嫌疑,却大叫冤枉。

“总不能因为丁市长不提出性要求,就杀人。”我说,“这不合常理。”

“那放人?”侦查员问。

我点点头:“不过这个方香玉的周边关系,还是要多调查调查,毕竟除了死者,只有她一个人有这家的钥匙。哦,对了,还有个事儿,上次我让你们看监控,怎么样了?”

侦查员说:“1号晚上十点以后的录像仔细看了。没有什么可疑车辆进入,也没有几个人成群结队离开小区。”

我略感失望,点点头,说:“还有,就是这个小区的各个生活垃圾箱,几天一清理?”

“一般都是一天一清理。”侦查员说。

我有些沮丧:“如果不是一天一清理,可以找一找每个垃圾箱里,看有没有盛酒精的瓶子。”

“酒精?”侦查员问。

“是啊。”我说,“死者的身上和床上有酒精浸润的痕迹,但是现场没有容器。所以我们推测凶手应该是把容器带离了现场。但是通常这样从现场带出来的容器,凶手不会带回家,常见的是随手丢弃在现场附近的垃圾箱里。”

“小区的垃圾是集中到附近的一个垃圾站。”辖区派出所民警插话说,“垃圾站不大,而且一周才会集中清理一次。如果容器是比较有特征的瓶子,我们发动警力说不准可以找到。”

“为什么一定是酒精呢?”侦查员说,“不能是白酒吗?”

大宝在我身旁使劲点头:“我也觉得是白酒,酒精没那么香。”

我仿佛是一只被别人从牛角尖里拽出来的蟑螂,突然感觉神清气爽、醍醐灌顶:“林涛,咱们再去现场一趟!”

 

中心现场卧室的旁边,还有两个房间。一个房间是客房,床上都没有被子,应该是久无人居住。另一个房间是书房,有一个写字台和一组连体书柜。物品摆放整齐,显然丁市长也不在书房里工作。

书柜里除了整齐摆放的各类书籍以外,还有几格放着品种各异的白酒。一个单身已久、工作压力巨大的副市长来说,喜欢喝两杯是情理之中的。

这两个房间物品摆放整齐,我们初次勘查,并没有对这两个房间下多少工夫。

“看看这瓶。”我用勘查光源照着书柜,指着最下层放置的白酒包装盒说。

小时工方香玉工作不仔细,书柜里的格栏上都布满了灰尘。我发现的这个白酒盒子显然近期被人移动过,底部露出了一条没有被灰尘覆盖的格栏。

林涛带着手套,小心翼翼地拿起盒子,随即转脸对我说:“小样,眼挺贼,这个盒子里没有酒!”

盒子是空的。

我们检查了书柜里其他的白酒包装盒,都是沉甸甸的。

“不知道能不能肯定,这瓶白酒就是浇在死者尸体上的白酒,这个化验不出来吧?”我问。

林涛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现在我可以肯定了!”

“哦?”我凑过头来看着酒盒。

“你看,这个酒盒上,有几枚新鲜的纱布手套纹。”林涛说,“是有人戴着纱布手套拿出了这瓶酒,然后把酒盒放回原位。别忘了,我们之前在捆绑死者手脚的宽胶带上发现过纱布手套的纱纤维。”

“戴着手套拿酒?”我说,“有人会戴着手套喝酒吗?现在可是夏天!”

我们一起跑到中心现场卧室,趴在地上仔细地看着。

“哦!”我和林涛对视了一眼,会心地笑了起来。

 

临时专案指挥部。

包秘书长在中间位置上正襟危坐。我们坐在这个餐桌的对面,还有几名公安局和政府的官员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围着个餐桌开专案会议,有些滑稽。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说,“方香玉还同时在别人家打工吧?”

“那是自然。”包秘书长对我的开场白有些失望,可能她原以为我会直接告诉她凶手是谁,“既然是小时工,不可能只在一家服务。王局长,你汇报一下小时工方香玉的全部工作情况。”

王局长使劲地翻着笔记本:“据我们调查,方香玉一般是每两天去一家工作半天。一共是在四家服务。也就是说她的工作日程比较满。这四家分别是丁市长家,这个小区前面六层建筑的第一栋,也就是1号楼503室钱毅然家,这个小区1公里以外的风景华美小区。。。。。。”

“可以了。”我打断了王局长的话,“钱毅然是什么来头?”

“我还没介绍完呢。”王局长指了指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又看了眼包秘书长。看来这个包秘书长是冷傲惯了,她说了要王局长介绍方香玉全部工作情况,王局长就不敢只介绍一部分。

“回答我的问题。”我说。

“哦。”王局长可能得到了包秘书长应允的眼神,“钱毅然是青县人,37岁,以前开了个土煤窑,赚了些钱,后来严打给他打掉了。他现在在青乡经营一家饭店。”

“生活方面呢?”我接着说。

“离了一、二、三、四、五、六,离了六次婚,没孩子。”王局长说。

“方香玉走了吗?”我转头问身后的侦查员。

“正在办手续准备放人。”

“请她再多留一会吧。”我转头对侦查员耳语了几句。

侦查员转身离开。

包秘书长皱了皱眉头,对我的思维大跨度跳跃有些不耐烦。

我注意到了包秘书长的表情,笑了下,说:“美女别着急,现在我来给你分析一下。”

听见我对她的称呼,这个冷傲的秘书长的脸上飘过一丝羞涩。即便当再大的官,首先她是个女人。我心里这样想。

“首先,我们之前已经做过推测,凶手和丁市长应该不是熟识的,对吧。”我说。

包秘书长说:“是的,你们认为他有可能有丁市长家里的钥匙,事先潜伏在丁市长家,伺机袭击了丁市长。”

我点点头:“记性不错。其次,通过勘查发现,凶手应该是在杀完人后,去现场书房找了瓶白酒,把酒倒在了尸体上,然后把酒瓶带离了现场。你知道凶手为什么要往尸体上浇白酒吗?”

包秘书长的眼神仿佛闪烁出一丝小女孩的幼稚:“不知道,祭奠吗?”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祭奠用不着这么多。我认为,凶手是为了焚尸。”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焚尸的目的是什么?”我问。

“毁尸灭迹啊!”包秘书长眼神里的幼稚又多了一层。

“对,主要目的是怕我们找到对他们不利的证据。”我说,“焚尸的现场一般都是在荒郊野外、人烟稀少的地方,这样火光才不至于惊扰到无关的人,才不会被立即发现。你见过在小区里焚尸的吗?卧室这种纺织品最多的地方,还有助燃剂,一旦火烧了起来,邻居立即会发现。”

包秘书长张了张嘴,没说话。她还没有意识到我的真正意思,却又不忍打断我的话。

“很多凶手杀完人,会有匿尸的行为,为的就是给自己准备逃离、伪装的时间。”我接着说,“尤其是在死者家中杀人,最重要的就是为自己争取逃离时间。如果杀完人就被人发现,那他往哪里跑?”

“对呀。”包秘书长说,“一旦火烧起来,马上就有人发现。那为什么凶手还要准备焚尸呢?那他哪还有逃离时间?”

“问题就是在这里。”我收起了关子,“凶手不需要逃离时间。现场的酒精痕迹是呈条状的,从尸体的位置延伸到床沿。经过今天进一步勘查,我们发现地面一直到门口都有酒精痕迹,痕迹的尽头,有很轻微的烧灼痕迹。凶手是用白酒做了一个引线,在离开之前点燃,当火烧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是安全的了。”

我盯着包秘书长说:“那么现在你知道怎么回事了吗?”

包秘书长躲过我的眼神,恢复了冷傲的表情:“知道了。正是因为凶手住的很近,他只需要这么长的一条引线就已足够,等火烧起来的时候,他到家了,就不怕被发现了。”

“对了,可惜火没能烧起来。秘书长有悟性啊。”我戏谑地说,“不如跟着我干吧。”

包秘书长压制了自己的愤怒,说:“如果凶手在小区门口有车,他不也可以迅速逃离现场吗?”

我说:“当然不能仅凭这一点。这个小区不让外来车辆进入,小区的监控录像显示,没有可疑车辆、没有多名可疑人员在事发时间离开。别忘了,我们推测的是多名凶手共同作案。开始我以为多名凶手杀人后,分别独自离开现场,那么监控录像就发现不了异常。但是凶手没有给自己留那么多时间足以逐一离开。要走,必须一起走。那么,就一定会被监控录像照下。从犯罪分子的心理分析方面讲,人多,目标大,必须尽可能拖延发案时间。除非附近有他的安全地,他无需拖延。”

“你的意思是钱毅然有作案嫌疑?”王局长问。

“是的。”我说,“他同时具备了和方香玉接触、家住的近这两个条件。”

“那他为什么要杀人?”包秘书长说。

“他和丁市长井水不犯河水,唯一的交叉点就是方香玉。”我说,“问题就在方香玉身上。”

“有线索了。”侦查员砰地一声推门进来,“要不要抓人?”

“冒冒失失的!”王局长怒目圆瞪,他的手下在市领导面前丢人了,“慢慢说!”

侦查员说:“方香玉称钱毅然一直在追求她,可是她拒绝了?”

“拒绝?”我有些吃惊,“这个女人不是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吗?”

“别看不起这个女人。”包秘书长说,“说不准她也挑人的。”

侦查员摇摇头,说:“钱毅然是性无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