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9,081
  • 关注人气:4,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第一案】地沟浮骸(5)

(2013-07-11 20:40:53)
标签:

法医

法医秦明

小说

悬疑

杂谈

分类: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

侦查人员很快发现了这个手机号码对应的人,这个叫做李大狗的人于两周前也恰好在案发小区内作业。很快,侦查人员找到了他的住所,并进行了监视。

我们几个人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抓捕行动指挥长画龙的命令。突然,李大狗鬼鬼祟祟地身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他的背后,跟着两名侦查员。

“这小子半夜去干吗?”大宝说。

我竖起食指,嘘了一下。

“我们马上展开抓捕行动。”画龙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你们现在用技术开锁进他家看看,有没有什么证据。”

我轻声答应。看到李大狗远去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后,和林涛、包斩一起,进入了李大狗的住处。

“这家伙肯定是凶手。”看完墙壁上的简笔画,林涛下定了结论。

墙壁上,画满了铅笔画,线条扭曲,毫无美感。画的内容无外乎都是些男人女人的生殖器和一些貌似是春宫图的东西。

“嗯,这人应该是个性心理变态。”我说。

“看,这么多女人的内衣。”包斩从床铺角落的一个蛇皮袋里倒出了数十件女人的内衣,看上去很陈旧,应该是偷来的。

我掀起床铺一头的枕头,枕头下放着一套女性内衣,大红色。内衣的大部分被更深的红色浸染,我说:“血染痕迹,这很有可能是连倩倩的内衣。”

“对啊。”包斩说,“连倩倩家里只有她的睡袍,没见内衣,这个不正常的现象,我们开始没有注意到。”

我拿起耳机线,对着麦克风说:“画龙,可以动手了。”

很快,画龙做出了反馈:“看我这暴脾气,我正踩在这小子的脑袋上呢。”

 

现场勘查发现证据的作用主要有三个。第一是通过证据来寻找犯罪嫌疑人,第二是利用证据来甄别犯罪嫌疑人,第三是在法庭上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

而之前我们在死者乳房上发现的血指纹的作用,仅仅是用来验证犯罪嫌疑人。

在铁的证据下以及画龙的威慑力下,李大狗没做反抗,就交代了他的罪行。

连倩倩家的钥匙,是几个月前李大狗去她家疏通下水道的时候获取的。

连倩倩家的下水管道在装修完成后一个月,可能是因为装修垃圾灌入下水道,便出现了堵塞、返流的现象,臭气熏天。连倩倩在电梯里找到李大狗的电话后,就约他上门进行疏通。因在疏通的时候,不少粪便返流,弄得卫生间里污水横流,连倩倩忍受不了肮脏的景象,便请李大狗帮忙疏通后整理干净。为了方便李大狗往返家里,她又实在无法在家里呆着,看着李大狗一脸忠厚相,便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李大狗。

李大狗在看到连倩倩第一眼的时候,便已经食指大动,拿到她家钥匙的第一时间,他便在肥皂上留下了钥匙模。李大狗以前从事的工作,是配钥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李大狗对女人的内衣,尤其是漂亮女人的内衣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干一天辛苦活后,最放松的时刻,便是在家里闻着偷来的内衣的味道自慰。

他配连倩倩家中的钥匙,为的也只是头几件内衣。

两周前,他到小区的另一户砸墙、铲灰,趁工友们下午小憩的时间,佯装身体不适,扛着锤子悄悄来到了连倩倩家。

正常情况下,这个时间点,是人们上班的时间。

李大狗打开连倩倩家门的一刹那,意外地看见连倩倩裹着睡袍正在烧油准备炸圆子做晚饭。他下意识地举起大锤砸向一脸惊恐的连倩倩的头颅。

在运走尸体还是自己逃离的犹豫中,李大狗无意中瞥见了连倩倩露在浴袍外面的洁白的双腿。一股热血涌进罪恶的大脑,李大狗把连倩倩的尸体拖进了浴室实施了奸尸。

李大狗心满意足地提起裤子的时候,他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夏洪和新公司签完合约,回到家里。突然被大锤砸倒的夏洪,脸上还留着正准备和自己的爱人报喜的笑容。

李大狗关上门,像欣赏艺术品一样欣赏着眼前这两具尸体。他一时兴起,拿出随身携带的铲灰刀剁下了连倩倩的手指,扔进翻滚的油锅里。看着洁白的手指在油锅里起伏,逐渐变成金黄色,他觉得自己又来了性欲。

就这样,李大狗在卫生间里剥下了两名死者的皮,把尸体分解,然后一边拿着血乎拉渣的连倩倩的骨盆自慰,一边从尸体的臀部切下肉扔进锅里。他获得了从所未有的快感。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他每天歇工后,都会来到连倩倩家里,享受着油炸尸体带来的视觉和嗅觉的刺激。在他完工之前的一天夜里,他把尸块分别扔进了小区的各个下水道口。

没了尸体,神不知鬼不觉了吧。他这样想着。

“今天晚上准备去找个新内衣来爽一爽的。”李大狗对画龙说,“你那一脚太重了,我腰疼。”

从这个变态的脸上,我一点也看不出恐惧和内疚。我知道,他已经不再是个人了,他是个鬼。

“这个连倩倩也太没警惕性了。”林涛说,“居然能轻易把自己家钥匙给人家。”

“估计是她以为自己在楼下呆着,李大狗没有机会出去配钥匙。”我说。

梁教授叹了口气,说:“无论什么时候,警惕性是必须要保持的东西。”

“梁教授,大伙累好几天,明天晚上有庆功宴,我们得多喝两杯。”我说,“我们都好久没聚了。”

梁教授摇了摇头,说:“天一亮,我们就去机场,早班机回北京,听说有新任务了。”

林涛看了眼苏眉,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我说:“那太可惜了,只有等下次你们再来喽。”

“可别。”梁教授笑着说,“我们来,准没好事。”

 

机场。

我和林涛在安检门门口,看着梁教授一行四人的身影逐渐消失,林涛失落的心情溢于言表。

“真看上苏眉了?”我问。

林涛没有回答。

大宝突然从身后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他们走了?”

“嗯,走了。”我疑惑地看着大宝。

大宝咽了口口水,说:“早一步就给他们留下来了,继续帮帮我们。”

“怎么了?”我问。

“又发碎尸案了。”大宝说,“车在外面,赶紧的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