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9,081
  • 关注人气:4,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第一案】地沟浮骸(4)

(2013-07-09 22:36:44)
分类: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

他俩都是见过最残忍的杀人现场的人,却在此时露出了如此惊恐的表情,我的心里也七上八下,壮着胆子向衣柜里望去。

衣柜里挂着一排色彩斑斓的衣服,中间却夹杂着两个像是压扁了的人。

其中一个,乌黑的长发软塌塌地遮盖了肩膀和胸部,而另一个则像是个人皮做的风衣挂在一旁。

“这。。。这是什么?”我闻见了浓重的血腥味,没敢上前。

包斩瞪着眼睛说:“人皮!”

那确实是两张人皮。

画龙突然闯进主卧室,说:“DNA室来了电话,有新的发现。”

我盯着衣柜,点了点头,说:“知道了,夏洪也死了。”

被我说中了结果,画龙说:“是啊,开始我们是把两具尸骨拼在了一起。骨盆是女的,但腿骨是男的。”

我点点头说:“知道。”

画龙看我盯着衣柜里,对他的消息并不诧异,疑惑地朝衣柜里望去,大叫道:“妈呀,皮被剥了?”

我们把两张挂在衣架上的人皮取了下来,平铺在地上。人皮的下方放着一堆衣服,人皮滴落下来的血迹都浸染在这些衣服里。衣服呈散落状,和衣柜里挂着的衣服不同,应该是死者被害的时候穿的衣服。男死者的衣着是衬衫、外套和内裤、外裤,女死者的衣着仅有一件连体睡衣。

尸体被人从颈部一刀划开直到耻骨联合,然后向两边剥皮,四肢也是从中剖开后剥皮。皮肤是沿着皮下筋膜剥离的,部分地方还粘连着皮下的肌肉组织,可见剥皮的刀具非常锋利。剥开的人皮,被凶手用宽胶带粘附在一起,成为一整张人皮。

画龙掀开女性人皮胸腹部的皮肤,说:“这刀功,法医也比不了吧?”

“别动!”我喊了一声,拿出放大镜,在女性人皮的乳房上照了照。

女性的双侧乳房被连同皮肤一起剥了下来,乳房皮肤上粘附着血迹。我对林涛说:“你看看,是不是有纹线?”

林涛看了看,一脸惊喜:“是的!有鉴定价值!”

“你不是说凶手是戴手套完成杀人分尸的全过程的吗?”画龙问。

我说:“若是摸乳房的时候追求手感,他完全有可能摘下手套。”

 

专案组。

梁教授说:“现在情况基本清楚了,夏洪连倩倩小两口被人在家中杀害、剥皮、分尸、油炸。该案性质及其恶劣,我们必须尽快破案。现在,你们发表一下意见,看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开展工作?”

画龙说:“我们侦查应该尽快查清小两口生前的矛盾关系,能下得了这样手的人,该是有多大的仇恨呐。”

侦查员说:“可是,我们前期调查的结果显示,这小两口为人温和,不可能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冤家。”

专案组现场沉默了一会。

我说:“我们还是要组织人员对小区里的下水道进行进一步搜索,以期待找到更多的尸块。另外,我们在刚才对现场进行勘查的时候,发现现场门窗完好,凶手应该不是撬门撬窗进入的,应该是和平进入。”

“你是说熟人作案吗?”梁教授说。

“我还不敢断定。”

“监控能派上用场吗?”包斩问派出所长。

所长说:“这个小区里面只有门口有监控。不过现在对杀人时间没法准确断定,对监控泛泛地查,难度太大。”

苏眉说:“刚才用计算机模拟了这个小区的下水管道,我觉得可以从地图上标示的方向进行搜索,找到更多的尸块。”

“包斩带人继续搜索下水道。”梁教授命令道,“秦明和林涛去现场复勘,看看能不能有新的发现。”

 

几天体力加脑力的过度透支,我疲惫不堪,林涛兴奋不已,因为这次复勘,苏眉和我们一起。

现场除了滴落的血迹和浴缸里粘附的被自来水稀释的鲜血,别的并没有什么异样。经过确认,凶手是不可能从窗户进入的,因为每扇窗户都安装了防盗窗。

“说不准还真的有可能是熟人作案呢。”林涛说。

我摇了摇头:“熟人作案的案件,矛盾点都会非常突出。我相信省城侦查人员的本事,如果真的有矛盾点,早就调查出来了。”

苏眉说:“你们看这么多滴落的血迹,有没有什么异样?”

“没啥啊。”林涛看了眼苏眉,说。

“多趟滴落状血迹。”我说,“说明凶手多次拿着尸块从卫生间走到厨房。”

“可是我觉得几趟血迹的颜色不太一样诶。”

我和林涛都不说话了,盯着血迹看,好像苏眉说的不错。

“你真厉害。”林涛拍起了马屁,“是不是女人对颜色都会比较敏感?起初我们这么多人都没发现。”

苏眉抿嘴一笑,拿出电脑和一个光源,进行了一番操作,说:“扫描进计算机进行比对,同样光源照射下,血迹色泽确实是有差异的。”

我蹲在地上想了想,说:“血迹的颜色反应血迹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时间越长,颜色会越深。有的命案现场,第一次去勘查,地面血迹是红色的,两周后去复勘,血迹就会变成黑色。眼前的这些血迹颜色深浅不一,那么,是不是可以断定,凶手是分了好几天、多次进入现场的?”

“我就是这个意思。”苏眉说。

林涛起身,打了个电话,然后对我们说:“电话确认了一下,两个死者的衣服口袋里都有家中的钥匙,凶手没有从他们身上获取家门的钥匙。”

“那就是凶手本身就有他们家中的钥匙。”我说。

“那会是什么人?”林涛说,“难不成是他们俩中谁的姘头?”

我未置可否,说:“先不猜测,再对这个屋子进行一番搜查,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文证材料。有的时候,鬼使神差,死者会在以前的一些资料里告诉我们凶手是谁。”

死者结婚不久,杂物不多,我们找了半天,也就找到了几本男死者的日记和两本貌似是账本一样的东西。

 

回到专案组,包斩他们组也有了新的发现。

包斩等十名勘查员和市局的法医又对下水道进行了一次地毯式搜索,两名死者的尸骨基本找齐了。骨头上的软组织基本消失殆尽,有些被油炸后抛弃在下水道里,有些则腐败后无法从淤泥里分辨。

“小区下水道里水流不可能把骨头冲离原始抛弃地点很远,但是尸块却在整个小区的各个下水道口附近都有发现。说明凶手的抛尸行为遍布了整个小区。”

“我看见的是,尸块全部抛弃在小区里。”梁教授说,“凶手不远。”

“虽然有指纹。”林涛说,“这个小区二十一栋楼,每栋楼八十八户,每户都有两至五口人,这一共得有好几千人,逐一排查,也不是件简单事情。”

“而且,小区很多住户都是出租房,流动人口多,确实不好定人。”我说。

“还有。”市局王法医说,“两名死者的颅骨都找到了。皮都被剥了,但是从骨质损伤上看,两名死者都是死于重度颅脑损伤。”

“被人打头的?”画龙说,“致伤工具呢?”

“致伤工具比较有特征性。”王法医打开幻灯片。

两名死者的头颅都被剥离了面部皮肤和头皮,面部的肌肉已经腐败成酱油色,眼部附近的肌肉纹理还清晰可见,两颗头颅放在解剖台上阴森恐怖。

女死者的颅骨有个巨大的空洞,可以推断死者生前遭受了一个钝器的重击,颅骨穿孔性骨折。男死者的顶骨也有圆形的凹陷骨折。两名死者是死于同一种工具,只是男性的颅骨厚,所以损伤轻一些罢了。

随着图片的放大,死者颅骨骨折边缘的规则痕迹逐步明晰。我说:“圆形的大锤子。”

“直径有十几公分。”王法医说。

“这种大锤子,一般人家里是不会有的。”梁教授说,“见的比较多的,是砸墙的工人用的那种。”

“装修工人!”林涛说,“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凶手可能会有死者家里的钥匙了。”

一直在低头的苏眉此时抬起头来,说:“可是,死者家在装修完成后,换了门锁。”

苏眉一直在翻看我们在现场里搜到的文证材料。男死者的日记倒像是一本诗集,里面写满了自己对连倩倩的爱意,看得苏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翻看起那本账本。账本里记录了半年前他们家装修所有的花费开支。

梁教授拿过账本,戴起老花镜,眯着眼睛逐条看了起来。

“两周前,小区里是不是还有别的住户装修?”梁教授边翻页,边说。

“有,不少。”派出所长接话。

“找两周前在小区里砸墙的,又会疏通下水道的工人,难不难?”梁教授依旧表情平淡地说。

“砸墙的可以找找,但是会不会疏通下水道,这个不太好查。”侦查员说。

“你们不用找了,找到了!”林涛说,“这是我在第一次去勘查现场之前,在电梯里试相机的时候,拍的一张照片。”

照片是在电梯里拍摄的电梯轿厢,轿厢四周钉着木板,木板上写满了小广告。有一则小广告写着“砸墙、铲灰、打孔、疏通下水道,139********”。

“你们什么意思?”画龙一头雾水。

梁教授笑了笑,说:“因为我在死者账本里有发现。死者在更换家门锁以后大约一个月,有一笔疏通下水道的开支。”

“可是你怎么知道是这个疏通下水道的人干的呢?”

“因为其他开支都是普通消费,只有这一笔,是需要人家来家里的。”梁教授说,“林涛的发现也很好,因为疏通下水道这种活儿,很有可能在墙上随便找个小广告。”

苏眉笑着看了眼林涛,林涛有些脸红。

“那为什么要找两周前在小区内砸墙的人?”画龙问。

“因为通过秦明他们的现场勘查,凶手多次进入现场。如果不住在小区内,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另外,砸墙、打孔是需要在装修住户里工作两天的,而且会携带砸墙的工具。如果凶手是来疏通下水道的,不会携带大锤子。”梁教授说。

大家都在点头。

“既然大家都认可,那就去想办法抓人吧。”梁教授说。

    画龙第一个跳了起来:“我就爱听这俩字!抓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