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2105807580
用户2105807580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8,983
  • 关注人气:4,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第一案】地沟浮骸(2)

(2013-07-04 22:28:11)
标签:

法医

法医秦明

推理

小说

悬疑

分类: 法医秦明系列Ⅲ-第11根手指

在师父的带领下,数十名刑警开始了艰难的工作。我们将每一个泔水桶都编好号,然后三个人分成一组,每一组负责一桶泔水。一个人从桶里舀出泔水,一个人拿筛子,最后一个人从筛下来的杂质中寻找有没有可疑的人体组织。师父则在每一组之间徘徊,提供必要的法医学指导。

泔水被翻动起来,气味更浓重,充斥了整个厂房。有的侦查员忍受不了恶臭,头伸到一旁吐了起来。不过,很快,就吐习惯了。

三个小时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十几组人,只有两组筛出了可疑人体组织,共二十一块,都切成手机大小,有的有骨骼,可以直接确定为人体组织,而有的则只有油炸变了形的肌肉组织和脂肪组织,只有通过DNA检验才能确定是否为人体组织。

十几桶泔水在大家的努力下,被挪到了另外十几个桶里,泔水的味道也透过白大褂,牢牢的粘附在衣服上。

我脱去白大褂,嗅了嗅身上。仿佛是嗅觉已经麻木,没闻到什么味道。

有侦查员说:“还是送去洗衣店吧,拿回家就别指望上床睡觉了。”

师父冥想了一会,说:“所有的可疑组织都是从1号桶和13号桶里筛出来的,说明这些尸块抛弃的很集中。我们的任务是连夜做出DNA图谱,而侦查部门的任务是从制造地沟油的犯罪嫌疑人嘴里,搞清楚这两个桶里的泔水是从哪里收来的。”

侦查员面露难色:“这个,不容易搞清楚吧?”

师父笑了笑,说:“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我和师父一样,不担心侦查员的本事,说:“油炸尸体,这是该有多大的仇啊?”

师父想了想,说:“我倒觉得不一定。毁尸多见于熟人作案,且犯罪分子是受害者的仇人。这一点不错。但是很多极端的毁尸案件,反而不一定这么简单。”

我吃了一惊:“不这么简单?总不会是路遇个人,就拖回家杀了,然后慢慢碎尸,再慢慢油炸尸体吧?那是什么心理?”

师父不愿再说教下去,摆摆手说:“不正常的心理呗。先不说那么多,现在说什么都是在瞎猜,得赶紧想办法研究尸块,找出特征,找出被害人的真实身份,才有希望进一步破案。”

我点点头,不再发问。

师父说:“弟兄们要辛苦了,这起案子明早上报上去,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所以,今晚咱们多干点活,明天掌握的信息更多点,才能有底气。现在,各就各位吧。”

 

我们拎着二十一个物证带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满脸倦色的DNA实验室主任郑姐恰巧也来到了厅里。

“什么案子?”郑姐问师父,“这么紧急?”

“这案子对你来说可就有挑战了。”师父故作轻松,“全是油炸的组织,能做出来吗?”

郑姐愣了一下:“油炸的?”

师父默默点头。

郑姐的表情立即精神了许多,奇异的案件赶走了她的瞌睡虫。她说:“我记得好像有文献报道过此类的案件,我来找找,交给我吧。明天上班时间给你们结果。不过,你俩身上什么味儿?”说完,她用手在鼻尖前扇了扇。

“师父,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洗澡睡觉等结果了?”我下意识地又闻了下自己的袖口。这次,我闻见了刺鼻的泔水味儿。

“你想得美!”师父吼了我一声,转头对郑姐说,“这些可都是宝贝,不能交给你。这样,给你一个小时时间翻文献、研究方法、做准备工作。然后我再把这些宝贝交给你。”

“为什么?”郑姐问。

我同样疑惑,看着师父。

师父对郑姐说:“你别管了,按我说的办。”说完,拉着我,走进了法医病理实验室。

师父在实验台上铺上一次性台布,然后把臭气熏天的可疑物并排放成一排,拿出解剖器械递给我,说:“我们现在有两个任务,第一,是剥离组织表面已经炸熟了的组织,尽量分离出没有变性的表皮或真皮组织,期待能找到一些表皮上的特征。第二,你知道这些宝贝还有什么作用吗?”

我翻了翻白眼,发现师父正盯着我,又慌忙摇了摇头。

师父指了指背后的书架上的一本书说:“自己翻书看。人体每个部位的肌肉组织肌纤维粗细和分布走向都不同。所以我们首先要知道这些组织大概是从哪个部位来。”

我恍然大悟,却又心里没底,于是赶紧拿起那书翻了起来。

刚才在废旧厂房里,嗅觉被冲天的臭气给熏麻痹了,那时候的味道反而没有现在在这个密闭空间里二十一块“宝贝”散发出的味道重。视觉和嗅觉的刺激,让我这个不算新兵的法医的胃里有些翻滚。

“肌肉纤维粗,走向呈八字形,逐层收拢。”我一边看着组织块,一边看着书,说,“这些没有骨头的尸块,都来自于臀部。”

“不错,领悟的挺快。”师父欣慰地说,“有骨头的,要么就是手指,要么就是脚趾。也就是说,这些尸块来自于臀部和四肢。”

师父顿了顿,叹了口气,说:“可惜啊,没有发现任何有特征性的组织。”

 

原定于第二天早上召开的专案会,却因为早晨六点多钟的一个电话改变了。

师父的电话,意思是说他需要参加一个在全国流窜持枪抢劫杀人系列案件的协调会,马上就要出差,所以这个案件交给我了,并且要求我们限期破案。

“这么恶劣的案件也留不住您?”我说。

师父笑了笑,说:“我去的案件更恶劣。”

“那我心里没底啊。”我说。

“现在你开车去机场。”师父说,“会有人帮你的。”

“机场?”

“不说了,我要上飞机了,你记住航班号CZ9876,到时候就知道了。”

真是莫名其妙,师父这是留什么悬念呢?我赶紧打通了林涛的电话,约他在厅里见面,然后穿上警服一起赶往机场接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

清晨的机场出口,并没有多少人。我和林涛穿着笔挺的警服傻乎乎地站在出口的铁栏杆外,疑惑地观察着每一个通过出口的人。我俩的回头率很高,都是看林涛的,我也习惯了这种和帅哥站在一起的感觉。

“你说,会是什么人?”我侧脸对林涛说。

林涛的眼神突然间僵直了。

“喂,和你说话呢。”我用肘部戳了一下林涛。林涛没有回话。

我略感奇怪,顺着林涛的眼光向前看去。

远处是一个美女,齐腰长发,金丝墨镜,短裙黑丝,身材婀娜,推着一个坐有一位白发老人的轮椅正向我们的方向走来。

“咦?是不是年纪大了?我记得你以前不看美女的。”我嬉笑着说,“原来也有能入你法眼的美女。”

“真漂亮。”林涛轻叹道。

“哈哈,你总算找到喜欢的类型了?不容易啊。”我说,“要不,我去帮你要她的电话号码?”

“看什么看?”一个个子不高,但很壮实的平头男猛然推了一把林涛。

林涛怒目圆瞪:“你干什么你?”

我见冲突就要发生,赶紧过去拉开两人,和我一起拉架的还有一个瘦高个。

“是你们?”我看清楚了平头男的容貌,顿时喜出望外,顾不上平头男怒气未消,拥抱了他一下。

这个平头男叫画龙,而和他一起的瘦高个叫包斩,美女是苏眉,白发老人是梁教授。这四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公安部特案组,专门侦破性质恶劣影响重大的杀人案件,四个人威名远扬。

我在北环县下派锻炼的时候,和特案组合作过一个碎尸案件,对四人的办案本领佩服不已。

“你师父有事儿,怕你一人搞不定。”梁教授的笑容依旧和蔼可亲,“而且这案子听恶劣的。你师父今天凌晨给公安部打了报告,白部长通知我们赶过来帮你。”

“再次看到你们,太开心了。”我和各位一一握手。

“小心点儿。”画龙指着林涛,“别打苏眉主意。”

我哈哈一笑,拉各位坐上商务车,直接赶赴专案组。

 

“发现的二十一块可疑组织,全部是人类组织,女性,为一个人所有。”郑姐说。

我长吁一口气:“果真是一个人的。”

“小秦。”梁教授说,“记得上次在北环县我让你把那么多尸块拼成一个人吗?”

我点点头,说:“记得。但是这个不行,因为被油炸过,断面变形,不具备拼接的条件了。”

梁教授说:“这次简单。我只需要知道这些人体软组织从这个人的哪部分来。”

我暗叹梁教授的想法居然和师父的一样,真是天下专家一家人啊。我说:“昨天已经研究过了,全部来自于臀部以及手指、脚趾。”

“那么,我现在要知道发现这些尸块来源的泔水桶里的泔水,是从哪些地方弄来的。”梁教授摸着下巴的胡茬,说。

看来特案组在来程的飞机上,已经做足了功课。对本案的前期情况,了如指掌。

第一次见到大名鼎鼎的特案组,侦查员们有些紧张。主办侦查员清了清嗓子,说:“昨天,那个,昨天晚上我们就做了相关的工作。据治安部门同事的审讯,这些泔水全部来自于天苍区东北街两旁的饭店。提供泔水的饭店大约是二十八所,我们正在对每个饭店进行清查。暂时还没有线索。”

梁教授摇了摇头,拿起桌上的几张照片,是我对二十一块尸块逐个进行细目拍照的尸块照片。他说:“小秦,你能告诉我,这几块尸块上粘附的黑色物质是什么么?

我皱眉看了看,说:“哦,我当时也注意到这东西了,还专门在显微镜下看了看。是淤泥。”

“你们觉得在饭店收来的剩菜剩饭上怎么会沾有淤泥?”梁教授说。

侦查员不以为然:“这个,不小心粘附的可能性不小吧。”

梁教授摇摇头:“如果是不小心粘附,那么淤泥现象会是偶然现象。但是七八块尸块上都粘附,这就不是偶然现象,而是必然现象。”

侦查员一脸疑惑,不再辩驳,都在猜测这个老头是什么意思。

我紧闭双眼,想了想,说:“我知道梁教授的意思了。”

梁教授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说:“哦?那你说说看。”

“地沟油除了来源于饭店的剩菜剩饭。”我说,“我印象中,还有一些犯罪分子,从饭店、居民区的下水道里提取上层漂浮的油腻物质,然后和泔水混合,再萃取油品。如果是在下水道弄上来的尸块,就有可能沾着淤泥。”

梁教授微微点头:“不错,就是这个意思。这些尸块是从下水道里上来的。”

“真恶心人。”侦查员皱眉说,“这些黑了良心的买卖地沟油的人,不得好死。”

“下面,大家知道任务了吧。”梁教授说,“从犯罪嫌疑人嘴里撬出他们从哪个下水道段打捞油腻物质,然后咱们要下去找到更多的尸块。”

“是啊。”我说,“目前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有特征性的人体特征,没有任何抓手去查找尸源。”

“可是。”专案组长插了话,“这么小的尸块,我们的民警怎么才能从下水道里找出来?”

梁教授笑了笑,说:“我开始就急着问小秦,尸块来自尸体的哪部分,就是这个用意。我觉得,大家很快就能找到非常有用的尸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