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第五回卖金矿汉奸真独一殉铁路国士竟成双

转载 2020-07-09 19:08:24

(《蜗触蛮三国争地记》 清 虫天逸史索隐、雕虫小技生笺)

  触蛮二国,思夺蜗牛国金矿铁路权也。非一日矣。计不得逞,乃变其方针,思以暗夺之策取之。

  金蚕(《括异志》:金蚕,金色,食以蜀锦,取其遗粪置饮食中,毒人必死。善能致他财,使人暴富。遣之极难,多以金银藏箧,置蚕其中投之路,遇人收之去,谓之嫁金蚕)者,性阴毒而贪,能以暗计伤人而取其财物,因致暴富。有时以金钱遗人,不过藉以为饵。误为其所蛊而受之,必受其害。世呼之曰嫁祸金蚕。以金钱运动,办理金矿。触王知其贪得无厌也,贿以数十万金镑,尽买其金矿。金蚕乘国事未定之际,径与订约。蛮王闻之,亦思攫取蜗牛国之铁路权。

  蜗牛国有蛰虫者,智深勇沈之士也,伏而不出。蜗牛王屡征之,不起。慨国中实业之不兴,利权之外溢,倡议自办铁路,不借外股。触国计不遂,乃为强勒借款之谋。

  蜗牛国邮传部大臣蜉羽(《诗》:蜉蝣之羽,衣裳楚楚。疏云:蜉蝣,一名渠略,朝生暮死)者,浮华之士也。衣裳楚楚,雅善趋跄,然为事绝无远虑。尝言,人生如白驹过隙(《史记·留侯世家》:学辟各引导轻身,吕后德留侯,乃强食之曰: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何至自苦如此乎。,朝不谋夕,何能及远,好为目前苟且之计。受触国之运动,力主借款。外务部大臣蜒蚰,从而主张之。

  蛰虫出死力以相抵抗,誓以身殉铁路。烈士乌龙(三秦谣:蛇盘乌龙,势与天通),素以收回国权为主义。于是,开会演说,力求抵制,感激奋发,呕血而亡。螳螂(《尔雅》:不过螳螂。疏:一名螳蠰,一名螳螂)者亦铁路工程师也,攘臂而起,思竟乌烈士未竟之志。不得当,亦发愤卒。

  自乌、螳二烈士殉路,于是国民闻风兴起。富商斯螽(《诗》:五月斯螽动股),首先发动集股。五月而集股成,遂电政府力争。而电争金矿者,亦不一而足。政府知众怒之难犯也,计渐转环,议赎回金矿自办。而铁路借款,亦改为部借部还,大权尚不至旁落。而暗中之蠹蚀,亦已多矣。正是:

  豹死留皮双烈士,甘心卖国彼何人?  欲知后事,解见下篇。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46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