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2017-10-31 15:27:18)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文/牛皮明明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听明明吹牛皮”(ID:niupimingming),系作者授权“清南”发布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人活着是活精气神,精气神没了,就啥都没了。

 

民国的四大公子,有平生无憾事,惟一爱女人的张学良,有皇亲国戚的溥仪堂兄溥侗,有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大藏家张伯驹。

 

还有一个人,他是民国大总统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克文。

 

袁克文唱戏喝酒,写诗收藏样样精通。一生吃喝玩乐,但国民党大佬于右任老先生却评价他:“风流同子建,物化拟庄周。”

 

在电影《霸王别姬》里,有一位袁四爷,为看戏不要命,直到枪毙还迈着台步过戏瘾,这个袁四爷的原型正是袁世凯二儿子袁克文。

 

01


1915年,北京中南海。

 

袁世凯吃过早饭,长子袁克定递过来一份《顺天时报》,报纸上,标题写着百姓拥护袁大总统当皇帝,袁世凯一看:“民心所向、天下归心。”

 

当年12月12日,袁世凯在居仁堂接受百官朝贺,正式登基称帝,全国一片哗然。

 

而在北京新民戏院后台,一位公子哥正给自己脸上涂 “豆腐块”。有人“蹬蹬蹬”急匆匆跑进来:

 

“二爷,袁大总统今日登基,您快回家去吧。”

 

公子哥慢悠悠站起身,回下一句:

 

“我爹要当皇帝,他当他的皇帝,二爷我唱我的戏。”

 

这个往脸上涂“豆腐块”的公子爷,正是袁克文,人称袁二爷。

 

袁二爷擅演丑角,当年,京剧旦角风靡一时,名角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均为唱旦角出身。


旦角出场多,座儿爱沸腾。而二爷是不爱旦角爱丑角,戏份多不多不在意,唱过瘾、唱爽、唱开心最重要。

 

二爷一上场,座儿上的票友也乐了,朝着舞台喊:

 

“二爷,不回去当皇子,还有心情来梨园唱戏!”

 

二爷唱完戏,来报信的人立马凑上去:

 

 “二爷,戏演完了,赶紧回家吧。”

 

袁二爷忙着卸妆,又回了一句:

 

“不回,二爷我还有一场,唱爽了再说。”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袁克文唱戏


02


袁家17个儿子,大爷袁克定一心当太子,有野心,有手段,生怕袁二爷夺位。

 

袁克定设“鸿门宴”招待袁二爷。二爷甩着袖子就去了,饭桌上就说了一句:

 

“当太子,二爷我不稀罕,我吃饱喝足,走了!”

 

这一走,二爷就去了上海。广交天下朋友,喝尽人间花酒。从梨园到青帮,从文人雅客到贩夫走卒,二爷的朋友遍天下。

 

在上海,袁二爷加入青帮。青帮弟子十几万人,二爷一进去就是老大。连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这些大佬,见了袁二爷也得恭敬地叫一声“小老大”。

 

袁二爷当老大,没有刀枪斧钺,做事说情全在“人情”二字。

 

在上海剧院,当地流氓和京剧演员吵架,动手吃了亏。临走撂下一句:“我要血洗剧院!”。

 

第二天一大早,几百号人气势汹汹冲进剧院,扬言要扔炸弹。老板求助于袁二爷。二爷一听,穿上长衫、戴正头上的六合帽,一个人就来到了剧院。

 

一看袁二爷单刀赴会,流氓都被他胆识惊到了。袁二爷一拱手:

 

“今天看我面子,拜托您不扔炸弹,好不好?”

 

流氓一听袁二爷开口,带着人马撤了。在上海,没人不给袁二爷面子。可手下的人却说:“二爷对谁都笑,跟我们说话也总是轻声细语的。”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03


二爷做事,全在情面二字。

 

唱戏的想和他交换名帖,他从不拒绝。贩夫走卒想和他结为异性兄弟,他点头同意。

 

富裕时,袁二爷散尽千金,不管是文坛朋友,还是妓女和黄包车夫,认识二爷的都念着二爷的好。

袁二爷常说,人有性别之分,却无尊卑之别,交朋友也不能只论贫富贵贱。

 

二爷开香堂,对新弟子说的第一句话便是:

 

“你们既进了家门,千万记住不可轻视了下流社会,要尽己所能去帮助他们。”

 

时间久了,袁二爷的“人情味”,全上海都知道。也是这样的“人情味”,也就是这样的做人、做事,在旧上海的腥风血雨中,反倒真正让人服气。


04


1916年6月6日的北京,酷暑难耐。

 

袁世凯的三女儿袁叔祯上街买菜,看到报纸上写着“袁贼倒行逆施,窃取革命果实!”。

 

三女儿拿报纸给父亲看,袁世凯懊悔不已,他顿觉大势已去,英雄暮年,在极度失落之中,便病倒了。临终前,袁世凯叫来大儿子袁克定,只留下三句遗言:

 

“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

 

当晚,一生英雄、雄才大略的袁世凯在极度失望中,告别人世。

 

整个家族哗啦啦大厦倾塌,昏惨惨灯火将灭。袁世凯死后,长子袁克定变为一家之主,第一件事就是分家产。

 

袁家有32个子女,都担心分多分少。去问二哥袁克文,袁克文一推帽子:

 

“爱咋分咋分,你二哥我呀,看戏去喽!”

 

1916年6月28日,袁世凯出殡,32个孩子都应送父亲一程。唯缺二公子袁克文。家里人满世界找,怎么找也找不到。

 

不曾想,就算是父亲出殡这么大的事,二爷戏瘾上来了,也照样跑到戏院唱戏去了。

 

大哥袁克定大骂:“大逆不道,有辱家风”,随即派了警察头儿薛松坪去剧院拿人。结果薛松坪刚到戏院,青帮的弟子早把戏院的前后门围了个水泄不通。别说拿人,薛松坪连门都进不去!

 

最后,挤进戏院的薛松坪一见袁克文,“扑通”就跪下了。

 

“二爷,您跟我走吧!家里都等着呢!”

 

袁二爷扭过已经扮上的脸:

 

“二爷我明儿还有一场哪。唱完之后,我就不唱了。”


32个孩子中,生前袁世凯最宠爱袁克文,袁克文浪荡形骸,却懂得人世不过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两年前他曾给父亲写诗:

 

“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高层。”

 

劝阻父亲莫登高楼,高处不胜寒,不曾想一语成谶,父亲折了性命。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袁世凯家族合影

 


 

05


父亲死后,袁克文定居在天津。声色犬马、本色不改,挥金如土,千金买乐。

 

一生狂歌,走马遍天涯,他逛妓馆喝花酒,花钱买乐的事儿,袁二爷眼依旧眨都不眨。

 

有妓女向他求字求诗,二爷大笔一挥,就一个字:送!


甚至有走投无路的青楼女求他赎身,二爷不皱眉头,也一个字:赎!

 

袁二爷常说:人有求于你,不能薄了求助者的面子。

 

袁二爷爱收藏。尤爱古籍、古钱币、邮票、字画。一来二去,袁二爷穷的叮当响。

 

山东省长“狗肉将军”张宗昌向来彪悍,粗鄙,无赖。一次,张宗昌找袁二爷,上门就送三万银元,让他到上海办报纸。说:

 

“袁二爷,等你报纸办成了,赚的钱咱俩再对半分!”

 

袁二爷一到上海,先跑到了古玩店。一眼就盯上了一套珍贵邮票,道也走不动了。一瞬间,手上三万银元全换了邮票。

 

张宗昌气的火冒三丈:去他老娘!带了200人就从山东追到上海,又从上海追到天津,结果连二爷人影都没找到。

 

袁二爷“骗钱”有一套,“花钱”更有一套。

 

1922年,广东潮汕遭遇大风灾,死伤十余万人。在天津看戏的袁二爷看到报纸,就一个字:

 

捐!

 

二爷捐钱倾家荡产,悉数卖了字画,还觉不够,又拉着梅兰芳一堆大老板登台义演。所得钱财,一分不取,全部捐出。

 

袁二爷一身正气,知大义,明事理,通人情,遇事挡事,毫不含糊!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袁克文作品


06


如此花钱,袁二爷是越来越穷。最穷时,全身上下找不出一分钱来。

 

但不管怎么穷,那股精气神是一点不丢。对袁二爷来说,失了范,就等于打了脸。袁二爷从不伸手向过去父亲旧部长官讨要,更不会到别人府上“打秋风”,弄银元。

 

真公子,风光日子能过,百姓日子照样能过。富时耐得住,穷时守得贫。

 

都说穷在闹市无人管,可二爷一穷,送钱的人都排队上门。

 

第一个排队上门的是青帮子弟。

 

他们登门送“孝敬钱”,可袁克文躲起来,根本不见他们,就回一句话:

 

“二爷我会写字赚钱,你们赚的都是血汗钱,哪里需要你们孝敬!”

 

第二位排队上门的是大军阀“东北虎”张作霖。

 

张作霖知道他的处境后,就派人来请袁二爷做高级顾问。袁二爷只有一句话:

 

“二爷我不是伺候人的人!”

 

张作霖不死心,又派亲信秘书登门去请。

 

秘书一进门,只见袁二爷仰卧在床,一手提纸,一手捉笔,纸在半空悬,二爷的笔落在纸上,写出的字竟然还是苍劲峻逸!

 

二爷一扭头,对着张作霖的秘书说:

 

“回去告诉张作霖,二爷不差钱!二爷我只要动笔写俩字,钱就跟着二爷跑!”

 

不管什么样的境遇,在袁二爷那里,都是平常。袁二爷宁愿老死花酒间,也不鞠躬车马前!

 

第三位排队上门的是日本人。来请袁二爷给他们当狗,袁二爷一听很来气:

 

“跟谁说话呢,别挡道,二爷我出门吃花酒了!”

 

不管多么落魄,不管时代如何沉浮,袁二爷就是这样的公子,一身傲骨,苏世独立,横而不流。


君子慎所择,休与毒兽伍,袁二爷不降身,不辱命,视高洁为性命,坦坦荡荡真君子!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07


1931年,冬。

 

“民国对子王”方地山来天津看望袁二爷。

 

袁二爷已极度落魄,连馆子都下不起。但依然每天干干净净一身旧长袍,戴着六合帽。终日以卖字为生,唱戏为乐,所得几块大洋,依然是唱戏、抽大烟、逛妓院。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一见到方地山,袁二爷说的不是落魄,而是昨日看到一只漂亮的波斯猫,喜欢得不得了,后悔没有买。

 

不管时代咋变,对于袁二爷这样的公子而言,就是睡大街,也照样还是二爷!

 

袁二爷常去戏院唱戏,晚年不扮小丑,不唱京剧,只唱昆曲,喜唱汤显祖的《牡丹亭》,尤喜“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两句

 

一开口,便唱尽人生百般滋味,沉浮人世间,到头来落了个干干净净。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08


1931年年初,袁二爷得了猩红热。

 

他又跑到妓馆喝花酒,这次,他喝醉了,并且一醉不醒,那一年他42岁。

 

他是袁世凯大总统最宠爱的儿子,也是最负盛名的民国四公子之一,一生不爱俗世,唯独爱戏,生前为别人一掷千金,眼都不眨。

 

到了给自己办葬礼时,家人翻箱倒柜,也只找到20元银元,连副棺材都买不起。

 

最后,失声痛哭的青帮弟子,大家一起凑钱,才给曾经的“小老大”买了副棺材。

 

出殡那天,送葬的长队足足排了几里,比父亲袁世凯去世时送葬队伍还要长。送葬队伍里,有高官,有僧侣,有贩夫走卒。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队伍里还有1000多名妓女,且来自多地。

 

有诗说:同是天下沦落人,相逢一场见真情。 

 

送葬的队伍里,有人喊:袁二爷走后,全天下也不再有二爷了。

 

袁二爷从精神、气节、面貌、习性,全身上下的精气神,就叫‘民国范儿’。浮沉人间无娇态,放荡半生真名士!

 

袁二爷一生无挂碍,放荡有真趣,坦荡真君子,试问当今,能做到如袁二爷这般,全天下又有几人哉?


来源公号:听明明吹牛皮(ID:niupimingming)

作者简介:牛皮明明,诗人、作家,曾在西藏流浪多年。擅长写民国人物,写那些被遗忘的故事,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能够让人热泪盈眶!

袁世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儿砸!

原文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t_dXQFwxFGw3kG5BH5FxWw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