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被艾滋感染的针头刺伤后

(2017-09-14 14:16:46)



我被艾滋感染的针头刺伤后

文/苏希西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苏希西”(bysunxixi)



这是横亘在我心头十多年不曾愈合的伤痕,所以,请不要问它是不是真的,在我公众号内推送的所有关于医院题材的文章,全部真实,无一例外。

我记得很清楚,那个瘦骨嶙峋的小男孩是在凌晨一点被父母抱进医院的。

主诉为发热一月余,呕血一次。

那个时候我本来就应该提起警惕的,可惜临床经验还是太少,并没有朝着那方面去想。

我给他的初步诊断是:发热原因待查?

入院后做完一系列检查,病因仍然不明,经过上级医生指示,准备做骨髓穿刺进一步明确诊断。

我从前一天晚上六点接班,一夜不曾合眼,第二天早八点交完班,感觉体力严重不支,但仍硬撑着,签术前协议,指挥实习生借来骨穿包,将患儿移至处置室,开始行骨穿术。

男孩有点闹,打过镇定剂后好一些,两个实习生在旁边帮忙固定他的体位,另一位同事给我做助手。

骨穿进行得非常顺利,一次成功,抽取骨髓液后推于玻片上,检验科的同事迅速将其制成数张涂片,然后比了个OK的手势,我即开始拔针。

患儿开始剧烈扭动,嚎啕大哭,守在门外的家长砰砰砸门,旁边的助手被吓得一哆嗦,撞到我的右手臂,刚刚拔出的针头划过我的左手。

饶是戴着手套,手背仍被划出淡淡一道血痕。

同事没有注意到,她拉开房门大声叱责着家属,实习生们忙着安抚患儿,收拾骨穿包,我也没有太在意,只是简单用肥皂水冲了冲,再拿酒精棉球消了毒,贴了片创可贴,就换衣服下班了。

 

 

 


次日刚一上班,就听有人在讲,又收了一个艾滋病,家长恶意隐瞒云云。

我仍然没太在意。

直到主任来通知我,“小苏,你昨天收的那个发热病人某某某是艾滋病,已经转院了,他的出院记录……”

仿佛一柄大锤狠狠抡过来,我的双耳嗡鸣起来,周遭的一切悚然消音,我站在主任面前,只看到她的双唇不断开合,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大概是晃了一下,主任赶忙托住我,惊讶地抚上我的额头,“怎么一头冷汗,身体不舒服?”

“我做骨穿时,被那个艾滋小孩用过的针头扎伤了。”用尽全身的力气,我才哆哆嗦嗦地说明情况。

主任紧急报院感科,请专家评估,然后抽血,领取阻断药。

领药的时候专家问我有没有过敏史,我答非所问,“我怀孕四十天了。

因为是孕妇,所以阻断药物有调整。

医院做的很人性化,消息并没有大面积散播出去,我在短暂休整后,也重新开始上班。

可是精神方面的压力太大,白天忙忙碌碌似乎还好过些,晚上我开始整夜失眠,头发大把大把脱落。

既睡不着,也吃不下,稍微进食就吐个不停。

专家说,可能是因为孕吐,也可能是药物副作用。

艾滋职业暴露一周后,我的体重减轻4kg,从原先的43kg,掉到39kg,我身高163,看起来几乎已脱了人形。

专家提醒我,你确定要留着这个孩子吗?

我近乎崩溃,“要啊,为什么不要?我的孩子又没做错什么!

我知道专家觉得我目前的身体状况不适宜继续妊娠,可是这个孩子是我心心念念盼来的,我怎么忍心就这样夺取TA的生命?

更何况,我不敢想,如果真的确诊艾滋,我能不能有机会再次受孕?

虽然我和老公彼此相爱,可是如果真的被确诊,我是一定不会和他继续生活在一起的,所以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弥足珍贵,我一定要保住TA,一定要!

 

 

 


 

职业暴露第十天的时候,我的身上陆续出现一些病毒疹,第一眼看到那些疹子的时候我完全崩溃,我知道我完了,艾滋病毒已经在体内生根发芽,崭露头角(当时丝毫没有想过,病毒性感冒也有可能会出疹)。

就在同一天,一股喷涌的暖流从下体涌出。

我的孩子,终归还是没能保住……

我办了休假手续,躺在家中,不吃不喝不动,老公抱起我流下了眼泪,“孩子没了可以再生,我只要你好好的,只要你好好的……”

我奄奄一息道,“万一,我也不好呢?”

老公哽咽道,“你不好了,我陪你一起,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呆在那个世界的!”

我哭得背过气去,“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要弄掉这个孩子,如果我当时小心一点,如果我迟一秒去拔那个针头,如果……”

老公掩住我的口,“起床!吃饭!如果你再弄伤我老婆,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我一直自诩为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可是这件事发生后,我才清醒地意识到,我不坚强,我一点儿也不坚强,面对生死与疾病,我脆弱到极致,也怯懦到极致。

艾滋职业暴露后第6周,我按规定去检测血液,显示为阴性(正常)。

可这丝毫不能平复我的焦虑与恐慌,作为医生,我清楚地知道,即使感染,在6周的窗口期,也很难被检测出来。

第12周,甚至24周的检测结果,才更具有说服力。

整整三个月,我生活在苟延残喘的痛苦里。

整整三个月,我承受着来自躯体与心理的双重的折磨与摧残;

整整三个月,我犹如惊弓之鸟,随时等候着来自死神的狰狞宣判;

整整三个月,我无时不刻磨砺着自己的心智,独自品尝着生与死,恩与怨,罪与罚……

令我感到庆幸的是,三个月后进行复查的前夕,我从心理上已完全平静,不论次日复查的结果如何,我相信,自己都有了完全承受与接纳的能力。

12周的复查结果:阴性。

虽然仍不能百分百地排除艾滋感染,但是此时的我,已经从心理和生理的痛苦折磨中涅槃重生。

 

 

 


我知道,从此以后,再大的挫折也不能将我打倒。

如果一个人曾失去一切,那么任何事情都永不会再破坏TA内心的平和。

实现世界中,坏事总是不断在发生的,生活的本质就是一场接一场的暴击。

不论昨天今天,还是未知的明天,我深深懂得,过好一天就是赚一天。

有多少人哭泣没有美丽的鞋子穿,却看不到有人没有脚,有多少人穿上了漂亮美丽的鞋子,却连脚带人,被推进冰冷的殡仪馆。

所谓的世界,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我们无权抛弃这个世界,能抛弃的,只是自己心态的不平与执拗。

漫天云翳,会成就一个美丽黄昏。

风太猛,吹散了云,也会扬起满天黄沙。

 

 


半年之后我的复查结果:阴性。

一年之后:阴性。

再过一年,我和老公迎来自己的健康男宝,剖腹产,体重3.4kg,身高52cm。

幸福至今。


来源公号:苏希西(bysunxixi)

作者简介:苏希西,儿科医生,专栏作者,内心纯真的写字匠,信奉所有梦想都需全力以赴,分享温暖、优雅和有品质的生活方式。


我被艾滋感染的针头刺伤后

http://mp.weixin.qq.com/s/2mJlbkUbNGjN5RAxH3ZMmg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