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都是怪物,我们都会遇到爱情。

(2016-10-26 09:40:41)

我们都是怪物,我们都会遇到爱情。

文/摆_渡_人

本文系作者授权“清南”发布


我们都是怪物,我们都会遇到爱情。

小时候触碰的爱情,是《美人遇上野兽》和《青蛙王子》。我既讶异又敬畏,爱情原来像魔法一样,能让怪物变成人类。

长大后再看,全当是个童话故事。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爱上怪物呢?


·

棱妮是我最好的姐妹,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我们一个班级一个宿舍。我爱说爱笑没头没脑,而她在陌生人面前恬静得简直就像个哑巴。

两个性格完全相异的女孩,却像高高的云彩和低沉的海最终交汇在天边。我们一起吃饭睡觉上厕所,走在路上,我总爱一巴掌拍在她的肩上,告诉她,走路要抬头。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依然低着头。

我知道她自卑,一个女孩天生兔唇,怎么会不自卑。她从来不扎马尾,也从来不去理发店,她的爸爸买了一大堆剪头发的工具,偶尔在家给她修修快盖过眼睛的刘海。

我心疼地劝她:棱妮你唱歌像个黄鹂鸟,书法又那么棒,多少女孩不如你,别那么自卑,好不好?

她沉默了很久,说:我也想自信起来,可我怕我的嘴会吓到别人,更怕外人用同情的眼光可怜我。

我不再说话。

在这个时代,真正的关心又有几分,棱妮的自卑或许是件保护伞。低着头走路让她躲避了无数人的异样眼光,躲避了无数次心灵的伤害。

 

 


··

提起男生,她更自卑。初中高中,她没敢直视男生的脸,从来没喜欢过谁,也没被谁喜欢过。

后来有一次,在马路上她低着头走路吃饭,不小心撞到了男生,弄得白衬衫上全是油渍,却忙不迭地帮人家捡书。整理好后我们要走,那男生却追在后面问棱妮的名字。

再见面,他大大方方地拉着棱妮的手,棱妮害羞地红着脸冲我笑。我第一次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幸福,像朵向日葵一样。

我八卦:“哟,怎么这么快就在一起啦?”

棱妮不说话,男生说:“毕竟我长得帅呀”

我哈哈大笑:“棱妮怎么可能会只因为帅而爱上你?”

男生不答话,棱妮也不答话。

后来男生给棱妮过生日,他带着棱妮去了城郊的芦苇地,然后自己在芦苇里跑了几圈,漫天飞起萤火虫。

他对棱妮说,你知道吗,你抬头把书递给我的时候,你的眼睛就像夜晚里的萤火虫,亮晶晶。

又说,我知道你自卑,可是我的眼睛里只有你的眼睛。我也自卑,自卑配不上你。

棱妮紧紧抱着他,他是棱妮第一个仅仅抱着的人。

我松了口气,终于明白为什么棱妮会和他在一起。虽然她是很多人眼中的异类,可却是他眼中的瞳仁,珍贵的小宝贝。


···

楠姐来我家说要结婚时,连我妈都惊呆了。这个三十多岁的母胎单身狗,终于嫁出了门。

比起棱妮,楠姐没什么生理缺陷,但楠姐惨多了。小时候爸爸出轨,妈妈每天都在争吵。人家的孩子周末一家人出去玩,她在家收拾被摔得全是渣的锅碗瓢盆。

小学写作文,题目叫我的爸爸,别的孩子都写爸爸粗糙的双手,慈祥的目光,亲自己时扎人的胡子。她写的是爸爸浑身的酒气,满口的脏话,打自己时毫不留情的巴掌。

老师在课堂上点名批评她怎么小小年纪心理就这么阴暗,她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哭。而那个年纪,老师不喜欢的孩子,学生就会不喜欢。

所以楠姐没朋友,所以楠姐长大以后痛恨所有人类感情。

我好奇,什么样子的男生,才能撬开楠姐冰冻的心?

我去翻楠姐的朋友圈,果然找到了答案。

“一起压马路,他总走在外面而让我离车道很远;路过冰糖葫芦他一眼就能看穿我喜欢;来大姨妈总是用命令的口吻让我早点关掉电脑上床休息;然而真正死心塌地的那一刻,是在伞下你淋湿的半边肩。”

我明白了,这么多年,楠姐只是缺少一个真正关心她对她体贴入微的男生。别人把她当成拒人千里的怪物,然而她最终遇到了爱人。

她是他躲在伞下的柔弱,他是她淋在雨中的依靠。


····

2008年汶川大地震。一位瑜伽老师正在屋里端详着自己孩子熟睡的脸,顷刻间,电视砸在了地上,楼房晃动起来。她看向窗外,无数楼房轰然倒塌。她抱着孩子往外跑,却早已来不及。

被埋在废墟中整整72个小时,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宝宝没了气息,亲眼看着余震时头顶上的钢筋扎向自己的腿,却怎么都挪不动。生命有时就是这么脆弱得不堪一击。

被救出来后,她的两条腿都坏了。她老公从外地赶回家,抱着她大哭。治疗的过程十分痛苦,在灾区找不到足够的麻药,她承受着根本无法承受的疼做了截肢手术。

没了孩子又没了双腿,这对一个瑜伽老师来说,早已生不如死。她日日夜夜准备自杀,不愿意看到所有的小孩子,又常常对自己的老公大吼。没想到最先承受不住的是她老公,他提出了离婚。

她离了婚,后来装了假肢,可是假肢的重量远远超出她的承受能力。生命的美好和所谓的正能量,早就在那绝望的七十二小时中灰飞烟灭。她也没在想要登上任何舞台参加任何演出,也没想要再结婚再有孩子。

32岁生日那天,她爸妈给她过生日,她许愿:只想平静终老。

可没几天,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从韩国留学而来,专攻假肢设计。他作为一个医生给她设计假肢,但她从来没动别的念头,毕竟他那么年轻又那么优秀,而她只不过是个再无指望的残疾人,更何况她早就不想结婚了。

所以他对她提出交往时,她震惊了,他说他喜欢她的坚强和乐观。她并不敢答应,他却穷追不舍。僵持了一年,终于在双方家长的鼓励下,她愿意试着和他交往。

后来一个舞蹈学校请她去指导孩子们跳舞,可她对失去孩子的痛苦念念不忘,可他鼓励她:去吧,没事的,我陪你去。

于是她带着沉重的假肢苦练了一个月,登场那天,他在下面的座位上看着她,心疼的红了眼圈。指导结束那天,一个小姑娘抱着她的假肢,说:老师你没了宝宝,我没了爸爸妈妈,我做你的宝宝好吗?

她靠在他的肩上大哭。最后,他们结了婚,并有了自己的宝宝。

或许命运不公,但爱情永远会眷顾每个人。即使曾经满心创伤,也会有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中,像阳光。

我们都是行走在人间的怪物,但你一定是某个人的肋骨。

如果你现在还没遇到,那也别着急,他只是在路上,磨砺得更适合你。终有一天,他会与你缘起不再落。


来源邀稿:摆_渡_人
作者简介:
摆_渡_人,你有你的朗读者,我是我的摆渡人。微博:我就是那个摆渡人 微信公众号:摆渡人 (baiduren66)


我们都是怪物,我们都会遇到爱情。

http://www.jianshu.com/p/a2e86722feaa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