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凡夫
凡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9,767
  • 关注人气:1,8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08/16 臨海聚會感言_若退

(2015-08-16 09:27:58)
标签:

情感

臨海

婚姻

家庭

健康

分类: 轉載博文與回應

  破冰之旅——過程篇

臨海沒有去成,心裡很是遺憾,不過通過這件事情倒是照見了自己深層的一些東西,我才知道自己對自己有那麼多的不接納,才知道我們夫妻雙方的情緒是怎樣纏繞在一起的。

往事不堪回首,只是才過了幾天我都怕回頭看。如果不是手足情深鼓勵我報名,我真不敢進入這趟旅程,因為實在是太痛了,可是當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所以和老公的衝突,雖然有所預料,也很不願經歷,還是真實地體驗了。當初是背著老公報的名,買的票。所以當老公發現的那一刻,我的心才算落地,可是又要經歷另一場痛苦的歷程。對於老公的不支持,我是充滿了怨恨、恐懼,又很期待奇跡會發生,希望他能心甘情願地同意并幫我出主意。最後我還搬出了老公的哥哥,請他來做工作。哥哥的話果然管用,老公同意了。可是到我去買票的時候,他又突然變卦,而且情緒很激烈和不可思議。我有點陌生地看著他,怎麼會是這樣?

其實從臨海聚會的前幾天起,我仿佛進入了一種失神的狀態,周圍的什麼都不重要了。那時老公的侄子還住在我家,我除了給他和蒙蒙一天做三頓飯之外,剩下的時間都在盤算,怎麼才能讓老公答應我去臨海。後來直到聚會要結束的最後兩天,我才徹底放棄。每天早上起來我第一個念頭都是買飛機票到臨海去,在網上搜索看機票的價格,可是顫抖的手始終不敢買票。晚上又有個念頭告訴自己放棄吧,去不去能怎麼樣呢?而老公天天下午、晚上都要跟我講好多的話,讓我如何把心放在家庭上,不要癡迷拉筋拍打。他每天都講好長時間,都是我在聽,可是我好像又聽不懂他在講什麼,我所做的就是向他發送愛,每當他講到那些自己覺得委屈的事情時,我都希望天使的光能幫他清理。然後我還是請求他能讓我去臨海。老公說,我講了這麼多,你還不明白嗎?他希望我心甘情願放棄,我希望他心甘情願支持。我們就這樣僵在那裡。

因為老公的不同意,我差不多天天都在家裡哭,每天老公下班,兒子都會向他報告,媽媽今天又哭了幾次。蒙蒙也鬧著要去臨海,因為之前在群上看到好多人都要給他送禮物,而且他也準備好要把倉鼠帶過去請凡夫伯伯拍打,同時還準備了笑話和腦筋急轉彎要講。

有一天晚上我氣急了,還是買了飛機票。因為老公讓我答應以後把心思放在家裡,所以不能在QQ群上講太多話。結果那天我在群上又轉發了臨海聚會里的照片,他就在群上說了好多,大意是因為我不守信用,所以他只能離開之類的話。我就怒了,心想,你都不讓我去了,我發兩張照片又怎麼了,你也欺人太甚。我想好了,離婚就離婚。因為之前他曾威脅我說,如果去了,回來就離婚。我很怕離婚……我趁著怒氣買了機票,并打電話通知了老公。他一聽趕緊跑了回來,我一講離婚,他就怕了,好言安慰我。後來我又去退票,發現有一張票不能退,老公就說,既然退不了,就算了吧,我心裡別提多高興了。雖然後來老公又反悔說,他寧願損失那張機票錢,不過我第二天去的可能性還很大,而且我都問了水月還有沒有房間。結果我媽那天晚上突然來了,因為之前老公變卦時給我爸媽打了電話,我媽不放心,就過來看看。那天晚上他倆一起給我上課。我想媽媽都那麼講了,我就又退了票。

可是我的心裡很難過,媽媽都不支持我,那天晚上我講到拉筋拍打時,媽媽說這個方法不是那麼好,她的講因果的老師才最厲害。還說讓我不要向外求。這些道理我都懂,我就是希望有個人能站在我這邊,結果沒有……我第二天沖媽媽發脾氣,希望她快點離開,我不能聽見她說話。我的表現讓自己都吃驚,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在這件事的中間還有我妹妹、妹夫鬧矛盾,我在中間調節,我老公跟妹夫談了一下午,後來回來跟我道歉說他也不知道為啥會不同意我去。他說我沒跟他說清楚,那天在群上聽憑海臨風說起來,才知道我覺得凡夫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以前一直以為凡夫就是推廣拉筋拍打的,沒想到對我影響這麼大。我心裡想,這個事情不是早跟你講過了嗎?接著又講到男女的吸引問題,他用原子做比喻。我說我跟凡夫先生沒有那個關係,起初我對凡夫先生是有情慾的,但是我自己知道這樣走下去是不對的,所以每當我有這個念頭的時候,都會祈請天使過濾這個情慾的部分。而且我對婚外情早已看得很透,也過了這個關。我老公就怨我沒早跟他說。說我講問題不講關鍵的點,不會從頭講,直接從一個高度講,那樣別人接受不了。他又分析我從小因為父母關係不好,又忙著掙錢,所以我們家三個孩子都養成了自立、自強的習慣,遇事也不跟別人商量溝通,都是自己來解決。他起初很想幫我,但是每次我都把他推開。而且我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與他交流。可是我說跟他交流時,得到的都是否定和攻擊,我很受傷,所以會把自己封閉起來。老公問我恨他不,我說不恨,問我還愛他不,我說還愛。

可是事情並沒有像我說的那樣發展,我的心裡充滿了怨氣。我覺得自己的心被傷得太厲害了。正好那兩天我們家在修暖氣管道,家務讓我暫時忘了痛。等一切都忙完時,老公要帶我們出去旅行。我就心裡想著要報復一下,我不想跟著他去旅行。正好梅心又在新鄭舉辦一個聚會,漸明夫婦要來。新鄭離我們家只有100公里,而且我很想見漸明,就問老公能不能去聚會,他起初說隨我的便,可是後來又變卦,要帶我去旅行。我想他帶孩子去不就可以了嗎?幹嘛非拉上我呢?我就堅決不去,其實自己也是沒有心思去的。老公就堅持如果我不去,旅行就沒意思,他也沒心思去。孩子們又對旅行充滿了期待。這中間的拉鋸戰,只是不可盡述,孩子在中間也備受折磨。老公再三再四地請我一起去,我都拒絕了。他們決定走了,到樓下又按門鈴叫我下去,開車走到半路還是叫我。我老公真是百折不撓啊,後來他答應我去新鄭一天,我才同意跟他回老家一趟。可是在回老家的路上,我真的想從車里跳出來,被過往的車輛給碾死。這個念頭在我的腦海里轉啊轉,之前我很想一頭撞死或者用剪刀把心捅開,把心臟拿出來。我那時盯著剪刀看,只是覺得如果那樣做會很痛,才沒有下手。這讓我想起自己引產時的痛苦,那時痛得真想從樓上跳下去。

我無法明白為什麼我不能主宰自己的生活,為什麼,為什麼?所以我想殺死自己,在殺死自己這件事上,我還是可以做主的。我想起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里那個主人公,想要通過殺死人來證明自己的不平凡。當時我就沒看懂這部小說講的什麼,可是卻記下了那裡的描繪的氣氛,它久久地留在了我的心裡。《罪與罰》也是我在引產時,生命最痛的時期看的書,現在我又想起了它,難道只是巧合嗎?

本來已經講好,我七號去新鄭,八號回開封,可是在去新鄭的路上,老公又變卦了,他說如果我堅持要在那裡住一晚上的話,他也不去旅遊了,要送侄子回家。我心如刀絞,孩子們這兩天也被我們折磨得精疲力盡。我說:那我放棄去新鄭,跟你們一起去旅行。我們這樣的反復,誰受得了啊!後來他侄子哭著說:“去不去旅行都無所謂,只要開心就行。我一直以為你們家比較好,誰知道也是這樣,你們以後不要這樣了,對蒙蒙不好。”我老公也覺得很愧疚,就說讓我去新鄭聚會,他帶著孩子去旅行。可是到了酒店門口,他就問我住不住,我說住,他就很決絕地離開了。我鼓起勇氣走向酒店,後來才發現不是那個門,等我出門時發覺老公帶著侄子在看酒店周圍的環境,我沒跟他說話,直接進去了。我進門就碰到春陽吉語,連忙拉她出去跟老公說個話,我的意思是讓老公看看我們聚會的朋友,他可以放心。當時老公和兩個孩子都在車里,吉語很熱情地跟他們打招呼,我老公還是不太高興地回應,我告訴他我跟誰住一個屋,他說:“你跟我說這些幹嘛?”然後就走了。

吉語真是個幽默天使,我聽她說話就笑。後來看到梅心又抱著她哭。我感覺她的靈魂比較老,她抱著我時,嘆了一口氣,像是老人在安慰孩子。還直念叨說:哭吧,哭吧!後來第二天在祭奠的廣場上,我看到梅心還是想擁抱她,我又不知道是為了什麼。然後我們在梅心屋裡說話,我就拉起吉語的胳膊開拍,拿著那個蜂窩的拍子,出痧很快。我說,我見人就想拍。梅心說我這也是一種病,見人就拍。我想老公說我有病,我不信,梅心說我,我就信了。我反省自己是不是有點做過頭了呢?後來又幫一個在醫行天下做過三期助教的俊之拍了幾下。我覺得有點疲憊,想去洗個澡再說話。就在我要離開時,梅心說,若退,我來幫你拍打一下。我以為她要從手肘開始拍,伸出胳膊給她。她說我要先檢查一下,她想了一下,讓我坐在凳子上,她坐在床上,感受一下我的身體,然後決定從頭開始拍起。不過她並沒有拍打,好像是把五指撐開,以指尖碰我的頭。我感覺有氣從上到下地灌入我的身體,有時還會打個激靈。但是究竟怎麼做的我也不太清楚,大部分時間我比較平靜,後來眼前出現老公的一些畫面,不過很快就過去了。我覺得好舒服啊!大概有十幾分鐘的時間吧。後來聽到有人敲門,我知道是漸明夫婦進來了,可是我不想起身,就那樣坐著,直到梅心跟我說,可以了。我才起來跟漸明打招呼,不過在漸明進來之前,我收到一個比較強的感覺,告訴我“愛”來了。看到漸明,照例是抱著她哭,漸明摸我的臉,我又哭。梅心說,讓她釋放一下就好了。

後來我們一起去吃晚餐,在餐桌上我才知道,我同屋住的一君,居然是我的高中同學,只是當時我們不同班,我們共同認識許多同學。一君我也是剛認識,那天她在凡夫群上問牙痛的事情,我看了一下她的資料,知道她是焦作的,覺得很親切,後來她又在梅心群上看到我報名去新鄭,就用QQ給我打電話,才知道我們居然是一個縣的,而且是相鄰的村子。真是好巧啊!

第二天我們吃過早餐一起去黃帝陵,在黃帝還有兩個妃子的雕像前,我都沒啥感覺,我還說,我是中原人嗎,天天呆著,所以沒感覺。我看到隊伍里有人哭,還有人引發自發功,知道這裡的能量還是挺大的。

後來到後院開闊的場地裡,正好趕上黃帝祭祀儀式,音樂聲響起,我不知道怎麼不由自主就跪了下來,痛哭流涕。等開始上香時,祭奠的音樂響起,我看到眼前有很多紅衣舞女在翩翩起舞,我也跟著跳了起來,只是有時她們的動作比較大,我覺得是在公共場合,就沒全照著做。結束后,麟丞在旁邊說我跳得很好。第二次祭奠儀式開始時,麟丞就跟梅心說,可以再跳,錄個像。我說不想跳了,梅心說沒關係,她在我身旁念念有詞,只記得一句是:展現美麗和自信的自己,開始吧。我就又開始跳了起來。其實說是跳,也只有幾個簡單的動作。我也不記得跳了多長時間,就覺得沒勁兒,不想跳了。不過眼前還是有舞女在跳舞,後來還出現一個人穿著土黃色衣服的男人在跳一種比較奇怪的舞蹈,我也想跟著學,後來想想還是算了。

梅心後來把視頻傳給我,我自己都不敢看。

後來我們自由活動,十點多的時候,我老公打電話讓我回去。我本來以為會呆到活動結束,誰知道他會打電話過來。我說等中午吃完飯再回。接著我們在大鼎下打坐,大家把自己的水晶都拿出來放在中間。我起初坐不住,想跟漸明去走走,梅心對我們說,還是要坐著。我們就又回來坐,後來漸漸感到好舒服啊!那些水晶滿滿地都是愛!沒過多久梅心說可以起來了,大家繞鼎三週就可以回去了。然後我就看到那個來自英國的華裔女孩開始了一些自發功的舞蹈,我還錄了像,她的手勢美極了。

中午吃飯時,我聽麟氶講了她的經歷,對她很敬佩。我知道下午的安排是拍打,想著四點再回去也不遲。後來又看到群上有人請我去拍打,因為上午時看到了我給一君拍打的小臂內側的腫痧,她們比較好奇。我幫拍的那個女孩來自成都,在拍打之前,先講了一下大概的理論,然後拍了手臂內側,邊拍她邊說“好爽啊!”我說拍打手臂內側是很舒暢的。她說自己好開心,她的開心也感染了我。後來又幫另一個女孩拍,她是針灸醫生,已經行醫二十年,可是比較怕痛。後來老公又打電話來催我,我只得離開。老公的聲音很嚴厲,是我又怕又恨的那種。走時又忘了帶行李,到門口才發覺,又回去取。我現在覺得,當時確實有點失神,也許是太激動了,或者把自己調成了自動模式。等我坐上車,老公再打電話知道我正往家回,聲音變得好溫柔啊!我很喜歡這樣的聲音,可是當時聽來心裡五味雜陳。本來在梅心那裡感覺愛心滿滿,也很想念老公和兒子,可是隨著越來越接近開封,我好像又回到了怨的狀態。下了長途汽車,又倒了兩趟公交才到家,老公問我為啥不打車,我說不想打。其實真正的原因是我不想那麼早回到家。

剛回家時情緒還可以,但是不看老公的眼睛,第二天出發去日照,也是很不開心的樣子。離日照越近,心情就越好,因為看到藍天白雲,心情開闊。等到了海邊,忽然又到了那種愛滿滿的狀態,很想擁抱老公。在日照呆了一天兩個晚上,回到家又不想理老公,夜裡還跟他說要離婚,其實我當時比較想睡覺,故意那樣說的,老公看起來比較著急,又氣,也睡不著,想了很多的離婚的方案給我選。第二天中午,我在臨海聚會群里看到手足情深把我跳舞的視頻傳了上去,心裡很不舒服,因為很怕大家看到我的樣子,尤其是怕老大會看到。也許我不能去臨海的一個原因是怕大家看到自己真實的樣子吧。梅心就說:看自己不能接受的是什麼,然後面對它。我想了想,覺得自己哪裡都不好,哪裡都不滿意,想著想著殺掉自己的念頭又非常強烈。可是又想到蒙蒙,我不能重新來過。然後就哭了起來。老公兒子都非常奇怪我為什麼流淚,我跟老公說了自己的想法,他起初沒說話,後來跟我說,你死了,就能重新開始了嗎?也許投胎成動物啥的呢。我很想笑,又笑不出來。

當時正好CD機里放著古箏的音樂,我又想到自己曾經跟幾個紡織女工一起逛過綠博園,那時她們好羨慕我啊,覺得我的命怎麼那麼好!我自己想想也是工作不累,家庭還算圓滿,我這到底是在幹什麼呢?當時還覺得凡夫夫人和凡夫都來了,只是我自己的感覺,不一定對。然後我的心就進入一種很平靜的、舒服的狀態,比以前有更深的喜悅感,做什麼事情都可以有那種快樂和輕安的感覺。煩躁、焦慮都沒有了,比以前無思無慮的時候更好。我知道自己是穿越過了。老公經歷了這些之後,對我們的婚姻也更珍惜,脾氣也更好了,對兒子說話更溫柔了。結束了將近一個月的失神狀態,我又能做自己心的主人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