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山东男孩携妻回村过年:虽遇真香定律但体面充实

(2019-02-11 13:35:15)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演员郭晓东的妻子程莉莎在微博上发了篇文章,回忆当年她嫁给郭晓东、第一次跟他回山东老家过年的情形。

她提到,从小在城里娇生惯养的她,在回到丈夫的老家山东临沂之后,因为农村没有取暖设备、新媳妇被围观、语言不通、过年天天吃饺子,让她很不适应。

不过,因为她很爱郭晓东,所以尽管那几天的过年体验不是太美好,但她还是奉劝广大姐妹们,“爱他,就陪他回村里过年”。

很巧,我也是郭晓东那个县的,当时看了程莉莎的文章,很不以为然,认为这并没有准确描述我们本地的物候与风俗,甚至还认为文章有那么点刻意“抹黑”老家的意味。

不过,两年之后的今天,当我领着新婚媳妇第一次回老家过年时,遭遇了“真香定律”。从她的反映来看,程莉莎的一些说法好像确实反映了某些现实——程莉莎经历过的一些状况,同样发生在她身上。

当然,必须要跟乡亲们声明:我将要谈的这些,并不是说山东农村有多差,而只是想说明,这是外地媳妇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来,会遇到的一种特别正常的情况,本质上,这只是一个地理条件与风俗习惯不同的问题。

媳妇在我家遇到的第一道难题是年初一早起串门。

抹黑起床串门是我们那里年初一第一个也是最大的项目。今年一回去,我就跟堂兄们定下初一早晨五点起床,然后相约串门。

到了大年初一,早就定好的闹钟响了,我准时起床。但这对媳妇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难题:她们那个地方是有守年传统的,就是熬一个通宵,然后第二天躺在家里睡足,并不串门,或者并没有把串门当成一个特别的仪式。

所以,可想而知媳妇对我们的这个风俗是有多么不适应。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她才跟我一样早早起来,天还不亮,就开始洗漱,跟家族的人集合,然后到村里的各家近门(近亲)拜年。

由于我老家的村在当地是一个大村,而近门们又分布在村里的各个方向,从路南到路北,从村前到村后,串完整个村子总共花了两个多小时。拜完年之后,天才刚亮不久,媳妇早已被冻得哆哆嗦嗦。

回到家,扔下一句话,以后再也不早起串门了。

迈过了早起串门的这道坎儿不是终点,串门过程中的语言不通问题也是一大困扰。

我一直以为我们鲁南方言的发音是接近普通话的,外地人至少能听懂个百分之七八十。但在过年这几天,我的自信被打破了。

以前,媳妇跟我回家探亲,家里人为照顾她能听得懂,在说话时,发音都会尽量往普通话的音调上靠。

但过年不一样。这一天我们要拜访的人是一年中最多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年以上的乡亲。他们既不讲普通话,而且在跟我们的交流中往往夹杂着鲁南话才有的发音,搞得媳妇一头雾水。

我只得不停地充当临时翻译,帮助媳妇通过了语言难关。

其实语言不通是一个地方最正常不过的现象。不管是山西媳妇来山东,还是山东媳妇来山西,或者城里姑娘来到农村,可能都会面临这样的沟通尴尬。虽然语言可能不通,但乡亲们的嘘寒问暖,也能被新媳妇切切实实感受到。

所以,所谓的语言困扰,更多情况下是伴随着关心与关爱的暖意的。

这次过年回家,跟家族的人一起吃饭是免不了的。坊间以前一直充斥着“山东女人不上桌”的说法,程莉莎在文章中也提到过。

但是,很早之前我就说程莉莎这个说法不准确,这次在老家每次吃饭,也是男女老少全家人一起动筷,这一点,“终于”没能让媳妇失望。

这次过年,尽管媳妇也遇到了程莉莎说的“被围观”、“天天吃饺子”的状况,但总体来说,山东老乡的热情很饱满。虽然农村条件比不上城市,日常生活与风俗也会有些不适应,但各种被妖魔化的陋俗并没有发生,媳妇在山东的第一个年过得体面而充实。

媳妇说了,明年还跟我一起回山东过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