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紫藤,伤逝与我

(2010-05-06 13:57:00)
标签:

紫藤

伤逝

旧日

分类: 场景与往事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写下这篇随笔的是四月,四月很白,院子里的二株梨树和樱树都开花了。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它像是一位历经沧桑的佳人,沉默地站在门口.
绿叶覆盖了白花后,缠在廊架间的紫藤,垂下了串串紫奶色的花蕾。

紫藤,伤逝与我

紫藤花,一本外国的植物读本的花语表征是:Wistevia Sinensis Sweet.大意是,醉人的恋情,依依的思念。

 

    五月,想象一下自然界,鲜花大都盛开了,因此五月很红,人称为红五月。然,写下这篇随笔的是四月,四月很白,院子里的二株梨树和樱树都开花了,风雨过后,满是白色的飞絮。等绿叶覆盖了白花后,缠在院门与院子廊架间的紫藤,垂下了佛珠般的紫奶色花蕾。一阵雨来,花瓣洒落一地。

湿湿的石板上和泥土上,紫花缤纷。这又让我想起七十年代末一本连环画报上的图画,连环画是用水墨绘的,绘的是鲁迅《伤逝》小说的场景。记忆最深的是子君傍依在紫藤树旁,一串紫藤几乎垂在她革命式的短发上,紫藤与子君身躯上的水墨浸染开来,显得十分的女性,柔软,凄美与无奈。

昨天在阁楼里找到了那本保存了三十年的连环画报,三十年前读伤逝的感觉又有些回来了。于是,第一次仔细地来到院子的紫藤树下,观察与拍照良久。突然发现,那株任自由生长的紫藤,已经在棚架间攀绕得不可分割了。

十年前,我是在山下林科所的一个院子里看到那株紫藤的。那时节,它的树干已经长得很粗大了,藤蔓在廊间垂着,想起连环画上的印象,就把它买了回来。

我把紫藤种在大门外面,但枝蔓却引向里边,紫藤的落脚之处是乱石墙边,土壤很少,十年来也从来没为它浇过水,更没给它过什么养料,依然是十年前移栽过来时的样子,树干一直呈灰白色的干枯状,微微泛黄的叶子,永远给人一种落叶时的感觉。

于我的手艺,种下的一切植物,都处在自生自灭状态,生长和蔓延最快的只是野草;门外栽种的一些树遭遇也惨,不被他人的车撞断撞残,也被我的单车擦裂擦伤,紫藤也不例外,但紫藤足可以抗拒我的粗鲁与漠视,展示它倔强的生命力,只要给它阳光,每年还是花繁叶茂,每年都会有满串繁星般的紫色花朵。它像是一位历经沧桑的佳人,沉默地站在门口,只在春天展现它的笑容,每天迎送我的进出,直到有一天它看不到我了,也依然守护在那里。

我想,紫藤树一定会比我活得更久。

 

《伤逝》是鲁迅唯一的情爱小说,男女之爱之别已经伤感到生命的底处。“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子君,为自己。”这不仅仅是鲁迅的伤逝之句,也成了中国的小知或小资之人爱情遗书的开场白。而映入我眼帘的开场白,不仅仅是涓生在吉兆胡同的破窗前伏案的忏悔,更是窗外半枯的槐树和老紫藤。
    涓生初来之时,紫藤与破屋、败壁一起,传染着寂静和空虚;不久,随着脸上带着微笑酒窝的子君到来,春天的紫藤花下充满了语声;在爱情被生活压垮之后,子君离去,当涓生听到她死了的消息,那时刻,希望,欢欣,爱,生活的,全都逝去了,只有一个用真实换来的虚空,依然是这样的屋子,这样的板床,这样的半枯的槐树和紫藤。
如此,紫藤在“伤逝”中至少出现了三次,被作者安排在开始、高潮与结束,贯串全文。紫藤耐饥耐渴,是存活很久的东西。
问题是,爱情为什么会死?紫藤为什么要多次出现?

鲁迅用这样的话来诠释涓生与子君逝去的爱情:只为了爱,盲目的爱,而将别的人生的要义全盘疏忽了。第一,便是生活。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
    而我以为,真正的爱是不可泯灭的。涓生一次又一次的用自责与伤痛的语言叙述道:我愿意真有所谓鬼魂,真有所谓地狱,那么,即使在孽风怒吼之中,我也将寻觅子君,当面说出我的悔恨和悲哀,祈求她的饶恕;否则,地狱的毒焰将围绕我,猛烈地烧尽我的悔恨和悲哀。

这是何等的刻骨铭心,就像人去屋空,但紫藤不会死去,依然缠在那里,又一次开花。

 

在看到连环画之前,少年刚过的我,已经深为《伤逝》渲染出来委婉凄绝的爱情痴迷。在那个几乎无书可读,又不可将情爱搬上台面的年代,唯有鲁迅《伤逝》能找到我初生之爱,又被爱恋与生活所伤的文字。而对紫藤的发现,却是三十年前的连环画,从此便浸润在印象中了。

在我看来,《伤逝》与契可夫《带叭儿狗的女人》一样伟大,是我记忆最深的爱情小说,也因为鲁迅一直被国人崇尚,前者比后者更早让我读到。《伤逝》可以说是孕育了我的心灵的气质,伴随着我的诗歌走来,慰藉并温润了我及我的文字。

1978的春天,当爱情也像子君离别涓生,涓生在吉兆胡同写下他的悔恨和悲哀一样,我在小沙一个仓库兼寝室的房间里,也写下了七百行的长诗《旧日》,可以说是感受着《伤逝》的气氛写的。那时节,乞她宽容,或者使她快意都不能唤回她的身影,那只能在孽风和毒焰的幻觉中拥抱你曾有过的所爱。只有用哭声一般的诗歌,给离去的人送葬,葬在遗忘中。我在《旧日》第十一节这样写道: 

 

回来吧!是你的,而不是我的­­____那春日的年华。

回来吧!耗尽了我的,而不是耗尽了你的——那真挚的愿望。


真情的眼泪滴在哪里了?

火热般的心落在哪处了?

哪去了呵,心灵的恬静中,曾闪动过那感动的刹那

哪去了呵,心灵的潭水中,曾激起过不曾翻滚过的浪花


当时,你何必把我当作一匹奔腾的野马,

当时,我何必把你比作一朵美丽的白花

呵,花儿沉落了,马儿跑累了,

草地上已找不到你留下的青发,生活依旧是窒息的面纱。


我曾希望:我们的日子能够勇敢的奔流

但时间、生活__已考验不住我们;

我曾相信:花儿不会枯萎

但春天已过了,世上哪有百日的红花。


再见了,不!也许我们再不会相见,

__我们各属二地,远离天涯。

 

那一年,紫藤花开,却人去屋空,我只有向新的生路跨进去,只有将真实深深地藏在心的创伤中,默默地前行,用遗忘和说谎做我的前导……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紫藤,伤逝与我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记忆最深的是子君傍依在紫藤树旁,一串紫藤几乎垂在她革对角绷着黑色命式的短发上,紫藤与子君身躯上的水墨浸染开来,显得十分的女性,柔软,凄美与无奈。 
紫藤,伤逝与我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世博随想
后一篇:爱情没有牢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世博随想
    后一篇 >爱情没有牢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