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代滿文譯本《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初探 林士鉉(轉)

(2012-06-17 12:38:48)
标签:

清代滿文譯本

般&63860

波&63759

密多心經

初探

&63988

士鉉(轉)

文化

分类: 佛教文化

華嚴專宗學院佛學研究所論文集

清代滿文譯本《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初探

 

 

林士鉉

緒論

本文欲將二種滿文譯本《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以下簡稱滿譯《心 經》)與漢文內容做一比較,具體解讀滿譯《心經》的字句,並比較異 同,藉以反映滿譯佛經的特色,希望能以此為基礎,將來能持續討論清 代佛經翻譯的特色及相關問題。 1

清代滿族的宗教信仰,除了薩滿信仰的傳統之外,透過文化交流, 滿族亦接受佛、道二教。清朝統治者在積極經營蒙、藏民族關係的同時,

佛教亦為滿族所接受,甚至成為內地與邊疆的溝通橋樑。然而,清朝滿 族與蒙、藏民族的關係,除了推行統治目的的宗教政策之外,滿族虔心

信佛者,亦不在少數,滿文佛經的翻釋與流佈即是明證。滿文佛經的特 色亦逐漸為學界所重視。莊吉發指出,滿文佛經「多以白話語體文對譯, 文義清晰,淺顯易解,對照滿文和漢文後,有助於了解漢文的含義」; 2

高明道亦指出滿族對他們翻譯的佛經給予高度評價,是有根據的,有些 詞彙滿文能既正確又明瞭地譯出。 3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一般簡稱為《心經 》,在佛典中流傳最廣,

 

------------------------------------- 

1

筆者 在 2000 年 12 月參 訪日 本東京 大學 東洋文 庫之 時,找 到一 件滿譯 刻本 《心經 》,當 時

就 引起探 討類 似譯本 的興 趣,但一時 之間尚 未有 所作為;後 來在黃 啟江 老師的「佛 教史 研 究法專 題」課程 之中 ,接觸 到若干 佛典翻 譯的 論點以 及西 方學者 對《 心經 》研究 的情

況 , 對 解讀滿 譯《 心經》更感 興趣 , 因此 決定著 手為文 , 處 理此譯 本及 其相關 問題 。 在 蒐集資 料的 過程中 ,無 意間接 觸到 林光明 所編 著的《 心經 集成 》, 發現 該書附 錄含 有滿 漢 蒙藏四 體合 璧《摩 訶般 若蜜多 心經 》一種,資 料亦相 當珍 貴,正 好可 作為滿 譯《 心經》 的 比較研 究。

2

莊吉發,〈國立 故宮博 物院 典 藏《 大藏 經 》滿 文譯 本研究 〉,收 入《 清史 論 集( 三 )》(台北 :

文 史哲出 版社, 民國 87 年 ),頁 51。 莊 吉發先 生以 滿譯本《佛 說四十 二章 經》裡 的「 判命 不死難 」為 例 , 指出歷 來對此 句的「判 命」有 多種解 釋 , 仍不 易理解 , 對 照滿文 譯句 意 即「捨 命真 死難 」,文義 較能理 解。

3

      高明道 ,《如來智印三昧經翻譯研究 》(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民國  73

年 ),頁 177-178。高 明道先 生以佛 典上「 過患 」一 詞為例,指 出一般 的工 具書都 未能確 切 解讀 , 多解 為 「 過咎興 災患 」 類的 說明 ; 而滿 文 「 錯誤 」、「過 失」的譯 句 , 相較於梵 語 的「錯 誤 」、「罪 行」等原 義,則 更見 明瞭正 確。


 

------------------------------------- 

 

亦最常為人所念誦 。《心經》的譯本亦相當多,與《心經》有關的論著

及研究成果更是不計其數。關於《心經》的版本,除了以譯語種類做為 區分標準之外, 4 最重要的是形式上的區分,即依經文長短,一般成廣 本、略本,或長本、短本二種。所謂的廣本、長本乃包含一般佛經的序 分、正宗分及流通分三個架構;而略本、短本則主要是指傳自玄奘的《心 經》版本,只有正宗分,無序分和流通分。 5 筆者以為,廣本、略本的 用詞,似乎是暗指略本乃是根據廣本刪節而來,但《心經》經文長短二 種形式的來源及其二者關係並未有定論, 6 不能認定二者是原本與略本 的關係,故本文以長本《心經》指具有序分、正宗分和流通分組織的《心 經》,而短本《心經》主要乃指傳自玄奘的《心經》版本。

 

 

本文是筆者研究滿文佛典的初探,在研究過程中也發現若干需要進 一步突破的限制。在資料方面, 由於只有二種滿譯《心經 》,因此不知 其他版本是否亦別具風格特色,尤其是乾隆五十五年(1790)翻譯完成的

《清文全藏經》中所收錄的《心經 》,其文句面貌應該是清代滿譯《 心 經》的最後版本,且具有「欽定」的地位,值得與筆者目前所得的二種 譯本相較研究。可惜該版本筆者尚未見到,有待日後的蒐集。 7 另外, 在文句譯注方面,就四體合璧的《心經》而言,應翔實地將滿漢蒙藏四 種譯文加以比較,或許可以發現四種譯本所反映的不同文化語言的佛典 翻譯特色。然而因筆者目前尚不熟悉蒙、藏語文的羅馬拼音轉寫,尤其 佛典用語有其特殊的拼音需要練習熟悉,因此,暫不將四種語文的拼音並列比較。

 

 

------------------------------------- 

 

 

4

林光明蒐集一百八十四種《心經》譯本,包括漢文、梵文、英文、日文、藏文、韓文、

印 尼文、越南 文、法文、德 文、俄文,及以附錄 滿文、蒙文 本。同上註。但是該書 雖收 錄六種 藏文 譯本,但似 乎忽略 了從 敦煌發 現的 短本藏 文譯 本,並且尚 未將滿、蒙 文

版 本斷句 解讀 。

5

亦有 將玄奘的《心經 》的 組織分 析解 讀為序 分 (序論 )、 正宗分(本論 )和 流通分(結 論 )

者 , 參見東初 老和尚 著 ,《般若 心經思 想史 》(台北 : 法鼓文化 , 1998 修訂 二版 ),頁

45-53。以及釋 聖嚴 ,《心的 經典 -心經新 釋 》(台北: 法鼓文 化, 1997),頁 91。

6

一般 論著所討 論 的《 心經 》,都 採用玄 奘版本,至 於所謂 長本 或廣本 只是 聊備一 格,少見

論述 。

7

據相 關目錄所 示,滿文譯 本《 大藏經 》中 的《心經 》,目前 存於 北京故 宮博 物 院。參 見《 世

界 滿文文 獻目 錄 》,頁 28-31,該資料轉 引自莊 吉發,〈國立 故宮 博物院 典 藏《大 藏經》 滿 文譯本 研究 〉,收入《清 史論集(三 )》,頁 56-60。據 該目錄 得知有《般 若波羅 蜜多 心 經》二 種, 估計可 能是 長本、 短本 各一種 。


 

------------------------------------- 

 

 

第一章  二種滿譯《心經》之來源

一、滿漢蒙藏四體合璧《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以下簡稱四合本) 四合本滿譯《心經》的發現,據林光明的介紹,原收藏於北京大學

圖書館。 8 由此版本所含雍正皇帝〈御製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序〉可 知四合本《心經》的由來。該序文云:

《心經》出自西域唐僧,元奘翻譯流傳至今。按《舊唐書.元奘傳》: 貞觀初,往遊西域,十七年歸。太宗詔將梵本六百五十七部,於弘福寺

翻譯 。《心經》其一也。故《宋史.藝文志》有元奘譯《般若波羅密多 心經》一卷,唐白居易〈蘇州重元寺法華院石璧經碑文〉云:空法塵依

佛智,莫過於《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凡二百五十八言,即今流傳之 本

是矣。我     聖 祖仁皇帝得西藏舊本《心經 》,凡五百五十五字,較之今 本則前後敘述體製獨為完備,中間文法亦有詳略異同。乃知此為《心經》 完本,而向所流傳闕略而未全也。惟我 聖祖,以天縱之聖人,躋郅隆 之上治,政教修明,百度具舉,宏綱細目,靡有闕遺。而聖學淵深,窮 理盡 性,貫徹天 人,表章 詩、書、春 秋,微言大 義,如 日中 天,即凡律、 曆、算 數、子、史、百家,蔑不兼收博採,究極精微。乃 至二氏之書, 亦垂神注意。如《心經 》,茲本於千有餘年,流傳闕略而不察者,必求 其完備而後已。蓋聖學之廣大,聖治之精密,胥於此可想見焉。朕夙夜 勵精,仰追前烈,凡                                     聖祖所貽一話一言,紹述恐後,茲本因  聖祖曾 命儒臣校勘,未付剞劂,特雕板以廣其傳,俾天下後世知大聖人之用心, 雖至纖悉,亦寓咸正無缺之意。如此云。雍正元年十二月初八日。 9

由雍正皇帝的序文可知,康熙、雍正皇帝二人比較《心經》的版本之後,

均以為西藏所流行的長本《心經》,因為體製較完備,文法較詳細,才 是「完本」。至於傳自玄奘(元奘)的「今本」《心經》則是「闕略而未 全」。其中提及「西藏舊本《心經》」應指康熙年間的內廷譯本,亦是長 本。 10

 

-------------------------------------  

 

8

林光明 ,〈清康熙譯廣 本心經 〉,《十方》 17:5(台北:財 團法人十方 叢林文教基 金會,

1999.2),頁 30。

9

林光 明,《心 經集成 》( 台北:嘉豐 出版 社,2000),附 錄 一,頁 476-484。其中 的「元 奘 」,

滿 文音譯 作: yuwan juwang;蒙文 音譯 則為 siowan juwang,其 音為「 玄奘 」; 又序文 只 提 及《 心經 》的出 處和 玄奘有 關,完全不 提鳩 羅摩什 的譯 本,此 或可 反映清 代 西藏

及 滿洲對 鳩羅 摩什譯 本的 態度。

10

屈映 光 ,《金 剛經. 心經 詮釋合 刊 》,頁 5-6;轉引 自林光 明 ,《心 經集成 》,頁 30。


------------------------------------- 

 

二、藏文及其滿字對音並滿文附漢文《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以下簡稱

三合本)

三合本滿 譯《心經 》由於文本並未附有直接資料說明譯作的來源, 因此只能就若干線索來判斷其年代。

首先,三合本由四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是藏文《心經 》(長本 ), 第二部分是藏文的滿字對音 (即以滿文拼寫藏文讀音 ),第二部分是 滿 文《心經》(短本),以上均是硃色刻本;第四部分乃是以硃筆所書之玄 奘版本《心經 》,末題「乾隆歲甲辰(四十九年)正月吉日,信官弟子 豐伸濟倫敬刊 」。故知形成此三合本刻本的 時間下限是乾隆四十九年

(1784)。

其次,考察藏文《心經》經文逐字對應滿字對音,其目的應該是以 滿語發音來頌讀藏文經文,而使用此滿字對音的經文者,應該是滿洲喇 嘛。提倡滿族出家當喇嘛、審定其所頌念的滿文經,並建制滿洲藏傳佛 寺等,是乾隆皇帝和章嘉國師若必多吉所規制的,其時間約在乾隆十四 年(1749)左右。 11

豐紳(伸)濟倫(1763?-1807),乾隆四十九年襲爵,其祖傅恆,

其父福隆安,母為乾隆皇帝之女和嘉公主,為一滿族親貴世家。 12 豐紳 濟倫平時應該是和藏傳佛教有所接觸,才會刊刻《心經》。乾隆五十一 年(1786),豐紳濟倫又以御前侍衛的身分,奉旨同御醫前去五台山為 章嘉呼圖克圖治病,亦可知其間必有信仰上的淵源。 13

綜合上述線索,此三合本的形成年間應在乾隆年 間,1784 年以前。

14

 

根據三合本的形式、內容,可以判斷此譯本應是短本《心經》的譯

 

-------------------------------------

 

11

王家鵬 ,〈乾隆與滿族喇嘛寺院-兼論滿族宗教信仰的演變 〉,《故宮博物院院刊》 1

(1995),頁 58-65。

12

《清 史稿 》,卷 30,列 傳 188,頁 10482。

13

〈三 世章嘉呼 圖克圖 圓寂 前後史 料選 釋(上 )〉,《歷 史檔案》 4 (1995),頁 37。

14

又根 據李學 勤、呂 文郁 主編 ,《四 庫大辭 典 》(長 春:吉 林大學 出版 社, 1996 ),頁

2228-2229,〈 三體合 璧般 若波羅密多 心經一卷滿 漢字心經附 注〉此條所 載 :「… … 一 卷,此滿 漢字 二合附 注,以及滿 漢西 番三合 梵策 本,均 依龍 藏翔字 函玄 奘本翻 譯。用 清 初舊語,刊 行於康 熙年 代,均 不具 何人所 翻譯。三合 本滿 洲名題,係 乾隆四 十 九年

( 1784),文 華殿大學士 等人所刻。 開頭為西番 語,以滿語 注音;次滿 洲語,皆 新 體

滿 語翻 譯,與 舊二合 本不 同;次漢 語,以 年月署 銜結 之。二 本各有 所 長,可 互參 為用 。 現 常見流 行本 是刻 本。」其 中所謂 的三 合本與 筆者 本文的 三合 本特色 相 似,均有 藏 語, 及 其滿字 注音,與滿譯經 文三部 分,但 漢語部分,本文之三 合本,並未「 以年月署 銜

結之 」;且該條 所說的 「清 初舊語 」和 「新體 滿語 」, 筆 者不知 所指為 何。


 

 

作。 15 又輔以經文末附豐紳濟倫的硃筆亦是玄奘短本《心經》,正與滿 譯部分相對應。二釋譯本的相關資料制表如下:

表 一     二 種滿 譯《心 經》 的內容 形式 比較表

 

 

四合 本

三合 本

備註

資 料來源

北 京大學 圖書 館

東 洋文庫

 

 

版 本形式

 

內 府刻本

刻 本

三合本 的漢 文部分

 

為 筆寫, 並非 刻本。

譯者

康熙 朝 內臣

不詳

 

刊 刻者

雍 正皇帝

豐 紳濟倫

 

 

譯 本年代

雍 正元年

 

( 1723-1735)

*乾 隆 年 間

 

( 1735-1784)

 

譯 本來源

藏 傳長本 《心 經》

*短本 《心經》

 

經 文形式

長 本

*短本

四 合本含 御製 序文

 

語 文

 

滿 、漢、 蒙、 藏文

 

藏 、滿、 漢文

三合本 有藏 文之滿

 

字 對音。

資 料說明 :*表 示據相 關資 料推斷 所得 。

 

 

 

 

第二章  滿譯《心經》之內容介紹

本章分別就二種滿譯《心經》的內容,逐句注音析義。 一、四合本:

通篇為四體合璧形式,除前引雍正皇帝御製序文之外,其餘全部分 為《心經》經文內容。除了序分、正宗分和流通分三大段之外,又有經

題和經文終了二句。此斷句主要以滿文為依準, 16 其羅馬拼音轉寫、單 字詞義及漢文句義並列如下:

 

 

 

eteme yongkiyafi duleke fucihi i eme sure i cargi dalin de akūnaha niyaman i ging.

 

-------------------------------------

 

15

形式 是短本《 心經 》,但不 能判斷 其為 依玄奘 版本 《心經 》翻 譯而來 。

16

習慣 上 , 滿文 以「點 」或「勾 」為句 逗符號, 一 個點 、 勾為 逗號 , 二個 點 、 勾 為句 號。

此 四合本 滿文 經文, 只有 前後各 二句 句末有 二個 點,其 餘均 以一個 點做 斷句。


 

 

勝         全 備           過 了     佛     的  母  智  的  那 邊  岸      於  到 對 岸         心       的  

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enetkek i gisun de. bag’awadi baramdza baramida hiri   daya..

 

梵       的  語     於       薄伽婆諦  般若       波羅密多  吸哩  達呀

梵言薄伽婆諦般若波羅蜜多吸哩達呀

 

manju gisun de. eteme yongkiyafi duleke fucihi i eme sure i    cargi dalin de akūnaha niyaman i ging..

 

滿洲     語       於     勝       全備                過了     佛     的  母     智  的  那邊     岸     於     到對岸     心           的  

華言出有壞母智到彼岸心經

 

uttu seme mini donjihangge emu fonde. eteme yongkigafi duleke fucihi.

 

這樣           我的  所聽了的       一       時         勝            全備         過了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

 

jandzagirha sere hecen i   g’adarigut sere alin de gelung sei jergi hūbarak.

 

王舍城         叫做  城        的       靈鷲山     叫做  山  於     噶倫  們     等     僧侶

在王舍城靈鷲山中與大比丘

jai    bodisado i jergi hūbarak i emgi tehe bihe.

 

又     菩提薩埵       等     僧侶       一同     坐了

大菩薩眾俱。

 

 

 

tere fonde eteme yongkiyafi dulek fucihi.

 

那     時         勝         全備           過了    

爾時薄伽梵

 

šumin narhūn be tuwara   ging      ni     hacin     sere    can de necin i    tembihe.

 

深         細         把  看的       經、法     的     品類       叫做     禪  於     平     的      

入觀照深妙法品三昧。

 

ineku tere fonde. bodisado mahasado arya     awalogida šori.

 

同樣  那       時     菩提薩埵  摩訶薩埵  阿哩也      縛嚕枳帝  濕縛路

是時復有觀自在菩薩摩訶薩,

 

barandza baramida       šumin narhūn yabun be tuwafi.

 

般若         波羅密多     的         深         細       行       把    

觀般若波羅密多深妙行,

 

terse sunja falin be unenggi banin untuhun seme tuwaha.

 

那些     五    結     把  實在              性       空                    看了


 

 

照見五蘊皆自性空,

 

tereci fucihi i hūsun de jalafungga šaribudari

 

從那裡  佛  的  力     於  有壽的       舍利子

於是壽命具足舍利子承佛神力,

 

bodi dado    maha sado arya    awalogida     šori         de     uttu seme fonjime.

 

菩提  薩埵  摩訶  薩埵  阿哩也  縛嚕枳帝  濕縛路      於     這樣             

白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

 

ai. sain fulehengge jui.

 

啊  善  有根者         孩子

「善男子

 

yaya barandza baramida i šumin narhūn yabun be yabuki seme buyeci.

 

凡       般若       波羅密多  的  深          細         行       把     欲行             若喜愛

若有欲修般若波羅密多深妙行者,

 

adarame tacime yabumbi seme fonjiha manggi.

 

如何           學         行                           問       之後

作何修習?」

 

bodi sado maha    sado arya       awalogida šori.    jalafungga šaribudari de hendume.

 

菩提  薩埵  摩訶  薩埵  阿哩也  縛嚕枳帝  濕縛路  有壽的         舍利子     於     告曰

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告壽命具足舍利子言:

 

ai. šaribudari. sain. fulehengge juse. sain fulehengge sargan juse.

 

啊     舍利子     善  有根者       孩子  善     有根者         女孩子

舍利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

 

yaya barandza baramida      šumin narhūn yabun be yabuki seme buyeci.

 

凡       般若         波羅密多     的     深         細             行     把  欲 行     云       若 喜 愛

樂修般若波羅蜜多深妙者,

 

tese uttu seme tuwambi. terse sunja falin be unenggi banin untuhun seme yargiyan obume tuwaci acambi.

 

他 們  這 樣         看            那 些     五       結    把  真 實        性         空                      實 在            行         看     應 該

應作是觀,應以五蘊亦從自性空真實觀。

 

boco uthai untuhun. untuhun uthai boco inu.

 

色       即           空              空           即     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boco. untuhun ci encu akū. untuhun. boco ci encu akū.

 

色           空         比  異     不         空           色     比     異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terei      adali      serere. gūninre. weilere sarangge gemu untuhun  kai.

 

那 個 的  一 樣     知 覺 的       想            做 的       知 道 的       皆         空         是 呀

受、想、行、識亦如是空。

 

šaribudari. tuttu ofi eitem ging gemu untuhun kai. arbun akū.

 

舍 利 子         是 故       一 切     經       皆       空           是 呀  相      

舍利子!是以諸法皆空。無相。

 

banjirakū. gukurakū. icihi akū. icihi ci aljaci   inu ojorakū. ekiyerakū. nonggirakū kai.

 

不 生               不 亡            垢    無     垢  從  離 開       亦     不 可           不 缺             不 增         是 呀

不生、不滅,無垢亦不離垢,不增、不減。

 

šaribudari. tuttu ojoro jakade. untuhun de boco akū. sererakū. gūnirakū. weilerakū. sarakū.

 

舍 利 子         是 故       因 此                空         於  色       無       無 知 覺       無 想         無 行         無 知 道

舍利子!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yasa akū. šan akū. oforo akū. ilenggu akū. beye akū. gūnin akū.

 

眼     無       耳  無       鼻       無       舌         無       身     無     意 想   

無眼、無耳、無鼻、無舌、無身、無意;

 

boco akū. jilgan akū. wa    akū. amtan akū. aligan akū. ging akū kai.

 

色       無       聲       無  氣 味     無     味 道     無    托 盤     無     經     無  是 呀

無色、無香、無味、無觸、無法;

 

yasai da akū sere ci.      gūnin       da inu akū.     gūnin i ulhire       da de isitala inu akū kai.

 

眼 的  根  無            從         意 想    的  根     亦  無       意 想  的  懂          的  根  於  及 至  亦     無  是 呀

無眼界及無意界,乃至無意識界;

 

hūlhi akū. hūlhi wajirakū sere   ci sakdarakū. bucerakū. sakdara bucere wajirakū de isitala inu gemu akū

 

kai.

 

糊 塗  無     糊 塗     不 盡       叫 做     從       不 老         不 死              老 的     死 的         不 盡     於    及 至  也     皆 無          是 啊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terei      adali jobolon. eiten be banjibure. gudubure. jugūn gemu akū.

 

那 個 的  一 樣       苦       一 切  把     生 的           亡 的            道 路    皆      

是以無苦、集、滅、道;

 

sara ulhisu inu akū. baharakū. baharakūngge inu akū   kai.

 

知 的  穎 悟  亦  無          不 得         不 得 者              亦     無     是 呀


 

 

無智,無得亦無不得。

 

šaribudari. tuttu ofi bodisado sa baharakū turgunde.

 

舍 利 子           是 故     菩提薩埵  們     不得         緣 故

舍利子!是故,菩提薩埵以無所得故,

 

barandza baramida    de nikefi bimbi.     gūnin de dalibun akū ofi. gelere      ba    inu akū    kai.

 

般若     波羅密多     於  依靠       有           意       於  遮蔽處  無     因  恐佈的  地方     亦    無     是啊

依般若波羅密多,心無罣礙故,無有恐怖。

 

waka fudasi    ci umesi dulefi amba nirwan i    ten de isinaha.

 

非     悖 謬     從     甚       通 過    大     涅 槃     的     極  於  到 了

遠離顛倒,究竟涅槃。

 

ilan forgon de enteheme    bisire geren fucihi se. barandza baramida de nikefi.

 

三       世       於       久 恆       所 有 的  眾            佛  們     般 若         波羅密多  於  依靠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

 

duibuleci ojorakū unenggi hafuka bodi doro be iletu yongkiyafi fucihi oho.

 

譬 諭         不 可       真 實       通 了     菩 提  道     把  顯         全 備            佛    成 了

得阿 多羅三藐三菩提。

 

tuttu ofi barandza baramida    i tarni. amba ulhisugge tarni. duibuleci ojorakū tarni. adališaci ojorakū tarni.

 

是 故         般 若       波羅密多  的  咒            大    穎 悟 的       咒       譬 諭              不可     咒    相像         不可      

故知般若波羅密多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

 

eiten jobolon be umesi elhe obure tarni.

 

一 切     苦         把     甚     安 康  為 的    

是除一切苦咒,

 

holo waka unenggi seme safi.

 

虛 假  非       真 實                知 道

真實不虛故。

 

barandza baramida    i tarni be hūlambi.

 

般 若         波羅密多     的  咒  把     讚禮

說般若波羅密多咒,

 

datyata g’adi    g’adi     barang g’adi    barasang g’adi    bodi    suwaha.

 

怛 只 他  揭 諦     揭 諦       波 羅       揭 諦       波 羅 僧     揭 諦     菩 提       娑 訶

怛只他: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娑訶。

 

 

 

šaribudari. ambakasi   bodisado mahasaso sa.


 

 

舍 利 子         大 些 的          菩提薩埵  摩訶薩埵  

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

 

tere gese šumin narhūn barandza baramida be tacici acambi sehe.

 

那     樣       深         細       般 若           波羅密多  把     學     應該

相應如是修習深妙般若波羅密多。

 

tereci    eteme yongkiyafi duleke fucihi tere    can     ci    alifi.

 

從 那 個     勝       全 備              過 了       佛       那         禪     從      

於是薄伽梵從三昧起,

 

bodisado mahasaso arya     awalogida    šori    de sain seme hendufi.

 

菩提薩埵  摩訶薩埵  阿哩也  縛嚕枳帝  濕縛路  於  善                 告 曰

告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善哉!」

 

geli sain sain. fulehengge juse tere tuttu   kai.      tere tuttu ombi.

 

又     善     善       有根者       孩子  那     那麼  是呀         那  那麼    

復云:「善哉!善哉!善男子,是乃如是,是誠如是,

 

sini    yaya tuwabuha      tere adali šumin narhūn barandza baramida   be     tacime yabu.

 

你 的       凡    看 了         那 個       樣 子  深              細         般 若       波羅密多     把         學      

如汝所說,深妙般若波羅密多,作是修習,

 

terei      adali    jihe fucihi se inu dahame urgunjembi.

 

那 個 的  樣 子     來 了     佛     們  亦       跟 隨     歡 喜

一切如來,亦皆隨喜。」

 

eteme yongkiyafi duleke fucihi    tuttu seme hese wasimbuha manggi.

 

勝           全 備           過 了       佛           那 麼                旨       降 旨             之 後

薄伽梵作是語已,

 

jalafungga šaribudari. bodi sodo maha sado arya     awalogida šori.

 

有 壽 者         舍 利 子       菩 提  薩 埵  摩 訶  薩 埵  阿 哩 也  縛嚕枳帝  濕縛路

壽命具足舍利子、觀自在菩薩摩訶薩,

 

geren gucuse    jai abkai enduri. niyalma. asuri. g’andari. jalan de bisirenggele gemu ungnggi seme ginggulefi

 

眾       朋 友 們     和     天       神            人         羅 漢     乾闥婆     世     於  所有的            皆       真 實               

暨諸眷屬,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一切世間,皆大歡喜,

eteme yongkiyafi duleke fucihi i hese be iletu maktame saišaha..

 

勝         全 備                過 了     佛     的  旨  把  顯          稱 贊       誇 獎

宣讚佛旨。

 

jalafungga sure i   cargi dalin de akūnaha niyaman sere     ging yongkiyaha..


 

 

有 壽 的         智  的     那 邊  岸     於     到 彼 岸       心       叫 做 的  經            全 備 了

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終

 

 

二、三合本: 17

滿文經文之羅馬拼音轉寫、單字詞義及漢文(即玄奘版本《心經》)句

義: 18

 

 

 

barandza baramida    i šumin yabun    be yabuki seme buyerele    urse uthai obume tuwa

 

般 若         般若密多     的  深       行           把     欲行                  喜 愛       眾 人     即     可 行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tenteke sunja iktan        da banin inu untuhun seme yargiyalaci acambi.

 

那 樣       五       堆 積 物  的  本     性       是       空                      實 在            應 該

照見五蘊皆空。

 

dursun uthai untuhun. untuhun uthai dursun inu

 

體           即       空                空           即       體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dursun untuhun ci encu akū. untuhun dursun ci encu akū.

 

空           體         比     異  不         空             體     比  異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tereci    serere    gūnire weilere ulhirengge gemu untuhun kai.

 

自其     知覺的       想的     做的    懂得者              皆       空         是 呀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a šuribudari. tuttu ofi eiten jaka gemu untuhun temgetu banin akū.

 

呀  舍 利 子       因 此       一 切     物     皆         空              記           性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

 

banjin akū. gukubun akū. icihi akū. icihi ci    aljarangke(ge) inu akū. ekiyen akū. nonggin akū kai.

 

生       不       滅           不     垢     不       垢    從       離 開                  亦     無       缺       不       增           不  是 呀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a šaribudari. tuttu ojora jakade untuhun de dursun akū.

 

呀  舍利子     因為那樣                    空         於       體      

 

------------------------------------- 

 

17

滿文 經文之前 當有藏 文經 文及滿 字對 音。這 部分 並非本 文重 點,此 略。

18

括號 內的拼音 表示原 件字 句或因 模糊 不清, 或因 疑誤而 加以 改正。


 

 

是故,空中;無色,

 

serebum akū. gūnijan akū. weilen akū. ulhibun akū.

 

知 覺    無       想         無       事         無       懂          

無受、想、行、識;

 

yasa akū. šan akū. oforo akū. ilenggu akū. beye akū. gūnin akū.

 

眼     無     耳     無       鼻       無       舌         無     身       無       意      

無眼、耳、鼻、舌、身、意;

 

dursun akū.jilgan akū. we   akū. amtan akū. aligan akū. jaka akū kai.

 

體         無       聲       無     氣 味  無       味       無       座       無       物     無  是 呀

無色、聲、香、味、觸、法;

 

yasa i fulehe akū sere ci gūnin      fula(e)he de isi-(ta)la inu akū.

 

眼  的  根       無              從     意       的           根         於  直 至     亦    

無眼界,

 

gūnin i ulhirengge i    fulehe de isitala inu akū kai.

 

眼  的  所 懂 的       的     根     於  直 至  亦     無  是 呀

乃至無意識界;

 

mentuhun akū. mentuhun wajin akū sere ci sakdara bucere akū.

 

愚                無           愚             盡     無             從  老 的        死 的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

 

sakdara bucere wajin akū sere de isitala inu gemu akū kai.

 

老 的       死  的     盡       無       的  於  直 至  亦        皆     無     是 呀

亦無老死盡。

 

tuttu ofi. jobolon eiten    i banjin. gukubun. songko ke(ge)mu akū.

 

是 故           苦         一 切     的  生              滅           跡              皆          

無苦、集、滅、道;

 

sure ulhisu akū. bahabun akū. baharakūngge inu akū kai.

 

聰 明  悟       無       得             無         無 得 者           亦  無  是 呀

無智,亦無得。

 

a šaribudari. tuttu ofi    bodisado    sa bahabun akū turgunde.

 

呀  舍 利 子     是 故         菩提薩埵         們    得            無     是 故

以無所得故,

 

barandza baramida de akdame nikefi. gūnin de dalibun akū ojoro jakade.

 

般若     波羅密多  於  信賴     依靠            意    於  遮 蔽 處  無  因 此


 

 

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

 

gelere     ba    inu akū calgabun ?(fudasi) ci fuhali ukcafi. amba ni?(r)wan i ten de isinaha.

 

可 怕 的  地 方  亦  無     迂 闊           悖 謬       從  全 然     脫 開       大       涅 槃       的  極  於    

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ilan forgon de enggelejihe geren fucihi barandza baramida de akdafi.

 

三       世       於     來 臨 了         眾     佛           般 若     波羅密多     於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

 

duibuleci ojorakū unenggi hafuka bodi doro be iletu yongkiyafi fucihi oho. tuttu ofi

 

譬 喻         不 可         真 實         通 了     菩 提     道  把  顯          全 備            佛  成 了     是 故

得阿 多羅三藐三菩提。

 

barandza baramida i tarni. amba ulhisungge darni. duibuleci ojorakū tarni. jergileci ojorakū de jergilere terni.

般若     波羅密多  的  咒     大     穎悟的         咒       譬諭     不可     咒       相等       不可  於  相等的  

故知般若波羅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

 

eiten jobolon be    yooni mayambure tarni.

 

一 切     苦         把       全       消 滅 的         

能除一切苦,

 

holo waka unenggi seme safi barandza baramida i   tarni    be tarnilaha.

 

虛 假  非       真 實                  知 了  般 若        波羅密多  的     咒       把     念咒了

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

 

datyata. g’adi g’adi. barang g’adi. barsang g’adi  bodi suwaha.

 

怛姪他  揭諦  揭諦     波羅    揭諦       波羅僧     揭諦  菩提  薩婆訶

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僧莎訶!

 

 

第三章  文句分析與比較

一、四合本、三合本的滿漢譯文比較:

(一)四合本:

首先指出,四合本之經文部分開頭便說明梵、藏、滿、蒙、漢(華) 諸語言對於經題的說法,先以藏、滿、蒙、漢文各自音譯梵語,如漢語 讀作「薄伽婆諦般若波羅蜜多吸哩達呀」,滿語則讀作「bag’awadi

baramdza baramida hiri daya」; 19 接著便以藏、滿、蒙、滿文各自意譯

 

------------------------------------- 

19

梵語 為:Bhagavat Prajñâ-pâramitâ hrdaya,並 無 sûtram「 經 」字 樣,滿、漢 文 均 加 上「 經 」


 

 

經題,如漢譯為「出有壞母智慧到彼岸心經」,滿譯為「eteme yongkiyafi

duleke fucihi i eme sure i cargi dalin de akūnaha niyaman i ging」, 其意為:世 尊的母(佛母)的到智慧的彼岸的心的 經。其 中「世尊 」,滿語意譯即: 全勝通過的佛。

滿文經題有數種表現方式,經板和經文經題不盡相同。 20 漢語「摩 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相對於經板部分之滿語經題,滿語譯為:

「jalafungga sure i cargi dalin de akūnaha niyaman sere ging」,與上述經文經 題:「eteme yongkiyafi duleke fucihi i eme sure i cargi dalin de akūnaha niyaman i ging」不同之處,在於「世尊」之譯,在經板部分「世尊」的滿譯改為

「 jalafungga」,意即「具壽的 」, 21 並沒有「摩訶」之意;另外,經板 滿文經題,意為「稱為壽命具足 (的)到智慧的彼岸的心的經 」,滿 文 經題則無「稱為」之辭。 22

對照四合本的滿漢文句,可知二者文句對應,無大出入。只有若干

滿文用字與一般理解的漢文語意不同。舉例如下:

1.「薄伽梵入觀照深妙法品三昧」,滿文語意為:世尊平坐於叫做 看深細的經的種類的禪。

2.「苦」,滿文語意為:使生一切者。

3.「心無罣礙」,滿文語意為:於意想無遮蔽處。

4.「顛倒」,滿文語意為:過失悖謬

5.「無上」,滿文語意為:不可譬諭

6.「阿 多羅三藐三菩提」,滿文語意為:顯備不可譬諭真實通過 的菩提道之後成佛。

7.「薄伽梵作是語已」,滿文語意為:世尊降那樣旨之後。 把世尊的話稱為如皇帝所頒的諭旨。

 

------------------------------------- 

 

字,藏 、蒙 文則無 。

20

至於 漢 譯《心 經 》的 經題 亦是種 類甚 多,主 要 是「摩訶 」、「經 」、「咒 」、「世 尊 」、「佛 說 」、

「 佛母」 等字 詞選用 的差 異。

21

內文裡 ,「 御製摩訶般 若波羅密多 心經序」以 及經文末句 「摩訶般若 波羅密多心 經終」

之 滿文寫 法, 均同於 經板 。

22

另外,筆 者在 莊吉發 先生 的一篇 文章 中,看到另 一種滿 譯《 心經 》的經 題,不同 於以 上

二 種,其 滿文 為: eteme yognkiyaha umesi colgoroko eme sure i cargi dalin de akunaha niyalman i nomun,其意為:全勝最超 群的母 的到 智慧的 彼岸 的心的 經,並 無「世尊 」 或「 佛 」之譯 語。參見 Chuang, Chi-Fa(莊吉 發 ),“A Study of The Ch’ing Dynasty Manchu

Translation of The Tah Tsang Ching”, In Chieh-hsien Ch’en ed., Proceedings of The 35 th Permanent International Altaistic Conference, (Taipei: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 Materials, United Daily News Cultural Foundation, 1993), pp.63.


 

 

8.「諸眷屬」,滿文語意為:朋友們。

 

 

(二)三合本:

三合本的滿譯《心經》與漢文文句則有較多出入。舉例如下:

1.「觀自在菩薩」,滿文並未譯出。「舍利子」,滿漢文不相對,例 如,「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此句滿文並無舍利子字樣。

2.「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滿文做「色 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3.「不垢,不淨」,滿文未譯「不淨」,而譯為「亦不離垢」。

4.「不增,不減」,滿文譯為「不減,不增」。

5.「無眼界,及至無意識界」,滿文譯為「無眼根,及至無意根, 乃至無意的、識的根」。

6.  「是大神咒」,此句滿文未譯。

7. 「故知般若波羅密多,是大神咒……,能除一切苦」等句,滿 文皆加「咒」字。

 

 

二、四合本、三合本的滿譯比較:

三合本的滿譯《心經》雖然和該本漢文(玄奘版本)出入較大,但 是卻和四合本滿譯《心經》的正宗分文句接近。除了三合本第一句「行 深般若波羅密多時 」,與四合本「觀般若波羅密多深妙行」二句滿文頗 有差異之外,其他語句均相似。前者滿文為:「barandza baramida i šumin yabun be yabuki seme buyerele urse uthai obume tuwa」,其意為:「欲行般若 波羅密多之深行,眾人即可看」。後者滿文為:「 barandza baramida i šumin narhūn yabun be tuwafi」,其意為:「看般若波羅密多的深細行」。

上述三合本滿文與漢文不對應之譯句,均與四合本正宗分的滿文相

同。 23 然而二者辭句亦有若干相異之處,現製表示例如下:

 

------------------------------------- 

 

23

亦應 與三合本 之藏文 ,及 四合本 之藏 、蒙文 譯句 相同, 待進 一步比 對。


 

 

表 二     二 種滿 譯《心 經》 之文辭 差異 表

 

 

 

漢 文經文

四合 本

三合 本

滿文

滿 文字義

滿文

滿 文字義

ging

jaka

東 西、物

boco

顏色

dursun

falin

iktan

堆積 物

無識

sarakū

無知

ulhibun akū

無懂 得

da

本、 源

fulehe

無明

hūlhi

糊塗

mentuhun

jakūn

道路

songko

sara ulhisu

知 道穎悟

sure ulhisu

聰 明穎悟

nikefi

依靠 了

akdame nikefi

信 賴依靠 了

顛倒

waka fudasi

過 失悖謬

calgabun fudasi

迂 闊悖謬

 

 

 

三 世諸佛

ilan  forgon  de enteheme

bisire        geren

 

fucihi se

 

 

三 世恆久 所有 的 眾佛 們

 

ilan  forgon  de enggelejihe

geren fucihi

 

 

 

三 世來臨 的眾 佛

 

 

無 等等咒

 

adali      š    aci ojorakū tarni

 

 

不 可相似 的咒

jergileci

 

ojorakū    de

 

jergilere tarni

 

相等於不可相等 的咒

 

 

除 一切苦

eiten     jobolon be  umesi  elhe

obure

 

把 一切苦 成為 非 常 安和的

eiten     jobolon be             yooni

mayambure

 

把一切苦全消滅 的

說… 咒

hūlambi

讀 、讚禮

tarnilaha

念咒 了

 

從上表所示,二種滿譯本用字之差異,為數不少,或可藉以判

斷,二種譯作不只分別出自不同之人,所用字詞以及對佛學的理 解 亦不盡相同。二種翻譯的優劣如何,則有待進一步檢討。 24


 

------------------------------------- 

 

24.檢討 翻譯的優 劣,應先了 解目 前《心 經 》經文解 讀的爭 議之 處,再比較 滿譯本 如何表 達。

 

 

 

三、其他特色

(一)音譯     遇梵語術語名詞,滿文多用音譯表示。以下比較二者拼 音,可以了解滿文拼音與梵文頗接近。 25

表 三     漢 、滿 、梵文 佛教 術語比 較表

 

漢文

滿 文

梵文

薄伽婆

ba’gawadi

bhagavat

般若

baramdza

prajJA

波羅密多

baramida

pAramitA

吸哩達呀

hiri daya

hRdaya

王舍城

jandzagirha

rAja-gRha

靈鷲山

g’adarigut

gRdhra-kUte

菩薩

bodhisado

bodhisattva

摩訶薩

mahasado

mahA sattva

 

觀自在 26

 

arya awalogida šari

Arya

 

avalokitewvra

舍利子(佛 )

šaribudari

WAriputra

涅槃

nirwan

nirvANa

怛只他

datyata

tadyathA

阿修羅

asuri

asura

乾闥婆

g’andari

gandharva

 

 

( 二)意譯(直譯)

比較滿漢文句,發現滿文大體均為直譯而來,與漢文文句句義接近,並有若干佛教術語乃直譯其意:

1.薄伽梵,即「世尊」,四合本滿文內不用音譯,採用意譯。前已 說明其語意為:全勝通過的佛。又有滿譯佛經將世尊直譯為:jalin i

 

------------------------------------- 

 

25

本文 的梵文拼 音有因 為特 殊符號 不足 使用而 暫以 相似字 母替 代者。

26

漢 文「 觀 自 在、菩 薩、摩 訶薩 」的順 序,梵文 為「聖、觀自 在、菩提薩 埵、摩訶薩 埵 」,

滿 文為「菩 提薩埵 、摩 訶薩埵 、聖 、觀自 在 」, 與梵、 漢文 均不同 。滿 文譯句 的順 序同


 

 

wesihun fucihi, 27 即「世間的尊貴的佛」,是二種不同的意譯。

2.菩提薩埵、大菩薩,滿文均用bodhisado,不用fusa一字。後者是

漢語「菩薩」的音譯,此字收入清代辭書之中,bodhisado反而未收入。

28

 

3.如來,梵文為:tathAgata,四合本滿文用terei adali jihe fucihi,意 即:「像那樣來的佛」;又有滿譯佛經譯為:ineku jihe fucihi,意即:「本 來的佛」。 29

4.究竟涅槃:二種譯本滿文都譯成:amba nirwan i ten de isinaha, 意

即:「到達大涅槃之極」,滿文的涅槃二字為音譯,而經文中漢文的涅槃 二字又並非只單純音譯為滿文,乃加入 amba「大」字,表示「大涅槃」 之意,且直譯「究竟」。

5.阿 多羅三藐三菩提,梵文為:anuttarA-samyak-saMbuddhiH,一 般解為「無上正等正覺」,滿文則意譯為:「顯備不可譬諭真實通過的菩 提道之後成佛」,其中的「不可譬諭」和「無上」的滿文同字。

6.三昧,梵文為:samAdi,滿文佛典亦常直譯為samadi。 30 而四合 本均採用自漢文「禪」的音譯:can。滿文的禪亦有譯成samdi的情況, 如坐禪,滿文直譯為:samadi tembi;禪定,滿文直譯做:samadi de

tokgombi。 31 對照於四合本的蒙文經文,蒙文的三昧為:diyan,為梵文

dhyâna「禪」的音譯,此亦可做判斷can為漢文「禪」的滿文音譯之依據,

而非如「懺」等字的音譯。 32

 

 

(三)借詞

1.大比丘    四合本有「大比丘」一詞,滿文為 gelung, 此字乃音譯 自藏文 dge-slon,其義為「比丘」。

2.僧侶     四合本漢文經文並無「僧侶」一辭,然而,滿譯經文卻於

「大比丘眾」和「大菩薩眾」的譯文裡,各別加入 hūbarak 一字,對照

 

------------------------------------- 

 

27

引自 高明道 ,《如 來智 印三 昧經翻 譯研 究 》,頁 175。 該「世尊 」的 滿譯得 自乾 隆年 間滿

文 《大藏經 》。

28

《增 訂清文鑑 》,卷 19,頁 4b,四 庫本 , 232-625。

29

高明 道 ,《如 來智印 三昧 經翻譯 研究 》,頁 175。

30

同上 註,頁 173。

31

《增 訂清文鑑 》,卷 19,頁 8a,四庫 本, 232-627。

32

「懺 」的滿文 亦音譯 作 can。


 

 

蒙文經文,得知該字乃借自蒙文 huwarag「僧侶」,二字讀音相近。

3.經與法     經、法的滿文用字,以及 ging 字在四合本裡的用法, 情形頗為複雜,值得加以考察。

四合本裡的「經」和「法」滿文俱做 ging,即漢字「經」的音譯。 四合本裡,舉凡「心經」的「經」,以及「深妙法品」、「諸法皆空」、「無 法」的「法」,滿文皆以 ging 譯之,是故「經」與「法」為同一字;而 三合本裡,「諸法空相」、「(無)法」的「法」則以 jaka(意為:物、東 西)譯之。「法」字譯成「經(典)」或是「物」的合理性,是屬於譯者 對佛學的理解問題,筆者於此不加以評斷,然而,四合本裡的「經」和

「法」同字則似乎另有所本。

四合本裡,滿文 ging明顯是漢文「經」的音譯,在其御製序文所提 到《易 》、《詩》、《書》之處,其滿文寫法均直接音譯自漢文,分別為: i  ging、ši ging和šu ging。然而,這些經典的譯名亦可以意譯表達,若改 為意譯,「經」則必須用滿文nomun一字。 33

滿文經文用ging而不用nomun,是否nomun一字在康熙、雍正朝較不

流行?此又不然。查序於康熙四十九年( 1710)的《滿漢西廂記 》, 34 其中的「詩書經傳」、「溫習經史」、「法華經」、「誦經持咒」、「我經怕談, 禪懶參」等句,「經」字滿語俱翻作nomun。 35 然而又據《滿漢合璧西廂 記》,同樣的字辭裡,「經」字卻全用音譯作ging。 36 證明此二字確實是 可互換。 37

再據雍正二 年(1724)的《聖諭廣訓序 》, 38 該序內文提 及《 書 》、

《記》等 經典,滿 文俱已意譯處理為:dasan i nomun(意為:政之經 )、

dorolon i nomun(禮之經)。可知四合本刊行的時代,經典已有意譯之例。 總之,nomun 一字並非四合本的刊刻時代所無之字,不用意譯而採

 

------------------------------------- 

 

33

《增 訂清文鑑 》,卷 7,頁 25a,四庫 本, 232-215。

34

《滿 漢西廂記 》, 寫本(台 北:國 立中 央圖書 館縮 影室, 民國 70)。該版 本共十 六章 ,

有 序一篇, 序末題 有: 康熙四 十九 年正月 吉旦 。

35

「法華 經 」,滿 文 作:fa hūwa nomun,法 華二字為 音譯;「我經 怕談,禪懶 參 」,滿文作 :

bi nomun giyangnara be eksembi. doro be fonjire be bambi,其 中的參 禪, 滿文則 意譯 為 : 問道 。

36

《滿 漢合璧西 廂記 》,刻本 ,日本 天理 大學圖 書館 藏,無 年月 。該版 本亦 有十六 章, 和

《滿漢 西廂 記》出 入不 大,唯 無年 月,判 斷應 為清中 葉以 前的版 本。

37

大體 上,清代 滿文對 經典 的翻譯 ,有 從意譯 nomun取代 音譯 ging的 趨勢 ,乾隆 朝以 後

多 用意譯。

38

收入 《三合聖 諭廣訓 》,同 治十三 年冬 月重刊 ,影 印本, 中央 研究院 傅斯 年圖書 館藏 。


 

 

用音譯或許是出自譯者的特別考量。

對照蒙文經文,舉凡經文內出現的「經」和「法」字,則一概譯為

nom,意即經典,與滿譯本的情況相同。滿文的 nomun或借自蒙文的nom,

39 因此,滿文ging的用法,字義應和蒙文的nom相對應,字義為經典。 因此,蒙文的「經」和「法」同義且同字,不致於如滿文有 ging  和nomun 二字引起音譯和意譯的混淆。

蒙文的「經」和「法」同字同義是可以確知的。俗語的「法王」, 即是蒙語nom-un khan,漢文音譯作「諾們汗」,意為「經王」。 40 滿文是 否也有同樣的用法呢?查乾隆十七年(1752)滿漢文〈永佑寺碑〉, 41 碑文有「昔如來以法王御世」之句,其中「法王」滿文意譯作:nomun i han,即「經王」,與蒙古習慣相同。

從以 上的考察可知,四合本「經」和「法」均作ging應是受蒙古習 慣的影響,滿文取漢字「經」之音譯。此譯本的「法」解為經典。 42

 

 

(四)新詞

從二種滿譯經文內,亦發現有不見於滿文辭書的滿文,暫做為新創 之詞。

1.terse 經文裡,「五蘊」之前,四合本滿文尚添有一字:terse, 而滿文辭書並無此字, 對照蒙文,蒙文為: tedeger,意為「那些 」。滿 文 terse 的字義用法或許同於蒙文 tedeger  ,而為一滿文新字。另三合本 滿文的「五蘊」一詞前亦加有一字:tenteke,意為「那樣」。

2.falin        即四合本五蘊之「蘊」,或由滿文 falimbi  而來,該字意 為:結交、結繩。

3.aligan         四合本和三合本 的「觸 」均用此 字,該字意為 托、托碟、

托盤,承受、承接的器物均可用,似與「觸」的本意觸覺無關。 43

 

------------------------------------- 

 

39

參見 Rozycki,Willian Vincent,“ Mognol Elements in Manchu”, Ph.D. Phoenix: Indiana

University, 1984. pp.217.

40

札奇 斯欽、海 爾保羅,《一 位活佛 的傳 記-末 代甘 珠爾瓦.呼 圖克圖 的自 述 》(台 北:聯

經 出版社, 民國 72 年 ),頁 16。

41

收 入《北 京圖 書館藏 中國 歷代石 刻拓 片匯編 》(鄭 州 市:中州古 籍,1989 年 ),第 70 冊,

頁 185。該 碑文為 乾隆 十七年 五月 一日書 。

42

而蒙 文「經王 」,及 其「 經 」、「法 」同字 的用法 則或 受西藏 的影 響,藏 文「 法 」字 為 chos,

亦 作為經典 之意。

43

對照 蒙文經文 ,「 觸」的蒙 文作: hürtehüi, 意為觸 覺。


 

 

 

 

第四章  滿譯《心經》與《心經》研究

古今中外對《心經》的重視與關注不斷 ,《心經》的研究成果亦相 當豐富,也產生不少爭論,爭論的原因,主要是各種語文版本之間的差

異所造成,而推其根本原因,則是《心經》的來源問題。44 各界有關《心 經》來源的考察,多半主張與《大般若經》裡的某幾處關係密切。 45 滿文譯本或許無助於解決《心經》源流的爭議,然而,不同的譯本,即 保存一種詮釋觀點,也是譯本所屬宗教文化內涵的一個載體,均不可忽 視。本章僅就滿譯經文來討論《心經》研究裡的幾個爭論點。 46

 

 

一、「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

據學者指出,自十九世紀末梵文本《心經》引起學界注意以來,最 為引發各家爭執之處在於:玄奘版本的「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 這段。因為,據通行梵 文本,本句應直譯為 :「依菩提薩埵之般若波羅 密多而住 」,菩提薩埵在前者是主格,後者是屬格。 47 林光明指出,四 合本的經文斷句(漢文部分)裡,菩提薩埵也是作主格,與梵文本不同。 滿文本的情況,雖然亦與梵文本不同,但是,對該句的理解似稍有出入, 四合本、三合本的滿譯文句亦有若干差異。

四合本該句經文為:

 

tuttu ofi bodisado sa baharakū turgunde. barandza baramida    de nikefi bimbi.

是故     菩提薩埵  們      不得          緣故                   般若     波羅密多  於  依靠         有 是故,菩提薩埵以無所得故,依般若波羅密多,

 

gūnin de dalibun akū ofi. gelere      ba    inu akū    kai.

意      於  遮蔽處  無    因  恐佈的  地方    亦    無    是啊

 

------------------------------------- 

 

44 Nattier, Jan. “The Heart Sûtra: A Chinese Apocryphal Text?”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Studies. Vol.15, No2, (1992), pp.153-223.她 指出 ,《心 經》至 少在 技 術面上是 一種本 土佛 典( 或稱偽 經 )的創作,其 作者很 有可能 是玄 奘,並且從 中國傳

到 印度。並 且,筆者以 為,包括梵 文本在 內的 各種長、短 本《 心經》二者 關係為 何亦 有待 進一步考 察。

45

例如 在前引 Jan Nattier文章 裡,她 進一 步比較 梵文 本《心 經》 與梵文 本《 大般若 經》 相

近 的文句,發現:梵文 本《 心經》的文 句結構 竟接近 於漢 文句法,不 同於梵 文本《大般 若經 》。另 參,東 初老 和尚著 ,〈三 、般若 心經 與般若 經的 關係 〉,《般 若心經 思想 史 》, 頁 29-35。

46

筆者 對《心經 》研究的各 種爭論 尚未 全部知 悉,目 前僅就所 知部分 討論。以下的爭論 主

題 引自林光 明文章 。

47

林光明 ,〈清 康熙譯 廣本 心經 〉,《十 方》 17:5,頁 34。


 

 

心無罣礙故,無有恐怖。

 

waka fudasi   ci umesi dulefi amba nirwan       ten de isinaha.

非     悖謬     從     全然       通過     大     涅槃     的 極  於  到了 遠離顛倒,究竟涅槃。

其語意為 :「因此,菩提薩埵因為無得,依靠了般若波羅密多之後 實有。因 為心無罣礙,亦沒有恐怖之處啊!從非妄悖謬全然通過之後, 到了大涅槃之極。」 其中,玄奘版本的「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 滿文譯作「因此,菩提薩埵因為無得,依靠了般若波羅密多之後實有」, 並且作為完整的一句話,與下句無直接的因果關係。

然而三合本的語句卻較四合本為長。玄奘版本的「以無所得故,菩 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 顛倒、夢想,究竟涅槃」此段,在三合本的滿譯經文中做一長句, 有行為上的前後因果關係:

 

tuttu ofi   bodisado    sa bahabun akū    turgunde. barandza baramida de akdame nikefi.

是故          菩提薩埵          們     得  無          緣故                 般若     波羅密多  於  信賴      依 靠 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

 

gūnin de dalibun akū ojoro jakade .

意     於  遮蔽處  無      因此心無罣礙。

 

gelere    ba    inu akū calgabun ?(fudasi) ci fuhali ukcafi. amba nirwan i ten de isinaha.

可怕的  地方  亦  無       迂闊            悖謬       從  全然  脫開        大        涅槃     的  極      於 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其意為,「因此,菩提薩埵們因為無所得之故,信靠了般若波羅密多之後,因此心無遮蔽,亦無恐怖之處,從迂闊悖謬全然開脫了之 後,到了大涅槃之極。」比較二段滿譯本的句構,可知四合本與三 合本的斷句,及語氣不相同。

 

 

 

 

二、「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

又林光明指出,另一爭議是玄奘版本 中,一般斷句 為「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的這一段,依梵文本直譯應為「真實,以不虛故。 於般若波羅密多中說咒 」,則玄奘版本此句應為「真實不虛故,說般若 波羅密多咒 」。林光明判斷四合本的漢文,並對照其藏文本,指出該譯


 

 

本的斷句為「真實不虛故 」。 48 比較二種滿譯經文,或有助於理解經文 意義,四合本該段滿文經文為:

 

holo waka unenggi seme safi. barandza baramida  i tarni be hūlambi.

虛假  非        真實                 知道     般若          波羅密多      的  咒  把      讚禮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

其意為:「知道了非假真實之後,讚頌般若波羅密多咒。」 三合本與四合本接近,其經文為:

 

holo waka unenggi seme safi barandza baramida i  tarni    be tarnilaha.

虛假  非        真實                   知了  般若        波羅密多  的      咒       把     念咒了 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

其意為:「知道了非假真實之後,念了般若波羅密多咒。」

據滿文文句,漢字「故 」的語氣或應放 在「般若波羅密多 」之前。 因此,滿譯本較接近玄奘版本的斷句。 49 又二種滿譯本的差別在於,四 合本的「讚頌」一詞, 在三合本為「念咒 」,後者且以過去時態表示。 滿譯本與漢文版本的差別在於,「真實不虛」在滿譯本均作「不虛真實」, 且表示某主格知道了不虛真實,才念般若波羅密多咒。

 

 

三、「皆大歡喜,宣讚佛旨」

再次,林光明比較四合本經文的結尾與傳統漢譯經典不同,前者是

「皆大歡喜,宣讚佛旨」,後者為「皆大歡喜,信受奉行」。又經文結尾 之後,題有「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終」,指出此與梵文本用法相同,「終」 字是梵文samâptam的漢譯。 50 然而,四合本滿文則譯為yongkiyaha,意即

「全備了」,與「終」字的意義不完全相同。

 

 

結論

Jan nattier指出《心經》乃先成於中國,再自中國帶到印度,譯成梵 文本,再出現藏文本,並從漢地,印度,西藏的角度,來理解各地《心

經》的長、短本流行的原因。以文化地理的差異來理解《心經》長、短

 

-------------------------------------

 

48

該譯 本的漢文 並無斷 句符 號,筆 者不 清楚林 光明 的斷句 依據 為何。

49

查該句滿文 的語意,文 句翻不翻出 「故」字影 響不大 ,「知道了非假真 實之後」語 氣 未

完,必 須有接 續動作,即「念 了般若 波羅密 多咒 」,至此 才完 成動作,成 一完句。這 二個子 句 是行為 先後 關係, 並無 明顯的 因果 關係。

50

林 光明 ,〈清康 熙譯廣 本心 經 〉,頁 34。


 

 

本的流行,頗值得注意。 51 如果印度和西藏較重視長本,是因為長本才 具有佛經的基本面貌,而漢地則因為玄奘的關係而一直流行其所傳的短 本,那麼,崛起於中國東北的滿族,又如何看待《心經》的長、短本問 題呢?滿人當中也有人如同漢人一樣相當重視《心經》者,因此,以滿 譯《心經》來討論滿人接受佛教的情況,亦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顯 然,據四合本 的〈御製序文 〉所述,滿 人,至少康 熙、雍正皇帝, 以為西藏的長本《心經》才是「完本 」,因而譯刊藏、滿、蒙、漢文四 體合璧的長本《心經 》。然而三合本卻依行短本形式,雖然,其內容上 是較近於長本的正宗分,但是,附於滿譯經文的短本《心經》書法,則 又表示,至少在刊刻者(豐紳濟倫) 的心態上是取徑於短本《心經 》, 否則為何不和藏文經文相應 譯成長本的滿文《心經 》,甚或書寫長本的 漢文《心經》。因 此,滿人一方面認同西藏 對《心經 》的看法,一方面, 也受漢文化影響,接受廣為 流行的玄奘版本《心經 》。乾隆皇帝曾將玄 奘版本的《心經》敬書刻碑為記,即反映玄奘版《心經》廣泛為清代滿 人所接受,乾隆皇帝亦不例外。 52 然而,滿人在理解經文上,大體仍依 西藏傳統,四合本為長本,其西藏觀點自不待言,而三合本滿譯經文亦接近四合本的「正宗分」部分,即是明證。

由三合本《心經》的形式,亦可說明滿人自漢、藏二種文化,融合 與吸收佛教文化的過程,也可以說明是滿人在學習佛教的同時,也融合 多種文化而創新表達,形成了一種特別的風格。佛教文化深入滿人族群是不難想像的。

滿人接受佛教的過程,從關外時期開始,經順治,至康、雍、乾三 朝,歷任皇帝因其或因政策需要,或因個人信仰喜好,表現不同的佛教

態度。除積極與藏傳佛教的宗教領袖接觸之外,亦訂定管理辦法,鞏固 內外關係,加強政教合作。與此同時,他們也推動佛經的翻譯,從零星 譯作到內廷考訂譯刊,至乾隆五十五年(1790)滿文大藏經譯成達到高

潮。滿譯佛經的研究,可以探討諸多宗教、文化、語言及經典義理等問 題,比較不同版本的滿譯佛經,亦可了解因時代文化,或譯者等不同, 所反映的不同理解,此確為清代宗教文化的重要環節。

 

------------------------------------- 

 

51 Jan Nattier似 認為 ,《心經 》短本 自中 國傳入 印度 ,而在 印度 出現長 本, 後在傳 入 西藏 , 以長本形式在保留於西藏,因此藏文《心經》多是長本,而藏文短本《心經》則 出現於敦 煌,該 地為漢 藏的交 界之 地 帶,能認 同漢地 流行 的短 本《心 經 》,因 而出 現短本 藏 文《心 經 》。

52

收 入《北 京圖 書館藏 中國 歷代石 刻拓 片匯編 》,第 69 冊,頁 152。此石 刻《心 經》的 咒

語 部分亦 同玄 奘版本 ,而 非根據 乾隆 皇帝與 章嘉 國師後 來重 新審定 的譯 音。


 

 

透過以上二種滿譯《心經》的比較研究,發現二種滿譯本與漢文本之間

的異同之處,並且,其語文現象反映了滿人一方面融合各族文化,一方 面創新發明其對經文的理解,此亦為清代宗教文化的特色之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