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冬天的金达莱
冬天的金达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842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家史长卷写陋328

(2020-11-23 16:42:05)
分类: 原创七拐八拐基地
20201123周一阴雨  降温

昨天小雪气节,天气果然阴沉亦降温,准时地称作小雪显示气候循环遵行一定的规律,今天午后开了空调,想着去年开空调是在11月2日,但之后也是温度回升,又暂时关了空调。只是今年的温暖高于去年同期,因未见霜。

至于教书匠这个话题,感触并不多,母亲就是初师毕业教书,却因嫁人而异地变迁随迁中改变了职业,先是在家乡镇上教书,后在长江边上中等城市教书,再后来跑到小城来,破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警示,在长江支流边上了好几种职业的工作班,而不再是从事教书匠职业,亦无小学生班带班主任了。

实际上,父亲当年读书,是他那辈全家人注入心血,巴望有一天,父亲能做个私塾先生,这样,一是家族有个识文断字的,就不会再受有钱的或地痞的欺负与欺诈,再者,做私塾先生不仅仅会被镇上乡下人尊重,也或许遇上好的东家,薪水高些多补给补贴全家人的材米油盐之类的生活花销,虽然并不指望父亲能挑起全家生活重担。所以说,父亲是幸运的,他的兄弟妹妹及他的一些侄儿及一二个孙辈同族都因贫困而失去读书的资格或者兴趣,却没有人关心他她们的未来。父亲毕业后也没有做一名教书匠,因为时代变迁缘故,从了军。但多年后,曾在俺曾经就读的中学被请去上军事课,那是支左时期,当然,离开军队后,却真的从事了一段时间的教学,教的是时事政治之类,那时候生活似乎很安静,时不时有时间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藤椅上,戴着老花眼镜,一边哼着词儿曲调,一边在阳光下沐浴着温暖,又一边阅读着报纸杂志诗词读本。有一只石桌,一杯热茶泡着,茶杯套是大姐用钩针钩出的图案,茶渍不仅仅着色了褐色在缕空的茶套上,也在专用的玻璃茶杯上留了一圈褐迹。

当然,俺也偶然一次询问弟弟,为什么不做一名教书匠,结果,他立马变脸,显得深恶痛觉的样子,让俺也立马闭不嘴,虽然并不知道到底是言辞看轻了他的能力,还是他不喜欢教书匠这个职业。凭心而论,若当时他问俺为何不做教书匠,俺也可能立马变色,仿佛是谈虎变色,也许是做学生时遇到的精彩又善良的教书匠不多,人生的导师仿佛还不知道是家庭还是社会的责任,显然,无论是家族还是社会都没有解释清楚人活着如何读书认字。就象读小学时,数学老师教加减乘除时,是从个位往前十位走,又从十位往百位上走,但俺却没有按数学老师的方法走路,而是从千位百位十位个位,由大往小递减,速度加上心算,总是不输于准确。所谓熟能生巧,没有什么诀窍,而是快,是对的答案。如此,无形中这个秘密只有自己知道,不说出来,是没人有兴趣,也许不经推敲,但确实应付有余。心算还得眼快还得心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