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伏八]《Abyss》在我身旁——阿水[试阅]

(2012-12-09 21:22:54)
标签:

杂谈

不是遥不可及的前方,也不是触及不到的身后,你在我身旁,这是我真正的愿望。

 

 

八田做的梦总是会涉及到一些以前的事,眼泪啊欢笑啊,虽然记得很模糊,但这些都是梦的主题。偶尔血和火焰也会出现,不过通常它们都会让自己感到头疼,这些不安分的元素总是热衷于把梦的感觉从温暖推到炙热,再延续成灼烧的痛感。每当梦到那些红色时,神经总会被炽烈的痛刺激着清醒,脊背湿湿的,不用想便知道自己定是又出了一身的汗。

八田伸出手抹掉额头上的汗,他舒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躺在身边熟睡的伏见。那人也皱着眉不知道梦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八田把挣开的被子掖好,伸出手握住那只就算睡着了也不肯松开自己衣袖的手。

一切都结束了,而且你还在,真是太好了。

 

天还不是很亮,隐约可以听到远处鸟的叫声。伏见揉着眼睛走进厨房,八田正围着围裙为早饭吃什么苦恼着。他盯着八田看了一会儿,径直走过去打开冰箱的门从里面拿出两瓶白色的液体。八田瞥了他一眼想说话,但最终还是选择直接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他强硬地把伏见推开,从冰箱里默默地取出了胡萝卜。

“美咲,我不喜欢吃蔬菜。”伏见看着他拔掉胡萝卜粘着土的缨子不是很认真地抗议着,他从冰箱门上取下启瓶器,噗地一声把瓶盖撬开,把里面的液体倒入架在了煤气灶的小锅里。

“我管你。”八田嘟囔着清洗手里被莫名厌恶的蔬菜。

蓝色的火焰舔着有些焦黑的锅底,里面的牛奶咕嘟咕嘟地冒着小泡,奶香弥漫在不大的空间中,八田皱着鼻子把胡萝卜切成小丁。伏见从背后贴着他,两只手松松地抱着他的腰,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啧,臭猴子别闹啊,会切到手的。”八田这么说,但也由着他把下巴抵在自己后脑上,或许是刚起床的原因,伏见身上格外的暖和一些。

“我昨天梦到你了。”伏见用下巴蹭了蹭八田的头发,软软的却很健康,和本人一样的感觉。

“一定是个噩梦。”八田有些僵硬地从上方的柜子里取出干净的碗盘,把切好的胡萝卜放进去。

“我梦见那天我躺在废墟里,血一直流,我能感觉肩膀上破了一个大洞,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没有人看到我,我也一动不能动,”伏见把头低下来埋在八田的后颈,“然后你出现了,哭着和我说你找了我好久。”

八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许久没有下文。他有些紧张地放下手中的菜刀,掰开伏见缠绕在他腰间的手,转过身去抬头看着伏见。

“找到我的人是你,”伏见看着他这一连串的动作,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他把手很随意地搭在八田肩膀上,“我很高兴,美咲。”

八田能感觉到他在轻轻地颤抖。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八田犹豫着伸出手抱住伏见,紧紧地抱住。

 

早上的牛奶让八田有些反胃,刚出门的时候简直打个嗝都会有味道泛上来。不过还好,身体已经可以渐渐适应那种带着奇怪奶腥味的液体了,就像适应家中多了一个常住人口。而且看着伏见别扭地挑着胡萝卜的场景,八田觉得自己可以吃下三碗饭。嗯,下次把蔬菜再切得碎一些吧,就这么决定了。

HOMAR的酒吧一如既往的喧闹,尊大哥和安娜远远地坐在沙发上发呆,草薙哥一刻不停地擦着酒杯和吧台,偶尔插两句话阻止一下愈演愈烈的吵闹,镰本坐在一边不停地吃着零食,嘴里嚼着东西说话嘟嘟囔囔的模样让人一看就想笑。

大家都还在,都还能吵吵闹闹地聚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这算是八田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

石板的崩坏,带来了王的能力的全面瓦解,不再有王,不再有吠舞罗,不再有Scepter4,他们都变成了一样的普通人,会受伤,会死亡。

草薙哥把尊大哥从废墟中挖出来的时候,几乎红了眼,而当发现尊大哥还有呼吸的时候,大家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大家所追随的根本不是什么强大的力量,而只是周防尊这个人而已。

那个时候,只有八田没有哭。他也想流泪,他也想冲上去握住尊大哥的手哭泣着表达自己的关心。可他无法控制四处寻觅的双眼,无法停止身体不住的颤抖。

那时候的他还没有找到同样埋在废墟下的伏见。

他不能解释这种焦躁,他一直以为自己对于伏见的定位,只要叛徒和变态两个词就够了。可是显然他现在这种急切的心情并不应该用来对待叛徒和变态。

他想起伏见扭曲着表情转身离开HOMAR,想起伏见笑着向他投掷出小刀,想起伏见拦住Specter4时看向他的痛苦的眼神,想起伏见阻止暴走的他,将他打晕之前说的那句再见。

美咲。他想起伏见温柔地叫他的名字。

天空下着雨,出云走的时候拍了拍八田的肩膀,却并没有打算叫他一起离开。八田站在废墟之上,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想要做什么。

他脑子里满满的都是伏见。

而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抱着受伤的伏见,忍耐已久的眼泪和雨水一起落下来冲刷着伏见脸上的血污,他哭得歇斯底里。

背叛也好,伤害也好,不理解也好,八田把什么都忘记了,他抱着那个依旧温热的躯体,像是要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一般地哭着。

可是他那么的那么的高兴。

我找到你了。

 

回去的时候,八田像个合格的侦察兵,把屋子巡视了个遍,确定伏见还没回来,他急匆匆跑到厨房打开冰箱,把里面所有的牛奶都搬出来摞在地上。真不敢相信,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居然在冷藏柜里放了满满三排牛奶,而且之前他存的布丁一个也没有了。

八田小心地把那些牛奶放在箱子里搬到屋后,在那个长满杂草的角落蹲下,他扒开丛生的野草露出里面干净的宠物盆。从箱中提起一瓶牛奶,玻璃瓶口上的铝制瓶盖紧紧扣着,显然没有现代工具的帮助打开它需要费些功夫。啊,忘了拿启瓶器,他把牛奶放在地上,转身向前门走去。他边走边从口袋中摸索着,结果走到门前也没有摸到,而更尴尬的是他发现刚刚出来的时候门被自己不小心带了过来。

无奈地盯着门看了一会儿,他否决了脑内暴力破坏的想法,又转身走回刚刚的地方。八田蹲下来琢磨开瓶方法,他试探着抓住瓶子的前端收着力气向围栏上用来固定的铁条上撞去,力量控制得不太好,玻璃瓶底啪地飞起来砸到墙上,玻璃瓶的裂痕不规整地蔓延在瓶身,牛奶一下子喷溅了出来,短裤上湿了一大片,他显然没想着真的成功了,尴尬又慌张地跳着脚把剩下的牛奶倒进盆里,一些碎片掉了进去,八田用手仔细地拣出来。

就在他手忙脚乱地从衣服架上取下毛巾擦那片不雅的奶渍的时候,有只猫从围栏上跳下来,远远地站在一旁。那是一只很漂亮的野猫,白色的皮毛大部分时间都是干净的,耳朵和尾巴是很淡的黄色。八田松开眉头,蹲下笑着招呼它过来,猫警惕地看了看八田,然后用一种比较傲慢的姿态走了过来,到八田跟前的时候它抬起小小的脑袋,眼中的光看起来是那种伪装的凶狠。八田只是看着它笑,它盯着八田看了会儿径直走到盆子前低下头地喝了起来,一开始它喝得很慢,有些强装镇定的感觉,不过很快饥饿感就战胜了自尊,它大口舔着,肚子里传来满足的呼噜呼噜的声音。八田蹲在一边看着它,猫的耳朵一耸一耸地,他总想伸出手摸一下。

这只猫是他捡来的,其实说捡也不确切,因为他并没有把它圈养起来,只是为它包扎好伤口后又将它放归了自由,后来他发现猫时常在公寓的附近出没,便开始将每天剩下的食物拿来与它分享,一人一猫很默契的选择了晚餐前这个时间点,正好是八田刚回来而伏见还没有下班的时间。野猫的性子不粘人,不过八田挺享受与它相处的时间,猫对他的信任他看得出,他也很享受这份信任。

猫把盆底剩下的牛奶舔净,蹲在那儿舔自己的爪子,八田伸过手在它耳朵中间抓了抓,猫伸出爪子示威似的拍了下他的手,尖锐的指甲收在肉球里,不过指甲过长的原因,这个动作还是在八田手腕处划了一条白色的印迹。八田收回手有些责怪地看它,猫傲慢地仰起头继续梳理毛发,不过时不时瞟过来的目光还是显露了小家伙的担心。

八田打算把玻璃碎片收拾到塑料袋扔到门前垃圾箱里,他低着头努力分辨散落在草地上的玻璃片和石子。猫凑过来,伸出扁平的舌在他手腕上舔了舔,舌尖上的肉刺刮在皮肤上有些痒,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有些腼腆地揉了揉头发对那只猫笑了下,“没事啊。”

或许是和那家伙待的时间有些久了,总觉得这只猫和伏见好像,不坦率,不容易信任,对自己的过强自卫,还有对八田美咲盲目的信任。

不过,自己或许就是因为这些才会这样喜欢这只猫吧。

 

伏见回来的时候,八田只穿了一件黑色背心坐在门前,脖子上挂着毛巾,短裤下空荡荡的两条腿交叉着盘在一起,怀里蹲着一只猫。

说不上来是因为那只猫坐的位置还是因为猫天生傲慢又敌视的眼神,总之伏见第一眼看到那只猫的时候就觉得讨厌。

“你回来啦!”八田本来无聊得都要睡着,看到伏见走过来一下子跳起来,猫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也跳起来勾住八田的衣服,看起来就好像挂在了八田肚子上。

“忘带钥匙了?”本来就松垮的背心因为重物拉扯而下坠,八田胸口露出一大片干净的肌肤,伏见心猿意马地掏出钥匙,伸进锁孔里,“真是笨蛋。”

“啧,”八田不爽地撇着嘴,他把猫的爪子从背心上小心地弄下来,把它托起来对伏见炫耀,“要不要养猫?”

“不要。”伏见快速地转动门把手,闪身进了门,然后又接着把门关上,恶作剧地把八田锁在了外面。

“喂喂!猴子你个混蛋!你干什么!”八田拍着门吼,“我都困在外面一下午了!”

“要想进来那就先把牛奶搬回来。”伏见把手中的袋子放到地下,抱着胳膊在门的这边笑着听他咋咋呼呼地闹腾,他说话都带着笑,但一句话就让八田像泄了气儿的皮球。

“可是我的布丁呢!”八田不服气地抗议,“你还偷了我的布丁!我都写上我的名字了!”

“都变质了好么,”伏见有些无奈,他把门拉开一条缝,脚放在下面抵着,露出的眼睛里写满了鄙视,“别闹了,把牛奶搬回来,我给你买了新的布丁。”

“哎!”八田一听又活了过来,他几乎趴在门上看着门缝里露出的那只眼睛,里面装的全是真诚,“那……那养猫的事情呢!”

“随你吧,”伏见敲了下门框示意八田退后一下,然后打开门把猫接过来,“快去把牛奶搬回来。”

“好嘞!”八田闻言受到鼓舞一般地握着拳,转身向后院跑去。

“啧,”伏见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把视线转移到手上那只毛绒绒的小家伙身上,他拎着猫后颈处松垮的皮,让它正视着自己。

猫不爽地看着他,他也不爽地看着猫。

“嘿,情敌。”伏见对着猫调侃地说,“多多指教。”

猫细长的瞳孔抖了一下,它从肉球里伸出尖锐的指甲,一巴掌拍在伏见鼻子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