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on
leo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09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洋哺乳动物临床实验室医学

(2011-06-02 13:07:36)
标签:

教育

动物

分类: 动物医疗

 

海洋哺乳动物临床实验室医学

(Marine  Mammal Clinical Laboratory Medicine)

Gregory D.Bassart和Leslie A.Dierauf

 

海洋哺乳动物临床病理学仍处于幼龄期,进行过完全彻底研究的没有九种动物,对海洋哺乳动物进行采血会产生一些明显的问题:如动物的大小、动物所处的水环境以及其难操作性。就须鲸(Baleen Whales)来讲,其庞大的个体使人们很难获得一些基本的生理学资料。即使在捕鲸船上获得的血液样品,通常也被海水所污染。

有关血液的基线值(Baseline values)也还不完全可靠,临床医生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本章所建立的血液学指标仅仅只是一些参考在确定任何一个特定指标不正常之前,每一个临床医生对其自身所医疗的每一个动物必须建立个体基线值。在海豚的血像(hemograms)中,白细胞指数(WBC indices)不仅在同种动物之间存在差异,而且还和文献所列出的值有所不同。假如某种动物原先的血像已经确定,即使WBC计数落在正常的文献记载范围内,但对某海豚个体来说实质上存在着明显的白细胞增多(Leukocytosis)。

建议对每一动物个体一年至少采集两个血样,因为临床医学需要获得多个数据库。如血常规样品在每一个动物个体常被作为定期健康检查的组成部分,Banish和Gilmartin在对僧海豚(monk seal)进行群体研究时,采得的成对血样,分别送到两个不同的实验室进行血清化学分析,研究结果表明,两个试验室测得的LDH、ALT、AST、GGT和甘油三酯(trigyceride)水平存在明显差异。因此必须考虑影响所测定值的因素,如环境的、生理的、医疗的和实验室质量控制条件等都会影响所测定的值。Ronald在对冠海豹(hooded seal)研究时发现,其血液学中总蛋白(total protein)、清蛋白(albumin)、肌酸酐(creatinine)、胆固醇(cholesterol)、磷等参数值会受季节性的影响,他推测这些值的变化时由于动物甲状腺素(Thyroid)和皮质激素(Cortisol)水平的季节性波动以及换毛期间摄食量变化引起的。年龄也影响血液学指标,总蛋白、胆固醇、肌酸酐、尿酸(Uric acid)、碱性磷酸酶(Alkaline phosphatase)、钙(Calcium)和磷—所有这些指标都涉及到动物的生长和成熟。

许多康复和展示机构已发现当地人医院和私人兽医实验室以一定的成本进行海兽血液样品和组织样品的临床病理学试验,做这些实验的动机不仅出自于个人对海兽保护的关心,而且出自于为未来建立基线值的需要。人类医疗机构常常在紧急状态下进行“快速”检查(Stat examination),假如单纯只为了这个因素,与人类医疗机构联合是很值得的。

为了动物本身以及工作人员的安全以及用于保定动物的化学药物的安全,一个临床医生必须对所采集的血液量做出正确的判断。假如可能,常规样品可从饥饿一个晚上的动物中采集,这样可以消除食后脂血(postprandial lipemia)的发生,血脂可造成溶血,并可人为地造成血浆蛋白质、血红蛋白水平和肝脏酶的含量升高,从血凝块离心分离血清如延迟15分钟以上,则会降低血钠、钾、肌酸酐、血液尿氮(BUN)和球蛋白质,同时会升高血钙(Calcium)、血磷(Phosphorus)、总蛋白(Total protein)和清蛋白(Albumin)的值。

除开其他方面指出的外,在本章中的血液学值和血清化学值都来源于体质比较好的健康动物和临床上物理检查正常的动物。雄性和雌性动物、年轻动物和成年动物是代表性动物,但所有动物除开在其他方面指出的以外,都是长期饲养海水环境中的。

无论那种可能的情况,血液化学参数值将会提供一个参数值范围,比较宽的参数值范围将列于一些表格中,这些范围是正常的变化或表明个别动物处于亚临床疾病状态,在每个表格中的“n=”代表着计算参数值范围时的最小样本数。

人工饲养状态下的动物需要生理学调节,并反映在血液参数值中,这些生理调节影响本章所列出的参数值的程度很难精确的判断,在常规体检过程中,对每一个动物个体有必要建立其正常的基线值。对疾病过程诊断或动物对药物反应的诊断将依据这个基线值的偏差(Deviation)。

海洋哺乳动物的血液采集Blood collection in marine mammals

由于处理海洋哺乳动物比较困难,因此静脉采血的仪器设备应事先装备好,并在处理动物之前放置在身边,这些仪器设备包括:

1.   机械保定设备(Mechanical restraint equipment);

2.   化学保定设备(Chemical restraint equipment);

3.   各种不同长度和规格的针头(Needles of varying lengths and gauges);

4.   不同规格的注射器(Syringes of varying sizes);

5.   Betadine溶液(喷瓶或棉签);

6.   采血管(各种类型);

7.   标记用记号笔(Marker pencil of labels);

8.   提交样品的实验室表格(Laboratory forms for submission of samples)。

采血点(Blood collection sites)

鲸类动物(cetaceans)的采血点

尾鳍的中央尾静脉(Central tail vein of flukes)

尾柄静脉(Caudal peduncle)

胸鳍静脉(Pectoral flipper vein)

背鳍静脉(Dorsal fin vein)

幼龄动物:使用1英寸长,18-20号的针头

成年动物使用1.5-3.5英寸,18-20号的针头

    中央尾静脉(Central tail vein)、胸鳍静脉(Pectoral flipper vein)和背鳍静脉(dorsal fin vein)都是动脉周围静脉丛系统(Venous rets systems)的组成部分,因而当使用这些采血点时,不难获得动静的混合血样。

背鳍静脉对于患慢性疾病的小动物来说是极好的采血点,因为背鳍静脉采血可以不需要将池水放干而进行多次采血,并且动物不会产生反感(resentment),而且对工作人员来说,背鳍静脉采血要比尾鳍采血安全许多。

鳍脚类动物的采血点

海狮(Dtariids)和海象(Ddohenids)的采血点

尾臀静脉(Caudal gluteal vein)

后鳍的趾间静脉(Interdigital veins of hindflipper)

上腔静脉(precaval vein)

幼龄动物:使用1英寸长18号针头

成年动物:使用3.5英寸长18号针头

海豹的采血点(phocids)

脊椎内硬膜外静脉(Extradural intravertebral vein)

腹侧(足底)趾间静脉(后鳍)(vetral interdigital veins)

幼龄动物:使用1英寸18-29号针头

成年动物使用3.5英寸,18号针头

海牛(Manatee)的采血点

臂头静脉丛(Brachial venous plenus)

尾鳍腹侧静脉(Ventral fluke vein)

所有年龄的动物一律使用1-1.5英寸长18-20号的针头

臂头静脉丛(Brachial venous plexus)是最好的采血地点,尾鳍腹侧静脉除非动物处于严重抑制状态以外,对采血者来说不安全。

海獭的采血点(Sea Otters)

内侧股静脉(Medial aspect of femoral vein)(股骨近端1/3处)

颈静脉(Jugular vein)

所有年龄的动物都使用1英寸长19-20号的针头

北极熊的采血点(Polar Bears)

头静脉(Cephalic vein)

股静脉或股动脉(Femoral vein or artery)

所有年龄的动物都使用1.5英寸长18-19号的针头

红细胞血像(Erythrograms)

进行潜水的哺乳动物其红细胞(RBC)增大,冠海豹(hooded seal)的红细胞要比人的红细胞大60%,其血红蛋白浓度也比人高30%。海牛(Manatee)的红细胞要比海豚的红细胞大,红细胞(RBC)的大小与动物体重不成正比例,血液的体积也是一样,这已在某些陆地动物有过报道。

与家畜相比,存在于外周血液里的海洋如动物红细胞更肥大,更象面饼状,Ridgway在研究中感受到鲸类动物的红细胞比陆生哺乳动物的红细胞容易破碎。

与其它哺乳动物相比,海洋哺乳动物的红细胞总数最低,新生儿与成年动物相比,刚出生的动物其红细胞计数(RBC counts)和血红蛋白(Hb)浓度要高一些,随着动物体重的增加和学会潜水,其值会下降。因此,为了适应增加氧的需要,动物会产生较高的平均细胞体积(Mean corpuscular volume MCV)和较高的平均细胞血红蛋白(Mea corpuscular hemoglolin Mch)值,在海兽中,较大的心脏体积和血液体积与增加携带氧的能力相平行。

用老式Coulter计数器获得的海洋哺乳动物的血细胞比容值(hematocrit values)需要用实际微量血细胞比容值(Micro hematocrit)或离心获得的血细胞压积(Packed cell volumes PCV)进行校正。因为这些老式仪器是依据陆生哺乳动物的RBC的大小和血红蛋白(Hb)的含量来计算血细胞比容的,然而由于海洋哺乳动物RBC的大小和血红蛋白的含量变化要比陆生动物的大得多和高得多,Coulter计数器计算出的血细胞比容值要比实际值高得多。

 

     红细胞总数的临床意义

   脱水(Dehydration

   人类潜水员或登山运动员

 

   贫血(1O

   贫血(20到慢性感染)

   白血病(Leukemia

   营养不良(B12或叶酸缺乏)

 

 

 

 

 

 

 

 

 

 


表1  海洋哺乳动物红细胞对潜水的反应

Marine Mammal   Erythrocytic    Adaptations to Diving

动物种类

项目

 陆生动物(Terrestial mammals)

     海兽(Marine mammals)

 RBC(直径Ц)

3-9

7-10

 RBC(106/mm3

5-13

2-6

 红细胞比密(%)

28-50

30-70

 血红蛋白(g/dl)   

8-19

12-25

 血液体积(占体

重的百分比%)

8

 

10-22

 

       红细胞指数(Erythrocyte lndices)

MCV*(用毫微微升即10-15表示,infemloliters)=(PCV×10)÷RBC计数

MCH(微微克,In picogram)=(Hb×10)÷RBC计数

MCHC(g/dl)=(HB×100)÷PCV

*:抗凝剂草酸钾能造成红细胞收缩,这样会人为地导致MCV增加。 

    海洋哺乳动物的RBC必须与PCV和血红蛋白的含量同时考虑,以判断是否异常,在所有的哺乳动物中,RBC总数、PCV和HB的含量,不同动物之间会有直接的不同。

假如PCV降低,则可能发生贫血,贫血是某些潜在疾病的信号,其病因应通过其它诊断措施作进一步研究,贫血是一些疾病过程中较常见的继发反应,贫血可分为再生性贫血(多染细胞增多和具有网织红细胞及未成熟的红细胞)和非再生性贫血即骨髓不再产生新的红细胞,贫血的这种分类可以帮助动物的预后(Prognosis),多染细胞增多(Polychromasia)是再生性贫血既好又简单的指示器,网织红细胞计数(Reticulocyte count),由于试验变化的差异而不可靠。假如存在溶血(溶血性贫血),一般来说网织红细胞的反应要比单纯的血液丧失要大。非再生性贫血则表明是骨髓的机能障碍,预后应警惕,此时应进行骨髓穿刺(bone marrow aspirate)(见第13章),尽管骨髓穿刺是一个学术性的工作,但由于预后常常必须警惕,这一工作必要时也必须作,红细胞指数(RBC Indices)能确定贫血是小红细胞(Microcytic)(MCV降低)、巨红细胞(Macrocytic)(MCV升高)性贫血还是正常红细胞贫血。贫血可进一步分类为低色素性贫血(MCHC降低)和血色正常性贫血,MCHC可因溶血或脂血(Lipemia)造成人为地升高,但决不能归为高色素性贫血,其解释可见下一页的顶部方框的内容。

鲸类动物的红细胞参数值(Cetacean RBC Parameters)

有关大型鲸类动物的血液学资料极少,杀人鲸(Killer whale)是人工饲养条件下为数最多的大型鲸类动物。然而有关文献记载的杀人鲸的血液参数值也非常少。

在鲸类动物中,大多数血样是动脉血和静脉血的混合血样,其结果会造成RBC和CO2的降低。

在鲸类动物中,太平洋斑纹海豚(Pacific white-sided dolphin红细胞计数(RBC)最高,而白鲸(Beluga whale)的红细胞计数(RBC)最低,然而,白鲸是深潜动物(400-600m深),因而具有较高的PCV和血红蛋白值,从而增加携带氧的能力。

红细胞各参数值的临床意义

    

   MCV(小红细胞性)=慢性失血(Chronic blood loss

                =食物中铁含量偏低(low dietary iron

                =铁利用缺陷(Defect in iron utilization        

                =维生素B6缺乏   

    MCV(巨红细胞性)=红细胞大量丧失后的恢复期

                 =在人类提示VB12和叶酸缺乏,已知磺胺甲基异恶唑有抗叶酸   

作用,而且由于该药被广泛用于海洋哺乳动物医学中,因此在检查RBC实验室结果时必须记住这一点。

MCV MCHC(巨红细胞,低色素性)=预后良好,提示再生性贫血

 

MCV MCHC(小红细胞性,低色素性)=提示缺陷

 

 

 

  

     

     

 

 

 

 

 

 

 


鳍脚类动物RBC参数值(见第34章表2)

新生象海豹(elephant seals)和点斑海豹(harbor seals)的红细胞参数值与动物的年龄明显地呈直接比例变化。5-8周开始与MCV升高有关联的RBC计数下降与动物进入水中和潜水成平行关系,人工饲养的和野生的象海豹由于携带氧能力的要求增加,而诱导红细胞生成(Erythropoiesis),血容量增大,红细胞增大(MVC增加)。

相同的变化还见于点斑海豹(harbor seal),然而人工饲养的和自由生活的点斑海豹的RBC值存在明显差异。在人工饲养条件下的动物(缺乏深潜),比自由生活的动物(进行深潜)的RBC、PCV和血红蛋白含量都低。

海牛的RBC参数值(Manatee RBC Parameters)

在救护有外伤或(和)具有感染疾病的海牛时,开始可见到PCV、血红蛋白、钠(Sodium)和氯增加,这可能是由于脱水引起的,在这个初期常常伴随着一段时间的饥饿或采食量降低,如果这些海牛幸免于难,红细胞值会在动物开始吃食以后或进行导管饲喂补充水溶液和蔬菜浆(Vegetable matter slurry)以后恢复到正常范围之内。

海牛(Manatee)发生贫血时,会表现出RBC指数降低,其中也包括红细胞计数减少,贫血可能是某种潜在疾病的继发反应,在慢性炎症过程中如化脓性肺炎(Suppurative pneumonia)既可在再生性贫血又可在非再生性贫血中见到正常红细胞性、正常血色素性贫血。巨红细胞性、低色素性再生性贫血已在因外伤引起大量失血的海牛中见到,这种特殊的贫血后来会伴有外周血液中红细胞增生的症状,其中包括红细胞大小不均(anisocytosis),出现异型红细胞(Poikilocytosis)和多染红细胞(Polychromasia)。

海獭红细胞的参数值(Sea otter RBC Parameters)

海獭的RBC、血红蛋白和PCV值类似于鳍脚类和鲸类动物的RBC、血红蛋白和PCV值,并反应出它们对海洋环境的适应。海獭的血红蛋白值和PCV值比较高,而RBC则比非海生的鼬科动物(Mustelids)如水獭(River otter)的红细胞数低。

北极熊红细胞参数值(Polar Bear RBC Parameters)(请见第37章,表7)

野生状态下的北极熊比人工饲养条件下北极熊的血红蛋白和PCV值要低。然而,红细胞计数在所检查的野生北极熊和人工饲养的北极熊似乎没有什么差异,而且北极熊的红细胞值和黑熊或棕色熊(Black or brown bears)的红细胞值也没有显著的差异。

 

白细胞血像(Leukograms)

白细胞增多(Leukocytosis)即白细胞(WBC)总数增加,可能是一种生理反应(如害怕、兴奋、“应激”)或是一种病理反应即反映一种疾病状态(即:全身性的或局部感染,快速生长的肿瘤、中毒、白血病);或者是生理性反应和病理性反应都有。

海洋哺乳动物很容易产生应激(“stressed”)(请见第22和第21章)其中一些动物的应激比另外一些动物的应激更为强烈。因此,在白细胞血像中显示出具有嗜中性的细胞增多(neutrophilia),淋巴细胞减少(Lymphopenia)、嗜酸性白细胞减少(Eosinopenia),单核细胞增多(monocytosis),并缺乏临床症状,则表明是在应激状态下释放皮质类固醇的结果。这一点在建立动物个体的血像基线值时必须予以考虑。

在家禽中,下列药物和毒物(toxic substances)能使白细胞减少(leukopenia)即白细胞降低(decreased counts),氯霉素(chloramphenicol),青霉素(penicillin)、灰黄霉素(griseofulvin)、保泰松(phenyllutazone)、阿斯匹林(aspirin)、去氧苯巴比妥(primidone)、苯妥英钠(dilantin)、硫氧嘧啶    (thiouracil)、丙基硫氧嘧啶(propylthiouracil)、环磷酰胺(cytoxan)、DDT、氯丙嗪(chlorpromazine)、铅(lead)、铊   (thallium)、汞(mercury)、砷化物(arsenic)。因此海洋哺乳动物的临床医生必须清楚的认识到某种用药的改变WBC的计数值。

假如对所使用的临床实验室比较熟悉并长期报道海洋哺乳动物的白细胞值,那么白细胞的分类计数(WBC differential counts)会给出一定的信息,嗜中性白细胞(Neutrophil)增多(即嗜中性白细胞增加,neutrophilia)见于炎症(inflammation)、应激(stress)(肾上腺素和皮质类固醇的释放或使用)以及运动或兴奋引起的生理变化,杆状核细胞的存在(未成年的嗜中性白细胞),同时嗜中性白细胞数绝对增加,则表明是再生性“核左移”(“left shift”)型炎症反映,通常是预后良好的信号。

假如细菌感染非常严重并遍布全身,就发生与深度“核左移”相关联的嗜中性白细胞降低(neutropenia),这种情况属变性核左移,并且难以进行药物治疗,预后应谨慎甚至会呈现严重预后不良,单纯性的嗜中性白细胞减少而没有杆状核细胞的存在,则提示是病毒感染,全身性的细菌感染或毒血症(toxemia)

假如白细胞计数正常或稍有升高,同时有单核细胞数量的增加存在,则应考虑有明显组织碎块引起的慢性炎症存在,单核细胞是监测慢性疾病发展的最好指标,单核细胞数增加则提示预后会不断改善

海洋哺乳动物易于发生内寄生虫感染(parasitism)(请见第四章),假如白细胞血像(leukogram)显示嗜酸性白细胞增多(eosinophilia)则应肯定最近是否作过粪便、鼻孔或喷气孔的寄生虫学检查,鲸类动物具有较高比例的循环嗜酸性细胞,并且常常没有寄生虫感染的临床症状,关于这一点的意义目前还不清楚,但可能与某些由抗原刺激引起的过敏反映(hypersensitivity reactions)有关。

 

鲸类动物的白细胞参数值(Cetacean leukocytic parameters)

在一些研究中,白细胞计数与年龄有关,这种趋势表现出年龄越大的动物,其RBC越高。Cornell等人提出,大西洋宽吻海豚(Atlantic bottlenose dolphins)其幼龄动物的RBC值要比成年动物的高。

具有下颌骨骨折的大西洋宽吻海豚手术后单核细胞极度增加,这种状况被认为是由于骨折本身引起的,同时是由于在手术期要除去大量组织碎片引起的。

Cornell等人报道,杀人鲸血液的白细胞分类计数(WBC differential counts)和其他动物存在明显不同,即在临床上健康的杀人鲸中不能检出杆状核细胞。

另外,Bossart和Eimstadt注意到鲸类动物的某些丹毒杆菌(Erysipelothrix)的感染不出现血细胞计数升高或循环中的杆状核细胞增加,其中的原因目前还不知道。

 

鳍脚类动物的白细胞参数值(Pinniped leukocytic Parameters)(见第34章,表2)

点斑海豹(Harbor seal)新生儿出生时WBC较低,但在生活10天后,WBC计数在正常范围内(>7000个细胞/mm3

白细胞参数值的临床意义(Leukocyte Parameter significance)

WBC计数                     

细菌感染                         

某些真菌感染                      

妊娠(Pregnancy)                 

过度的活动(Strenuous exercise)  

非传染性炎症             

 

 

 

 

RBC计数                      

  全身性细菌感染                           

  病毒感染                       

  癌症的化疗期                   

  某些药物中毒                  

  肝硬化(Liver cirrhosis)      

 

单核细胞(Monocyte)

  慢性疾病过程

  疾病的恢复期

  有许多组织坏死的疾病

  骨折(Bone fractures)

 

嗜酸性白细胞(Eosinophil)

寄生虫感染

过敏反应(allergies)

白血病(leukemia)

某些毒性物(苯、磷酸盐)

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hypoadrenocorticism)

 

嗜酸性白细胞(Eosinophil)

  应激(Stress)

  肾上腺皮质功能亢进(hyperadrenocorticism)

  皮质类固   (Corticosteroids)

 

嗜中性白细胞(Neutrophils)                                

  全身性应激的非炎症变化            

  急性炎症(Acute Inflammation)     

                              

嗜中性白细胞(Neutrophils) 

  全身型细菌感染              

  病毒感染                      

  脾脏肿大(Splenomegaly)      

  休克(Shock)               

  致癌物(Carcinogens)     

  恶性肿瘤(malignancies)     

 

嗜碱性白细胞(Basophils)

  与嗜酸白细胞增高相关

  嗜碱性白细胞性白血病

  甲状腺机能减退(hypothyroidism)

  具有大细胞的组织(皮肤、肺、胃肠道、子宫、阴囊、桨膜表面)

 

淋巴细胞(Lymphocytes)

  病毒感染

  免疫接种后

  肾上腺皮质功能降低

  白血病

 

淋巴细胞(Lymphocytes)

  应激(Stress)

  皮质类固醇

  肾上腺皮质机能亢进

  免疫系统缺陷(immune system deficiencies)

   一头患病的加州海狮具有核左移的相对嗜中性白细胞增多,但是在剖检后诊断为腺病毒性肝炎(adenoviral hepatitis),一种未诊断出的继发感染可能是其病因。

海牛的白细胞参数值(Manatee Leukocytic Parameters)。

依据海牛个体生长的临床WBC指数和死后发现的比较,海牛白细胞总数的反应变化要比家畜差(可能牛是例外)。在海牛中如WBC计数达到25000个/mm3或更高,则应报道为白细胞明显增多。

海牛的白细胞增多可能是相对的(一种类型的细胞其百分比增加),也可能是绝对的(细胞总数增加),也可能两者都有,多形核白细胞数量(PMNS)的增加,大多数情况下会产生白细胞增多(Leukocytosis)。这种情况常与组织损伤有关,组织损伤时,白细胞分类计数还表现出淋巴细胞降低(Lymphopenias)和(或)嗜酸性白细胞减少(eosinopenias)。在海牛中,这种血象(hematologic picture)还见于没有组织损伤而与“应激有关”(Stress-related)的状况。

海牛(Manatee)、象(elephant)和蹄兔(hyrax)的PMNS(Polymorphonuclear leukocytes)属异嗜样细胞(heterophilic cells),而不像其他海洋或陆地动物呈嗜中性。当这些细胞被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初次看到的时候,他们常错误的报告为嗜酸性白细胞。因此,所选择的海牛临床血液学检验的实验室必须对海洋哺乳动物血液学知识很熟悉。

海獭的白细胞参数值(Sea otter leukocytic parameters)

在海獭中,WBC计数最突出的发现是在白细胞分类计数中,嗜酸性白细胞(eosinophils)的百分比比较高,这可能是由于寄生虫寄生的结果。因为通常许多海獭在他们的胃肠道有棘头动物寄生(Corynosoma和Falsifilicolis),在健康的海獭中杆状核细胞则极为罕见。

北极熊的白细胞参数值(Polar Bear Leukocytic Parameters)用网捕(Snared)与用设涵洞(Culvert)捕获的北极熊比较时,用网捕的北极熊比用设涵洞(Culvert)捕获的北极熊的白细胞计数要高。Lee提出,由于捕获北极熊引起的应激或肌肉活动增加的北极熊,因血管扩张(vasodilatation)造成循环白细胞增加以及造成毛细血管的白细胞被冲走,其结果会引起白细胞增多。

血清化学的临床意义及其方法学(Serum chemistry significance and Methodology)

与肝脏有关的酶和胆红素(Liver-Associated Enzymes and Bilirubin)

谷草转胺酶(AST.或SGOT)(Aspartate aminotransferase)

肝坏死(Liver necrosis)

心脏疾病(Heart disease)

骨骼肌损伤(skeletal muscle damage)

肝片吸虫(Liver flukes)

存在的问题(Prollems):溶血(hemolysis)、脂血症(Lipemia)以及血液储备量增加会人为地引起AST升高。除灵长类(primate)、猫(cat)和狗(dog)之外,其他动物的肝细胞损伤(hepatocellular injury)会引起AST升高。

Ridway报道,正常的AST值在那些具有高代谢率的海豚(porpoises)中会比较高。在另外一个报道中,一条患有弥漫性腹膜炎(peritonitis)和肌炎(myositis)的海豚(porpoise)其AST水平很高。

Medway和Geraci提出在海豹中,因捕捉应激会引起AST升高。因此,AST不是肝脏损伤的有用的诊断检验指标。然而,在死后病理组织学诊断为肝坏死(hepaticneviosis)的点斑海豹(Harbor seal),其死前AST水平高于145IU/L。

在海牛中,AST对诊断几乎没有什么作用,这可能是由于AST广泛分布于身体组织中的原因。然而,在海牛中,大量的多重组织外伤会引起AST水平明显升高

Williams和Pulley报道,海獭的AST基线值水平比其他鼬科动物所报道的要高出3倍,而且也比鲸类动物所报道的值要高,过度运动的海獭与肝脏疾病相反,其AST会因肌肉损伤而升高。

谷丙转氨酶(ALT或SGPT)(Alanine Aminotransferase)

 


  肝脏疾病(Liver disease

  外伤(Trauma)

  感染(Infection)

  寄生虫寄生(parasitism)

  肿瘤的形成(neoplasia)

存在的问题(problems):溶血(hemolysis)和脂血症会人为的升高ALT。假如你的实验室是使用的Tris缓冲液,则不要用加入肝素的血浆(plasma)做试验,否则会人为地造成检测结果大幅度降低,全血(Whole Blood)在室温条件保存时间达24小时不会影响结果。

*请见第34章表2和第37章表8。

身体的大小在家畜中与肝脏的AST和ALT含量成比例变化。这一点是否可应用到海洋哺乳动物,目前还是个疑问,按照Coles的研究,除狗、猫和灵长类(primate)以外,其他动物的血清ALT对肝脏疾病的诊断几乎没有什么价值,马(horses)、绵羊(sheep)、猪(pig)和牛(cattle)肝脏没有显著意义的ALT含量水平。

然而,Bossart报道,宽吻海豚(Tursiops)和斑纹海豚(Lagenorhynchus)的ALT似乎具有肝脏特异性(Lives-specific)。

海牛作为一种非反刍性草食动物(nonruminant herbivores)同绵羊(sheep)和奶牛(cow)相似,其肝脏没有显著意义的ALT含量水平。然而,在海牛中,坏死性肝炎(necrotizing  hepatitis)或肝病(hepatopathies)还没有在文献中报道过。Bossart或White也没有在解剖中见到过。这一点有必要对海洋哺乳动物的ALT作进一步的研究

总结合胆红素(直接胆红素)和非结合胆红素(间接胆红素)

(Total Bilirubin -conjugated(direct)and unconjugated (indirect))

直接胆红素(Dircet)

肝脏疾病(Liver disease)

胆道阻塞(Bile duct obstruction)

肝脏或肝后疾病(hepatic或post-hepatic problems)

肝硬化(cirrhosis)

新生儿生理性黄疸(neonatal physiologic Jaundice)

问题(problems):结合胆红素对太阳光敏感,在太阳光下曝晒1小时可人为地造成结合胆红素值下降达到50%,脂血症(Lipemia)和溶血(hemolysis)也可降低结合胆红素的实际值。总胆红素(Total Bilirubin)是所有肝功能指标中最差的,有关肝或肝前性疾病的更多特异性信息可以通过检查总胆红素(Total Bilirubin)、结合胆红素和非结合胆红素(直接和间接胆红素)的成分而获得。

注意的问题(problems):非结合胆红素比结合胆红素对光更敏感。血清样品一定要避光保护。

总结合胆红素(直接胆红素)和非结合胆红素(间接胆红素)

(Total Bilirubin -conjugated(dirct) an unconjugated(indirect))

间接胆红素(indirect) 

溶血(hemolysis)

  出血(hemorhage)

  肝前性疾病(prehepatic problems)

  饥饿(fasting)

  新生儿生理性黄疸(neonatal physiologic jaundice)

Medway等人报道,在一头临床患病的鲸类动物其胆红素值升高,这头动物死前总胆红素非常之高(>12mg/dl),其中,间接胆红素比直接胆红素的水平更高。该动物死亡诊断患有肝纤维变性(hepatic fibrosis)和萎缩(atrophy)、肝外胆管纤维变性(extrahepatic biliary fibrosis)。以及胰纤维变性(pancreatic fibrosis)。Sweeney和Ridgway曾报道鲸类动物大体解剖见到的肿胀、不规则的、易碎的黄棕色肝脏,但对临床实验室的有关参数值没有作报道。胆结石(gallstones)在解剖加州海狮时再次被发现,但胆红素的水平与胆道堵塞的相关关系还没有文献记载。

小于7月龄的新生点斑海豹(harbor seal)总胆红素的浓度很高()2mg/ml,最大值为22.8mg/ml),这种状况类似于人类新生儿的报道。在人类新生儿中,总胆红素水平升高,多数是由于间接胆红素浓度升高而不是间接胆红素浓度升高。

在海牛中,胆红素不是肝脏疾病的敏感性指标。即使是严重的肝脏疾病,其血清胆红素也只稍微升高。海牛的情况也非常类似,这是因为总胆红素、直接胆红素和间接胆红素升高还没有文献记载。然而,肝脏或溶血性疾病在海牛中也没有文献报道。

健康海獭的总胆红素值类似于其他海洋哺乳动物和陆地动物。

在用phencyclidine镇静的北极熊中,那些发生抽搐的北极熊,其直接胆红素值会降低,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还不清楚。而总胆红素值、直接和间接胆红素的值也与陆地哺乳动物的值类似。

与肝脏、肌肉和肾脏有关的酶(Liver、Muscle and Kidney-Associated Enzymes)

肌酸激酶(CK或CPK)(Creatine Kinase)

  心肌或骨骼肌损伤(Cardiac or skeletal muscle damage)

  CNS的疾病

  捕捉性应激(Handling stress)

值得注意的问题(problems):EDTA会错误地引起肌酸激酶的值升高。因此,使用血清时要注意,剧烈活动、运输、手术或肌肉注射也可引起肌酸激酶值的升高。CK在冷冻时会迅速变质。

    CK存在于骨骼肌和心肌、胃肠道、子宫、膀胱的平滑肌以及肾脏中CK在有外伤的动物或在采血样时挣扎的动物中会比较高。

海牛和海獭这两种动物具有较宽范围的CK值,这可能是由于动物因挣扎、采血操作以及或捕捉引起肌肉过度损失而造成的。

有关其他海洋哺乳动物CK值的报道很有限,运用血清CK及其   同功酶(Isoenzymes)可鉴定特定类型的肌肉损伤,这个问题有待进一步研究。

г-谷氨转胺酶(GGT或г-GT)(Gamma glutamyl transpeptidase)

  肝脏疾病(Liver disease)

  原发性堵塞性肝脏疾病(Primary obstructive Liver disease)

  胆汁郁积(Cholestasis)

  肌肉疾病(muscle disease

值得注意的问题假如血清与血凝块没有及时分离,会错误的引起GGT值升高。

GGT是存在于细胞质里的一种酶,联于许多组织器官细胞膜上。特别是那些位于胆小管周围和位于肾脏的细胞。狗的GGT会由于胆汁郁积(cholestasis)引起剧烈升高。

Medway和Geraci曾叙述GGT在海洋哺乳动物中具有肾脏特异性,肾小管损伤的动物可见到尿液中的GGT升高。而在血液中则见不到。虽然这是一个真实的叙述,但Bossart注意到在陆地动物中,血清GGT的升高几乎都是由于肝内堵塞或肝外堵塞引起的结果,因此推断海洋哺乳动物也可能与这些陆地动物的情况相同。因而建议对这种不常见于诊断的酶作进一步试验。

患有肝片吸虫病(fascioliasis)的反刍动物(ruminants),血清GGT水平升高但晚期肝纤维变性(advanced hepatic filrosis)的动物其GGT不升高。牛(cattle)和绵羊(Sheep)的GGT正常值范围要比其血清碱性磷酸酶(alkaline phosphatase)的水平要低,因此GGT可能是胆汁郁积(cholestasis)比较敏感的指标。非反刍海牛的GGT也可用此来予以解释。

血液尿氮(BUN,Blood Urea nitrogen)

  脱水(dehydration)

      肾脏疾病(renal disease)

      尿道堵塞(urethral obstruction)

      高蛋白食物(high protein diet)

肝衰(肝硬化)(liver failure (cirrhosis))

饥饿(starvation)

值得注意的问题:使用氟化钠(Sodium fluoride)抗凝剂会干扰用于检测血液尿氮(BUN)的脲酶细菌会人为地造成检测值下降,假如样品需要保存,则一定要冰冻保存,脂血症在比色检测BUN时会升高BUN值。

海洋哺乳动物采食高蛋白和高脂肪(如鱼)的食物时会升高BUN值。在其他哺乳动物中,BUN水平会受到生理因素或非肾源性疾病的影响,其中包括代谢率增加、发热、外伤、感染或毒血症(Toxemia),尿氮(Urea nitrogen)也可通过使用皮质类固醇(Corticosteroids)或甲状腺素类化合物(Thyroid compounds)这些增加蛋白质代谢的药物或四环素类降低蛋白质吸收(Assimilation)的药物,而造成医源性地升高。

所报道的海牛的BUN值相对于其他海洋哺乳动物显得比较低,这可能反映出海牛采食草类食物的特性。因此,在海牛中,血液尿氮(BUN)不是肾脏功能的一个好的指标,海牛BUN的参考值范围需要进一步建立。

当与水獭(river other)和臭鼬(skunk)比较时,海獭的BUN值显得比较高。然而类似较高的BUN值也在其他海洋哺乳动物有所发现,这可能是相对高的蛋白质饮食、高的能量贮存(energy conservation)和高的代谢率引起的。尽管北极熊被认为是一种海洋哺乳动物,但其正常的BUN值更接近陆地动物,Lee等人提出他们所报道的低的BUN值反应动物的采食状况,他所研究的血样来源于秋季加拿大北极圈的野生北极熊,此时这些动物采食较多的植物而采食蛋白质很少。

肌酸酐(Creatinine)                 

 ↑ 肾脏疾病

由于肌酸酐稳定度在室温条件可达到7天,因而不存在与实验室肌酸酐检测值有关的问题,肝素(heparin)和EDTA都不干扰检测结果,肌酸肝升高的程度与肾脏的损伤程度成正比例

在陆地动物中,肌酸酐是在肌酸(Creatine)和磷酸肌酸(phosphocreatine)代谢过程中形成的一种非蛋白而含有氮的物质。每天从肌肉代谢过程中产生的肌酸酐比较恒定,同时代谢也不影响肌酸酐的产生,肌酸酐也不受食物的影响

对肉食性(carnivorous)和草食性(herbivorous)海洋哺乳动物肌酸酐含量水平的解释,类似于陆地哺乳动物,并且对肾脏疾病应选择诊断试验。

尿酸(uric acid)

  肝细胞损伤(liver cell damage)

        痛风(gout)

值得注意的问题:使用草酸钠和草酸钾(Potassium and sodium oxalate)抗凝剂会降低尿酸值

狗的脲酸水平已作为检测肝病的指标。然而,其检测手段所检出的值在评论肝机能不全还存在疑问。在人医中,尿酸水平在肾衰(Renal failure)时会升高,但其升高的程度不与肾脏损伤程度成正比例。海洋哺乳动物尿酸的升高还没有文献记载,但在淡水豚中已有报道。

海洋哺乳动物的脲酸同陆地哺乳动物的一样极不稳定,同一动物个体不但每天与每天之间有所不同,而且也有季节性变化,被诊断具有肾前性氮血症(azotemia)的一只搁浅海牛,其肌酸酐升高,BUN值降低,尿酸升高(>5.0mg/dl)。尿酸升高可能是由于肾衰以及(或)饥饿造成的。

临床医学应积累更多的有关海洋哺乳动物尿酸方面的资料,从而确定尿酸是否是一种有用的参数。

碱性磷酸酶(AP. Alkaline phosphatase)

      肝脏疾病( Liver disease)

原发性肝脏堵塞或胆道堵塞性疾病

(primary obstructive liver or biliary disease)

尿毒症(uremia)

肠炎(intestinal inflammation)

年轻动物的骨骼生长(bone growth in young animals)

骨髓愈合(bone remodelling)

成骨活动增加(increased osteoblastic activity)

妊娠晚期(advanced pregnancy)

 

甲状腺机能减退(hypothyroidism)

成骨活动降低(decreased osteoblastic activity)

恶性贫血(pernicious anemia)

老龄海洋哺乳动物(geriatric marine mammals)

 

值得注意的问题EDTA钾、枸椽酸钠(sodium citrate)以及草酸盐抗凝剂会人为地降低碱性磷酸酶(AP)的值,在室温条件下所检样品保存三天以上会降低AP值

    由于狗具有较窄的血清碱性磷酸酶值范围,因此AP是其肝功能障碍的敏感性指标。

Medway和Geraci体会到,AP在海洋哺乳动物中具有肝脏特异性,在成年动物如AP升高则表明肝脏损伤,Medway注意到使用左旋咪唑(Levamisole)会造成AP值下降。

Bossart注意到病重的宽吻海豚(Tursiops)其AP值急剧下降。在人中,AP下降可见于恶性贫血(pernicious anemia)和甲状腺机能减退(hypothyroidism),这可能是由于成骨功能减弱造成的。代谢因素也会影响海豚的AP值患病的宽吻海豚当AP值开始升高时,一般来说海豚正处于恢复状态,这是一个很有用的预后指标

在年轻、健康、处于生长期的海洋哺乳动物中,其AP升高水平等于骨骼AP活动水平。MacDonald报道临床上健康的而且生长迅速的象海豹幼儿,其AP水平升高。然而在饥饿的鞍纹海豹(harp seal)幼儿中,即使处于生长期,其碱性磷酸梅(AP)水平降低,长期饥饿的幼儿在生长速度降低的同时,还可见到AP水平下降。

正常的牛(cattle)和绵羊(sheep),其AP活动表现出一个较宽参数值范围,但这不是堵塞性黄疸(obstructive icterus)或肝功能不全的有用的一个指标。由于明显的肝病理学变化已在海牛中观察到,AP在该动物中对诊断肝病的意义还不清楚,在两头休克的海牛中,由于使用类固醇(steroid)而造成AP值医源性升高。

海獭的AP水平要比鲸类动物所见到的AP水平要高,关于这一点的原因目前还不清楚。

北极熊幼兽的AP值要比成年动物的高,故同其他处于生长期的海洋哺乳动物一样,年轻北极熊AP值的这种升高可能与成骨活动增加有关。

乳酸脱氢酶(LDH,Lactic dehydrogenase)

一般性细胞损伤或坏死(general cell damage or necrosis)

值得注意的问题:溶血会误认为乳酸脱氢酶(LDH)升高,血清分离推迟也会如此在低于10℃的温度保存血清也会造成LDH下降,使用EDTA和草酸盐(oxalate)抗凝剂也是如此,由于LDH是一种胞内酶(lntracellular enzyme),因而存在于肝脏、肾、肺、心肌和骨骼肌以及淋巴网状内皮组织(lymphoreticular tissue)的LDH含量相同。因此该指标对于提出诊断不是一种有用的工具

海洋哺乳动物由于潜水使肌肉过度运动,从而使LDH从骨骼肌中渗出来,结果可见到该酶的含量有较宽的参数值范围。

对于未潜水而进行人工保定的鳍脚类动物,LDH值也非常高,这意味着过度的肌肉活动也不少。

由于与船或水阀碰撞引起外伤的海牛,其LDH值也非常高,表明存在非特异性器官细胞损伤。

海獭的LDH要比其他鼬科动物所见到的LDH 值要高但没有鲸类动物和鳍脚类动物的LDH高

与用设涵洞捕捉的北极熊相反,用脚网(foot snares)捕捉的北极熊的LDH要高出很多。

对海洋哺乳动物LDH同功酶的研究很少,如该酶要成为海洋哺乳动物一种有用的诊断指标,则有必要建立其正常值水平。

  葡萄糖(Glucose)

应激、兴奋、缺氧(stress、excitement、anoxia)

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

过度肥胖(obesity)

 

胰岛素分泌过多(hyperinsulinism)

严重的全身性疾病(severe systemic disease)

肿瘤形成(neoplasia)

营养不良、饥饿(malnutrition,starvation)

值得注意的问题如血清与红细胞没有及时分离,会人为地造成葡萄糖的值降低,冷冻保存会减缓RBC对葡萄糖的利用速率,采食会使葡萄糖的水平升高。饥饿则会降低葡萄糖的水平(请见第二十章)

处于饥饿状态下的海洋哺乳动物其血糖水平通常要比家畜的血糖水平(>100mg/dl)高,这可能是海洋哺乳对静脉穿刺(venipuncture)和保定(restraint)的一种反应。Medway 和Geraci认为通常葡萄糖水平的升高是大脑适应潜水需要的一种反应。其他学者认为,高水平的葡萄糖可以满足肌肉的能量需要,Greenwood等人认为含高蛋白和脂肪的鱼类食物也会导致葡萄水平升高。

Sweeney报道一头斯氏海狮(steller sea lions)、一头点斑海豹(harbor seal)和一头加州海狮(california sea lion)因极度虚弱而导致强直性阵发性痉挛以及死亡,这些动物由于饥饿而造成低血糖症,而且对使用胰高血糖素(glucagon)没有反应,提示肝糖原(glycogen)衰竭。其他学者已发现在血糖严重偏低动物可选择用50%的葡萄糖静脉注射治疗,以迅速提供葡萄糖的来源。由于在点斑海豹中,低血糖症(hypoglycemia)非常之常见。因此建议对点斑海豹新生儿特别是未成熟的动物定期进行血液葡萄糖的检测。

海牛葡萄糖的范围较宽,并且个体之间的差异也非常之大,这可能是由于在采取血样时的饥饿程度以及(或)过度运动造成的。

在加拿大的北极熊从10月到11月可见到葡萄糖明显升高,但没有见到昼间被动(diurnal fluctuations),血糖的这种秋季的季节性波动可能是由于周围的环境温度比较低或者是当浮冰开始形成时活动增加造成的。

甘油三酯(Triglycerides)

  食物停留在胃中(food remains in stomach)

    坏死性胰腺炎(necrotizing pancreatitis)

    脂血清(lipemic serum)

 

长时间的饥饿(prolonged fasting)

值得注意的问题:甘油三脂会因食物的变化而变化较大,脂血清会升高甘油三脂的水平

Bossart见到了唯一一例死于坏死性胰腺炎(necrotizing pancreatitis)的宽吻海豚,其肝油三脂水平升高。海豹(seals)在他们的血液中缺乏分解肝油三脂的适当的脂酶(lipase),这种低的脂酶活动说明不是合适的能量来源,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潜水的哺乳动物中,只有糖原(Glycogen)在缺氧的条件被用来供能,而脂肪被用作供能时需要氧。因此,海豹血液中的脂肪被认为处于一种“转运状态”,是沉积到鲸脂(blubber)中,还是动用鲸脂,得依靠是缺氧或是有氧的存在。

胃中含有食物的海豹会产生肝油三脂含量较高的脂血清,新生的点斑海豹(harbor seal)和加州海狮(california sea lions)在长时间饥饿之后肝油三脂的水平会非常之低,妊娠的点斑海豹(harbor seal)比没有妊娠海豹的肝油三脂水平要高。

胆固醇(cholesterol)

        甲状腺机能减退(hypothyroidism)

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

胆道堵塞(bile duct obstruction)

皮质类固醇过量(excess corticosteroids)

采食过多的脂肪(excess fat intake)

妊娠(pregnancy)

 

   甲状腺机能亢进(hyperthyroidism)

       营养不良(malnutrition)

       吸收障碍(malabsorption)

值得注意的问题:有报道在检测过程如使用比色法,那么溶血则可引起胆固醇(cholesterol)升高,假如动物在胆固醇血样采样之前采食,那么血清就会呈脂血清,并且肝油三脂占优势

淀粉酶(Amylase)

     急性胰腺炎(Acute pancreatitis)

胰道堵塞(pancreatic obstruction)

肠炎(intestinal inflammation)

尿毒症(uremia),原发性肾衰(primary renal failure)

值得注意的问题:EDTA、草酸盐(oxalates)和脂血症会人为地降低淀粉酶的值

脂酶(Lipase)

慢性胰腺炎(chronic pancreatitis)

胰腺坏死(pancreatic necrosis)

肾衰(renal failure)

使用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 administration)

值得注意的问题:溶血、脂血症以及使用EDTA和草酸盐抗凝剂会人为地降低脂酶值。

Medway注意到在Pennsylvania大学,即使是胰腺(Pancreas)能用手触摸到或在触诊(palpation)时有“急腹症”(“acute abdomens)的时候,在马和奶牛中,其血清没有检测出淀粉酶和脂酶的理想水平。

Bossart在解剖动物时,发现两例鲸类动物的急性坏死性胰腺炎(acute necrotizing pancreatitis),无论是宽吻海豚(Tursiops)还是假杀人鲸(Pseudorca),在生前其淀粉酶和脂酶都没有升高。这可能是在这两种鲸类动物中,淀粉酶和脂酶不是急性胰腺炎的特异性指标。Sweeney通过观察老龄鲸类动物排出苍白油脂样的粪便并且白细胞增多(leukocytosis),同时血清淀粉酶的水平增高,而诊断出老龄鲸类动物的胰腺炎,但没有给出其真实值。

Bossart所见到的海洋哺乳动物淀粉酶和脂酶的最高值是在新生和未成年的海牛中。然而,这两种值的升高在海牛中与胰腺炎疾病没有关联。因为无论是急性的还是慢性的胰腺炎(pancreatitis),就我们所知还没有在该种动物中观察到。在一头患有肾前性氮血症(prerenal azotemia)的海牛,其淀粉酶的水平不升高。

蛋白质和电解质(Proteins and Electrolytes)

PCV的变化参照总蛋白(TP)的变化,其特定的解释概括如下:

PCV正常,但TP降低(Normal PCV,But low TP)

=蛋白尿(proteinuria)

=胃肠蛋白质丢失(Gastrointestinal protein loss)

=肝脏疾病(liver disease)

 

PCV正常,但TP升高(Normal PCV,out high TP)

=球蛋白产生增加(increased globulin production)

=具有隐藏性贫血的脱水(dehydration with hidden anemia)

 

PCV升高,但TP正常(high PCV,but normal TP)

=红细胞生成增加(increased red cell production)

=隐藏蛋白质降低的脱水(dehydration with hidden low protein)

=脾脏收缩(splenic contraction)*

 

PCV升高,同时TP也升高(High PCV,and high TP

=脱水(dehydration)

 

PCV升高,但TP降低(High PCV but low TP)

=具有蛋白质丢失的脾脏收缩(Splenic contraction with protein loss)

 

PCV降低,但TP正常(Low PCV,but Normal TP)

=红细胞破坏增加(Increased red cell destruction)

=红细胞生成减少(decreased red cell production)

=慢性失血(chronic blood loss)

 

PCV降低,同时TP升高(Low PCV,with high TP)

=与慢性疾病有关的贫血(anemia associated with chronic disease)

=球蛋白生成增加(Increased globulin production)

 

PCV降低,同时TP也降低(Low PCV and low TP)

=最近的失血(recent blood loss)

=饮水过多(overhydration)

*脾脏收缩不宜应用于鲸类动物的红细胞压积容量(PCV)和总蛋白(TP),因为鲸类动物的脾脏比较小。

 

总蛋白(Total protein)

脱水(dehydration)

休克(shock)

清蛋白降低(Low albumin)

吸收障碍(malabsorption)

营养不良(malnutrition)

蛋白尿(proteinuria)

肾脏疾病(kidney disease)

寄生虫寄生(Parasitism)

清蛋白升高(罕见)(high albumin(rare))

 

值得注意的问题:光和热能造成人为地降低蛋白质的值,明显的溶血会增加蛋白质的值,脂血能改变折光计的读数。

清蛋白(Albumin)

脱水(dehydration)*

休克(shock)

 

营养不良(malnutrition)

肝脏疾病(Liver disease)

肾脏疾病(kidney disease)

胃肠道(gastrointestinal parasites)

*真正的清蛋白产生过多可能不存在,清蛋白升高是相对增高。

值得注意的问题:溶血可能会人为地增加清蛋白的值,血液清蛋白减少也可因长时间发热和外伤(trauma)造成蛋白质过度分解而引起(请见第6章)。

球蛋白(Globulin)

肝脏疾病(Liver disease)

免疫系统的刺激(stimulation of immune system)

 

免疫缺陷症(10)(immunodeficiency(10) disease)

免疫缺陷症(20-慢性疾病)(immunodeficiency(20 to chronic)disease)

从粪便中丢失(fecal loss)

    Ridgway对五种鲸类动物的α、β和γ免疫球蛋白进行了分类,并报道在疾病的感染过程中,球蛋白水平增加而清蛋白水平下降。

海狗(Northern fur seal)血清的三类免疫球蛋白已被分离出来,并报道在疾病的感染过程中,其性质类似于人的IgM、IgA和猪的IgG。4月龄以下的海狗,其循环IgG和IgM水平降低,表明这些动物在出生前没有免疫力,但当4月龄动物离开动物群时会产生免疫力(immunocompetence)。

Bossart发现患有致死性肝炎(fatal active hepatitis)和罗伯氏病(lobomycosis)而处于严重衰竭的宽吻海豚,同时存在低γ免疫球蛋白血症(hypogammaglobulinemia)。在人类营养不良(malnutrition)、慢性感染(chronic infection)、癌症(cancer)、肾脏疾病(renal disease)和免疫抑制性治疗(immunosupressive therapy),都是继发感染的条件造成低γ-免疫球蛋白血症,结果会引起继发感染和死亡。

在点斑海豹(harbor seal)新生儿中,虽然免疫球蛋白从母亲转运到新生儿的途径还不清楚,但当动物丧失新乳(colostrum)时,会导致低球蛋白血症。

在Miami海洋水族馆(Seaquarium),曾试图对海牛进行救护和康复,由于休克和脱水导致了血清总蛋白升高。遭受营养不良和饥饿的海牛可出现低清蛋白血症(Hypoalbuminemia),在慢性感染的海牛中已注意到轻度(mild)到中度(moderate)的高γ-球蛋白血症。

建议进一步用电泳诊断来对α-,β-以及γ-球蛋白进行分类,有必要利用特异性的海洋哺乳动物抗IgG、IgM、IgE和IgA的抗体进行免疫电泳(Immunoelectrophoresis)来产生基线值,这些研究将会证明对未来确定海洋哺乳动物免疫系统的状态是非常有帮助的。

钠(Sodium)

脱水(dehydration)

 

 

心脏疾病(heart disease)

过多的摄食盐而水的摄食受到限制(excess salt intake with limited H2o intake)

腹泻(diarrhea)

呕吐(vomiting)

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

使用利尿药(diuretics)

钾(potassium)

 脱水(dehydration)

     肾脏疾病(kidney disease)

     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hypoadrenocorticism)

 


呕吐(Vomiting)

腹泻(diarrhea)

使用利尿药(diuretics)

肾上腺皮质功能亢进(hyperadrenocorticism)

值得注意的问题:不仅血凝块中的RBC而且也由于溶血会释放钾,因此使用这种血浆时会错误地造成血钾升高。

由于钾可由细胞中释放出来,因此如存在大量细胞坏死,也会错误地造成血钾升高。

氯(chloride)

由于钠泵(sodium pump)建立的梯度(gradient),一般来说     

会导致氯的变化紧随钠的变化。

值得注意的问题:由于RBC利用氯,因而从血凝块中分离血清时,会人为地造成血氯降低。EDTA、草酸盐、枸椽酸盐(citrate)抗凝剂都会造成血氯值降低

磷(phosphorus)

血钙降低(decrease in calcium)

肾衰以及继发肾上腺皮质功能亢进的疾病(renal failure and associated secondary hyperadenocorticism)

原发性甲状腺功能减退(primary hypoparathyroidism)

摄食磷过多(excess phosphorus intake)

 

血钙升高(increase in calcium)

营养不良(malnutrition)

吸收障碍(malabsorption)

原发性甲状腺功能亢进(primary hyperparathyroidisn)

钙沉积过多(hypercalcitonism)

值得注意的问题:溶血会错误地引起血磷值升高,因此不要将血清与血凝块一起储存

血钙(calcium)

血清蛋白值升高(Increased serum protein)

钙或VD摄食过多(excess calcium or vitamin D intake)

骨质溶解(osteolysis)

原发性甲状旁腺功能亢进(primary hyperparathyroidism)

原发性肾病(primary renal disease)

 

 磷升高(increase in phosphorus)

    血清蛋白质降低(decreased serum protein)

    急性坏死性胰腺炎(pancreatitis)

原发性甲状旁腺功能降低(primary hypoparathyroidism)

    VD缺乏(Vitamin D deficiency)

值得注意的问题:应用EDTA和草酸盐(oxalate)抗凝剂会人为地降低血钙值溶血能使血钙轻度降低,使用软木塞(cork stopper)会使血钙值升高

  由于40-50%的钙是与蛋白质结合的,因此血钙会随着血清总蛋白的浓度而变化,具有低蛋白血症的动物,由于结合的钙减少,其血钙水平也相应减低,相反,具有高蛋白质血症的动物,其血钙会升高。

在本章所报道的血清电解质的值与有关文献所报道的其它海洋和陆地哺乳动物的值类似。

总CO2(Total CO2

代谢性碱中毒(metabolism alkalosis)

代偿性呼吸性酸中毒(compensated respiratory acidosis)

 

代谢性酸中毒(metabolism acidosis)

代偿性呼吸性碱中毒(compensated respiratory alkalosis)

  总二氧化碳不是由碳酸氢盐的浓度直接决定的,但碳酸氢盐是其主要来源,接近总量的95%,因此,总CO2值的明显升高或降低则反映碳酸氢盐浓度的变化

之所以CO2值在潜水哺乳动物中非常重要,而且与陆地动物CO2值可能有所不同,建议使用该参数值以便积累相应基线值的资料。

其他参数值(Miscellaneous parameters)

血型(Flood Type)

Fujiama于1954年,Cushing于1962年分别报道了2个血清型的鲸群(Ju1和Ju2)。Ridgway建议如试图进行输血(transfusion)不管受血者是否输过血,供体血和受体血都要进行交叉配血试验(Cross-matched)。

所有海洋哺乳动物都可用血清蛋白电泳图谱进行血型的鉴别(第23章)。

Bonner和Fogden对英国(Great Britain)海岸的灰海豹(Gray seal)和电斑海豹(harbor seal)主要电泳图谱标记为A和B。一些研究者显示,海洋性(pelagic)对海岸性的鼻瓶海豚群和杀人鲸(至少)存在明显的血液学差别。

 

血凝和纠缠蛋白的溶解系统(Blood clotting and fibrinolytic system)

已知齿鲸(Odontocetes)如瓶鼻海豚缺乏凝血因子XII(Hageman factor XII)活性和Fletcher 凝血因子活性(Plasma prekallikrein)。

鳁鲸(Seiwhales,须鲸mysticetes)的部分促凝血酶原激酶的激活时间(PTT)大大延长。这表明缺乏内原性途径的凝血因子。同时,凝血因子XII,凝血因子XI以及Fletcher因子不能检测出来。但作者承认他们所用的方法对鳁鲸来说没有种特异性。Medway观察到没有凝血因子XII,整个血凝时间会延长,这种情况虽然在人或陆地哺乳动物中没有临床意义,但Ridgway报道血凝时间延长的鲸类动物不应认为是“易出血者”(“bleeders”),因为动物的伤口或静脉穿刺部位血凝非常正常。

齿鲸和须鲸(odontocete and baleen whales)的血凝研究非常之少,对该领域作进一步研究显得非常必要。

在这里提供给读者进行血凝试验的专门采样方法及其对结果的解释,并阐明评价海洋哺乳动物血凝机制的恰当实验方法,以便积累基线值的资料。

动物在发生小外伤时,为了避免致死性的出血,有三种凝血机制:(1)血小板功能(Platelet function),(2)凝血机制(coagulation function)以及(3)血管的稳定和收缩(Stability and contractility of blood vessels)。

 1、血小板功能(Platelet function):当血管内皮受损时,循环中的血小板就会被冲到受损地点,并粘附到损伤点,释放止血颗粒(hemostatic granules)。在这种机械的检子形成期间,血小板还释放二磷酸腺苷(ADP,adenosine diphosphate)和磷脂(phospholipids)。两者既是血小板的吸附剂(attractors),又是血小板的凝集剂(aggregators)。

   1、凝集链(coagulation cascade)。血浆中含有血凝因子,当发生血管破裂时,这些凝血因子被激活,形成稳定的纤维蛋白血凝块。只有当外源性的(extrinsic)和内源性(intrinsic)途径的凝血因子发挥功能作用时,纤维蛋白血凝块才能形成。外源性途径由损伤组织释放的“组织因子”(tissue factor)而激活。内源性的途径通过血管表面与血浆中凝血因子XII接触而激活。无论是内源性还是外源性途径的连锁反应最终进入一个共同的途径。这三中途径所包含的众多因子如缺乏任何一个因子,连锁反应则不会发生,这样就不会形成正常的纤维蛋白血凝块,从而发生出血性疾病。

1、   血管稳定性和收缩性(Vessel stability and contractility)     

    血管壁的弹性成份(elastic component)主要是结缔组织成份。这种结缔组织成份维持血管功能的发挥,在老年人中,由于血管弹性丧失,毛细血管的脆性会随着年龄增加,结果会导致出血性疾病。一些营养性疾病(如人的VC缺乏)也能导致毛细血管脆性增加。其原因主要是通过影响血管周围组织中胶原蛋白基质(collagen matrin)的形成而引起的。

  在进行血凝试验时,一定要确定所作的试验不仅是发病动物的血液,而且还应控制在同种动物的同一个体中。这是临床实验室在小动物医学中评价血凝功能的标准程序,在海洋哺乳动物中也应采用相似的标准。

    另外,用于分析的血液必须用含有枸椽酸盐的试管(兰顶  blue top)采取。采集的的血液必须升到顶部,以使枸椽酸盐对血液达到相应的比率(1:9)。如采集的样品在室温保存时,则只有在2小时内所作的试验才准确。冷冻保存的样品只有12小时内所作的试验才准确。最安全的办法是将含枸椽酸盐的血液在采集后迅速放在冰上。作者极力劝阻不要邮寄样品。如冷冻保存样品没有条件,则可对样品进行离心,使血浆与红细胞分离以便后来做试验,但这种办法也很少接受。以下是出血性疾病试验诊断所作的实验:

1、用于评价血小板功能的试验(For evaluation of platelet function)

        血小板计数(platelet count)

        血凝块收缩试验(clot retraction)

        出血时间(Bleeding time)

2、评价凝血链的试验(For evaluation of coagulation cascade)

        凝血酶原激活时间(Prothrombin time)(外源性extrinsic)

        部分促凝血酶原激活时间(Partial thromboplastin time)(PPT,

   intrinsic)

        凝血酶时间(TT,thrombin time)(共同)

        纤维蛋白原(Fibrinogen)

        纤维蛋白降解产物出现(FDPs)(Filin degradetion product 

   pressnce

3、评估毛细血管脆性试验(For evaluation of capillary fragility)

        出血时间(fleeing time)

  出血时间是一种粗略并且不太准确的试验,而且涉及到切开皮下组织,估计血管收缩和血小板凝集之间有30秒的间隔,正常家畜的出血时间为1-5分钟,可能该实验是临床医生最先提示动物存在出血性疾病,并且常常是在静脉穿刺和外科手术时,在失去知觉的情况进行检查的一个部分。

血小板计数来自于外围血液涂片的估计,但用血细胞计数器计数比较精确,即使用血细胞计数器计数,由于血小板凝集(Clumping),其误差也会达25%,电子血小板计数器可能是最精确的。

如出血时间延长,而血小板计数正常,建议进行血凝实验来评价特定的血浆凝血因子。

由于有关海洋哺乳动物凝血机制的文献极少,提供这篇哺乳动物综述的目的是提供临床医生对所有海洋哺乳动物需要建立各自的正常的基线值。

PT作为肝脏疾病的预后指标(PT as liver Disease prognostic indicator)

在人医中,常常使用PT,但不是作为诊断指标,而是作为肝脏疾病预后的标准,特别是病毒性肝病。一条太平洋斑纹海豚(pacific white-sided dolphin)和两条瓶鼻海豚(Bottlenose dolphin)患有非特异性的肝病,其转氨酶(transaminases)和GGT升高,PT明显延长。在太平洋斑纹海豚中,PT接近22秒,一头对照动物的PT接近10秒。在瓶鼻海豚中,一头的PT达到30秒。

至少在瓶鼻海豚中,当怀疑有肝病时,PT可作为预后的指标,如在一头动物中,PT持续延长,则应小心会存在不良预后,如动物PT延长而肝脏的各种酶水平升高,则预后会得到改善,但两者会逐渐恢复到正常范围内。

红细胞沉降速率(ESR)作为预后指标(Erythrocyte sedimentation rate as prognostic indicator)(请见第20章)。

在人医和家畜中ESR是测量炎症存在和强度的非特异性指标,ESR是经过一定时间测定红细胞通过加抗凝剂的垂直悬液所下降的距离,通常用毫米表示(millimeters)

大西洋宽吻海豚正常红细胞沉降速率的范围为1-56mm,沉降时间60分钟(平均11毫米,n=210)。Schroeder 曾经观察到,此种海豚在炎症反应或组织损伤的急性期,ESR升高。这可能是由于血液纤维蛋白原增加引起的。研究结果表明,海豚的ESR是一种预后指标

用血清铁含量作为预后指标(见第20章)(Use of serum iron level as a prognostic indicator)。

Fenwick等人曾展示对人工饲养的和野外的海豚进行血清铁浓度的检测,在评价动物的健康上具有一定的医学诊断价值。

健康大西洋海豚血清铁的总含量(185-400μg/dl,n=93)要比有炎症或外伤的瓶鼻海豚的含量(17-115μg/dl,n=39)高许多。应激状态的瓶鼻海豚血清铁含量位于健康动物和发病动物之间(110-210μg/dl,n=71)。

如白细胞介素-1(interteukin-1)在炎症或外伤期间释放到循环系统中,则会引发巨噬细胞吞噬系统的吞噬反应,从而引起血清中所测的的铁含量下降,这种生理机制是一种宿主的防御机制。因为细菌生长时需要铁,没有一定的循环铁,细菌的繁殖会降低。

已由文献对抹香鲸(Sperm whale)的血清铁含量(84mg/dl)和鳁鲸(Sei whales)的铁含量(95mg/dl成年动物,53.8mg/dl胎儿)作过报道。同时作过报道的还有鼠海豚的血清铁含量(17.3-23.3mmol/l)。但这些值与动物的健康没有关系,因为所检测的样品是从没有医疗史的野生动物个体获得的。

表2

哺乳动物凝血因子及试验结果的解释

(Mammalian clotting Factors and Interpretation of Test result)

各凝血途径中的凝血因子:(Factor in:)

 

外源性途径(Extrinsic Pathway)               内源性途径(Intrinsic Pathway)

凝血因子VII(Proconvertin)            凝血因子XIII(纤维蛋白稳定因子,Fibrin   

凝血因子III(组织促凝血酶原激酶,                          stabilizing factor)

     Tissue thromboplastin)      凝血因子XII(Hageman 凝血因子)

                                  凝血因子XI(血浆促凝血酶原激酶先质,   

                                        Plasma thromboplastin antecedent) 

                                  凝血因子IX(Christmas factor)

                                  凝血因子VIII(抗血友病因子,      

                                                Antihemophiliac factor)

 

共同途径(Common Pathway)

凝血因子X(Stuart factor)

凝血因子V(前加速因子或称促凝血球蛋白原,proaccelerin)

凝血因子II(凝血酶原,Prothrombin)

凝血因子I(纤维蛋白原,Fibrinogen)

(凝血因子IV是钙,没有凝血因子VI)

血凝试验结果对凝血途径缺乏的解释(Test Results for defects in)

外源性途径(Extrinsic Pathway)

PT延长(Prolonged PT)

内源性途径(Intrinsic Pathway)

PTT延长(Prolonged PTT)

共同途径(Common Pathway)

PT延长(Prolonged PT)

PTT延长(Prolonged PTT)

出现FDPS(Presence of FDPS)

检测纤为蛋白质的数量和质量(Test for fibrinogen quantity and quality)

TT

 

在特定疾病或出血性疾病时,会产生下列试验结果(In specific disease or bleeding disorder situations,the following laboratory test result can occur:)

  肝脏疾病(liver disease)

凝血时间延长(Increased clotting time)

PT延长(Prolonged PT)

PTT延长(Prolonged PTT)

纤维蛋白原降低(Decreased fibrinogen)

  维生素K缺乏(Vitamin K Deficiency)

凝血时间延长(Increased clotting time)

PT延长(Prolonged PT)

PTT延长(Prolonged PTT)

弥漫性血管内凝血(DIC)(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opathy)

血小板计数降低(Decreased platelet count)

凝血时间升高到极度升高(Increased to very increased clotting time)

PT延长到极度延长(Prolonged to very prolonged PT)

PTT延长到极度延长(Prolonged to very prolonged PTT)

纤维蛋白质降低到衰竭(Decreased to depleted fibrinogen)

出现少量到出现大量的FDPs(Minor to Major amount of FDPs)

 

环境对血液参数值的影响(Environmental effects on Blood Parameters)

人工操作和血液状况的影响(Effects of Handling and Blood condition)

溶血(Hemolysis)能改变血清胆红素(Bilirubin)、AST、ALT、BUN、AP、LDH、钾(Potassium),氯(chloride)和磷(phosphorus)的值,脂血症(Lipemia)影响Hb、AST、ALT、淀粉酶(Amylase)、以及TP的值。为了获得好的血清样品,在室温条件下,将红顶凝血管置于垂直位置,等候10分钟,以便凝血块收缩,离心太快就会形成一整块血凝块,冷冻太快会妨碍血凝块收缩,这两者都会使分离的效果不好。

当血清被冷藏或冰冻保存时(长达6周),下列化学值稳定:BUN、胆固醇(Cholesterol)、TP、氯(chloride)、钙(Calcium)和磷(Phosphorus)。当血清用冷藏或冰冻保存时葡萄糖(Glucose)不稳定,上述资料主要来源于狗。

必须强调,目前,关于海洋哺乳动物化学值的稳定性还知之甚少。Hunter和Madin所做的试验显示,当使用冰冻和新鲜的海狗血清做试验时,冰冻的血清当储存107至166天时,除总蛋白、球蛋白、磷和肌酸酐(Creatinine)不改变外,其他所有参数值都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冰冻保存后的血清所检测的大多数参数值都下降,而胆固醇(Cholesterol)和胆红素(bilirubin)的值则升高。肝脏的各种酶在保存后则剧烈下降, ALT(SGPT)下降63%,AST(SGOT)下降19%。

饥饿和采食的影响(Effects of fasting and Feeding)。

Worthy和Lavigne曾对鞍纹海豹(harp seal)幼儿血液的性质进行过检查,其饥饿状态的血清钙和磷要比采食状态的高。AST(SGOT),ALT(SGPT),CK和AP在采食时会升高,其他血液参数值在饥饿和采食的鞍纹海豹幼儿之间没有明显的变化。

应激的影响(Effects of stress)(见第20章)

手术应激的狗,其血液参数值的改变显示于表3。

表3:应激对血液学及其化学参数值的影响(Effect of stress on Hematology and Chemistry parameters)

    ↑或↓ WBC计数

         ↑嗜中性白细胞(neutrophils)

         ↓淋巴细胞(lymphocytes)

         ↓嗜酸性细胞(eosinophils)

         ↓单核细胞(Monocytes)

    ↓PCV

    ↑AST(SGOT)

    ↑尿酸(Uric acid)

    ↑↑CK

   (↑)BUN

    ↑AP(在开始稍微升高后会持续2周时间)

    ↑↑LDH

    ↓总蛋白(Total protein)

    钠、钾(Sodium,potassium)没有变化

    ↓钙(Calcium)

    ↑磷(phosphorus)

    ↑↑可的松(Cortisol)

在北极熊中,Lee等人注意到用网捕捉的动物在白细胞增加(Leukocytosis)的同时,LDH和AST(SGOT)含量也升高。

Geraci等人对环斑海豹(Ringed seal)的应激进行过研究,两组海豹(一组是由油污引起的应激,一组是由运输处理引起的应激)的变化类似人类过度运动以及海豚在模拟运输后的变化,应激海豹的变化类似肾上腺皮质受到刺激后的变化,包括PCV下降,产生具有相对嗜中性白细胞增加(neutrophilia)、淋巴细胞减少(Lymphopenia)以及嗜酸性细胞减少(eosinopenia)的白细胞减少症,尿酸水平升高,胆固醇下降,以及钠和氯的水平降低,钾值升高。具有肾上腺皮质功能亢进(hyperadrenocorticism)的陆地动物、钠和钾的含量常常在正常范围内。Geraci把应激状态下的矛盾变化归结于“采样计数误差”(sampling technical error)。在环斑海豹中,通过使用ACTH(促肾上腺皮质激素)刺激醛固酮的分泌,而进行的另外一个盐丢失研究没有解决这个争议(见第21章)。

    捕捉、操作、运输造成野生鞍纹海豹(harp seal)的应激可造成CK值明显升高(>二倍,300-600IU/l,正常=40-90IU/l),上升的高峰时间很短(3小时),因此CK升高是鞭纹海豹应激的明显标志。

1986年12月在MA的Cape Cod搁浅的一群领航鲸(pilot whales),其可的松(cortisol)水平高出正常值(正常值:2-4.5μg/dl)达到4-16μg/dl,AST(SGOT)和CK也高出正常值(正常AST=100-200IU/l,正常CK=110-260IU/l),其AST值范围为200-1200IU/l。CK值范围为800-900IU/l。Cornell等人研究表明,齿鲸由于应激导致白细胞减少(Leukopenia)、嗜酸性白细胞减少(eosinopenia)以及铁的丢失(Sequestration)(正常铁=110-260mg/dl)。St.Aubin曾建议用快速可的松检测试验(现场进行更好)对群体搁浅进行分类,以确定那些预后最满意的动物。

因脱毛(molting)引起应激的贝加尔环斑海豹(Baikal seal),Ronald和Kay注意到RBC计数降低,血红蛋白降低,PCV降低, AST(SGOT)增加,ALT(SGPT)增加,AP增加以及LDH增加。

在新生的点斑海豹(harbor seal)中,Dierauf等人发现具有相对嗜中性白细胞增加(neutrophilia)、淋巴细胞减少(lymphopenia)和嗜酸性白细胞减少(eosinopenia)的白细胞减少(leukopenia),同时还见到高胆红素血症(hyperbilirubinemia)和低球蛋白血症,这种情况当与胎衣(lanugo coat)滞留(retention)引起的应激、身体尺寸减少、黄疸(jaundice)、消瘦(emaciation)和呼吸吃力(labored breathing)有关时,则是预后不良的症兆。

 

病例研究:所选海洋哺乳动物疾病的血液学和化学

(Hematologies and Chemistries of selected Marine Mammal Diseases:case studies)

鲸类动物(Cetaceans)(表4)

病例123(第3章和第9章)

病历(history)

.杀人鲸(killer whale)

.成年雄性,早在1970年就已开始人工饲养。

.从1971年到1977年每年接种丹毒苗

.该动物发生局灶性渐进性的水疱性舌炎(glossitis),通过训练行为(trained behavior),该鲸允许无菌操作抽取舌头的水疱液,细胞学检查,水疱液含有中毒变性的嗜中性白细胞和出血,病变部细胞培养,生长出纯丹毒菌(Erysipelothrix rhusiopathiae)。     

    诊断(Diagnosis)

    水疱性丹毒舌炎(Erysipelothrix vesicular glossitis)

    治疗(Treatment)

    丹毒(Erysipelothrix)对广谱抗菌素敏感,在最初的检查中,该鲸采用头孢羟氨苄(cefadroxil)(20g BID),敏感性结果表明该细菌对该抗菌素敏感。

讨论(Discussion)

这是海豚中一个不同寻常的丹毒病的表现,该文献描述了丹毒病既可在海豚和狗中表现出最急性败血症,又可表现出可治疗的以皮肤菱形疹块(rhomboid plaques)为特征的皮肤疾病。水疱性   (vesicular glossitis)可能是由鱼刺刺伤诱发产生。然而,在两次分离中,从鱼中或水池中没有分离出丹毒菌(Erysipelothrix)。当舌头上的病变渐渐扩大时,水疱最后破溃形成接近20×10cm宽的溃疡,大约在4周后溃疡才长出肉芽。

在报道的海豚皮肤丹毒病例中,白细胞增多或行为发生变化提示动物已经发病。但在发病的这头鲸中,没有行为上的变化,食欲也正常,也没有白细胞增多。也没有血液学的异常,该动物的确具有好的资料库,不过不清楚该动物是否是过去接种灭活菌苗造成了这种典型的形态学表现。该动物在抽取水疱液时,其阳性丹毒抗体滴度为1:1045,该结果表明该动物要么是爆发感染,要么是以前进行过免疫接种。

病例2

病历(history)

.太平洋斑纹海豚(Pacific white-sided dolphin)

.成年,22周岁,早在1970年开始人工饲养

.雌性

.观察到训练表演行为时有变化,故而采血检验。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第1天))

.AST,ALT和GGT轻度到中度升高

.白细胞轻度升高,其中嗜中性白细胞相对升高,淋巴细胞相对降低以及嗜酸性白细胞相对减少。

.再生性核左移(Regenerative left shift)

    治疗(Treatment)

   由于动物的食欲保持正常,该动物用先锋酶素(Cephalexin)3g(BID)治疗21天,并停止所有表演动作。大约一周以后在老的丹毒疤痕处以及巩膜观察到黄疸(icterus)。

后来的临床病理学(9-44天)(subsequent Clinical Pathology(days 9-44))

.ALT明显升高(4165IU/l),而该动物的ALT的正常值范围为53-64IU/l)。

.AST明显升高(>2500IU/l),而该动物正常ALT值约为190IU/l)。

.总胆红素升高(0.9mg/dl),(间接胆红素和直接胆红素的值接近相同)。

.GGT明显升高(>1000IU/l),而该动物的正常值约在40IU/l以下。

.LDH升高。

.WBC计数在15,800和20,400/mm3之间波动,而该动物的正常值范围为4000-6000/mm3

.轻度到中度的高γ-球蛋白血症(3.1mg/dl)。

.该动物的AP维持在正常值范围之内。

.PT升高(约为22秒,对照时间为11秒)

.低血糖(48mg/dl,正常范围为92-113mg/dl)

 

在感染后的大约2周,对该动物进行了人类肝炎的检验,检验结果如下:

.肝炎抗体为阴性(抗-HA)

.肝炎B表面抗原为阴性(HbsAg)

.肝炎Be抗原为阴性(HbeAg)

.肝炎B核心抗体(Anti-HBc)阳性

.肝炎B表面抗体(Anti-HBs)阳性

.肝炎B病毒DNA(HBV)阳性

 

另外的治疗(Additional Treatment)

.青霉素G(Penicillin G)(400,000 IU BID×14d)

.甲萘二酚磷酸钠(Menadiol sodium phosphate)(5mg BID)

.口服葡萄糖(Oral dextrose)

.补充多维添加剂(Additional multivitamin supplemention)

诊断(Diagnosis)

   在人医中,anti-HBc是肝炎B感染最特异的试验,HBv在人医中表明病毒复制活跃。上述的六个临床试验表明一种消退的非传染性的B性肝炎。在这头太平洋斑纹海豚(Pacific white-sided dolphin)的临床症状也与类似B型肝炎感染的诊断相一致。

讨论(discussion)

该疾病是怎样传播的,目前还不清楚,当对动物的训练师和兽医人员进行B型肝炎抗体滴度检测时,所有检测病毒性肝病的血清学试验都是阴性。

随着该病的发展,海豚的BUN从53mg/dl下降到26mg/dl,在其他种动物中这种情况可能与肝衰(hepatic failure)有关,同时还观察到了葡萄糖降低,这与肝衰是一致的,因为肝脏的糖原异生(gluconeogenesis)减少。高γ-球蛋白症则表明机体对该疾病产生了免疫反应,GGT升高可能是由于堵塞性肝病引起,该动物的PT已恢复正常,但见到了定期的、周期性肝病的发作。与该斑纹海豚(white-sided dolphin)一起饲养的杀人鲸检测出了anti-HBs。anti-HBs在人中的存在表明可防止继发感染B型肝炎病毒。由此引起的问题是:是否是一种鲸特异性的病毒造成了拟似B型肝炎的疾病?或者该病是一种人兽共患的传染病(Zoonotic)?

 

病例3

病史(History)

.三头宽吻海豚一群(Tursiops truncatus)

.成年雌性动物

临床病理(Clinical Pathology)

.GGT由中度到明显升高(100-500IU/l)

.ALT轻度升高

讨论(discussion)

引起这两种酶升高的原因没有确定。然而,列于西米替丁药物的两种不良反应包括逆向胆汁郁积(reversible cholestatic)或混合性胆汁郁积对肝细胞的影响没有严重的肝实质损伤。又一篇报道,报道了唯一一例由西米替丁引发的门静脉周围的肝纤维变化(解剖时作出的诊断),其血清转氨酶升高。

假如这群宽吻海豚(Tursiops)临床上的病理变化是由于长期西米替丁(Cimetidine)治疗引起的,那么令人不解的是在停药以后,GGT水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长达7个月)没有恢复正常,建议在海洋哺乳动物中如长期用西米替丁治疗,则应检测肝脏的各种酶是否升高,尤其是GGT。

在使用新一代的组织胺(histamine)  断剂如法莫替丁(Famotidine)没有遇到类似的问题。

 

例4

病历(history)

.在宽吻海豚中死亡诊断为胰腺疾病(Antemortem diagnosis of pancreatic Disease in T.truncatus

.使用过淀粉酶(Amylase)和脂酶(lipase)

讨论(discussion)

  在动物死亡后的解剖检查中,于宽吻海豚(Tursiops)中发现了四例胰腺炎,在假杀人鲸(Pseudorca)中发现了一例胰腺炎。在3例胰腺炎中,其性质属严重、弥漫性、慢性以及纤维变性。在2例胰腺炎中其性质属严重、多发性到弥漫性、急性以及坏死性胰腺炎。没有一个病例在死前有血清淀粉酶或脂酶升高,以支持胰腺疾病的诊断。

 

病例5

病历(history)

.宽吻海豚(Tursiops gilli)

.雌性,8-10岁

.在日本Iki岛的海岸捕获

.在人工饲养的头半年到1年内,该动物的临床试验室基线值范围在正常值范围内,该动物仍保持活动,但在第2年8月发生轻度的厌食,曾采过血样检查。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轻度白细胞减少,其中淋巴细胞和嗜酸性白细胞相对减少,没有核左移。

.ESR升高

.球蛋白升高

.BUN下降

.体温升高(1010F)

讨论(discussion)

   由于正处于类鼻疽(melioidosis)的发病季节,该动物用四环素(Tetracycline)、地塞米松(dexamethosone)以及        Irgapyrin治疗。然而,该动物表现出呼吸困难(respiratory distress),1天后发生了死亡,解剖时发现肺和肝脏有多灶性脓肿以及肝脏的淤血点(petecchiae),并有胸腔淋巴结的病变,鲸类动物的类鼻疽病(Melioidosis)是一种隐藏性的疾病。发生渐进性的呼吸困难、发热以及死亡。

诊断(Diagnosis)

病理组织学(Histopathology)和微生物学(Microbiology)肯定了假鼻疽杆菌(Pseudomonas Pseudomallei)的诊断。该菌(第3、6和第9章)对所有下列抗菌素敏感:强力霉素(Vibramycin)、四环素(Tetracycline)、氯霉素(chloramphenicol)、羧苄青霉素(carbenicillin)、新生霉素(novobiocin)和卡那酶素(kanamycin)。最新的研究表明,可使用头孢菌素(cephalosporin)类抗生素(如cefoperazone头孢哌酮)治疗,以及用蛋白多糖(protein-polysaccharide)抗原部分制成的灭活苗进行预防。

 

病例6

病历(history)

.二头暗色斑纹海豚(Lagenorhynchus obscurus; Cape dusky dolphin)

.一头雄,一头雌

.两头动物都表现出念珠菌病(candidiasis)的临床症状,用酮康唑(ketoconazole)以11mg/kg/d的剂量进行治疗。

.在治疗37天后,雄性海豚得到改善,但雌性海豚的血液计数仍无规律,另外,尽管雌性动物吃食很好,但她吞咽时显得非常困难。此时念珠菌(Candida)培养为阴性。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轻度白细胞减少,其中具有重症的嗜中性白细胞相对减少,淋巴细胞减少,嗜酸性白细胞增多,嗜碱性白细胞增加。

.血红蛋白血症(Hemoglobinemia)和贫血,网织红细胞增加(reticulocytosis)。

.血小板减少(thrombocytopenia)

初步诊断或假定性诊断(Tentative diagnosis)

初步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aplastic anemia),但没有进行骨髓活组织检查,因为嗜中性白细胞严重降低。

讨论(discussion)

    停止用酮康唑(ketoconazole)治疗后,血像(blood picture)得到了改善,然而9个月后,再次培养时,有大量念珠菌(Candida)生长,又重新恢复酮康唑治疗,此时采用稍低的治疗剂量(2.6mg/kg/d),治疗15天后,再次发生了白细胞极度下降,因而再度停药。

在一个用酮康唑治疗1361个病人的研究中,血小板减少(thrombocytopenia)的病人为0.1%,而白细胞减少的病人也为 0.1%。

当给海豚用酮康唑治疗时应予以小心谨慎,建议在治疗中进行一系列的血细胞计数进行监控。

 

鳍脚类动物(表5和表6)(pinniped)

病例1

病历(history)

一个水族公园展出了六头水獭(river otter),在获得这些水獭的3个月内,有四头死于急性坏死性肠炎(necrotizing       enteritis),这些水獭曾全部用灭活的全价白血病疫苗(panleukopenia vaccine)以及灭活的犬温热(canine distemper)和细小病毒疫苗(parvo vaccine)进行过免疫接种。每个水獭都表现出具有核左移的白细胞增多,并以不同寻常的嗜中性白细胞增多和淋巴细胞减少为特征。用丁胺卡那霉素和辅助输液治疗,症状没有得到缓解,死后细菌培养是非特异性的。在该公园,公开展示的三头成年大西洋点斑海豹(harbor seal)与三头成年加州海狮一起饲养(california sea lion),大约在最后一头水獭死后的2周,2头点斑海豹突然死亡,剩下的海豹在两天内出现厌食(anoretic),并具有明显的白细胞增多,嗜中性白细胞增多和淋巴细胞减少。尽管大剂量的静脉输液和抗菌素治疗,但这头海狮还是死了,这头海豹的病理组织学表现出类似急性坏死性肠炎的病理变化。死后细菌培养是非特异性的。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白细胞明显增多(WBC>39,000)

.退行性核左移(degenerative left shift)

.PCV和Hb升高(1头海豹)

.BUN升高(1头海豹)

讨论(Discussion)

  大剂量的静脉输液和抗菌素治疗的水獭和海豹没有临床作用,无论是海豹还是水獭都没有见到其他明显的病理变化。

曾怀疑是病毒性病因(见第5章),冰冻小肠的荧光抗体染色显示冠状病毒(coronavirus)阳性,细小病毒(parvovirus)为阴性。用结合抗血清进行直接荧光抗体染色检测传染性胃肠炎病毒和猫传染性腹膜炎病毒以及用间接荧光抗体染色法检测犬冠状病毒时均为阴性。用结合抗血清进行直接荧光抗体染色检测牛冠状病毒(bovine coronavirus)为阴性。

这种肠炎似乎是由冠状病毒(coronavirus)引起,而且该病毒似乎对水獭和点斑海豹(harbor seal)有特殊的致病性和宿主特异性,与点斑海豹一起饲养的海狮在临床上都保持正常。

在水獭表演结束后,与水獭接触过的驯兽员立即在饲养区进行海豹和海狮的表演,这可能是病毒传播到海豹的途径。

病例2

病历(history)

.226头加州海狮

.205头雄海狮,21头雌海狮

.一周岁动物,年轻动物和成年动物

.这是1984年5月和12月间从加州海岸救助的海狮,每头海狮都表现出严重衰竭(severe depression),过度口渴(excessive thirst)以及腹部呈卷曲姿势。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中度白细胞增多,伴有中度到重度的核左移。

.球蛋白升高(Elevated globulin)

.BUN升高(平均235mg/dl)

.肌酸酐升高(平均5.3mg/dl)

.磷升高(平均11.5mg/dl)

.AP,AST和ALT均在正常范围内

治疗(treatment)

.四环素(tetracycline)(22mg/kg Qid)

.青霉素G钾(Potassium penicillin G)(44,000μ/kg BID)

讨论(Discussion)

    一定比例(29%)的海狮得到了成功地治疗,死亡动物的解剖表现出明显的肾肿胀,肾小叶变黑,皮质(cortices)和骨髓质(medullae)很难区别。

诊断(Diagnosis)

    主要的病理组织学变化为肾小管性肾炎(tubular nephritis)和肾小球性肾炎(glomerulonephritis),暗视野(Darkfield)显微镜检查肾脏浸出物(kidney macerates)或尿液可得出钩端螺旋体病(leptospirosis)的假定性诊断(presumptive diagnosis)(见的3章)。

 

 

 

.加州海狮

.雌性

.7-8月龄大

.于2月在加州海岸北部救助

.体格检查时,该动物相对其年龄来说体格偏小,呼吸次数增加,呼吸困难(dyspneic),肺部所诊有刺耳音(harsh sound),没有鼻分泌物,中度脱水,动物虚弱。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轻度的血红蛋白血症

.白细胞计数正常,但单核细胞相对增多(11%)

.没有嗜酸性白细胞

诊断(Diagnosis)

粪便显微镜检查可见蠕虫(roundworm)卵和肺虫(饰状副丝虫,Parafilaroides decorus)幼虫,确诊为蠕虫肺炎(verminous pneumonia)(见第4章)

讨论(Discussion)

寄生虫感染时嗜酸性白细胞增多(Eosinophilia)不会经常存在,该动物用胃肠外补液,哌嗪(Piperazine)和左旋咪唑(Levamisole)治疗时取得了圆满成功,呼吸治疗包括2天的支气管扩张药(bronkosol)和化痰药(Mucomyst)通过微滴喷雾器(Microdroplet vaporizer)给药(BID)。

 

病例4

病历(History)

.5头加州海狮

.性成熟的成年雄性动物

.所有5头海狮是1983年至1987年间沿着加州北部海岸不定位置自己搁浅的动物。在体格检查中,每头动物都有不同程度的体重减少或消瘦,后鳍肿大或水肿(edematous),腹部膨胀(abdominal distention)以及直肠脱出(prolapsed rectums)。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贫血和血红蛋白血症(anemia and hemoglobinemia)

.白细胞增多伴随单核细胞相对增多或核左移。

.BUN升高(60-285mg/dl)

.肌酸酐升高(1.5—3.5mg/dl)

.总蛋白质升高(>10g/dl)

.血液白蛋白减少(Hypoalbuminemia,<3g/dl)

.低血糖(Hypoglycemia)(<70mg/dl)

.血液磷酸盐过多(Hyperphosphatemia,>10gm/dl)

.低血钙(Hypocalcemia,<9gm/dl)

讨论(discussion)

   5头动物全部死亡并进行了解剖,所有动物都具有组织块,这些组织块位于腹部、背部、尾部并延至肾脏,原发性肿瘤(Primary tumor)的大小为长13—18cm,宽0.5-15cm,肿瘤的转移地点为肺、纵隔(mediastinum)、肠系膜淋巴结(Mesenteric lymph mode)、腹膜(peritoneum)、肝、脾、肾上腺(adrenal)、肾以及膀胱(Bladder)。肿瘤的原发地点怀疑是肾盂(renal pelvis)、输尿管(ureter)或膀胱(Bladder)。下列肿瘤(neoplasma)侵袭雄性鳍脚类动物已在文献中作过报道:腺癌(adenocarcinoma)、淋巴肉瘤(lymphosarcoma)、鳞状细胞癌(squamous cell carcinoma)、转移细胞癌(transitional cell carcinoma)。针对这些肿瘤提出的可能病因是化学致癌物(chemical carcinogen)、遗传素质(genetic predispositions)、病毒因子和物理刺激(physical irritants)。

诊断(Diagnosis)

    在每个病例中转移细胞癌是通过病理组织学做出的诊断。

 

病例5

病历(History)

        加州海狮

        雄性

        5岁

        该动物发现于加州北部的海滩。并有绳伤,而且在救援地点发生

了流产,该动物不想活动(listless),入院治疗时厌食。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中度白细胞增多伴随核左移和单核细胞增多

        没有嗜酸性白细胞

        轻度贫血

        血液清蛋白减少(hypoalbuminemia)

        血液球蛋白升高(hyperglobulinemia)

        羊膜(amnionic membranes)培养钩端螺旋体病(leptospirosis)

和布氏杆菌病(brucellosis)均为阴性。

讨论(Discussion)

该海狮开始用广谱抗菌素治疗,肺虫通过鼻腔采样而诊断出,并用左旋咪唑治疗。动物在治疗1周后,再次检查肺虫时为阴性。15天后动物继续没有精神和厌食,白细胞增多持续存在,在脸上产生了两个排脓的病变,放射照片(radiograph)显示有两个具有放射密度的物体,接近3cm长,在麻醉状态下,取出了两个子弹,1颗子弹取自下颌骨(mandible),一颗子弹在左耳附近取出,在手术后一周内,该动物的临床实验室检验都在正常范围内。

 

病例6

病历(History)

        一群北像海豹

        幼儿,4—8周龄

        雌雄混合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RBC升高

        MCU下降

        AP明显升高

诊断(Diagnosis)

这是健康、年轻处于生长期海豹的临床实验室检验的血象。

 

病例7

病历(History)

        29头太平洋点斑海豹(pacific harbor seal)

        新生儿,小于7日龄

        雌雄混合

        所有的点斑海豹是在恶劣天气条件下被遗弃或失去父母的海豹,

有些小海豹(16头)黄疸,其他动物(10头)在体格检查时发现有呼吸困难。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所有RBC参数值都正常

        没有贫血和溶血的迹象

        总胆红素升高(2—15mg/dl)

  直接胆红素升高

  间接胆红素升高

        AP轻度升高(平均221IU/l)

        AST轻度升高(平均198mg/dl)

讨论(discussion)

  大部分点斑海豹(Harbor seal)(22头)发生了死亡,在存活的七头动物中,在存活的7—10天,胆红素开始恢复,在生存者中,在28日龄时,胆红素水平恢复正常(0.1—0.2mg/dl),黄疸也消失。

  诊断(Diagnosis)

   点斑海豹这种早期高胆红素血症下降到正常水平的情况强烈表明非病理性的“生理性黄疸”的发生类似于人类新生儿所见到的状况。

 

海獭(表7)(sea otters)

病例1

病历(History)

        半岁至2岁人工饲养的海獭

        雄性

        在前一天晚上4:00海獭吃食和展示行为都正常

        在体格检查时精神沉郁(depression),急性腹痛和腹部稍卷蛐。

        在体格检查90分钟后,动物开始吐出棕色液体和粘液。

        粘膜苍白,毛细血管充盈变缓。

临床病理学(Clinical pathology)

        血糖中度升高(388mg/dl)(Moderate hyperglycemia)

        血氮轻度到中度的升高(Mild to moderate azotemia)

        血钾升高(Hyperkalemia)

        高碱性磷酸酶血症(Hyperalkaline phosplatasemia)

        淀粉酶和脂酶升高(Elevated amylase and lipase)

        中度低血钠(Moderate hyponatremia)(139mEq/l)。

讨论(Discussion)

    高血糖症被认为是应激产生,血氮轻度升高可能是肾前血液轻度浓缩引起的,轻度高淀粉酶血症和高脂酶血症常与血氮升高共同产生,血磷升高最大可能是由于肾小球过滤速率降低引起。

血钠降低(Hyponatremia)和血钾升高(hyperkalemia)表明酸碱和电解质紊乱。碳酸氢盐测定,血液PH和阴离子差(anion gap)测定可能对弄清这种紊乱提供帮助,但也可能没有用。依据临床症状可怀疑酸中毒(高血钾症)和胃肠道疾病(通过呕吐丢失钠和胃肠道丢失)。

腹腔穿刺除了存在恶臭的气体外,对诊断基本上是没有用,      放射照像(Radiograph)显示充满气体的胃和扩张的小肠襻(loop)。

在剖腹探查时,腹腔发出恶臭的气味,肠道颜色变色,从脾和肠道采样进行有氧和厌氧培养。当将肠道外置时,结果发现11m的肠道有三分之一多发生了肠扭转(volvulus),肠扭转导致肠膜脉管系统被勒死,大剂量静脉内注射类固醇(steroids),输液和抗菌素治疗也毫无作用,该海獭在手术后30分钟死亡。

病理组织学表明肠梗死(infarcted),整个肠壁呈出血性坏死的病理变化,并具有明显的细菌增殖。所有淋巴结出血和坏死,肺脏广泛存在灶状出血和弥漫性的肺充血。

诊断(Diagnosis)

病理学诊断仪据坏死性出血性肠病变和休克,从组织学检查中没有找出发生肠扭状的原因,胃肠道没有寄生虫存在,未驯化的海獭偶尔发生肠扭转目前还不清楚其病因。

 

海牛(表8)(Manatee)

病历(History)

        未成年海牛

        雌性

        该动物可能是由于船上的碰撞而具有严重的外伤,该动物在救护

时不能潜水,并飘浮在水面,已被灼热的太阳爆晒五天。

        胸部放射照像时,有三根肋骨骨折和双侧性创伤型气胸。

临床病理(Clinical pathology)

        BUN正常(15.0mg/dl)

        肌酸酐升高(7.0mg/dl)

        钾轻度到中度升高(6.1Eq/l)

        钠轻度升高(164Eq/l)

治疗(Treatment)

该动物用补液(通过胃管)、抗菌素、利尿药、安定药和辅助营养治疗,在四个月之内,该海牛慢慢恢复正常潜水能力,各种临床实验室的值也在该种动物的正常范围内。

   诊断(Diagnosis)

        外伤性肋骨骨折

        双侧性气胸

        肾前性血氮升高(Prerenal azotemia)

        心胞有渗出液(通过超声诊断)

讨论(Discussion)

在Florida搁浅的西印度海牛,创伤并继发是最常见的状况。

 

北极熊(表8)(Polarbear)

还没有临床上的报道。

 

皮肤病的临床病理(Clinical Pathology of skin Lesions)

鲸类动物(Cetaceans)

        海豚痘疹(Dolphin pox)

        花纹病(Tattoo lesions)

        佩兹利病(Paisley lesions)

        这些病变被认为与“应激”有关,这种“应激”既可以是群体性

的、生理性的或病理性的(继发病),有多种临床表现,丛佩兹利花纹或花纹型到苍白点(Pale blemishes)或针孔病变(Pin-hole lesions)。这些病变可钻取或通过剪去3mm的活组织进行检查。

    在病理组织学上,这些病因具有特征性的外观,皮肤括取物进行细胞学检查时,其病变侵袭程度比活组织检查的要轻,但需要病理学家更大的耐心确定嗜酸性白细胞增多,上皮细胞内的胞浆内包涵体(introcytoplasmic inclusion bodies),并以此得出诊断,海豚痘疹不是一种重症疾病,但这种疾病常常反映出一种原发性的疾病,有时在临床上表现不明显,因此必须引起医学上的注意。

  

    念珠菌病(Candidiasis)(见第3章)

皮肤粘膜的念珠菌病,理想的是在活组织病理学检查确定后,再得出诊断结论。

活组织样品的显微镜显示与念珠菌假菌丝有关联的炎症,由于念珠菌能在粘膜表面作为机会性居住者而被发现,因而单靠细菌培养会导致误诊。该菌还在氯消毒过重的水中发现或可见于自然环境中,不能进行活组织检查的地方,可依据细菌培养和肉眼可见的病变得出念珠菌病的诊断,用酮康唑或新一代衍生物(Itraconarole)治疗一般可以使病变消退。

鳍脚类动物(Pinnipeds)

象海豹的皮肤病(Elephant Seal Skin Disease)

鳍脚类动物原发性皮肤病是见于未成年的北象海豹(Northern elephant seal),发病动物发生脱皮(excoriative),皮肤破裂(cracking)、易脆(fragile)和皮肤出血,常发生于春末。发病过程看起来类似不规则的蜕皮(molt),也可能是一种应激反应,有人曾提出假设,念珠菌(candidiasis)、β溶血链球菌(D群)(β-hemolytic streptococcus(group D)、VE缺乏和自身免疫性疾病,都可能引起这种皮肤病,但到目前为止,其病原还没有定论。活组织检查和营养试验有可能确定其病因(图1A和1B)。

海洋哺乳动物的尿液采集

(Urine collection in Marine mammals)

   有关海洋哺乳动物的尿液排放、收集或尿液特点的文献资料很少,Medmay和Geraci报道如没有导尿管或代谢笼,要采集24小时的尿液样品是不可能的。自由采集尿样是采尿最常用的方法,但在有污染的海兽水环境中,这些样品不适用细菌培养,并且会削弱诊断价值。

用高蛋白的饲料鱼饲喂鲸类动物、鳍脚类动物、海獭和北极熊会产生琥珀色、PH约为6.0的酸性尿,预计海牛象反刍草食兽一样尿液的PH值在碱性范围内(PH约7.5或更高)。

鲸类动物(Cetaceans)

鲸类动物在干燥陆地保定时常常排尿,假如在保定之前准备好了尿液采集的试管,那么尿液可在此时采集。比较合适的样品可在保定时采集或经过医疗行为训练的鲸类动物通过人工轻轻地压迫生殖裂(雄性动物或雌性动物均有)而采集尿液,雌性动物的尿道开口正好位于阴蒂突出物的正后方,Sweeney建议雌性动物至少使用20cm长12号的法国聚乙烯导尿道,雄性动物至少使用50cm长的8号法国导尿管(8 French catheter)。

    鳍脚类动物

在鳍脚类动物中采集尿样比较困难。在地上自由采集比较简便,但质量很差,鳍脚类动物的体格在大多数个体都妨碍膀胱穿刺。在鳍脚类动物中,如没有重度镇静或全身麻醉,要插入聚乙烯导尿管是完全不可能的。由于不能利用人工的方法使阴茎伸出,因而在雄性鳍脚类动物插入导尿管时必须将包皮割除。在雌性动物中,使用耳镜锥(otoscopic cone)和亮光源如眼用头镜有助于导尿管的插入。

海牛(Manatees)

海牛在用担架保定期间常常会排尿,因而可以自由采集,但不太干净。雄性海牛的阴茎不能用人工的方法使之伸出来,因此用简单的导尿法无法采集到尿液,雌性动物的尿生殖裂(Urogenital slit)相当紧,因此虽然在导尿时可使用窥镜和耳镜(Otoscope)。但由于动物必须重度镇静或麻醉,因而该方法不常用。

海獭(Sea otter)

如有可能,可在体格检查期间采集尿样,偶尔可以使用轻度压迫后腹部的方法,诱导动物排尿。如有必要,可对雄性海獭进行导尿,雌性动物在没有镇静的情况下不能导尿,然而一旦镇静可使用连有大镜锥的耳镜促进导尿管的插入。

北极熊(Polar Bear)

通常只有在地上采集北极熊的尿液,可使用膀胱穿刺来采集尿液,但不常用,雄性北极熊的阴茎可以伸出来,但只限于保定或镇静的动物,因此膀胱导尿极少使用。

 

海洋哺乳动物粪便的采集

(Fecal collection in Marine Mammals)

    鲸类动物(Cetaceans)

    鲸类动物由于水环境而妨碍了粪样的采集,然而,经过行为训练的动物可以呈现肛门区,一边用粪签或粪棒插入采样,新鲜粪便也可在常规体格检查中采集到,然而,对粪便的观察只限于粪便的颜色和含泡沫的程度。水面上有漂浮的泡沫(Foam)、粘液(mucus)以及粪便都是不正常的。

鳍脚类动物(Pinnipeds)

采集鳍脚类动物的粪样时,可将每个动物隔离到单个饲养区,随后到地上采集,或将动物用物理方法保定之后,用粪棒插入直肠内来采集粪便。

海牛(Manatees)

海牛经常在体格检查期间排粪,因此,采集粪样最方便的方法是在保定单架上,如果动物在检查期间没有排出所需要的粪样,则可用粪签采集。最近有学者对海牛的球虫(coccidia)进行了描述。

海獭(Sea otters)

正常海獭的粪便是浅棕色、松散并有粘液和贝壳碎片在里面,其粪便的采集可通过人工保定动物后用粪圈(fecal loop)采集。

北极熊(polar Bears)

北极熊粪样的采集如同其他陆生野生动物,既可在圈养地上采集,也可用粪便采集棒在动物完全保定后于直肠采集。

其他样品的采集

(Miscellaneous specimen collection)

常规细菌棉签样品应及时采集,特别是在动物入院时,必须进行正常和病理学的菌群鉴定,牙齿、咽(oropharynx)、鼻腔(nasal sacs)(喷气孔)或鼻部、眼、耳、皮肤病变和肛门直肠区样品的培养,培养基(culturetts)应及时运到实验室。灭菌的血琼脂平皿可用作此种检验,与组织液(tissue exudates)有关的细胞学评价也助于诊断(表9)。

如海洋哺乳动物在人工环境中饲养,作者极力推荐针对诊断样品的采集进行行为训练(第2章)。在监测海洋哺乳动物健康时,兽医和训练员之间应保持密切的工作关系。驯兽员可以调节动物到训练状态,从而降低动物因捕捉和保定人为引起的与应激及有关的生理反应。到目前为止,在各机构,行为的训练应遵从以下顺序:血液的采集、尿液的采集、精液的采集、粪便的采集、胃内容物的采集、喷气孔培养物的采集、脓肿抽取物的采集(aspiration of abscesses)、口腔的检查、外伤的检查,超声波检查(ultrasonography)(表10)。

 

 表4

鲸类动物学会血和血清化学值范围

(Cetacean Hematology and serum chemistry values,Normal Ranges)

动物种类(species)

参数(parameter)单位(units)

红细胞(Erythrocytes)嗜酸性白细胞(Eosinos)、嗜碱性白细胞(Basos)白细胞(Leukoctes)杆状核(Bands)(淋巴细胞(Lymphs)、单核细胞(Monos)、肝脏酶和胆红素(Liver engymes and lilizulin)

总胆红素

直接胆红素

间接胆红素

灰海豚(Grampus griseus)

大西洋瓶鼻海豚

太平洋斑纹海豚

白鲸

杀人鲸

鼠海豚

灰鲸

长须鲸

肝、肌肉和肾脏的酶

肌酸酐、尿酸、葡萄糖、脂和胰脏的酶

葡萄糖、甘油三脂、胆固醇、淀粉酶、脂酶

蛋白质和电解质

清蛋白(Allumin)

球蛋白(Glolulin)

蛋白质和电解质(继)

注:n、d=无资料记载

a来自同一动物个体的81个样品

b仅是平均值

c白细胞增多和极度的核左移表明有炎症,平均,平均杆状核细胞

j平均钾值=

m当值为15时表明患病的鼠海豚临床症状不明显

n 灰鲸或长须鲸没有资料记载,然而有两种其他须鲸(mysticetes)曾有文献记载了铁离子值,鳁鲸、抹香鲸。

表5

成年鳍脚类动物血汇学和血清化学值正常范围

(Adult pinniped Hematology and serum chemistry vabces)

点斑海豹,鞍皮海豹、环斑海豹、冠海豹、象海豹、海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