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foxs
sfoxs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15
  • 关注人气:1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2014-02-25 13:50:04)
分类: 书法图说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张旭《郎官石柱记》,拓本帖芯20.2×13cm。上海博物馆藏。

 

  《郎官石柱记》又称《郎官厅壁记》,唐陈九言撰文,张旭书。唐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立,在陕西西安。此石宋时已有刻本。字体取欧阳询、虞世南笔法,端庄严谨,不失规矩,展现出楷书的精妙
  《郎官石柱记》是传世最为可靠的张旭真迹,原石久佚,传世仅王世贞旧藏“宋拓孤本”,弥足珍贵。此石宋时已有刻本。明董其昌曾刻入《戏鸿堂帖》。
  拓本前后有胡孝思、王世贞、王鏊、翁方纲、钱泳、吴荣光、何绍基等十余人题跋。后有清末民初扬州人嵇燧为张长史造像一幅。

    历来评价甚高。苏轼云“作字简远,如晋宋人。”黄山谷更云:“唐人正书,无能出其右者。”《古今法书苑》谓:“张颠草书见于世者,其纵放奇怪近世未有,而此序独楷书,精劲严重,出于自然。书一艺耳,至于极者乃能如此。其楷字概罕见于世则此序尤为可贵也。”明赵涵《石墨镌华》谓此记“笔法出欧阳率更,兼永兴,河南,虽骨力不递,而法度森严。”有赞云:“长史草书,颓然天放;略有点画处而意态自足,号称神逸”,“长史真书《郎官石柱记》作字简远,如晋宋间人。”如《集古录》云:“旭以草书知名,而《郎官石柱记》真楷可爱。”黄庭坚云:“长史《郎官厅柱记》,唐人正书,无能出其右者。”苏轼云:“今世称善草书者,或不行真行,此大妄也。真生行,行生草。真如立,行如行,草如走。未有未能行立而能走者也。今长安犹有长史真书《郎官石柱记》,作字简远,如晋宋间人”。
    《广川书跋》也说“……及《郎官记》则备尽楷法,隐约深严,筋脉结密,毫发不失,乃知楷法之严如此。失守法度者至严,则出乎法度者至纵。世人不知楷法,至疑此非长史书者,是知骐骥千里,而未尝知服襄之在法驾也。” 《古今法书苑》谓:“张颠草书见于世者,其纵放奇怪近世未有,而此序独楷书,精劲严重,出于自然。书一艺耳,至于极者乃能如此。其楷字概罕见于世则此序尤为可贵也。” 这些评述,也从另方面说明了书法艺术中楷和草、严和纵的辨证关系。只有真生行,行生草。未有未能行立而能走者也。
    《宣和书谱》中评说:“其名本以颠草,而至于小楷行草又不减草字之妙,其草字虽然奇怪百出,而求其源流,无一点画不该规矩者。”此序楷势精劲凝重,法度森严,雍容闲雅兼而有之,是张旭存世的重要楷书作品。

 

    张旭(675-750),唐代书法家,字伯高,与李白、贺知章等人共列饮中八仙之一。唐文宗曾下诏,以李白诗歌、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又工诗,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号称“吴中四士”。传世书迹有《肚痛帖》、《古诗四帖》等。
    张旭初仕为常熟尉,后官至金吾长史,人称“张长史”。其母陆氏为初唐书家陆柬之的侄女,即虞世南的外孙女。陆氏世代以书传业,有称于史。张旭为人洒脱不羁,豁达大度,卓尔不群,才华横溢,学识渊博。与李白、贺知章相友善,杜甫将他三人列入“饮中八仙”。是一位极有个性的草书大家,因他常喝得大醉,就呼叫狂走,然后落笔成书,甚至以头发蘸墨书写,故又有“张颠”的雅称。后怀素继承和发展了其笔法,也以草书得名,并称“颠张醉素”。 
    张旭性格豪放,嗜好饮酒,常在大醉后手舞足蹈,然后回到桌前,提笔落墨,一挥而就。有人说他粗鲁,给他取了个张癫的雅号。其实他很细心,他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所触到的事物,都能启发写字。偶有所获,即熔冶于自己的书法中。当时人们只要得到他的片纸支字,都视若珍品,世袭真藏。那时候,张旭有个邻居,家境贫困,听说张旭性情慷慨,就写信给张旭,希望得到他的资助。张旭非常同情邻人,便在信中说道:您只要说这信是张旭写的,要价可上百金。邻人将信照着他的话上街售卖,果然不到半日就被争购一空。邻人高兴地回到家,并向张旭致万分的感谢。

                                                                                     

延伸阅读

“草圣”张旭怎会穷得家徒四壁
  在中国书法史上,被称为“草圣”的,古代有“两张”,即后汉张芝和唐代张旭。现代有林散之。张芝字伯英,曾临池学书,池水为黑,家中衣帛书而后练。“练”,古人将布帛煮熟漂洗,使得柔软洁白。功力深厚,被誉为“超前绝后,独步无双”。张旭生于唐上元三年,他母亲是初唐书法家陆柬之的侄女,即虞世南的外孙女。他初为常熟尉,后官至金吾长史,故人称“张长史”。张旭为人豪放洒脱,卓尔不群,与李白、贺知章是好朋友,杜甫将他三人列入“饮中八仙”。唐文宗下诏把李白诗歌、裴旻舞剑、张旭草书并称为“三绝”。张旭最有名的是醉书,常常喝得大醉,呼叫狂走,然后乘兴落笔成书,甚至用头发蘸墨书写,故又称“张颠”。

  李颀 (690-751,四川三台人,唐代诗人)比张旭小15岁,两人堪称“忘年交”,他中进士后只做过新乡县尉的小官,和仕途坎坷、贫困潦倒的张旭境况相似,惺惺相惜,引为知己。他对张旭的为人及书法非常了解,写了《赠张旭》一诗,对张旭的狂草艺术做了生动的描绘。

  “张公性嗜酒,豁达无所营。皓首穷草隶,时称太湖精。”开头四句写出了张旭的几个最大特点,一是“嗜酒”,二是“无所营”,三是“穷草隶”。因为张旭出生在吴县,所以绰号“太湖精”。清代唐孙华也曾有诗:“卑宦曾为常熟尉,高名独擅太湖精。”

  接下去描写他的创作状态:“露顶据胡床,长叫三五声。兴来洒素壁,挥笔如流星。”“露顶”,脱掉帽子,指不受礼节的约束。“胡床”,是一种可以折叠的坐具,相当于现在的折叠椅。“洒素壁”,指在白墙壁上泼墨挥毫,也就是题壁。

  那么,他当时的家境如何呢?“下舍风萧条,寒草满户庭。问家何所有,生事如浮萍。”因为他不会钻营,不治生产,所以身无长物,可以说家徒四壁。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豁达如故,高朋满座,与好友聚饮,通宵达旦,不知醉醒,及时行乐,书酒遣怀:“左手持蟹螯,右手执丹经。瞪目视霄汉,不知醉与醒。诸宾且方坐,旭日临东城。荷叶裹江鱼,白瓯贮香粳。微禄心不屑,放神于八纮。时人不识者,即是安期生。”

  “瞪目”两字,看了让人感到沉重和心惊,流露出一位极具才华而又处于官场下僚的艺术家的激愤心情,怀抱才华而得不到施展,只能借助于酒,借助于笔墨,才能得以宣泄与抒发,久而久之,人们便以“颠”视之,称其为“张颠”。韩愈《送高闲上人序》中赞之:“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

  张旭的狂草代表了中国书法的最高成就,令后代无法逾越。熊秉明在《中国书法理论体系》中评论认为:“他创造的狂草向自由表现方向发展的一个极限,若更自由,文字将不可辨读,书法也就成了抽象点泼的绘画了。”所谓“极限”,就是顶峰。                            (佚名)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转载]唐代张旭《郎官石柱记》
    《二月八日帖》(拓本与翻墨本)传为张芝之作,或为张旭所作。

释文:

    二月八日,复得鄱阳等,多时不耳,为慰如何,平安等人当与行,不足不过彼与消息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