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genesis
genesis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14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守 岁

(2013-08-14 13:12:03)
分类: 诗歌
守 岁

针叶簇簇像祭司挥舞着旗帜
压在矮房子的黑瓦上。冰锥悬挂
配合积雪一步步靠近,封住门庭和
窗户,灰暗天光和白炽灯交织,雪花

不断撞击着,在窗棂里堆积:
一些折出寒冷的亮光,闪闪地露着
规则的六边形:另一些贴着玻璃
它的结晶,和室内阵阵暖流相互洇湿了

我们从远方赶回来,拍着雪沫子
围坐一起。炉火映红了我们的脸
我们小声说话,咳嗽
剥桔子。将预备的大地红缠成盘状
——它漩涡般一圈圈裹紧,扩大
绕着一根不可见的轴。



春 蚕

睡眠远远长于它们的一生。
辞旧迎新之后,长大一岁的我
还会兴奋而好奇——小米粒
如何由黄变褐,硬壳怎样在突然之间
探出一个黑脑袋。我会看着它
毛茸茸的,在春天里
与万物一同复苏。

二十多天的时间里,
它们是我文具盒、课桌里、窗台上
眼睛和手心里的宝贝,
在清晨和黄昏间不断爬动。
每天夜晚,我也会端详它
听着它嘴角行军的音乐
入睡。会在它长大了一圈的
白色身体的涌动里,拭擦眼睛
开始我决然不同的一天。

惩罚也带着非常的欢乐,
因开小差被罚站,因晚归罚跪搓衣板
——我对自己淘气,顽皮
不思进取的意识和反省
总偏转于它们带来的焦虑
和迷惑:它们绝食,
皮肤泛出病黄,高举着头
一动不动——但就在我凝神
一盹,或一夜之间
它们脱出崭新的身体!

那时,一切都多好啊
年龄和身高也是勋章,
时间本身就是祝福和奖赏。而现在
当我一次次试图从纷繁琐碎中
规划人生,总是一阵阵头痛
世界昏暗!而它们
嘴角抽出的闪亮的细丝,仍在芜杂中
编织在记忆的支架上。
我多想让自己裹进这罗网啊,
——清醒,意味着从黑暗中
掘出飞翔的光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