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genesis
genesis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14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推荐:我们时代的大诗人——雷武铃和他的诗集《地方》,【山水印作】诗集第一批

(2013-01-06 13:22:05)
标签:

转载

雷武铃先生,北大中文系博士,在河北大学教书育人。他以一人之力,培养出了几十位热爱诗歌的河北诗人。可称当代诗坛的奇迹。

雷武岭的诗宏大、坚实、沉思,也有轻盈。我们继续与大家分享他的两首诗作,和他对自己的诗的认识的谈论。



[转载]推荐:我们时代的大诗人——雷武铃和他的诗集《地方》,【山水印作】诗集第一批



平原印象

傍晚时抽水机的响声更响了。
远远近近散点在麦地中的人影开始变虚。
骑自行车的人露出半个身子
仿佛滑行在麦穗青黄色的海面上。

霞光在云朵间变幻。
一只布谷鸟边飞边叫,往来于麦地
与村里的树梢。麦地上空弧形的宁静
突出它的身影和叫声,动人心魄。

如此干旱,竟有灰白色潮气从草、麦叶间蒸腾。
(车过邢台,铁路两边差最后一场雨的收成
焦枯得只能点燃一场大火。老乡说:
地下水位逐年下退,机井已深达九十米)

一道血红激荡着灰蓝色天空。熄灭了。
一列火车亮着小小的车窗分开东边正弥合的天际
隆隆声传来。许多次我坐在上面
看平原闪过。第一次,我坐在平原上看它消失。

我心乱如麻。为看见而不能深入
为土地,历史、平原生活所化出的女人形象
似乎通过她才能抵达看不见的意义。
夜色抚平了一切。星星踊跃。村庄亮起了灯。

那震动我的第一印象我一直未说出:
中午,久旱的天空闪着湿润纯净的蓝光
白云低低坐在绿色村庄上
麦地茂盛的青黄色填满剩余空间。

-——这太幼稚、浅陋、平淡、俗套。
十年过去了,现在,我终于能够肯定
我看见的事实,美和真坚实的存在
在记忆中日益开阔,高耸在一切俗议之上


黄昏出门看雪

没想到人这么少——也许白天人多,现在走了。
只剩下雪抱着树。能听见它们呓语。
我站立,聆听,走动,观看——,无须顾忌。
空气清肺明目,积雪使屋顶低伏。
我想古代暮雪中的村落就是这样凝立在宣纸上吧。
大草坪成了大雪坪,一个女生在两个雪人间
来回跑。除了我就是她了。她为什么一个人? 
天已夜了,但地面到空中保持着雪的亮光。
周围的一切能看见,但不确切。好像她站住时的眼睛。 
远处小楼淌出淡黄色灯光。我听见脚下雪咯吱响。
我看见雪的辽阔。我感到道路,树,墙,被忽略
或回避的角落,全部空间被雪联成洁白的一体。
一对男女快速斜穿,不见了。笑声从那边树梢传来。
雪松和柏树伸展着托住大量的雪。我穿过树林。
山坡的雪线优美。树林最幽暗的部分现在最亮。
湖面滑冰的人不多。我坐在积雪的长椅上看他们。
这美景多么难得!因此我也下到湖面
四顾,走动,渐渐远离。
湖岸的树林和天空低下来。雪天的大安静里
他们的声音只是小小的一团。
我暗想过这场雪。它来了,比想象更美。让人震惊。
但我无法久伫,倾心于它的美。
一个男生和他高大的女友告别后,我也上岸了。
我最终没打电话,又来到了树林中。真美啊——
天这么亮,停在那里,不动。每一棵树都醒着。
我一再感到它深深的美,又不断走神,未能忘我。
我决定回去。回我呆了一整天的室内。
——呵,某些悲伤,让我难以,挣脱出来。

2002/12
 

关于我的诗的说明

我把我的诗分成三类:

在第一类诗中,我仍然保留了在更早期诗中压倒性的自我迷乱,但把这种自我迷乱置入了更广阔的外部世界中,也就是城市喧闹和乡村自然的日常生活背景,以及历史和社会因素纠结的伦理关系。这些诗中,《黄昏出门看雪》,《看山》,《闯入城市的布谷鸟》,要简单一些,自我迷乱只是和更广阔的自然世界相互关联。《山沟》,《“像礼花在黑暗的空中绽放、落下••••••”》,《平原印象》,《出游》,《十月》,《北戴河海边》,这些诗中涉及的关系更复杂一些,不仅是自然与自我的关系,还有社会伦理的内容,全纠结在一起。总之,这些诗的努力在于,要写出“在世界中的自我”,而不是封闭在在我中的自我;在“世界中的迷乱”,而不是仅限于抽象的自我中的迷乱。外部世界本身得到了与自我同样的对待。比如,风景的描写,有其独立存在的价值。就写作本身来说,这些诗注重具体、客观和准确的描写,画面感强。

在第二类诗中,我触及到两个方面的愿望:地域性的家乡和与之关联的个人情感。某些情感深埋在心中,但一直未能直接表达,甚至成为一种禁忌。也许写作的最重要的原始动力就在于此,它是内心最重大的储藏,但人的写作却经常奇怪地围绕着一些与自己关联不大的琐屑追求转圈子,而根本不触及自己的核心,甚至似乎把它忘了。我自己分析的原因,一是羞怯。现代艺术似乎都蒙上了一层冷漠的外膜。这不是实践的全部,却是影响力更彻底的观念性的。此类柔弱情感的满溢,在当代冷漠美学的背景中,当然令人自觉难堪。二是迟疑。这种迟疑是关于诗歌艺术本身。大量此类诗歌的不成熟,使人在为这些内容寻求恰当有效的表现方式时,态度谨慎。我自己对前者的克服,源于对当今世界和社会的认识。对经济全球化的消费力量、当代艺术极尽各种极端用心、知识界涌动的策略性观念浪潮,以及单独的个人在这个激流与漩涡的当代生活中可仰仗的信念,等等的认识。全球化意味着精神内容的抽象化和空无化。这个越来越抽象、陌生的世界,对人内心的具体、可感、切身的经验的掠夺,使我贯注于个人内心的情感根源,贯注于民族文化,它的地域,传统,人们,它的个人隐秘而弱小的成长史。对后者的克服,来自于我的诗歌观念的扩张,特别是在语言和美学方面,我感到新诗与传统诗歌拉开的距离。一种包容性更大的形式,一种表达领域更宽的、内部空间更大更自由的语言。这四首诗,我觉得做得最好的是结构,非常坚实的内部结构。诗歌内部发展的逻辑非常冷静、严格、扎实,因此有着整体上的真实力量和强烈抒情。把饱满的个人激情、隐含的认识力量、语言的清晰与雕塑感、以及严格的逻辑结构与发展,完美的融汇为一体,是我在这些诗中要实现的抱负。特别是,我要求一切都是具体的、清晰的。因此,这些诗画面感都很强。这是我一直坚持的。《楚江》,《远山》的内部发展,我觉得不错,做到了我希望的坚实与宏大。

《雨》和《魂,或空蒙的致意,辞别旧年》更是在整体的发展与结构中做到了统一。这些由几部分构成的诗中(包括《十月》,《冬天的树》等),其内部的逻辑关系,为其提供了更大的意义空间。这几首诗对我意义重大,它们的写成,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写作的满足感。它说出了长久以来积存在心中、却一直未能说的。对于个人的忠实与责任使我感到了诗人的庄重。我这里说到责任,很多诗人已觉得责任一词已属荒谬,且我所指的更是对我出生的那片土地的责任。我认为那片地方、我的家乡,那里人们的生活,是未被表达。我应该写出那里的地貌,气候,人们的生活,劳动,精神和美学。扩张开了,也有了对民族传统、历史,当代精神风貌的表达的责任。我知道当今轻浮的美学的嘲讽。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既然写,我就必须写出让自己骄傲和满足的诗来。

在第三类诗中,我想去除自我。只通过描写,写出一种广阔、悠远、安宁、沉静,甜美、丰富而又生机勃勃的诗。写这些诗的直接缘由很简单。一度,我的几个朋友和我在生命中几乎同时经历、感受到“生活之苦”。我想为朋友们也为自己写几首美好的诗。它们也出于我对诗歌和生活的认识,我觉得诗歌是“生活之甜”,不仅写诗这事,而且诗的内容本身。我自己也厌倦了诗中表达的痛苦。我决定对自我痛苦本身不置一词,记住一些美好时光。这些诗在美学上追寻的是古人的“境界”。我希望能达成一种真实、深厚而悠远的境界,能给人以精神的抚慰。这种精神的安宁来自对自然的注视,由这些观看得出的发现和喜悦,而建立的与世界万物的亲切关系。我也意识到了这些诗歌美学所处的尖锐的时代背景:现代社会的喧嚣与混乱,使现代艺术力图显现自身,使自身不被淹没的努力,成为艺术的全部。这种竞争性,就好像在交通噪音吞噬一切听觉的地方,艺术制造出更大更尖锐的噪音,强迫性地使人们注意到它的存在。在周围人们的漠视下,故意冒犯和挑衅,以吸引人的注意。这个极端与混乱的世界,艺术以加倍的极端与混乱来回应。我不愿意这样,这种反抗是绝望和虚无的,没有自身的根本性的内容与力量。我愿意自己反向而行。我希望能在这噪声之中,发出一种纯净、安宁、悠远的声音,它的穿透力来自其清澈的品质,它的接受来自人们的醒悟般的发现和愿意。

在这些诗中,我自己最满意的是《白云》(二)。这首诗真正写出了一片河谷,那里的空气,阳光,色彩,飘过来,消逝,又飘出来的白云。它写出了这世界上一个真实存在的地方,时间中存在的一段时间。写出了河谷本身的存在。在我们漂浮、变幻、难以捉摸的现实之中,这种坚实、确切、清晰的存在让我们感知到稳固的安定,证实这世界的确定性,使我们摆脱恍惚、摇晃的不安定感。这就是我们创造出一个艺术中的真实世界、丰富的、合乎逻辑、富有意义的世界所给与我们的精神安慰的根源。这个山谷,似乎在世界之外存在,但它强有力的存在本身,向我们揭示了我们通常的意识之外的存在的含义。对任何事物的存在的确立,也是对我们自身存在的确立,因为随之而来的是对世界认识的确定性。这种存在,自然是时间中的。我致力于写出时间。《香山寺》写的是时间。《从西南上香山,至香炉峰》也是时间。《白云》(二)中的主题,是传统诗歌中的主题:如“野渡无人舟自横”,“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这种“自横”,“自落”,也就是事物自身的存在。写出河谷和白云的存在。当然,与古人诗中的孤寂不同,我想写出热烈、广阔,丰富、安宁与悠远。在具体写法上不是古代山水画的写意方法,而是秉承文艺复兴大师那样的严格的科学真实和逻辑。我想诗歌的现代性就是使诗获得当代精神下的真实感。而科学方式是今日认识的最基本的信服基础。

《从西南上香山,至香炉峰》的最后一节,体现了对当今生活中的抽象力量的反对:诗就是要恢复人具体的感性历程。要看见、要具体感觉到这个世界,并由此恢复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这是被我们忘掉的每一天:太阳运行、山影移动,时光消失。我们很少具体地感觉到它。它只是一个模糊的抽象概念,似乎与我们无关。但在这里,我切实地看着它,看到它,恢复人对世界的切身感受,从而也使人具体意识到自己:时间中的自己,浩瀚宇宙映照下的自己。《与杨震坐在香山塔后身村上面山腰一处突伸的岩石上》也是一首观看的诗。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