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洲深圳蔡建军
芦洲深圳蔡建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84
  • 关注人气:1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芦洲镇东胜村南瓜节——讲古仔:膨四的故事(五)作者:蔡屋村蔡建军

(2011-05-28 17:01:12)
标签:

杂谈

 话说阉鸡丘帮如花取出了私处的茄子 。如花十分感激;当下,煮了糯米粉丸子糖水 ,盛情招待了三人。众人有话长无话短地道了几个时辰后,膨四和阉鸡丘起身告辞。如花依依不舍,亲送二人至村口大榕树下 ,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些碎银 ,交给膨四和阉鸡丘,两人均不肯收 。如花过意不去,硬是塞进他们口袋,告别去了。                             

 如花自从玩茄子出事后 ,现已看茄色变。她抡起锄头,把园子里的茄子连根挖了。并对天发誓:以后不再种茄子。否则,雷劈火烧,不得好死。

转眼,秋去冬来 。万里长空,艳阳高照。南方的冬天暖极啦。

   每年到这个时候,那些外地的砖瓦商们,都会来到虾公钳村,租田烧砖烧瓦。  

   因虾公钳村依山水便。草源充足。

当地的村姑们也喜欢上山割草卖给他们。一冬下来,也能赚上几个银子,帮补家用。

如花和蔡屋那班割草婆们,天刚放亮便上山割草去了。村姑们每天除了卖一担草给砖厂外,还要割一担回来,蓄存自用。

当如花把草挑回来时,就放在柑果园向阳的地方再晒上一两天,然后把已晒干的草再重新捆成草把,磊成草堆子,以方便后用。

            一天的黄昏,如花又到园子东边收草,突然,一个椭圆形的东西,晾在干草上面,在黄昏余辉照射下银光闪闪,他走前一看,原来是一个鲜鸡蛋。他急忙弯腰,用手捡起鸡蛋,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他心里明白,这肯定是哪家的母鸡找错了窝,到这里下蛋来了。

老话说:有一必有二。果然,一连几天,如花来收草时,都在那个地方捡到一个鸡蛋。如花高兴极了……。

            这事很快传到了大个子女人耳朵里。之后,大个子女人又将此事传到了膨四那里。膨四听了以后心里暗暗好笑。

 第二天,黄昏将至时,膨四穿着一套草绿色外套,早早来到如花的柑果园,他找到一颗叶子较浓密,且对如花晒草的地方视线较好的柑果树,轻盈地爬了上去,一动不动,疑神地盯着如花的晒草处。鹅倾,不远的地方已飘来如花的的歌声。稍许,如花已到了晒草处。果然,她与昨天一样,又捡到了一枚新鲜鸡蛋。这捡蛋、收草、捆草,动作是那样的优美和娴熟。膨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从心里边深深感到:如花原来是那么的飘亮和迷人。他恨不得张开双臂把如花紧紧抱住亲个痛快。然而,他不敢呀,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呀。理智战胜了冲动。膨四依旧坐在树上,深情看着如花那美丽、楚楚动人的背影慢慢地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第三天黄昏将至,又见膨四还是穿着昨天那套草绿色外套,右手提著一袋刚从鱼塘里挖来的淤泥,轻巧快速地躲进了如花的柑果园。脚步稍停,他警惕地环顾四周,确认无人发现自己时,才打开装淤泥的口袋,左手从袋子里掏出镜子,右手用食指和中指挑出淤泥,对着自己的脸厚厚地涂了一层。之后,又掏出手巾把右手擦了。接着,他来到如花的晒草处,捡起鸡蛋,顺手折了一根草骨,在鸡蛋稍大的一端,戳开了一个口子,把蛋黄和蛋清全倒进了自己的嘴里。紧接着又把草往两边拨开,整个人笔挺挺地躺在地上,再把刚才拨开的草把整个身子盖上,不一会儿,又见一个鸡蛋晾在草上。这一切,做的是那么的天衣无缝。

约一袋煙的功夫,远处已传来了脚步声。膨四屏住呼吸。他盘算着:如花已来收草了。果不出料,如花已来到了晒草处。她第一时间看到了鸡蛋,并很快地把它捡了起来。突然,他一阵愕然,今天这个蛋明显不同。她认真地观察了鸡蛋,才发现了今天捡到的是一个空心蛋。当他再把目光落在刚才捡蛋的地方时,他更愕然,一根粗如刀柄,顶着个猪肝色帽子的草菇立在地上。他喜出望外,心里美滋滋的:也好,丢了鸡蛋得了草菇。他微笑着用手抓住草菇准备把那根粗大的草菇拔起来。当她用手夹紧草菇时,一种暖里带热、坚硬如铁的手感,潜意识地告诉她,那东西不象草菇……。

如花正在犹豫时,草下面的人突然坐了起来,并用客家口音大声说道:“嫂子,偷漄令棍呀。”(普通话即:偷我鸡巴)

如花大惊失色。地上坐的如同鬼怪,他急忙丢下家伙,嘴里大声叫着“有鬼呀有鬼呀……”踉踉跄跄,跌跌撞撞急急回家去了。

惊叫声惊动了隔离邻里。三叔公第一个跑过来,扶住如花。问如花发生了什么事?

如花上气不接下气地答道:“刚刚才,我我碰碰到鬼鬼了---”。

          三叔公安慰道:“如花,别怕、别怕。天还没黑,哪里有鬼?我看你是热气冲头讲乱话啰。”

          如花过于紧张,一时绕口结舌,无言以答。慌乱中他还是想到了膨四。她对三叔公说:“快-快去---找膨四过来---。”

三叔公应允道:“好、好,我就去,我就去。”

三叔公走后,如花稍回过神。喝了口水,搬过板凳,坐在门口,盼著膨四快点到来。如珠抱住她脖子,似在问着她什么。

          不到一个钟膨四和三叔公已经到来。

          如花也顾不得让座上茶。向着膨四,把刚才自己去收草碰到鬼的事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

          膨四也装作很认真地听着,然后,他莞尔一笑道:“亚贵嫂,别怕了,日头没落山之前,鬼是不敢出来的。你也听老人说过吧,鬼在白天是怕人的呀!我估计你今天是碰到流氓了,好彩还没有吃亏。你放心,我帮你出个主意,也许能帮你出了这口气。”

          话音刚落,只见膨四对着如花的耳朵细声细气地说着,如花不时地点头,不时地发问……。

第四天黄昏将至,如花装着没有发生过事一样,如期来到晒草处收草,在昨天出事的地点上,她又看到了一个鸡蛋晾在草上。但今天她不去捡蛋了,而是从腰背后抽出一把半勾镰刀,只见他用尽浑身解数,用眼睛瞄准鸡蛋的最下端,挥起镰刀,狠狠地劈了下去。突然,“哐噹”一声,如雷贯耳,火花四溅,……。

          如花一看镰刀,锋刃已磞掉了一大块。顿时又被吓得目瞪口呆……

                         (未完-待续)       20115 28日草于深圳塘朗山休息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