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尘乡木
尘乡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59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2019-12-24 19:41:25)
标签:

陈情令

魏无羡

蓝忘机

肖战

王一博

分类: 剧情截图
    一年之后,江厌离生了一个儿子,取名金凌,字如兰。

    江厌离真的用了魏无羡取的名字,她真的把这个弟弟的话放在心上。

    魏无羡高兴极了:我姐姐有孩子了!我有外甥了!

    是啊,那是他姐姐,他是金凌的舅舅,和江澄一样。

    他们是姐弟,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

    可是,就如他没有资格参加江厌离的婚礼一样,他这个舅舅,根本没机会看外甥一眼。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这一年来,金光瑶十分尽心地张罗金子轩的婚礼、为金凌想庆生的点子,也努力做一个和蔼亲切的叔叔,每天逗金凌玩。

    金子轩对他大为改观,承认了这个兄弟。

    但金光善却并不重视金光瑶,觉得他出身太低,再能干也只能做手下,金子轩出身高贵,才是理想的接班人。

    要不是金光瑶立了大功,又和蓝曦臣、聂明玦结拜,他才不会认这个儿子呢!

    他毫不掩饰对金光瑶的轻视和敌意。

    有事需要他处理,金光瑶好心想替他抱一会儿金凌,他不但迅速躲开,还直截了当拒绝:这是我金贵的孙子,你能抱吗?你配吗?

    他宁可相信奶妈,也不相信自己的亲儿子。

    也许,在他眼里,奶妈也比金光瑶地位高些、更配碰他的孙子。

    金光瑶的笑容僵在脸上。

    金光善偏心金子轩、偏心金凌也就算了,连孩子也不许碰一下,显见得压根没把金光瑶当一家人,天天防贼一样防着他。

    金光瑶怎能不恨?

    换了是我,也要恨这个父亲。

    金光善以为,他这样不留余地,可以断了金光瑶的妄想,虽然他不知道金光瑶是否妄想过要做家主。

    可是他忘了,人人都有一颗心,当他肆无忌惮蹂躏践踏别人的心时,就要做好被报复回来的准备。

    金光瑶心心念念想要的,是金光善打从心底里承认他、重视他。

    金光善心心念念想要的,是金子轩继承他的衣钵,再传给金凌。

    他从没想过将心比心。

    他打碎了金光瑶的梦,金光瑶自然也可以打碎他的梦。

    要痛就一起痛,凭什么你斩断了我的梦想,却可以心想事成?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金凌满月的日子快到了,众人聚集金麟台,准备参加他的满月礼。

    蓝忘机力排众议,想邀请魏无羡参加。

    他是一心为魏无羡着想:他不能参加江厌离的婚礼,已经十分难过,如果金凌的满月酒也喝不到,岂不是更加伤心?

    他只顾关心魏无羡,却忘了,这里有多少人恨魏无羡恨的咬牙切齿,他们怎么可能答应?

    蓝忘机据理力争,铁了心要为魏无羡争取到这个福利。

    蓝曦臣深知他的心意,只好帮腔:魏无羡这一年来也没什么劣迹,可见他不是穷凶极恶的人,我们可以和他化敌为友。

    金光瑶知道金光善不会同意,想劝蓝忘机放弃。

    金子勋却句句带刺,说蓝忘机和魏无羡关系不清不楚,有心偏袒魏无羡。

    蓝忘机虽然不爱说话,但语言风格十分直接犀利。

    他从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只要认为对的就会坚持。

    这一点,和魏无羡很像。

    只不过魏无羡更张扬,所以大家说他嚣张、惊世骇俗。

    我怎么觉得,蓝忘机比他更直白、更惊世骇俗呢?

    所有人都说魏无羡与百家为敌,他掷地有声反驳他们:魏无羡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从来也没想过与我们为敌。

    金子勋打听到他曾去过夷陵,以为是个大把柄,哪知他根本不掩饰,当众坦承:我就是去看望魏无羡,因为他是我的好朋友。

    金光善污蔑魏无羡对江澄不敬、金子勋污蔑魏无羡杀人如麻时,他都会直接怼回去:我没听见他说这种话!我没见过他滥杀无辜!

    敢公开说出这些话,居然还能被仙门百家当作道德典范,不得不说,蓝忘机的人品真是硬的不能再硬了。

    换个人,分分钟被喷成筛子,随时可能被当成魏无羡的同党、人人得而诛之。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金子轩心疼妻子,知道她牵挂魏无羡,也替魏无羡说情。

    蓝曦臣再次表态,希望能让魏无羡参加金凌的满月酒。

    金光瑶是蓝曦臣的迷弟。

    蓝忘机这么说,他会反对,但蓝曦臣这么说,他绝对举双手赞成。

    就算明知金光善不高兴,他也要赞成。

    当然,他已经想到怎样借机除掉心腹大患,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他故意提醒金光善:你不是想要阴虎符吗?魏无羡不下山,你永远得不到阴虎符。

    果然,听到阴虎符,金光善心痒了。

    他松了口风,故意说:要不是魏无羡炼出了阴虎符,又救了温氏的人,我们也不会对他喊打喊杀。

    言下之意,只要魏无羡交出阴虎符,他同意让魏无羡来参加满月酒。

    金光瑶提议:请魏无羡一个人来参加满月酒,我们劝他交出阴虎符。只要他交出阴虎符,就让他重回云梦。

    这个提议,满满的都是阴谋的味道,隔两条街也闻的出来。

    让魏无羡一个人来,就是摆明了想以众凌寡。

    他如果不交出阴虎符,大家一起上,分分钟把他剁成肉酱。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蓝忘机听出了其中的危险,连忙问:如果他不交阴虎符,你们打算怎么对付他?

    金光瑶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他口口声声说蓝忘机太悲观,魏无羡不可能不同意。

    他始终没有说,如果魏无羡不交阴虎符,他们打算怎样。

    蓝曦臣知道蓝忘机担心,他打了包票:只要魏无羡答应不做坏事,就算不交出阴虎符,我们也不为难他。

    他知道,只要他做出承诺,金光瑶一定不会违背他的意思。

    蓝忘机也是因为相信蓝曦臣,才放下心来。

    他是至诚君子,一诺千金,以为别人也是一样。

    既然蓝曦臣表了态,金光善等人没反对,就是集体通过,一定会遵守承诺。

    金光瑶趁机请蓝忘机亲自写请帖。

    因为他知道,只有蓝忘机写的请帖,魏无羡才会完全相信,才会放心一个人上金麟台。

    君子可欺之以方。

    先是利用蓝忘机对蓝曦臣的信任,让他写请帖给魏无羡。

    再利用魏无羡对蓝忘机的信任,把魏无羡骗上金麟台。

    可以想象,一旦魏无羡真的上了金麟台,发现是一场阴谋,他对蓝忘机的信任将遭受怎样的灭顶之灾。

    随时翻脸决裂、两败俱伤的案例,现实中不要太多。

    论利用人心、利用感情,金光瑶是高手。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江厌离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一心期待能见到魏无羡。

    金光瑶开始实施他的计划:以劝慰为名,对金子勋煽风点火,成功勾起他对魏无羡的恨意。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魏无羡真的在乱葬岗种出一片荷塘。

    阿苑咬了一口莲子,气的大声抗议:你说过莲子很好吃。这么难吃,你骗人!

    魏无羡告诉他:真正的莲子的确好吃。但乱葬岗的水土太差了,只能养出莲藕的形状,养不出美味的藕和莲子。这些只能看,不能吃。

    是啊,这个梦,徒有其形,终究是一场虚妄。

    他就算种的出荷花,这里也终究不是莲花坞。

    他以为,置身荷塘,小心翼翼维持这个美梦,就有现世安稳。

    殊不知,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梦是最容易被打碎的。

    你想做梦,可惜别人不答应。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蓝忘机的请帖送到。

    我只看到两句话。

    一句是:今日安否?

    一句安否,藏了多少思念和情意?

    曾经,我以为,当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会写出很多优美、煽情的句子。

    就像古人写的诗词文章,哀离别、悼旧忆,千百年后,读来依旧缠绵悱恻。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直到有一天,懂了思念是什么滋味,才知道,当你想念一个人,很想,非常想,魂牵梦萦时,除了“我想你”,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

    直到有一天,当我想念一个人到极处,铺开纸,想写点什么的时候,才发现写什么都是矫情,都无法表述我心里真正的思念。

    于是,在那张纸上,我翻来覆去,把一句话写了千百遍:安否?甚念。

    又过了几年,再铺开纸,只余二字:安否?

    我的思念和等待已经无足轻重,只要你一切安好,就够了。

    一句是:婴当以礼赴之。

    没有提让魏婴一个人来金麟台,只是让他来参加满月酒。

    可见蓝忘机也不是傻瓜。

    他信得过蓝曦臣,却信不过金光瑶和金光善。

    他们始终不肯明确表态,令他对这件事多多少少起了疑心。

    他没有说“你一个人来”,是为了以防万一。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魏无羡这种买土豆都要故意挑烂的、以便讨价还价的人,为了给金凌买满月礼物,不惜重金、精挑细选,也是花了血本。

    挑礼物时,听到几个仙门弟子说起三件事。

    一是金氏准备效仿温氏,在各地修建瞭望台。

    这是妥妥的野心外露。

    当年温氏为了控制百家,武力镇压、动辄灭门,还在各地修瞭望台,公然把别人家的仙府当成自家别院。

    莲花坞也是因此被灭。

    何等霸道?何等屈辱?

    但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曾经仙门百家为了反对温氏暴政,付出了多大代价,才推翻了温氏,重新当家做主。

    才短短一年,就没有多少人记得了。

    除了聂明玦等少数人外,大部分人都随风倒,甚至为金氏鼓掌叫好,觉得早就该修瞭望台。

    其实金氏和温氏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只在于,温氏想一步到位,金氏温水煮青蛙。

    因为现在还没有流血事件,针没刺到肉,感觉不到疼。

    因为金氏出钱出力,为了贪图一点眼前利益,便蒙蔽了双眼,以为是好事。

    这世上,终究还是糊涂人多,明白人少。

    二是所有人众口一词,认为江厌离资质平平,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嫁到金氏这么好的人家。

    这就是之前金光善重提联姻时,江澄和魏无羡最担心的事。

    明明是金氏为了巩固地位,主动与江氏联姻。

    但在世人眼中,金氏如日中天,必然是江氏趋炎附势、死皮赖脸把江厌离嫁过去。

    在那些见识浅薄、妒忌心作祟的女修眼里,江厌离必然毫无优点,比她们差远了,只不过命好、会投胎,才坐享其成。

    这是女屌丝对白富美的天然敌意。

    你已经这么好命了,如果再比我美、比我聪明、比我努力、比我优秀,那我还要不要活了?

    为了满足我可怜的虚荣心,你必须一无是处。

    如果是从前,有人这样说江厌离,魏无羡会生气,甚至暴跳如雷。

    但如今,他已经淡定了许多。

    江厌离的幸福是实实在在握在手里的,金子轩对她的好扎扎实实、牢不可摧。

    旁人的风言风语,根本影响不了她,又何必在意?

    何况,他现在满心欢喜,只想赶快赶去金麟台,哪有心思和人争执?

    又何况,大家都是去参加金凌的满月酒,何必和他们起冲突,破坏喜庆的气氛?

    对这些贬低江厌离的话,他尚且可以不予理会,那些惯例加诸他头上的骂名,就更加不值一提。

    无论他们高不高兴、想不想见到他,只要江厌离想见他、蓝忘机亲自写请帖邀他,就足够了。

    他本来也是去见他心中重要的人,其他人去不去、喜不喜欢他,与他何干?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魏无羡花光全部积蓄,只买了一个吊坠,用来装饰他真正送给金凌的礼物:一只纯手工打造、法力惊人的串珠。

    (好吧,他也知道他做的串珠虽然功效大,但是外形太丑了,不加个装饰,根本没法戴~)

    这条串珠,几乎倾注了他全部的才智和心血,连温宁也抵抗不了。

    他要让所有妖魔鬼怪都知道,金凌是他的外甥,谁也别想动他一根手指。

    他是有多在意江厌离和这个孩子,多希望给金凌最好的一切,以弥补他不能留在他们身边、照顾他们的遗憾。

    所以后来,当金子勋毁了这份心意时,他才会那样失控。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温宁知道魏无羡和金子轩积怨已深,怕他见到金子轩就忍不住发火。

    魏无羡承诺:看在他替我说话,让我参加金凌满月酒的份上,我保证对他客客气气,一年都不说他坏话!

    好吧,也就是说,一年之后,该说还是会说~

    这是有多恨金子轩啊?

    真的要坚持一生黑吗?

    想不到你是这样小气的羡羡~

    温宁都看不下去了:其实金子轩人挺好的,你对他偏见太大了。

    (魏无羡:听不见,听不见!)

    因为蓝忘机不信任金光善,担心他们对魏无羡不利,所以他的请帖里,并没有如金光瑶所愿,写明只让魏无羡一个人上金麟台,魏无羡才带着温宁一起上路。

    温宁这么老实的人,也看得出:金氏忽然邀请魏无羡参加满月酒,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阴谋。

    他没有拦阻,因为请帖是蓝忘机写的。

    他相信,蓝忘机是真心对魏无羡好,他一定是摸清了金氏的真实意图、确保不会有危险,才邀请魏无羡。

    而这,就是金光瑶整个计划中最阴险的一环。

    魏无羡和温宁越信任蓝忘机,当他们发现上当,就越有可能深恨蓝忘机,把对金氏的仇恨都转移到蓝忘机身上。

    人,总是更接受不了至亲的背叛和伤害。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听雪斋出品】陈情令(32):请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