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稻诗歌报
香稻诗歌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47
  • 关注人气:7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岁月的键盘(组诗)

(2019-03-09 22:38:12)
标签:

诗人

文化

香稻

组诗

木多多

分类: 焦点关注

岁月的键盘(组诗)

                木多多

 

梧桐

 

 

与梧桐有关的,是凤凰

能看到的却是麻雀,能听到的却是知了

凡俗者更常见于高枝

 

其实凤是凤、凰是凰

其实梧也是梧、桐也是桐

但麻雀只是麻雀、知了只是知了

 

名字连在一起,便不分彼此,难以区分,是梧桐的爱情

各自独立,洁身自好,是梧桐的品格

高贵者,不溶于红尘喧嚣的幸福

 

棠樾的苔藓

 

水。阳光

肯定还有些飘移的藻类

 

落在墙上 。不用构思,也不用布局

随意涂抹

 

我的思绪,与墙上的绿渗和一起

底色,是那些无言的风

 

几百年的积淀,被我

一眼看出端倪

 

 

一身微凉,恬静

幻想,颤动于心间

每每在月光下,感受

那些流淌,思念

就汩汩而出

 

素颜,足够让人惊叹

未成年的女孩,心

是甜的。如果没做好准备

请不要远行。这世界

到处是陷阱和污染

 

岁月的键盘

 

窗外,是密密麻麻的窗子

总会有雨滴前来拜访,随着风的缓疾

噼里啪啦地发出声响,轻重不同

 

墙上挂着很多画框,装着大小不一的照片

也有字画,都是一个个陷阱

只要目光停下来,就会陷进去

 

各种各样的汽车,在各种各样的路上移动

各种各样的人,踩着各种各样的方砖

各种各样的手机,不断被点击着

 

田野间阡陌纵横,散落着炊烟袅袅的民房

一张张方桌,放到方形的院子里

就能听到,遥远的脚步声

 

 

众所周知的光明顶

 

没有乾坤大挪移

也没有直通山顶的密道

穿越风雨和迷雾、拾阶而上

脚步很沉,膝盖很痛

 

石不过是石,松不过是松。一切都徒有虚名

最好的景色是那些龙须草

一片片,一丛丛,像破陋的草帽

像一座座小小的坟茔

 

光明顶不过是个气象站,不过是个球

它决定不了什么光明不光明

我曾想过和无忌哥哥退隐江湖

今天我决定,让他恢复武功

 

狼毒花与蓝刺头

 

草原深处,才是草原

草原之爱恨,没有遮拦

就如蓝天下的广袤

就如乌云下的雷厉风行

就如把蓝刺头称作狼毒花

就如那个蒙族小小男孩

为我细心采摘并编制喜欢的花草

在我说要离开时,又将花草

撕得粉碎

 

草原人眼中的狼毒花

在我心中是一只蓝色的刺猬

鲜活、自然、原始、真实。爱

却不能拥抱,甚至不能靠近

可是,我知道,它真正的名字

叫蓝刺头。虽然不够诗意

虽然不够粗犷,对我的意义

却是——不容混淆

 

蒲河的蒲

 

喜欢这个名字,蒲河

喜欢蒲,喜欢河

 

喜欢河,因为喜欢水

女儿是水做的骨肉,我有

水妖一样的柔情,河水

清且涟漪

 

河水清且涟漪的童年,我

眼中长满了蒲草。那时

有蜻蜓叫大绿豆,有蝌蚪

叫蛤蟆骨朵。那时,蒲棒像

竹签串着火腿肠,爆裂时

又像一支裹紧的棉花糖

 

喜欢蒲,和她沁人心脾的香

喜欢她花的白,蕊的黄,和

根根直立的清爽,宛若佳人

立在水中央。喜欢她可以为席

席上有好梦,有幻想

 

蒲河又见蒲,拾起我多年遗忘

又见小翠鸟,又见大绿豆

又见河水清且涟漪。我多想

像小时候一样,去攥一攥

那硬硬的蒲棒,然后折下一支

拍一张照片,在沈北新区的

生态走廊,在锡伯族文化广场

 

宽窄巷子

 

其实,和别的巷子

没有什么不同。只是

宽的巷子比窄的巷子

宽一些,窄的巷子

比宽的巷子窄一些

 

无非是有一些老的建筑

无非是在建筑的墙上

做些手脚。比不得

春熙路繁华,也没有

锦里的小桥流水

 

那些慕名而来的人

四处拍照,笑语盈盈

我猜不出,他们来这里

感到了什么。走到井子巷

我想起了村中的刘大郎

四十多岁,终于娶了一个

漂亮的跛子

 

 

曲江寒窑

 

普通的树、普通的房

普通的桌椅板凳,在这里

却别有不同

 

贞烈殿、望夫亭

为吃糠咽菜、十八年苦守

安抚惨痛

 

荣归与团聚,本为妇人之仁

善男信女前来朝拜的

不过是一个老太太的梦

 

曲江寒窑,触动着弱者的泪腺

古往今来,屌丝逆袭的臆想

总是异曲同工

 

都江堰

 

每一个千古奇迹,都是一个

劳民伤财的故事。这世界

从来没有什么万众一心

 

雄才伟略,定会被千夫所指

只有不涉及政权的功绩

才会被后人传颂

 

在都江堰,欲望如水,鱼嘴似心

只因当政者分掉了多余的欲望

便成就了一个天府之国

 

 

输液

 

高举着我的名字,抽泣

满怀爱怜,化作泪水滴滴

 

不断降低身姿,却不易察觉

你就这样,悄悄溶入我的血液

 

你的爱,并不温暖

但苦口婆心,胜过良师诤友

 

我的全部秘密,被你勘破

然后,输入一串串密码,为我解除伤痛

 

 

 

化蝶

 

多么滑稽,他遇到她时,已在千年之后

多情的文人,把他们定格在适婚的年龄

 

他们面面相觑,一曲《化蝶》催人泪下

长亭复短亭,成了十八里相送的桥段

 

她一定想对他说,我不想化蝶

如果不能飞到热带去,美丽不过半年

 

他一定想对她说,我也不想化蝶

那是智者的梦,也是智者的无能和无奈

 

他们一定想对我说,你一定懂得

现实中的幸福,总是显得那么平庸

 

 

 浣花笺

 

我是理解那个渣男的。

多情的人,有时不得不薄情

不然,如何还得那许多情债

 

何况,一个身轻的人,不渣,也难以成就功名

只要他在我身边时,对我真心就好

 

香山居士劝我时,我已经放下了他

但我不必放下那份爱

是情爱,也是姐弟之爱

 

我的心,是被他浸润过的,生出许多色彩

这色彩,值得在人间长驻

 

于是,我用浣花溪的水,木芙蓉的皮,芙蓉花的汁

制成笺

 

 

 

独木成林

 

你的伟岸,让你成为一道风景

惊世骇俗,让你成为传奇

 

看得出,你并不骄傲

高大,从来都不是因为自诩

 

而是因为,别人盛赞你高大时

懂得自己渺小

 

禁忌

 

一个男人,终身未娶,把爱

融入胡椒、桃子、蔷薇、茉莉、伊兰

这不是一般的水的柔情,它散发着香气

优雅、高贵

 

三年之后,它才为世人所知,并风靡至今

一个女子,爱屋及乌,把爱

融入诗句里。她更愿意相信

禁忌,是谨记,更是仅记

 

  

客栈

 

不同的是,这家客栈,只留宿往事

当然,它也需要阳光、水、粮食、蔬菜和水果

它必须有个名字,区别于别的客栈

 

宿客从来都是只进不出,多数会被忽略

决定宿客命运的,也决定着客栈的命运

无论是多恨的,还是多爱的

 

  

豫园九曲桥

 

并非它有什么稀奇,比如十二月的什么花

比如什么九曲十八弯,比如什么湖心亭

有人甚至去细数,只有七曲

 

为人所知,游人如织,那个小鱼塘一样的水洼

那个一人高的汉白玉荷花仙女,都可以成为一道风景

不过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

 

 

时光

 

太阳在仰角四十五度的方向,油漆板道

光亮夺目,车窗上悬着几把利剑

 

你现在奔她而来,她在精心地修饰眉毛

等着和你一起看夕阳,天很快黑下来

 

 

 

徽式建筑

 

似乎与灰色有关,抢眼的还是白色

大屋脊吻、高墙深宅、照壁、天井、美人靠,那么多的词汇

可以形容它的风格,不足以形容它的美

更不足以形容幻想

 

一定有一个建筑设计师,有诗人的情怀

他知道以梦为马,让每一栋建筑,都昂起马头

这些马在油菜花开时,在烟雨蒙蒙时,或者在画里

万马奔腾

 

 

 

画面

 

 

风是从远古刮过来的,绕过三道巷子

乐坊里,有六个乐师,在吹笙

街道上车水马龙,一个年轻的姑娘,东张西望

满头大汗的农民工很兴奋,笑得无邪

一双粗糙的大手,捻捏着丝绸

公园池塘里的莲叶摆动

红鲤鱼与绿鲤鱼不停地摆着尾巴

城外的河水柔缓地流淌,岸边芳草萋萋

一条小船,停在水中

 

 

视觉暂留

   

 

我和他对视了一下

然后把眼珠拗过去,拗过去

想着他垂涎欲滴的样子

缩着肩膀,从他身边拗过去,拗过去

 

 

我伏在案几上 

 

窗外车水马龙,霓虹绽放

若岁月长河,璀璨了暗淡

暗淡了璀璨,变换着斑驳

 

少有碰触,这失落的迷惘

非本人不能体会的伤感

不小心,皆成流年

    

爱上了安静的发呆

安静,也终于爱上了我

山河许诺,风花雪月留在诗里

 

我熟悉的世界,都与我不熟

就像我伏在案几上,看窗外

窗外没有什么,注意到我

  

 

苏州河

 

一定是河水清且涟漪,也不必

一定是河水清且涟漪

一条河,有苏州这两个字冠名,就足够了

 

不要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我相信,若在秋天到了苏州河,定会看到枫叶或渔火

定会听到乌啼,听到寒山寺悠远的钟声

 

 

二泉映月

 

与泉无关,与月无关

留在你心里的,未必与名字有关

 

你未必要懂。艺术把命运诠释到深处

就会有人跪下来听

 

不要有人跪下来啊,读我的诗

我不要,人间有那么深的苦

 

 

美人靠

 

曾经那么多的无奈,在天井的四周

连起来。就算把栏杆拍遍,或者拍扁

也只能遥望外面的世界

 

如今把无奈拆开,化作公园的一条条长椅

走出天井的一条条长腿,悠荡在长椅上

是男人们遥望的世界

  

 

苏绣

 

那些猫和线团儿,那些花开富贵

那些鸳鸯并蒂,甚至那些山川河流

如真似梦

 

看着它们,就像坐在一架绣绷前

看着看着,就有一口鲜血要涌上来

喷溅在锦绣上

 

 

   魏唯,笔名木多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鞍山作协会员。

 

  诗作发表在韩国《艺术与文化》,美国《新世纪诗报》,《诗潮》《诗选刊》《辽宁诗界》《湛江文学》《鸭绿江》《中国诗人》《香稻诗报》等诗刊杂志,出版诗集《独钟》《栘》。

 


岁月的键盘(组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