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稻诗歌报
香稻诗歌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47
  • 关注人气:7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情世故(组诗)

(2019-03-09 22:27:27)
标签:

诗人

文化

香稻

组诗

容斌

分类: 焦点关注

人情世故(组诗)

          荣斌

我叫韦婉兮

 

我堂弟阿曼

九岁才断奶

二十岁结婚

和媳妇生了

三个女儿

大的叫秋菊

老二叫栋颖

怀第三胎的时候

去照B超

还是女儿

媳妇想打掉

他好说歹说

终于同意留下来

取名韦婉兮

婉兮转眼四岁了

今天回老家

见到韦婉兮

我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说我叫韦婉兮

我问:哪个惋惜

她一字一顿地

又复述了一遍

我说:是不是你爸

总想要个弟弟

才给你起名叫惋惜

她大声抗议:

我叫韦婉兮!

然后扭头就跑了

 

诗本位

 

历史已经把诗人

宠坏了

请原谅诗人们的

卓尔不群

自命清高

在他们眼里

那些写字的

画画的

唱歌的

跳舞的

与艺术并没有

太多牵扯

在他们的眼里

那些人和街边

斗蟋蟀的

说书的

玩杂耍的

甚至与引车卖浆

贩夫走卒

并无二至

可事实上

混得最糟的

往往是诗人

 

 

又要过年了

我的微信朋友圈里

一派莺歌燕舞

满城珠光宝气

整夜美酒佳肴

全屏各种炫晒

举国上下

皆饱食之士

大江南北

皆粉面芳华

此时此刻的我

却是如此不合时宜

想到了东莞被弃的女婴

贵州受拐的少儿

北京车站望乡的眼神

广州塔下讨薪的民工

这世界各色面孔

形成的各种反差

真像一部皮影戏

 

仙人跳

 

小艳十六岁时

被骗进凯撒

当坐台小姐

去年春节前

突然厌倦了

这种皮肉生涯

她决定从良

于是进入一家

房地产公司

当前台小妹

老板姓王

是个暴发户

大伙私下里

管他叫老王

老王对女生

喜欢动手动脚

这让小艳

打心眼里

无限鄙视

每当遇到老王

色眯眯的眼神

小艳就会

牙根痒痒

她决定惩罚

这个脑满肠肥的家伙

从那以后

每到深夜

她就给老王发微信

内容暧昧

充满挑逗

第二天上班

却一本正经

淡定从容

装作一副

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老王却像一只

闻到荤腥

就按耐不住性子的猫

简单粗暴

大胆表白

始终被小艳以各种理由

搪塞婉拒

有天早晨

老王突然接到

陌生电话

一个叫作阿毛的男人

自称小艳的老公

他大骂老王

勾引他老婆

阿毛宣称

要将老王和小艳

微信的内容

发布到网上

老王很生气

但又不得不妥协

最后经过

讨价还价

老王被迫转给阿毛

五万块钱

私了此事

 

我为什么爱唱歌

 

十九岁那年

为了能够继续上学

我去柳州

找亲戚借钱

可是一分

都没借到

身上仅剩的盘缠

是五块钱

在拉堡汽车站

一不小心

被小偷顺走了

于是我不得不

走到进德

再沿着铁路线

徒步回凤凰

寒冬十二月

冷风如刀割

从下午六点整

到凌晨一点多

这七个小时

我穿越群山

走过树林和荒野

丘陵与河流

瑟瑟而行

我的脑海浮岀来的

全是以前

老人们讲的鬼故事

慌恐和绝望

饥饿与寒冷

绵延了一百华里

我在心中

默默祷告

火车火车快点来吧

快点来

那样就能看见光明

看到人间烟火

就不会再孤单

也不会再害怕

为了给自己壮胆

我一路大声歌唱

不停地歌唱

狠狠地歌唱

悲从中来地歌唱

泪流满面地歌唱

从此之后

我落下了

喜欢唱歌的怪毛病

 

 

诗江湖

 

关于江湖

我们谁都不陌生

什么是江湖

金庸先生说

有人的地方

就是江湖

江湖在哪里

我的理解是

在人的内心

诗也有江湖

诗江湖在哪

在曾德旷的味觉里

在赵丽华的煎饼里

在郑正西的博客里

在周啸天的馒头里

诗江湖在哪

在伊沙的尿里

在曹谁的炮里

在商震的酒里

在荣斌的诗里

诗江湖的斗争方式

其实就是

网上骂娘

见面喝酒

 

拔牙和种牙

 

这些年我一直被

口中那几颗烂牙

肆意折磨

前天实在忍无可忍

于是终于下定决心

将它们一一拔掉

为我服务的是一位

笑靥如花的女牙医

她建议我

拔牙之后再种新牙

一万块一颗

我瞅了瞅她温婉的眼神

竟莫名其妙地点头同意

于是最后

我忍着比牙痛更疼的心情

到收银台

刷卡付费

那一刻我在想

百年之后

我什么都不会留下

除了一副脆弱散架的白骨

顶多只剩下

这几枚造价高昂的螺丝钉

 

 

 

无论是在餐馆

大排档

还是在米粉店

菜市场

以及街边发廊

桑拿洗浴中心

服务员们

总是喜欢把客人

称为老板

我对老板这个词

天生排斥

因为在我心目中

只有杀猪的

劏鸡宰鸭的

乡村集市地摊上

兜售药酒的

可以称之为老板

当然现在

那些搞房地产的

也都是老板

 

 

人情世故

 

无论是当年在单位上班

还是后来下海创业

在一些部门

领导的眼里

我都能明显感觉到

自己是一个

不怎么受待见的人

奇怪的是

当这些老同志到站退休

甚至是落难之后

我们却容易成为

莫逆之交

彼此过从甚密,经常来往

他们对我的评价

也超乎想象的好

所以我觉得

迟到的追认,也是一种幸福

 

 

兜售药酒的

可以称之为老板

当然现在

那些搞房地产的

也都是老板

 

 

遗憾

 

 

坐在南宁开往

北京的飞机上

我心里想

此时此刻

如果飞机突然

一头栽下去

我会惊恐万分吗

我的回答

应该不会

顶多只是留下

一些遗憾

因为还有很多事情

没有做好

也没有做完

 

顿悟

 

突然觉得

我们这辈子

总是活在

无穷无尽的欲望中

实在很可笑

我们一直没弄懂

人这一生

真正需要的

其实并不多

而心里想要的

却太多太多

 

北京上空

 

航班抵达北京上空

由于大风

飞机发生强烈颠簸

那种感觉

就像开一辆老爷车

飞奔在山路上

我问坐在旁边的一位空姐

这种情况

有危险吗

飞机会被吹掉下去吗

空姐揺了摇头:不会

我问

那么最严重的情况

是什么

空姐泯嘴一笑:返航。

 

斌简介

荣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壮族诗人,广西青年创业导师,知名企业家。祖籍广西来宾。曾供职于柳州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新华社《广西内参》等主流媒体。出版有《面对枪口》,《卸下伪装》、《在人间》、《自省书》等作品专集。系广西区党委宣传部重点文学扶持项目签约作家,曾荣获《山东文学》年度诗歌奖、第六届《诗歌月刊》年度诗人奖、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等。2003年下海创业,从事文化产业动漫影视方向的研发与运营,带领团队实现广西文化产业多项零的突破。现为广西千年传说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任广西来宾市文联副主席、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学院千年传说动漫影视学院院长。

 

人情世故(组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