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稻诗歌报
香稻诗歌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47
  • 关注人气:7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孤独记(组诗)

(2016-04-19 21:06:35)
分类: 焦点关注

 

孤独记(组诗)

                     刁利欣

 

 

《河滩上,我的芦荻吹着同一场风》

 

河滩上,我的芦荻吹着同一场风

剪影过于苍茫。群星还是本真的样子

无限远,又被无限否定

一直相信,其中有一棵形同我的芦荻

在喊出一味念着旁白的灵魂后,又回复自身

风有时反着吹,芦荻跟着掉头把来路审视一遍

——庞大的虚无感被反复弄乱

所有身世都别问了,人间在废墟上重现

我们都站在时光的水上,越走越白

 

《滨海记》

 

光阴泊成镜子。海岸线的知觉

正被一只回旋几圈又远去的鸥驮走

轻轻走动,岁月既在身前,又在身后

总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事物

诞生在深奥的变迁中

 

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孤独暖成故人

潦草的字迹埋下喧响,在厚厚的纸上变黄

明显感到:我笔尖上的墨水,有想和它们

挨在一起的强烈欲望

 

眺望之外是未知的世界

——它既在讲述远方,又在解读命运

我小小躯体,生息在这,身心安顿

每次抬头,我和飞鸟

就翱翔了整个天空

 

 

《守夜随笔》

 

月光溅起孤独之前,我推想

黑暗还很深远。门栓背后

很容易碰见消瘦的灵魂

 

近处,风提着花在走

稍远一些,花提着凋零在走

再看时,只有光阴提着无言在走

西皮流水悄然响起:秋风将至,生死唱

我手中的词语,颤抖了一下

 

风时远时近,只隔着一道木栅栏

我微微含着胸,把内心又拢紧了一分

拒绝那些腐朽的气息吹我

 

我用怀念烤火,写下

互为枯萎的事物

沉默的灰烬,遍地生长

我轻轻按下噤声的手指,不说出那些

微光或者动荡

 

《时间的空场》

 

风吹了吹内心

一个影子,向沿墙倾斜下去的角落

退后一步。颜色转深的午后

一大片的时间,意外地空着

偌大时间空场里的胡杨,一顶苍茫的阴影

独擎阴暗的部分,以及

远比阴暗更为深远的孤独和挺立

 

看不到远去的马匹,停顿下来的光阴

被轻轻卸下,一叶一叶

静静地落,恍若我肉体上一块块

褪去爱与痛的记忆

目睹并探寻一棵树的宿命

一眼空洞,轻易地涌上来

 

一缕雨水蒸发后,我嗅到成长

也是一种死亡的纯香

任何一处裂下去的部分,让一个多情的人

深中内伤

 

风说来就来了,顾不上心碎

乌鸦落在枝上

 

《人间如此完整》

 

你含着苦味的消息

扑向我,一叶叶

俯身于我十月的衣裙

就像翻过来覆过去的世道

磨折我,挤压我

“你汹涌的样子,绝望的样子,就是我

曾经的全部”。

高昂,又低下去

 

风越来越大,拖拽着,撕扯着

一些事物发出呻吟

我轻易地想到——

变,或者不变,都是真理

 

你这苦味的菊科植物

三、两枝黄花,苦中挺拔的坚持

锯齿团抱,时间之外的险情

既紧致,枯萎,又苍白

我看见你,就想说说

那些柔软的甜美的或者苦涩的

比如你——苦苣

一个孤绝的反衬者

 

我说嗯,人间如此完整

并没有因忽略的、散淡的、平白的表达

而失去开开合合的力量

 

《这一次》

 

借用一把风的刀子,我把

下午的思想放在

一枚枫叶上。不用划伤三尺

就看清一些前世

 

枫树吐红,一口一口,直到

咯出鲜血。先从一枚两枚叶子

开始,像决绝,疯红了后半生

才接近了疼

 

绿不过是年轻的骨头,盛大

的红注定成为血液。它饱满

有光泽,是风霜豢养的命

红就彻底。仿佛这一去,世界

 

将成为寂寞,在我

空旷的眼底全部涌出。一只鸟

飞离了一条路,这一次,它大概

无法洞察我内心的秋天

 

 

《色戒》

 

夜里,隔壁的呻吟声

将我淹没。下弦月大片的孤寂

照耀南窗

捣墙笃笃,声如木鱼

一个人的双人床,在洪水里诵经

 

隐忍和埋藏

无疑是两个高尚的智者

在人群里布道

我是道场里寥寥无几的信徒

左手捧着生命这盏银器

右手的光阴命悬一线

流离、磨损与女人互为悖论

 

一个人的省城

前世和今生同居一室

广阔的尘世里墓碑很低

浪漫主义的翅膀

高于屋宇。而我低于野草

那坚挺又匍伏的质地

 

我禁欲,和镜子跳停不下来的独舞

给烈焰泼冷水

给体内的潮汐筑堤

和情色签下戒律

酸、甜、苦、辣,四大名捕

无需捉拿,我随时在案

池塘发亮的时候

我知道:泥沼里人间开花

 

 

《雪落静安街》

 

门开了,雪花

开在这样浅的三月

雪也这样的浅,不小心,它们就化了

像噙在眼里的华年,不小心就逝去

多像个不听话的小坏蛋,逮也逮不到

门在身后关上,一扇

人间的姓名,最初有,然后是无

许多东西,最后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

 

我把肉体挟在肋下,把灵魂放出去

一对拐杖留下一对小坑

一朵两朵雪抱紧它们,化在里面

这样一条和内心冷暖交织的街

怎样置换两个字的荒凉

 

十八岁,我活着死去了

四十岁,我恍若死却又活着

春天刚出生的光线抚摩过一遍灌木丛

也抚摩了一下这个

心怀绝笔和绝唱的女人

 

《火车驶入黑夜》

 

黑夜有时是无声息的

在遭遇火车的时候是个例外

 

一列绿皮铁器将一头黑兽

咬出一条口子。相对于一成不变

嵌入与撕裂,带来了

往事内部的痉挛

 

多年后,我还听得到一声呼啸

像楔子,必定碰撞过

与钉子似曾相识的东西

 

 

 

 

在人间的低矮处献诗

                          

                                              刁利欣


我一直想,走上一条遍生芒草的山道,不在乎风景,只要过........    

残雪数堆,晚来的风卷起雪堆上的枯叶叩动阳光。一处矮矮的墙垛明暗的光阴隔着流年端坐无语,天空高远,淡去了群峰,我在人间的低矮处献诗。

于疼痛的苏醒中成长,一副拐杖赋予了我立足于泥土的根,怎样的曲折让纷扰的时光沉淀我心,我伫足其间,静待灵魂返青的时刻,光阴很慢,慢,是抵达的一种过程。  

为了生存,需要拼命的工作,长时间的坐姿使得无从对人提及的辛酸让忍耐无法抵近的焦灼成为一种难以侵蚀的承受,孤独中褪下假肢,一个人清创,一个人贴敷,一个人忍受来自肌理受损的疼痛。时光辗转,伤口结痂,愈合,这样的过程周而复始,日复一日。也就在这样的过程里,痛楚与宁静中积累起来的情感让诗歌走出了我内心的角落,它不是治疗我腿伤的良药,却是所有背负伤口的生灵所能怀抱的一切隐忍与爱愿。为此,我可以微笑着欣然说出:在我痛苦的肉体之上,我的灵魂安之若素。

能这么说吗,等待,其实暗含的是一种期许,并且,是刻骨的那种。刻骨,让我懂得并拥有了坚强,多年的磨砺令我的心境渐趋平淡,正视生命里诸多的变故和意外,寻找灵魂与生活不能与之相对称的智性认知,并以诗的分行形式,纪念那些陪伴我又离我而去的时刻,是诗歌给了我正视的理由。

众人都在谈论诗歌的时候,我时常沉默。在别人问及诗歌为何物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似乎无话可说。我怕说错。诗歌不是高蹈
,我的身心和骨头借助诗歌,以另一种形态存于世间。诗歌,就像我在等待伤口结痂、等待伤口愈合的过程,是思考反观自身的过程,让我得以看到最真实与最本质的现实写照。苦难为我开启了诗歌的大门,让我看见了表象之下深刻的实质,我曾不止一次的将诗歌视为沉积在血液中的生命密码,安然的夜晚,在灵魂被沸腾的血液引燃的一刻,我是身具魔法的巫师,缪斯的铭文,我的魔法棒:“丢失了生命密码的人,猜不中山林的秘密”。

我们都是患者,原谅我这么说,身体上的,思想上的。拒绝正视自己的疾患,无疑就像对待诗歌中尚未成熟的残句视若不见,矫正、修改、完善,我们需要的是长久的信奉和始终的坚持。我的努力和所有诗人做的都一样,给自己诊断,为自己开一个处方,在伤口上滴上碘酒、洒上药粉,给伤口清创,如果疼痛不可避免,那就在疼痛中许一个闪光的许诺,“我将走过芒草萋萋的山径”,你呢?
    该为人性的恶惋惜。过度的欲望把人性推到了善的反面。而胸怀诗歌的人,代表的是一个时代的良知。我说,我想走近,以卑微的身姿走进诗意栖宿的人间低矮处。

诗歌,古老的遗存,是美好的祈愿,神奇的魅惑和人性纯净的本源,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想,无论高扬或是低到尘埃,我能看见的自己,都将是躬着身在诗歌的麦场上捡拾麦穗的那个人。

阿多诺曾写道:“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这位生于德国美因河畔的哲学家还说过另外一句话:“日复一日的痛苦有权利表达出来,就像一个遭受酷刑的人有权利尖叫一样”。我回视过去,尖叫的冲动几乎从未在自己身上发生过。诗歌教我有量的埋藏,有质的释放,生活在一个小环境里,并不限制一个人有异质的体验,正是这种体验,远远超过生命本体所具有的一切意义。

在我灵魂的深处,隐伏着对生活的无声理解,千里之外的潮汐,奔涌的诗歌将随涨潮而至,诗歌,在光明的途中,被寂寞囚禁的梦想张开了翅膀,手持汉字,心怀敬畏,我愿意,以一颗孩子般纯净的心照我双眸,折射出人间盛大的光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