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稻诗歌报
香稻诗歌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47
  • 关注人气:7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泉: 沦陷(外四首)

(2014-09-19 22:11:41)
标签:

股票

大鸟

它们

沦陷

流泉

分类: 八方宾朋

沦陷(外四首)

           流泉

 

一截骨头在炉火中被反复烧灼

偶尔,在抽离

偶尔,在聚合

整个午后,我都在这种迷幻景象中度过——

仿佛被一块铁深深吸附

又仿佛,肉体风干,半生的积蓄被掏走

只剩下这一截骨头的无辜

被反复烧灼,它,渐渐离我而去

不留一句呐喊,也不向这个沦陷的人间

说一声抱歉。我原谅了所有消逝

但我坚信,有一种消逝,是带水的

在铁质的门牙前,它会喊疼,它会用最后的灰烬

洗刷罪孽

现在,一截骨头,见证了坠落

而东边的红日

仍在上升……我手握一朵莲花,在无数飞起来的

碎片中,接近于无

 

 

 

    春天

 

要不是你说——

黑水塘下有一大捆抽芽的毛线

我仍然不相信,浮在水面上的是这些年的缠绵

风吹走了所有暧昧

吹不走的

或许,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

这欺负人的

 

我没有说春天

黑水塘,却有一张开花的脸

                

 

 

    大鸟

 

大鸟有很长很锐利的尖嘴

有不可测的杀伤力

大鸟善施隐身术,常乘人不备

攻其以项背。大鸟有凌驾于万物之野心

我们看不见大鸟,而看见了空,看见了无数空中黑褐色的洞

那是妖魔群舞之地

为此,我们感到恐惧,但不明事理的风

还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瞧,可怜的人啊,为什么不褪下你的破衣裳?

孰不知,天空是被大鸟啄破的

这个尘世,已充满漏洞               

               

               

 

    岁末帖

 

三点水旁的俗世

有太多妖魅,曾经抱残守缺

为小妖画眉

为风月倒挂下来,而吹断

最后的烛光……仅这些

还拥有

挥霍之资本,但,光阴中的脚手架

有散落的不牢靠

快刀斩乱麻,几乎葬送了

我的生活观

挖掘机之轰鸣,也未给清道夫

带来训诫

借此为天籁,就误入歧途——

身陷虚饰泥沼……

一匹马的速度

等同于一具肉体的发酵

可是我,仍然看不见

——这汹涌

 

 

 

    它们

 

它们有铁质牙齿

有穿透空气和肉体的嘶鸣

它们有铁石心肠,不怜悯,也不悲怆

有细小的惶惑,只一会儿,就交给了急速向东的流水

它们有上帝之手

有黑皮箱,白手套,红肚兜

有绝门手艺承载万物

它们有过剩精气,吹拂大地之孕育

有隐形嘴脸

刻画尘世虚饰的欢颜

 

看不见它们

而它们,无时无刻不在陪伴你

你不能从它们那里攫取到柔软的绸缎

你也不能为此纵容

或,背弃

它们呀,有锯木厂的穿心术

有风火轮的勾魂符

 

直到有一天,你说

——这数十年的光阴,我认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