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稻诗歌报
香稻诗歌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428
  • 关注人气:7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伞:秤砣(外四首)

(2013-10-18 21:50:49)
标签:

角落

反动派

这条路

眼泪

武器

文化

分类: 香稻诗群

秤砣(外四首)

雨伞

 

那个卖瓜人一定是黑了心

并且剽窃人家游击战术

他的秤杆中一定是有水银的

那机关也许是藏在秤砣里

是不是有人这样想?

 

 

这和一部电影《难忘的战斗》如出一辙

新生的政权与奸商斗争

反动派的秤砣落在了战士的头上

战士死的比泰山还重

那个卖瓜人死的 轻于鸿毛

 

曾经期盼过一声枪响能改变什么

可该拆的房子还是拆了

丰收的稻田成了一条马路

那倒下汉子的骨灰和他的家人

顺着这条路开始 背井离乡

 

 

 

秤砣本来是公平的象征

为什么会成为各种版本的武器

原来掌握秤砣的人心黑了

正义的天平很早就失去了平衡

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梦中的母亲

 

母亲收拾好行头准备收工的时候

天边下起雨来 太阳还明晃晃地挂着

风 像如歌的行板般飘忽

不紧不慢的唱着 和着

张生 从墙的这边又翻回到那边 

 

黄瓜的藤蔓已经开始盘旋

有时期待那黄花会改变颜色

母亲随手掐了几截蔓尖

崔莺莺便痛的唱了起来

如豆的红烛便开始流泪

 

灶屋做巢的燕子开始忙碌

四个小脑袋挤在一起张着大嘴

光线渐渐从目光里消失了

最后一只燕子归巢 顺手关上了大门

寂静开始抢占喧嚣的时光

  

有东西在心里揪了一下

这些长大的雨水 变作眼泪

母亲开始一天的劳作

稻田里的镜子 时刻纠正她弯腰的姿态

唯恐走上舞台时露出破绽

 

 一座房子

没有想象的重要
花凋谢之前 
热烈着。待到花儿谢了
树上缀满的酸涩果子
并不值得留恋

 

各种传说充盈着我的耳膜
极目望去未见山海
也没有断桥残雪 可那
交颈而眠的白蛇青蛇
却总是在黎明前消失

 

重温是多么的美好
黑暗中 你的双眸是唯一的
光线。我感到你深处的喘息
指尖划过身体的时候
脑海中闪过 青蛇的后人

 

打破寂静的是生活
从幕后 依次闪了出来

晨祈的木鱼
唤来犬吠 阳光 鸟鸣
和漫过屋顶的海水

今天

 

让她季节的泪流向我们

绕过礁石 浅滩风向和

渔人紧裹着已经病入膏肓

仍在青烟中活得璀璨的身体

就在此时

黑嘴鸥进化到以雕鹰的方式俯冲

而我们已经进入耄耋

信仰 早已拉开彼此的距离

 

 

都没有充分的理由占有

牠们嬉戏的瞬间

就像此刻 相机里的影像

是否会成为历史罪人的证词

一切皆有可能

时间或许随时会倒转过来

万千生灵会将我们绳之以法

并施以酷刑

 

 

仅有的几间房舍在风雨中求生

这微薄的施舍只有

芦苇和碱蓬草的躯体

曾试图围堵

那些利箭般锋利的向往和

沧海桑田的神话 可以定论

我们贪婪吸吮牠们营养的身体

有一天也会被牠们吞噬

 

生命的背后

 

这一次不转山

山自己开始旋转,包括诵经

也不是原来的时间

风逆时针地刮着

万物静止后又开始摇摆

 

所有的目光都向你集结

不只是死亡人数和累积的时间

还有水 粮食 死后飘落千里的落叶

和远离家园的尘烟 周而复始

冤魂重叠成岁月的封土

 

灾难抵达芦山

5.12以南 一些闲言碎语

是以流感的趋势蔓延

还是以另一种形式 传播

痛苦之外的痛苦

 

一场颤抖之后

所有的爱和恨都打成死结

就像一枚精美的瓷瓶

或者从空中落下 或者

在历史的角落里尘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