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稻诗歌报
香稻诗歌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045
  • 关注人气:7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野川:我知道天很快就要黑了(组诗)

(2012-05-10 09:37:16)
标签:

杂谈

分类: 焦点关注

我知道天很快就要黑了(组诗)

              

 野川

 

对于可怕的敌人,秋天

是一剂麻药。归鸟唱着挽歌

悲哀像大片大片浓雾

把阳光,堵在渴望的冗道

我已弹尽粮绝,四周的树

沉默着,弯曲着,落光叶子

它们供出了我的全部

我知道天很快就要黑了

我咬舌自尽,把深处的秘密

埋进死亡狭长的谷底

相信死亡吧,它虽然丑陋

但比生命更加忠诚

 

◎一坡衰草静伏着

 

可信任的只有这一坡衰草

在深秋,日渐灰暗、脆弱

对风的追逼,它们不再摇晃

而是折断身子,让冷峻的光芒

照亮石头的缄默。牛已归圈

羊也远走它乡,一坡衰草

静伏着,零乱的记忆

分散在一只蚱蜢的跳跃中

结痂在一滴雨水的伤口上

风吹着,死去的、活着的草叶

就这么紧紧挨在一起

坐在其中,我的悲伤

始终像一颗泪水,圆润晶亮

 

◎像一把锯子,把夜晚锯出血来

 

天未黑尽,我还可以确认对面

是一幢楼。暗淡下来的光线

为这幢楼勾上毛茸茸的边,我感到

被棱角抵痛的感觉,慢慢柔和

这时,归来的、离去的、原地不动的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夜色越来越浓

不一会儿,对面的那幢楼就模糊了

如一段渐远的往事。我深陷其中

像一截钢筋,也像是一块断砖

像一个人,也像是一只壁虎

像一声叹息,也像是一道疤痕

……被掩埋,被忽略,被遗弃

灯光攥着醒着的人,梦境驭着睡着的人

我独自穿梭在灯光和梦境中

像一把锯子,把夜晚锯出血来

 

◎那闪烁的是谁?

 

是雪碰醒了树梢的伤

哭不出来的断枝,与凋零的草

把一条小道引入幽远和冷寂

那逶迤而来的是谁?雪

打在身上,那闪烁的是谁?

鸟回到记忆之中,它的鸣叫

在冬日的腹部形成漩涡

是谁又一次打开冰封的流水

露出结痂的土地、村落和人群

露出炊烟、竹林和坟墓

露出我,在高高的山脊上

像一颗疮,绽放着疼痛

 

◎再次回到灰尘之中

 

在一片雾中唱歌,说出

一年的心事。多么恍惚

重见天日的记忆,比婴儿

更加胆怯,更加干净

此刻,她们拍打阳光的翅膀

再次回到灰尘之中,与蚁为伍

与一块废铁,体验消失

和诞生。跑动,漫山遍野

像露水,像野菊,像天光

谁都可以收养,谁都可以丢弃

 

◎一些人在抽搐中苏醒

 

夏天在逼近。深处的火

追赶着草,那些绿,无处可藏

复活的蝉鸣,在城市边缘

咬开浓稠的雾,它的牙痕

是一棵棵桑树。要放弃多少

才能逃过时光的追逼?奔跑中

跌出的往事,石头一样粗砺

散落草中,缓慢的风化

让痛跳出来,如一只只蚱蜢

让大地抽搐,一些人在抽搐中

苏醒,把我漏风的身体

改造成一间间消失的茅屋

 

◎虚构的蜜蜂满屋飞舞

 

天空有些异常。一列火车

从内心驶过,一些陌生人

被我的忧伤留下,住进花朵的客房

他们分享我的记忆,在春风中

虚构一只只蜜蜂。我只是一个服务生

礼貌,谦逊,甚至有些猥琐

为他们开门,倒水,叠被,清扫

酒后的污秽。虚构的蜜蜂

满屋飞舞,嗡鸣,蜇伤我的记忆

这时,天空突然蓝了,云朵

悄悄地,把雨水藏在深处

 

◎树叶一片片落下来

 

无法阻止树叶的凋落

无法阻止大地,对我们持久的吞噬

和缓慢的消解。风,把远去的人

吹回来,像一枚枚浆果,把大地

砸出一个个坑。站在树下

我两手空空,神色安宁。树叶一片片

落下来,扩大的树隙,日光明亮

裹紧我的身子。我没有说话

没有叫喊,也没有挣扎。把目光

轻轻搭在四周山脉裸露的皱褶上

慢慢变软,模糊。不久,我就会沉睡

如一片落叶,淡入遥远的梦乡

 

◎每一个梦中人都手持火把

 

此刻,夜空高悬,如另一个头颅

我的身子挂满灯火和安静

如浩大的流水。找不到恰当的姿势

接纳满天繁星,找不到恰当的语言

表达对苍穹的敬意。风吹着我

我是任何一件事物,以最初的节律

摇晃,被星光镀亮。谁都不能唤醒我

在星光里沉溺,我成为遥远的一部分

成为万事万物的记忆,缓缓铺开

在山村的斜影里,道路弯曲向上

每一个梦中人都手持火把

唱着古老的赞美诗,为我送行

 

◎我要让每一个文字长出翅膀

 

我要在风中展开那些诗行

我要让每一个文字长出翅膀,像蝴蝶

飞过乡村和城市,飞过前世和来生

然后疲倦,然后变轻,然后遗忘

然后在启示中,尾随一颗星斗

慢慢将我寻找。我们将猝然相遇

彼此认不出对方,只感到风

吹着骨头和血液,把花朵和鸟

运到别的地方,留下无边的空寂

留下你的叹息,我的惆怅

或者,我们将永远相隔,在不同的空间

和时间里,徒劳地回忆,徒劳地冥想

把心拴在经过的每一种事物上

像一个伤口,鲜活,永不结痂

痛散在风中,安静如死亡

 

 

◎那些散乱的梦想被风吹着

 

午后,阳光超渡着落叶

我在一段往事中,为远去的鸟

忧伤。世界缓缓地转动

有人诞生,有人死去,有人

在生与死之间,挣扎着

爬上电梯公寓的顶层祈祷

落下一路尘埃,最后消失

像一缕寒风。往事之外

那些散乱的梦想被风吹着

像枯草的碎屑,嵌入街树

楼房和灰色的雾,世界的转动

明显加快,我却慢了下来

在往事中,把远去的鸟

唤回,安放在最高的枝上

 

◎灯火带来的夜晚有人迷失

 

窗外,灯火闪烁

窗内,我沉沉睡着,像一首诗

灯火带来的夜晚有人迷失

一群人满街奔跑,它们的寻找

慌乱、执着,又漫无目的

我沉沉睡着,像一首诗,字与字

词与词、段落与段落

心照不宣地挨在一起

它们藏起的那个人

忧郁、平静,月光照在身上

像涂了一层白色的药粉

 

◎只有一丝光亮还在飘

 

仿佛一切都在消失

村庄越来越远,城市越来越远

天空越来越远,大地越来越远

水消失,河道也消失

露珠消失,承载露珠的草叶也消失

坐在时间的残片上

我感到自己越来越少

手不见了,脚也不见了

身体不见了,包围身体的雾也不见了

只有一丝光亮还在飘

像萤火,像幻觉,缓缓地飘

不久,这丝光亮也会消失

世界回到最初的样子

我回到最初的我

 

 

 

 

                  有一种力量想把我举起来

                                    野川

 

匍匐于地,我的生存简单、紧张而卑微。如一只蜗牛,缓缓爬行,偶尔的停顿是一颗刺,簇生在时光的藤曼上。是这些刺,让经过的风雨有了疼痛、尖叫和狂喜。

日子在不断地重复。白天、黑夜,晴日、雨季,黄昏、黎明,这些厚重的色块对峙着、交织着,又被一层层未知的雾混淆着,构成了我生命的背景。我的一举一动,只能加深背景的冷寂和迷茫。很多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在下沉。对未知的痴迷和对梦想的信心,又让我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企图在没完没了的下沉中停顿一下,像鹰一样盘旋。

为此,我学会了放弃。我知道,必须把多余的东西丢掉,才能让自己变轻,从而减慢下沉的速度。

多余的婴啼,取出扔掉,我保留最原初的一声;多余的作业,取出扔掉,我保留最简单的一题;多余的爱情,取出扔掉,我保留最沮丧的一次;多余的露珠,取出扔掉,我保留最晶亮的一颗;多余的朋友,取出扔掉,我保留最知心的一个;多余的敌人,取出扔掉,我保留最残忍的一伙;多余的光线,取出扔掉,我保留最朦胧的一缕;多余的黑暗,取出扔掉,我保留最浓稠的一块;多余的幸福,取出扔掉,我保留最生疑的一瞬;多余的痛苦,取出扔掉,我保留最撕心的一刹;多余的记忆,取出扔掉,我保留最模糊的一段;多余的憧憬,取出扔掉,我保住最清晰的一幕;多余的树枝、多余的石头、多余的流水、多余的月光……我统统取出扔掉,我保留了最真的自己。这时,我感到了空,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感到了有一种力量想把我举起来。

这力量来自心灵的谷底,她生成在我的诗歌之中。是诗歌,让这些散落的力量的碎片汇集在一起,推着我向上,向宇宙的最深处飘逸。

不再羡慕一飞冲天的鸟/时间太真切了,一把剪刀/让世界简洁。失去的与得到的

都不是我的,夏天的河边/我一贫如洗,一张皱脸/泡在河水里,与漂浮的落叶

挨在一起,又旋着分开/日光很短,它照亮的事物/渐次熄灭,只有风吹着我/吹着对面的树林,静寂深处/有一种力量,想把我举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