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来开
来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242
  • 关注人气: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鲁迅是“……者”

(2013-07-30 11:20:38)

 

五年前看过一段电视片,记得一位专家带着几分宽容微笑说:“鲁迅脾气不好,许多争论都是他先挑起,比如徐志摩,一个小青年,又没有惹他,也骂……”(《先生鲁迅》)。是的,一说起鲁迅先生,大多数人会想到他好“骂”。究其原因,鲁迅自解是“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记念刘和珍君》),就是“良心坏”。其实他是会“赞”的,只是他的“赞”,远不及“骂”靠谱,也就不能“不朽”了。

比如说,孙中山先生逝世后,对梁启超等论客卖弄自己聪明的风凉话,鲁迅偏吹起“热风”:“……那时新闻上有一条琐载,不下于他一生革命事业地感动过我,据说当西医已经束手的时候,有人主张服中国药了;但中山先生不赞成,以为中国的药品固然也有有效的,诊断的知识却缺如。不能诊断,如何用药?毋须服。人当濒危之际,大抵是什么也肯尝试的,而他对于自己的生命,也仍有这样分明的理智和坚定的意志。
  他是一个全体,永远的革命者。无论所做的那一件,全都是革命。无论后人如何吹求他,冷落他,他终于全都是革命。”(《中山先生逝世后一周年》)

——鲁迅赞中山先生临死“革”自己“命”的根据,“见一九二五年二月五日《京报》刊登的《孙中山先生昨日病况》”(文章注释)。今天来看,就是过时而不精确之论了。  
    首先,大革文化命结束后,因为太吃了“革”的苦头,我们就把这字退居二线,换成“改”字打头。学鲁迅的话说,很有“‘命’自然还是要革的,然而又不宜太革,太革便近于过激,过激便近于…”(《扣丝杂感》)…“极左”,这是物极必反的道理,很说得过去。因此对中山先生我们虽然还记念着,但对他“革”的一面,也就成了“说说固然不妨、究以不说为宜”。假如鲁迅说中山先生“大多是‘革’”,就还有周旋的余地,可惜向来不把话说透底的他,在这里偏偏用了“全都”两字,活该只好过时。

其次,“孙中山‘不服中药’”一事,后人又有这样的澄清:1925124日,孙中山病重,中医葛廉夫为他开了一剂复脉汤加减,孙中山以“我平生未服过中药,恐不能受”为由,未服。但孙中山后经协和医院开刀查明是肝癌晚期,无法施治,于218日出院,便服了中医陆仲安益气养阴柔肝中药,后又服中医王子贤开的“五皮饮加减……(《民国政府要人与中医》)这里的时间地点人物都明明白白,可说是事实确凿。证明《京报》的“不服中药”的结论下早了。鲁迅不知后来的变化,对孙中山这“一件小事”的感动,到底落空了,“赞”话也就不精当了。

但是,如把这议论的对象换成鲁迅呢?

一九三六年九月,离死只有一个多月的鲁迅,作过这样记述:“……几个朋友……请了美国的D医师来诊察”的判决是:“倘是欧洲人,则在五年前已经死掉”。“死了五年”的鲁迅听后没有如五雷轰顶,反打起哈哈:“我也没有请他开方,因为我想,他的医学从欧洲学来,一定没有学过给死了五的病人开方的法子”(《死》)。

鲁迅这对自己生命随随便便的态度,骗过了当时甚至后来的许多人。日本学者竹内好多年后还说这么糊涂话:“鲁迅是否曾经自觉到死呢?这是个疑问”(《鲁迅》)。其实鲁迅是极明白自己死到临头的:“D医师的诊断却实在是极准确的,后来我照了一张用X光透视的胸像,所见的景象,竟大抵和他的诊断相同”(《死》)。

什么叫“极准确”和“大抵相同”呢?当然是说“死了五年”的判决是对的:病情糟透了。所以鲁迅极当真的写下七条遗嘱!

鲁迅不相信那时的中医,曾说他们不过是“有意无意的骗子”(《呐喊自序》);鲁迅却知道中药不少是用牺牲换来的极宝贵的经验,以为“如《本草纲目》……所记,又不独是中国的,还有阿剌伯人的经验,有印度人的经验”(《经验》)。但他那时既不看中医,因为“不能诊断,如何用药?”也不请D医师开方,因为他“没有学过给死了五的病人开方。”

——这才真配得上“人当濒危之际,大抵是什么也肯尝试的,而他对于自己的生命,也仍有这样分明的理智和坚定的意志”的赞语!

只是对这种“理智和意志”,今天给以怎样的评说倒令人头疼。若照搬鲁迅的话,那“革”字就太刺眼。本来想说这是彻底的“科学”精神,可称先生是“科学者”。但这个词现在看来也有问题。

因为近来“真伪科学”斗得很厉害,上网一查“科学”,竟得出这么一说:“哲学家科学家经常试图给何为科学和科学方法提供一个充分的本质主义定义但并不很成功”,这就是说“科学家”还没搞清“科学”意思!而事实上更昏乱。比如说“科学家”最起码的该是不迷信的吧,但未必。网上就读到这么些消息:据英国科学家盖洛普调查统计,近三百年三百位最著名的科学家,百分之九十二以上信神;甚至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十大科学家全都信上帝;美国的“好奇号”已在火星上爬行,但美国小学生都知道“科学也是上帝创造的”;而“中国导弹之父”、最伟大的科学家钱学森,偏骗信着“气功”……原来科学家也如“虚君共和”一样,玩着“虚上帝实科学”的把戏。

那么,这“科学”标签贴在鲁迅身上,不就成笑话了么?

……思来想去,记起了鲁迅说过:“‘革命’这两个字,……有些地方是一听到就害怕的。……不过是革新,改换一个字,就很平和了,……中国文字上,这样的花样是很多的。”

好!那么就来玩“花样”——“他是一个全体,永远的‘革新。无论所做的那一件,全都是‘革新’。无论后人如何吹求他,冷落他,他终于全都是‘革新’。”

好像还不“十分”妥当,但没法,以后想到好的再改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