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向东-古典家具研究
谭向东-古典家具研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2,357
  • 关注人气:3,0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2019-05-21 17:21:53)

清代金石学家张廷济著书等身,其《清仪阁所藏古器物文》十册,以拓本加题跋的形式,庋集古器物429件,题跋的时间从1822年到1844年,共22年。经史学家研究,这些器物多为其本人所藏,拓本也多是其本人所拓,每拓必有题跋,是研究金石学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该书第十册集拓宋以来砚、墨、木刻、竹刻等47件,木刻中记录了3件家具的刻字题字。其一项墨林棐几,流传于世,并于四年前展出。书中所记载的拓本和题跋,对该几的鉴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已有学者行家对此撰文详述。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其二张季勤棐几,目前不知所踪,仅留下一幅拓片,但愿能巡此踪迹找到该几,又是一大幸事。上海博物馆王世襄旧藏的紫檀插肩榫大画案上,清末四公子之一浦侗撰写的铭文:“昔张叔未藏有项墨林棐几、周公瑕紫檀坐具,制铭赋诗锲其上。。。。”并未提到此几,不知为何。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其三为周天球紫檀坐具,乃本文的对象,仅依目前所掌握的资料线索,试着讨论这把业内知名的椅子。因无缘得见实物,均属推测而已,实在不敢称研究结论。

安思远1970年《中国家具》、伯德莱1979年《中国家具》,两本书都提到这件紫檀南官帽椅,以及椅背上的铭文。该椅现藏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为成堂四把之一。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椅背上段周天球铭文,与张廷济书中拓片几无二致(左为张廷济拓片,右为安思远照片)。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当然,拓片和照片都存在与实物的偏差。真正的判定,需要金石学家用拓片原件和实物比对,方可最终确定。请注意拓片的文字部分和印章部分有可能是合二为一(两者之间有一条明显的线),因此造成两者位置距离上与照片有偏差。

本文假定拓片出自该椅,继续以现。

 

张廷济书中除拓片外,尚附题跋:紫檀坐具字在倚背之板,周公(1514-1595)生正德九年甲戌,卒於万历廿三年乙未,年八十有二。此戊辰为隆庆三年,公瑕时年五十有五。从这段文字看出,张廷济当时认为椅背上的铭文,是周公瑕55岁时所刻。此其一。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跋文随后提到张廷济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为此椅咏诗一首:“止园当日此静坐……大椿还有八千春”。止园乃周公瑕居所,铭文刻“止园居士”印。诗中同时提到墨林棐几。

 

诗后跋文:海监黄椒升都事锡蕃,乞余墨本复刻椅上,唯添一古鑑斋印。有一种观点认为,此文所言,是黄椒升用张廷济所做诗文的墨迹,刻在该椅上,因此该紫檀椅子为黄椒升所藏。按此推理,该椅应有张廷济诗词铭文,但目前所知没有。亦或许该诗文刻在了椅背板的后面,我们没有得到大都会博物馆的确认。这只是一种可能。

 

此跋文写于道光六年(1827年),三年后(庚寅年)张廷济在跋文后又题一跋:十年前(1820年)海监黄椒升都事,乞拓本去重摹於梨木旧坐具。拓本,应是周公瑕铭文拓本,而非张廷济诗文。梨木旧坐具,很明显并非跋文开头所说的紫檀坐具。因此,该文字表明,黄椒升在另一把梨木旧椅子上,复刻了周公铭文。因此极有可能曾经有一把,1820年刻周公款的梨木椅子。此其二。

 

张廷济在《清仪阁杂咏》中记载:“周公瑕坐具,紫檀木,通高三尺二寸,纵一尺三寸,横一尺五寸八分。倚板镌:‘无事此静坐,一日如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戊辰冬日周天球书。”是否为张廷济本人所有,暂时没有可靠的资料,杂咏中的记载也需进一步核实。而其诗文中“恰宜案共墨林珍”,也未表明拥有此椅。因此无法断定紫檀椅子当时的主人就是张廷济,但应该不会是黄椒升,否则他不会去复刻摹制。此其三,不过这似乎并不是很重要。

周公坐具铭文的上半段,能收集的信息基本到此,只能寄望更多的资料出现。而铭文下半段也包含了大量信息不容忽视。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下半段铭文并没有出现在张廷济的书中。铭文为退楼老人所题,刻吴云制印章。吴云 ,字少甫,号平斋、榆庭、愉庭、抱罍子,晚号退楼主人。嘉庆十六年(1811)生,光绪九年(1883)卒。浙江归安(今湖州)人,一作安徽歙县人。斋堂号有两罍轩、二百兰亭斋、敦罍斋、金石寿世之居。

 

吴云铭文分两段,前段记录自己和该椅的渊源。题记所载吴云生嘉庆十六年,与检索到的生平相符。“乙丑(1865年)秋七月得此椅於?城某肆中,年五十有五”,与周公瑕刻铭文的年纪一样,是故“奇缘也”。

吴云得此椅时,张廷济已经故去17年,因此《清仪阁所藏古器物文》不可能出现该铭文。此其四。

 

吴云铭文的第二段,则记录了另一个段奇事:“乙丑年得紫檀椅。。。。。。逾四年(1869年)己巳年秋,岚坡?才后於市肆中得二椅。至庚午(1870年)冬有从某故家物色一椅。五年之中,吴云得到另外三把椅子。而且皆刻有明贤笔迹!后得到的三把椅子也都刻有明代贤达的笔迹,这是何等奇缘,如同梦幻般的收藏故事。题刻记录此事时,吴云整整六十岁,又逢其听枫山馆落成,因此刻字记之。

吴云后来得到的三把椅子,具体没有描述,只说三椅与周公坐具恰配无丝毫差池,还都有明代名人笔迹。

 

到此不得不提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另外三把椅子。他们同样形制同样材质,同样在椅背上刻有名家诗文,落款分别是“(董)其昌”“祝允明(枝山)”“(文)征明”,无一不是大名家。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第919篇周天球紫檀坐具刻字考略

大都会博物馆所藏的这三把椅子,是否就是吴云提到的三把椅子?

 

这问题可能永远没有答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