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社会制度与道德(四)

(2012-02-05 08:22:14)
标签:

杂谈

今天不能不谈谈教育的严重问题了。可以说,中国的教育问题是不平衡和不平等的,不平衡不平等的根本原因是物质的不平衡不平等;只有基于物质的平等的基础上,社会教育才是平衡平等的。社会教育不平等,就会有很多不良的东西乘虚而入。

社会个人的教育应当是一生的事,而不是一段时间一定年龄段的事;教育首先与劳动相关,只有劳动平等人才能享受平等的社会教育。消除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富人和穷人的道德意识形态是不一样的是有差别的。

在整体国民物质平等基础上加强精神德育才是科学的,这才是最高级的人类文明。“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端,即把自己产品作为资本来生产的阶级方面是贫困、劳动的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马克思《资本论》)。这就是说,资产阶级把人们用于解放即道德解放的物质桎梏在自己的手里,对劳动者进行精神、道德、体力粗暴再剥夺。人失去了物质同时也就失去了精神享受,也就失去了道德。大自然也是这样,人类拼命掠夺大自然,熊、大象等动物就要破坏穷民的田地。资产阶级给予劳动者的物质资料是极其有限的,它的规律不能使物质完全满足劳动者的精神需要,它所给予劳动者的物质资料正好是吃完这顿,下顿所剩无几;这样,人们就要为下一顿争取劳动维持下顿。资产阶级为工人涨工资就是激发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即促进奴隶的劳动积极性,用货币工资麻痹劳动者的精神;工人阶级越是相信货币工资,他们就越无知,越被奴役,精神就越得不到解放,就越被货币工资的吸引所束缚;这样工人阶级就坐稳了奴隶,就越被当做不如牲畜来永久使用,相信了货币工资,这样一来,人就自己去争取更长时间的劳动了;这样,人们就更没有时间来享受教育了,享受教育的权力就这样巧妙地给剥夺了;这就形成了这一极人们愈无知愈粗野道德愈下降;精神意识下降就变成了不如牲畜的牲畜,就要永久被奴役,被痛苦痛苦折磨,永远处于疲劳奔波疲于奔命的状态,就越贫困,这种贫困是双重的。道德越下降,就越被资产阶级嘲笑、批评、指责、嘲骂、责备。有很多社会犯罪就是人们缺乏生活物质资料的经济犯罪。这种犯罪的原罪都应算在资产阶级头上。人们看看《水浒传》就知道了。

所谓的教育就是科学文化的引导。从而没有科学的物质文明便产生不了科学的文化,二者是相辅相成的,是不可分离的伴侣;社会没有科学的物质文明,人们也就平等享到科学文化,也就得不到科学的教育。中国自从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完全抛弃了科学物质文明建设,所以,今天社会道德的下降就在所难免了。在这点上他是难辞其咎的。文化大革命被根除的一些旧的东西又都被重新挖掘出来了。1999年发生了法轮功天安门事件;法轮功真不愧是邪教,它反马克思主义,反毛泽东思想,以及反现在的修正主义共产党。总之一句话,它想回到封建统治。中国共产党是反对任何宗教信仰的,中国共产党只有一个信仰:就是马克思主义信仰。1999年法轮功事件中,信仰法轮功的共产党员是很多的,现在也还有;不仅有信仰法轮功的,还有信仰基督教的,伊斯兰教的,佛教的等等。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修正主义共产党。

无论哪个宗教都是从物质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但它们是绝不会承认是从物质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它不承认辩证法,不承认科学,不承认生产力等等。所以它们的唯心主义思想总是受到物质发展的局限,但它们又不甘心被社会生产力灭亡。——人们的生存压力越大,它们的唯心思想越容易渗透人心,人们越需要一种超越物质之外的东西来麻醉麻痹自己的精神思想。从另外一点说,宗教和政治又是相互排斥的,政治总是提防宗教的发展壮大代替自己,宗教每每排斥政治想代替政治;在社会历史发展中,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微妙的。现代资本主义对宗教之所以看好、允许它们发展,是因为它们对瓦解人们的科学精神意志思想对政治有极大帮助,同时它们又是维护自己统治的有力武器。这样,它们就形成社会主义的公敌。可以说,宗教是反革命、反人类进步的反动思想。对资本主义,封建的、奴隶的统治是助纣为虐。

宗教的存活离不开现代物质经济基础,没有金钱做物质基础它们便生存不了,但它们又总是不承认这一点。宗教同政治一样是人类生活的寄生虫,它的存活需要政治的庇佑,需要国家的拨款即需要所有社会纳税人的劳动来维持它们生存。它们四处化缘,到企业,到政府等。它们从来不到穷人那里去化斋饭的,这是近代的发展形式和致富形式,富有的形式使它们同世俗一样也长了一双势力的眼睛,谁捐的钱多它们就这高看谁,但它们的口号同政治的虚伪口号一样,众生平等,人人平等。由此可见,一切宗教是人在作祟。宗教的内部也存在政治的,即它们的等级分工的化分。可以说,它们同样是做为一个剥削阶级存在在社会当中。

说宗教是邪教是不为过的,因为它们不能使人类解放,只能使人类无知,使历史的车轮倒转。说宗教不属于教育的范畴,但它又确实每时每刻都在从事反动的教育活动——对马克思主义来说。它对人们的思想“教育”同时是免费的,只要你肯信,它就会使尽浑身解数把它们的一些资料白赠给你。无非是千年千篇一律的陈词滥调。唯一改变的是在现代生产力上生产工艺上把自己工艺化了。

最近,佛教的反革命力度加大了,相信很多朋友听到了《佛歌一百首》。他们利用现代歌曲谱上佛词分发到信徒们手中。《翻身农奴得解放》,《北京的金山上》,《父亲》等等,完全用上了佛教的词汇。结果,佛主是为人民打下了江山成了解放人民的对象,佛主成了中国光芒的救世主,父亲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佛主。极其可悲的是那么多小孩子也跟着学唱,这是可悲的,危险的,是不能让人原谅的。这是篡改历史,是篡改共产党的历史丰功伟绩,彼欲取而代之。这样下去,中国迟早要被邪教分裂。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一切历史颠倒过来了,一切成了神、佛、主,妖魔鬼怪打下来的天下,而不是人。中国修正主义共产党如何对得起死去的无数先烈们,我要请问三代政府领导者们和易中天、白岩松先生们,你们这些白痴唯心主义思想家们,到底是谁在颠倒黑白?是谁在颠倒是非?是谁在篡改历史?请问这是谁的遗毒?谁在向人民下毒?你们每每顿足“痛心疾首”大呼文化大革命是错误的;你们好好挖挖耳屎、好好抠抠眼屎,听听、看看,现代宗教正连你们一起像垃圾一样被否定了被弃之一旁了。这就是你们精英的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

佛教仿佛是从来是神圣不侵犯人权的,从来不染红尘不食人间烟火的,请问你们篡改劳动人民的歌词是什么行为?佛主也行剽窃盗窃事吗?也干鸡摸狗盗事吗?是因为没了生育能力要下凡来与凡夫俗子同床共枕打混混生下混血小儿来?我又要问易中天先生和修正主义共产党们,你们要与观世音大士、夏娃、孔子等们生下一个混血党来吗?这真是一出“好看”的人间神仙妖魔伦理大杂交。

中国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应严重投诉佛教这种剽窃、盗版、侵权的可耻行为,让它们缴回所有流传在民间的《佛歌一百首》,并公开在媒体上向中国马克思主义共产党道谦,挽回给中国马克思主义共产党造成的名誉损失。

措词激烈,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如上所述,国民的教育不是一时的一定年龄段的事——宗教正是抓住了资本主义的空当对国民实施全民免费一生到死的“教育”。这种教育对人民来说无疑是有害无益的,人类接受愈多就越不能解放,人类就越被资产阶级统治。所以,我在《剖析货币》的文章中严重严肃要求消灭货币,用工分儿卡;这样一切宗教等剥削组织都要出来参加社会劳动。物质一天不平等,资产阶级就要存在一天,宗教就要存在一天,奴隶就要存在一天;难道宗教不是和资产阶级一样把劳动人民当奴隶看吗?在宗教那里,人的前生是来到世上赎罪,被奴役是命中注定的,只有死是解放,它们从来不宣扬劳动人民起来反抗,它们同资产阶级一样肮脏、一样卑鄙、一样可耻、一样下流。它们的唯心主义思想永远不能让人类解放。所以,易中天先生把宗教的爱掺和哲学里其麒麟的马脚愚民思想就充分暴露出来了。

在科学的国家里,在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国家里,宗教信仰是个人的事,国家不参与,也不给予经济上的支持,不准在公共场所公共场合搞宗教迷信活动,要搞回你的庙里教堂里去搞。一切公共场所只准进步的文化娱乐活动。所以,我们信仰马克思主义先进文化者,要把进步的文艺事业做大做强,加强建设劳动人民文艺进步休闲娱乐场所,加强文艺事业队伍建设。宗教不是一日被消灭的,它是随着生产力的壮大和解放的进步逐步消亡的,随着物质的平等而消亡的,没有物质的平等谈解放是空谈。宗教无非就是永远那点儿陈年的陈芝麻烂谷子的陈词滥调空洞乏味的旧事;对于生产力来说,它们解释不清,更别提辩证法了。只要国民教育得当、科学,它们的灭亡就越快,对它信仰的人就会越来越少,它们的分工就会自动停止。

教育的垄断,政治自由的垄断,经济的垄断,文艺体育场所的垄断等,成了人类道德精神文明发展的障碍;私有制使国民享受不到经济发展、物质丰富带来的快乐;宗教紧跟其后更加助长了资产阶级统治的黑暗,使资产阶级更加有理由对劳动者进行加紧剥削,资产阶级和宗教是一对亲密的伴侣,它们共同一道束缚劳动者思想解放和生产力的解放。无产阶级马克思主义者掌握政权,一定要束缚宗教的活动范围,用先进的生产力和先进的物质文明教育国民;以物质为基础,以先进的生产力做引导,实行全民终身免费教育;共产党员不得有任何宗教信仰。我们事实地看到,资产阶级生产方式——工人阶级生产出来的丰富的物质足够满足人们的物质生活条件了。只是它们现在还牢牢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中,还没有从资产阶级生产方式中解放出来,这些物质一天不解放出来,劳动人民就要被多奴役一天,人们的躯体,人们的精神就被多奴役一天,从而一天得不到解放。这些物质一旦被解放出来,就是全民的解放。

生产力的发展同自然规律一样,只要我们深刻认识了它,它就会完全被我们驯服来为我们服务;就象人们骑自行车和独轮车一样,它一定朝着我们指定的方向行使。科学的理论来源于物质基础,而不是来源于人们的精神意识,科学的理论是物质基础的反映。共产党人必须深刻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这门科学理论;科学理论一经运用到现实物质基础,社会将全面广泛进步,社会的发展将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那时我们才是社会的主人物质的主人,就象人们驯服自行车一样。而资产阶级生产方式总是将这辆自行车拐进泥潭,陷入危机。“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生产关系……”马克思在这里阐述的是资产阶级生产方式。这种物质生产方式总是不以资产阶级为转移,又不以工人阶级的意志为转移,所以,它常常出轨,常常造成失业,所以为工人阶级所痛恨,但又无力解决,这种痛苦资产阶级也无力解决。这种生产方式只有共产主义能解决并加以驯服——计划生产代替无政府主义生产。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钱学森同志曾多次常常提醒警告改革精英们不要抛弃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可他们不入耳,结果造成今天尴尬的局面,在市场经济面前越陷越深,一个良好基础的大国被破坏地面目全非,这是不可饶恕的。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