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古镇煌的邮轮博客
古镇煌的邮轮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413
  • 关注人气:1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2011-04-13 05:20:07)
标签:

杂谈

分类: 邮轮游记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极地之巡航:哥伦布和麦哲伦的历史旅程

 

从阿根庭的布而诺斯艾利斯,绕过 Cape Horn到智利的圣地亚哥之行,是任何资深邮轮客都应当最低限度走一次的。这也正是哥伦布和麦哲伦当年走的航线。

 

布而诺斯艾利斯是南美洲最繁荣的大都会,它的欧洲式的古老建筑物,巴黎一样的广阔林阴大道,和不夜的生活气息,是百游不厌的。南半球竟有一个和巴黎纽约马德里一样多姿多釆的城市,可惜此行用的时间己太多了,于是在一宿之寄后,我便在次日下午登上停泊在接近市中心的码头的挪威皇冠 (Norwegian Crown) 号邮轮。

 

Norwegian Crown排水量34000吨,走这航线最适宜。原来,如果船太大,便不能走一些比较狭窄的水道。QM2的2007年首次环球航程也会经过这里,便得错过不少最是风光如画的海道。像QM2这样大的船,从大西洋进入太平洋,这是唯一的途径。这些超大的巨轮不能通过巴拿马运河。

 

首天五点开船。乘客可以在中午登轮,享受午餐。我舟车劳累,南美和香港的时差又高达十二小时,刚好日夜倒置,于是更头脑昏乱。上了船安顿下来,吃过晚饭便早些休息,以便养足精神享受明天开始的旅程。

 

次日清晨七点,邮轮己停泊在乌拉圭的首都蒙得维的亚(Montevideo) ,也是全程靠岸的唯一大城市。码头距市中心不远,邮轮泊在旧城边缘,所以一上岸便是饶有趣味的古老街道,曲径通幽的绕行二十分钟,便到了市中心最大的独立广场。今天的蒙得维的亚是个相当残旧的城市,可是它的许多宏伟的古老建筑物,充份表现了昔日的光华。蒙市人口大约一百三十五万,占了乌拉圭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有多。这城市有很多观光点,但物质水平低,于是我逛了半天也只是止于逛逛,无物可购。旧城的露天市场有很多旧货摊,可是也没有什么选得上手的东西。

 

次日整日航海,己到了地球上相当偏南的纬度。整天航海也正好用来补偿还不够的休息,消除疲劳。在正餐厅吃点菜的大早餐,从烟鱼柳吃到火腿蛋吃到煎饼鲜果,从鲜果汁到热腾腾的一杯咖啡,十分写意。除了在邮轮上或住大酒店,难得这样慢慢的吃早餐。现代城市人太忙了。

 

船上吃的去处,晚餐有五个餐厅可选。正餐厅是大酒店fine dining的格局,服务很好。意大利餐厅Café Pasta则有天天新鲜造的粉面,法国餐厅Le Bistro是唯一得另付15美元订位的餐厅,但付费后随便点菜任吃。

 

第三天早上十点抵达阿根庭人口只有五万的Puerto Madryn。很多客人一上岸便参加岸上游,多半驱车两小时半去看企鹅。以后许多地方的节目,都是去看企鹅和更多的企鹅。可是这样一去,便错过了Madryn港这个清洁整齐,风光如画的小镇了。这里也许只有沿海大道和平直相交的几条街,可是充满异国情调。我回船吃午餐后再上岸。船上用计算机的收费是每分钟大约一美元,岸上的收费也许是每小时七角,于是便在岸上上网看电邮。

 

第四天又是整天航海,驶往福克兰群岛。海面风高浪大,虽然走路也要扶着栏杆,可是更增 ‘这才像航海’ 的adventure感觉,觉得自已更像麦哲伦了。下午的节目是参观(而不是参加) 名画拍卖,反正现场奉送香槟。是日是主餐厅Gala Dinner盛宴之日,主菜的选择可以吃龙虾。

 

第五天早上八时抵福克兰的首府士丹利港,比预计时间早到了两小时。这个只有大约一千五百居民的英国远洋殖民地,要不是一战成名,邮轮也许不会来。港口没有正式的码头,于是我们乘坐驳船(Tender boat) 登岸。士丹利港是个长条形布局的港口,虽然没什么,也有小小的海滨公园,和几间商店,特色是再次听到英语对白,可用英镑欧元美元,以及东西特别昂贵。岛上有一部伦敦双层巴士来回穿梭,电话亭也是伦敦模样的。游目四顾眺望,福岛风景也有天然不加修饰的美,是我们城市人不容易看到的景色。下午四时开船,晚上风浪很大。这航线除了在内海航行外,几乎天天大浪。但这是预料中的事。

 

第六天整天航海,邮轮驶向绕过Cape Horn,也是传统的从大西洋进入太平洋的航程。这里因风浪大而且怪石磷磷导航困难而恶名昭彰,昔日的航海者称之为Cape Horn the Terrible。从下午开始,邮轮一直在汹涌的波涛中前进。大约五时半船抵Cape Horn附近。邮轮在船尾举行传统的Cape Horn Celebration,也就是用Cape Horn的海水给志愿参加者淋头。在时速达55海浬挟着冰雹的强风吹袭下,人人排队接受海水的洗礼,船员特备大浴巾给客人用。1615年荷兰航海家Captain Schouten首次征服Cape Horn坐的是帆船,但直到今天,能征服这条水道仍是一项航海的成就。永远的强烈西风加上急流巨浪是Cape Horn的标志。我们在六时半驶过Cape Horn。半夜邮轮进入内海,我们得到一夜风平浪静的安宁。

 

第七天邮轮抵达地球上最南方的城镇,自称为End of the World的阿根庭小城Ushuaia。预计的抵达时间应是早上七点,但其实邮轮在半夜两点己停泊在码头旁。人口五万的Ushuaia除了是最接近南极的有人居住的市镇,也是风光极有特色的小镇。此镇依山而筑,主要街道建在山坡,有一种古老的边疆气氛。可惜那天是星期天,于是少了点人气。Ushuaia虽然天气经常恶劣,却仍是旅游的重镇。此地位于Beagle海峡的西北角,一片不加修饰的天然美景,附近有许多冰川。我从清早起在小镇里来回逛了三小时而不厌,就是因为我想多多吸收它的独特气氛。邮轮下午一时开船,离开阿根庭,进入智利海域,驶入Beagle Channel。这是此行难得风平浪静的一程,因为水道实际是在内海,沿途经过一条一条的冰川,大家都跑到甲板上观赏整整一个下午的美景。

 

南美 ‘极地巡航’ 的第八天早上六点,便到了智利最南边的城市Punta Arenas,智利和阿根庭有一小时的时差。此地人口十二万,是麦哲伦海峡上最重要的城市,有较长久的历史,市中心有不少漂亮的十九世纪末建筑物。在巴拿马运河开航之前,它曾是极重要的越洋必经的港口,它的历史也是极南半球的航运历史。此地是南极洲之旅的主要起点。船上的岸上游也包括了乘直升机降落南极洲,尽管这节目有显然的吸引力,到底曾着陆南极洲的人数到今也不过十多万,我结果还是决定不参加,放弃可以自夸曾往南极探险的机会,原因是收费竟达每位1998美元!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Punta Arenas竟有一个大规模免税购物区,距市中心大约十五分钟车程。这里像美国的郊外购物区,区内有好几间Shopping Mall。当地人到超市也来这里买免税。到了第一个有城市规模的地方,忍不住要过过购物的瘾。这里的最佳购物,是驼羊(Alpaca) 产品,驼羊毛织物产于南美,在外面不易买到。

 

因为邮轮码头在市中心的方便,再加上这城市的吸引力,我清早上岸,回船午饭后下午再出去。邮轮六时半开航,我期待明天在麦哲伦海峡的整日巡航。尽管明知此时此地,风浪是免不了的,我带着自以为是航海者的心情,期待看无可比拟的风景。

 

第九天走麦哲伦的航线,仍然波涛汹涌,早上六时己给摇晃得醒来,但见海浪盖过我在六楼舱房的窗。八点半抵达风景最好的一段水道,风浪虽略降,但站在甲板上拍照,仍得一手持相机,一手扶着栏杆操作。此时甚至雨雪交降,大风挟着冰雹吹到脸上,绝不好受,但大家仍然聚集在甲板上,就是因为风景太好!在水道上我看到一艘现代船舶的残骸,斜斜的插在岸边的石层附近,成为永远的展出品。整日的巡航都有风景可看,因为海峡水道比较窄,船的航线离岸不远。中午船长在他的每天例常讲话中,说他会在原定航线之外,特别驶近一条冰川,让我们观赏。下午四点半到了 El Brujo 冰川,在那里靠近停留了四十分钟。如果你坐的是巨轮,你大概看不到这全程风景的高潮。看冰川倒是阿拉斯加邮轮游的例常节目。智利南部有南美的阿拉斯加之称,但它不但有阿拉斯加的冰川,还有阿拉斯加没有的风景,岸上城镇的拉丁美洲风情,也比阿拉斯加的美国游客小镇有趣,没有游客的充斥,不像阿拉斯加般到处都只是卖T恤的店。最重要的是,到此一游,我重温了航海的历史。风浪是这航线的缺点,游阿拉斯加舒服得多;但风浪却又增加了像真正航海的历险气氛,游后令人更回味无穷。

 

第十天仍是整日巡航,驶往Puerto Chacabuco。邮轮经过Patagonia Channel进入太平洋。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捱饱风浪进入这海面,因为风平浪静,于是把这个世界最大的水域命名为 ‘太平’ 洋。但我想这只是他运气太好,也许因为己是秋风季节,我看到的太平洋绝不太平,而且邮轮回到汪洋,也没有风景可观赏。Patagonia Channel附近是智利安达斯山脉群山起伏的地方,却也因航线距离远,看不到什么。下午邮轮上举办了NCL的招牌节目,巧克力布菲(Chocolate Buffet) ,大餐厅六七米长的桌子上,陈列的全是巧克力食品,林林种种。我不大吃巧克力,也去趁热闹。这天是全程唯一的低潮日子,再加上航程快要结束的惆怅。可是坐了九天船,其实也应当休息一下了。

 

第十一天的早上七时,到达Puerto Chacabuco。船上岸上游的宣传说这地方 ‘什么都没有’ ,建议我们参团到国家公园欣赏湖光山色。从某一角度看,这地方果然什么都没有:那是说,它只有一间酒店,和两间日用品小店。此地和邻近的Puerto Aysen的人口一共只有二万,而且多半住在Puerto Aysen。但它的 ‘什么都没有’对我们城市人反而另有吸引力,难得回到真正的大自然。因为没有码头,于是用Tender Boat登岸。邮轮下午两点便离开了。

 

第十二天早上八点抵达有十二万人口的Puerto Montt,这是智利湖泊区里的一个中心市镇。不过,这是一个 working city,不是旅游区。这里近年人口激增,就是因为它成了智利三文鱼企业的生产中心。这是一个旧城市,购物比Punta Arenas便宜得多。邻近的Puerto Varas则是新建的卫星城市,有美丽的湖光山色,而且还有一个赌场。

 

邮轮五点启程,晚上是Farewell Dinner。看过表演节目后是NCL的另一例常节目,船上各部门的员工参加大规模的谢幕礼,船长也参加,而管房和餐厅的职工则谢幕鞠躬后赶着跑回去工作。船上的工作是最紧凑的,上班的日子天天长时间工作不休假,好处则是每工作一段日子便可一口气放假两个月,来回机票由船公司负责。菲律滨船员占大多数,她们说她们通常坐国泰航班回家,可以有经过香港购物的机会。

 

第十三天整日航海,次日清晨抵达圣地亚哥的外港Valparaiso。我在圣地亚哥多住一晚:智利的首都仍然值得一游。上次来我住在市中心,但圣地亚哥的高级市区却是不在市中心的Providencia和Las Condes。今次我住在Las Condes的Grand Hyatt,乘机看看这个新的现代化市区,也享受一晚豪华的客室,在没有海浪的环境下舒适的睡一觉才赋归程。这是名智的决定,经此一游我才算是大概看过圣地亚哥全市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