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原
高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813
  • 关注人气:8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未央文学》网络选刊(第126期)

(2013-01-23 20:08:57)
标签:

转载

谢谢老师抬爱。
[转载]《未央文学》网络选刊(第126期)
   《未央文学》,文学双月刊,国际标准刊号ISSN2222-9272,由华夏艺苑出版社出版。以现代诗歌为主体,兼容散文诗、古体诗、散文、随笔、小说等文学体裁的国际性大型文学刊物。投稿信箱weiyangwenxue@163.com ,全年订费60元(含邮资,如需挂号,另加20元),有意者请与主编长笛手联系。《未央文学》网络选刊是纸刊《未央文学》重要选稿源地。每期纸刊《未央文学》从每期网刊中选稿一至二篇、首。

《未央文学》社长:宋永照 主编:长笛 网刊诗歌编辑:霜扣寂寂江

 

                    

                       未央诗歌

     物我之间

 

   /  吉祥女巫

 

唯有特定的时间 角度

才能看见它们

那一群 面目模糊的虫子

它们源源不断于黑暗之中

以划桨般的动作 有序而行

仿若一支 现代化的 虫形船队

 

它们那密不透风的阵型

一度让我以为

挡在前面的我 会成为它们的障碍

会被它们 群起而攻

然而 这些都没有发生

甚至连一丝碰触的感觉 都没留下

 

而它们 的确是蜂拥着

越过我而去了

就仿佛我 或是它们

其中有一方 根本就是虚拟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bb2b60102eh36.html

 

     

 

   /  青娈

 

悬崖潜伏  于经声里

修竹用尽明喻暗喻与隐喻

超渡  深谷峰回

 

抚琴的人  泼天色一身悲悯

眼眸有沧海逝水  漫过

千刀万剐

破戒而出的石级

 

我的仰望  是一行卑微的索引

颤栗琥珀剔尽霜寒的纹理

隐形的翅膀  隐匿风雪

 

道间行走  形容词都是学理的陷阱

设如山河为猎场

悬崖就是失路的

虎啸猿哀……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0553da0101eoo1.html

 

     等待一场冷空气

 

   /  梦醒时分

  

在体内备好足够的干粮与水

学会用最直接的方式喂养自己

沿着诗歌的方向,一路寻找星空

   

晴朗的日子,不要被路上的风景迷惑

遇到雾霾的天气

会停下脚步,找个角落喝杯咖啡

不加糖

不会与陌生人谈话

更不会谈天气

 

只等待一场冷空气降临

封存记忆。包括那些云淡风轻的日子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35e1001019dm7.html

 

        光(外三首)

 

   /  王书

           

灯光晃了一下,照到了他的脸

灯光晃了一下,照到了一个安静的冬天

 

没有风暴。真的,没有风暴

灯光下是一座平息的海洋,深深地睡了

 

     

        

它是记忆的影子,是爱的碎片

是一个人默然独立时悄悄涌来又悄悄退去的

潮水

 

是一片永远没有人履足的宁静

 

下午,整整一个下午,

它要在我心底慢慢堆积一个雪人

 

        

 

那是安静的呼吸。

是一条河,一片湖水,是一个人朦胧的影子。

是月光投在沉默的大地

在月光下是一匹白马,是一匹白马温热的

鼻息。

是陌生的心跳,是我热切的期望

是生命深处最初的爱人。

隔着朦朦的烟雨,在夜的后面

轻轻哭泣了……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f4efb01014ffz.html

 

 

     时间打马而过

 

   /  南南千雪

 

时间打马而过

马在狂奔

马在嘶鸣

 

骑马的人,他举剑

击落长安雪

一片接着一片

一团抱着一团

 

如巨大的迷魂阵

这废墟洁白的丝绸

把黑铁擦得反光

 

大寒之后

雪,活成余生的姿势

春天或者蓝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67c1de01015gkv.html

 

     树和风

 

   /  凭栏十里

 

1

来风之前,树叶就预想了自己的去处

孤单地停留在一片污水之上

也许     就寻觅到一个安静的角落

化了泥土     便是心愿

 

 

也会在行走的路上

相遇和它同等命运的叶子

当两片叶子    随意起落时

爱在哪里,哪里便是家园

 

2

一场很大的风经过时     树叶便逃逸了

像挣扎      像不忍舍离

一棵棵树      按照十四行诗的格式

站在街口      或是祭奠

我成了多愁善感的女子

挥舞长袖      念着宋词

只有那片没被东风吹掉的树叶

笑我走不出冬季

 

3

离开你的那天    是个风起的日子

树叶     铺天盖地

我用思念做了嫁衣

你打马北去的时候      我没有像风一样随你而去

即使你是风       我也不是你风里的雨

即使你是雨      我也不是你雨里的风

 

4

不要在有风的早晨     呼唤我的名字

梦里那些春暖花开的故事

会掠走你的体香

也会带走你的气味

你也知道    我迷恋这些虚幻

你就容忍了我       把你植到我的脑颅里

晨钟       敲响时

可曾看到     一片叶子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86d1b90101lqtb.html

 

     人走后(诗歌)

 

   /  吕游

 

不是所有的人走后

那杯茶都会变凉

 

那杯清茶,品味后

我放在了心头

 

少的那部分

在你那里保存着

留下的杯唇上

还保留着你的余温

 

如果你的余温

开始冷却

最少,还有我的体温

成为这杯茶的底线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lvhongyou

 

     等待

 

   /  石生

 

我想我是那盏风筝

是栓风筝的那根线

是抓住那根线的手

 

不是

都不是。

 

我就是那片天空

是刮过天空的那阵风

突然就刮过

空荡荡什么也没碰上

 

我一遍又一遍

一个季节到另一个季节

我就是那阵无形的清风

在同一片天空

刮来又刮去

 

在春天刮过的时候

没有遇到那盏风筝

在夏天刮过的时候

没有遇到栓风筝的那根线

在秋天刮过的时候

没有遇到抓住那根线的手

在冬天刮过的时候

那里空荡荡仍是一无所有

 

我一遍一遍刮过这里

一年四季重复刮过多次

 

只是因为啊,在童年时

我曾在这里放过风筝

 

那时除了我和风筝

那里还有奔跑的他们

当然也包括有静默的你。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e31fed0102e08q.html

 

     拾遗

 

   /  王炳立

 

睡梦中的脑袋里

忽然没来由的冒出一句

“灵魂的庄稼地里风调雨顺”

就没了下文

 

多少年了

我丢弃了一生的废话

和海誓山盟

做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哑巴

 

只有这一句话

我一直没舍得丢

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拿出来一个字一个字的打磨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243c830102e11x.html

 

     

 

   /  高原

 

我的文字

跟随一场雪

渗入土壤里

蜕变成

故乡的金蝉

 

 

复制

一个又一个季节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c3e89401019vxt.html

 

                                   未央评论

 

                                     小兮读诗

 

                                   /  来小兮

 

如果你不幸,请你读诗吧!如果你幸福,也请你读诗吧!

 

连环链

 

亨利·米肖(法)

轻如一朵焰,那就对了,

清风的火焰,溢出血淋热肺的焰

一朵焰,总而言之。

废墟,面颜和蔼宁静的废墟,

总而言之,废墟。

轻如船顶的桅楼,那就好了。

空中的桅楼、女人内衬的桅楼。

惟一。无需多的。

惟一,阴柔。

惟一。

 

兮语:撇开标题。而谁“轻如一朵焰”?而火焰、废墟、废墟之上的桅楼——女人的桅楼,其间奇妙的联系、递进,以及回旋。“那就对了,好了,总而言之”的肯定,最后落向“惟一”的那种聚拢,完成这首诗的实现。全篇神秘且优雅的气息,是逼人的。

你说“诗是天籁”(亨利·米肖语)。我说,不如一遍遍地读下去。

 

1966年——写于冰雪消融中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瑞典)

 

淙淙,淙淙的流水轰响古老的催眠

小河淹没了废车场。在面具背后

闪耀

我紧紧抓住桥栏

 

桥:一只驶过死亡的巨大铁鸟

 

兮语:1966离我很远,但“淙淙”还是来了。于是,那催眠与轰响,古老与现代,废车场与闪耀有了关照。交织中,面具伸张隐喻的手。而谁能拒绝这河流?当“我”惊恐的抓住。桥,成为断崖,突兀而止。

危险之美,使诗获得一种“驶过死亡”的力量。我们,就在这巨大消融中活了过来。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a9a74c0102e4wr.html

 

                                         恋字癖

 

                                     /  水果严虹

 

长久以来,恋字成癖。

具体表现在,遇见心动的字,内心狂喜,激动不已。像遭遇了爱情,心跳加速,手心出汗,紧张悸动,不知所措,情难自控,如同着了魔,在心里反复咀嚼,暗自把玩,细细回味,不舍得与人分享。这是属于我的小秘密。

身为“文字控”,我迷恋“他”,如同鱼儿离不开水。“他”没有名字,没有性别,没有年龄,没有职业。如果不经意间邂逅“他”,眼睛立即为之一亮,像拾到宝贝儿一样,满心欢喜。

“他”在别人眼里是无色无味规规矩矩的方块字。在我的眼里,“他”的性别等同于男人,否则不可能长时间对我构成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他”对我有着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魔力。遇见真正让我心仪的“他”,我会从一个群体里将“他”分离出来。面对这些乍一看就灵动魅惑充满想象力的方块字,让人立即产生一种像被电流击中了一样地浑身酥软。从我和“他”相遇,来自“他”的魅力我就抵挡不了。

“他”表面是抽象的。不热衷“他”的人读不出他的悠长意境。更不会对“他”浮想连篇,心生迷恋。

 “他”在我日渐成熟愈来愈丰盈的生命里,充当了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他”出现,就没有现在这个看上去色泽光鲜具有弹性的我。

“他”是生长在我身体里的一种叫做天赋的东西,是我与生俱来的一项特长。我对“他”有着极度的敏感。唯有和“他”在一起,我才能敞开灵魂,释放天真。

“他”可以具体到某一个字,某一个句子,某一段话,被我抄写在纸上,字字珠玑,句句珍宝。被我当作至爱收藏,这样的个人收藏拒绝与人分享。

因为对“他”情有独衷,我养成了随时随地把“他”记录在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上的习惯。读在心里,写在纸上,千遍也不厌倦。

我的书柜里装有一个偌大的笔记本,上面珍藏着在不同时段让我一见倾心回味无穷欲罢不能的“他”。我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我对“他”的喜爱。这是隐藏在我内心持续了多年的表白方式。

当恋字已成习惯,日复一日,“他”成为了我生命中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依赖“他”,如同“他”信赖我一样。爱和被爱,只有相互依托,才能滋生牢固的情感。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素来求新求变,不是没尝试过移情别恋。曾经专门拜师学过钢琴、舞蹈、绘画,时间长达一年、两年、三年。我试图找到一种更好的艺术形式建构一个属于我的精神空间,收留我易感易动多愁善感的心和无处躲藏的灵魂。最后,当我一一尝试,又都选择了放弃。

对于我,所有的艺术形式在文字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他们统统占据不了我的心,让我的精神找不到归属感。我始终相信男女之间能够割舍的绝非真爱。爱情如此,爱好即如此。

这就好比一个人到了适婚年龄,面对另一个各方面条件看上去都很好却唯独没有感觉的人,非要蓄意地与之培养感情,希望能与之擦出爱情的火花,然后幻想能够相伴一生。对一个跟着感觉走的人来说,这怎么可能?即使有一天真的会日久生情,也不会是那种让人怦然心动一拍即合甘心交付一切的爱情。一个坚持爱情的人,宁可一个人骄傲地发霉,也绝不委曲求全地妥协。

我是一个骨子里恋字成痴的怪癖女子,天生对文字着迷,甘愿与文字为伍,视写作为一场自得其乐的文字游戏。

当我和“他”面对面,我的灵魂赤裸裸。

只有写字的人懂得,字字如血,滴滴入心。

日积月累,恋字成痴。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691c090102e93l.html

 

                                       有朋来自喀麦隆

 

                                         /  薛燕

 

妈妈打电话说星期天有几位外国朋友到家吃饭,让我回家认识一下。

去超市买上两瓶张裕干红和几样小菜,刚进门便听到门铃响。

“嗨,你好!”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友善、亲切、自然,一下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他便是外教爱和平。典型的非洲人,中等个头,穿一身休闲服,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闪烁着智慧、自信的光芒。他还带来了他的老乡——李王,穿一件红白相间的纯棉衬衣,戴一个黑色礼帽。和善,温文尔雅,颇有绅士风度。他在天津一所学校任教。

喀麦隆不仅风光旖旎,旅游资源丰富,而且民族众多,人文景观迷人。既有美丽的海滨沙滩,又有茂密的原始森林和清澈的湖泊河流。浓缩了非洲大陆多种地貌和气候类型以及文化特征,素有“微型非洲”的美称。

觥筹交错间,了解到喀麦隆也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军队分别占领了喀麦隆。1919年,喀麦隆分成两个地区,东部地区由法国占领,西部由英国占领,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六十年代才宣布独立。

谈起足球,两位客人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喀麦隆足球队素有“非洲雄狮”之称,曾蝉联世界杯冠军。不由为中国的足球感到遗憾,真不明白,泱泱大国的足球队怎么就走不出亚洲,显我大国风范,扬我中华国威!

“若课堂上学生们学习兴趣盎然,接受知识很快,我会感到非常快乐。若课堂上学生没有学习兴趣,没有学到该学的知识,我会很沮丧,很不开心。”听说我也是教师,和平敞开了话匣子。他很喜欢中国,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淄博人热情、善良、豪爽,他愿意尽快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来。所以,正积极地向周围的朋友和学生学习汉语,普通话进步很快。他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被他的热情、真诚、积极进取深深打动了。

“和平,我愿意做你的朋友,并把我的朋友介绍给你。”

“谢谢!”

第二次见和平、李王,是在我朋友的宴席上,感受着朋友的热情,和平、李王被感动了。和平即兴为大家唱起了《友谊地久天长》: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欢笑/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友谊万岁朋友友谊万岁/举杯痛饮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我们曾经终日游荡在故乡的青山上/我们也曾历尽苦辛到处奔波流浪/友谊万岁朋友友谊万岁/举杯痛饮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 music......浑厚、悠扬的歌声在每个人的心中回荡。

李王也不甘落后,跳起了非洲舞蹈。看到他们载歌载舞,满心欢乐的样子,我感到很欣慰。我能体会到他们的孤独寂寞,来自遥远的非洲,去国离家,文化的差异、语言障碍使他们在异国的生活有诸多不方便。我很佩服他们的勇气,不敢想象,假如是我置身于异国他乡,会是一番怎样的情形?

李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说,“自来到中国,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你们的热情让我感动!回到天津后会想念大家,欢迎到天津家中玩。”说完眼中蓄满了泪水。满座一时都沉默了,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这就是离我们越来越远的真诚!什么也别说了,喝酒!”一位朋友眼睛湿润了,也举杯一饮而尽。

是啊,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变得如此虚伪!什么都藏在心里,不愿喜怒于色,不敢轻信友谊,喜欢有泪往肚里咽,人与人之间永远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膜。人们自己选择了一种冷漠、被动的生存方式,活得很无奈、很辛苦,灰暗而没有色彩。那是自己给自己做的套子和笼子!其实,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包裹得如此严密,如此戒备,大可不必把生活当作竞技场,把所有的同类看成是竞争对手,不择手段地去对付。或者总是一付怀才不遇、苦大仇深的样子,好像整个世界都亏欠自己似的。真诚是心与心的桥梁,手拉手就会成为人生逆境的纤绳。心有多宽,路就有多宽,世界就会有多大。真应该学学喀麦隆的朋友,把自己坦荡地交给别人,真诚、自然、本色地生活,天也高,海也蓝!    

 

源文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b6e3a01018h83.html

                                                

 

                      未央小说

 

                                         2084

 

                                      /  李银河

 

                        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

                        承认这一点,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

——乔治·奥威尔

 

                                                                                

 

今年离乔治·奥威尔的《1984》已经整整100年了。第一次看到这本书时候的震惊还在我心头萦绕不去。他只不过是从英国到当年的苏联去了一趟,就鬼使神差地写出这么一本书,而我却是在他书中描写的社会中生活了几十年的人,却一个字也写不出。

不过现在的情况跟100年前的确大不相同了,虽然在本质上没啥改变,还是老样子。这变化嘛,让我怎么说呢?真的不好意思。它能证明的只是:太阳底下无新事。法国哲学家格诺早在20世纪上半叶就说过:历史终结了。时间停止了。也就是说,世界已经到达了它的终极形式,不会再有什么改变了。

根据天才弗洛伊德的理论,如果一个人根本无望摆脱一种虐待,他就会转而喜欢这种虐待。我们的情况就是这样。现在,受虐不但成了日常的秩序,而且我们已经喜欢这种秩序了。我们是真的很享受,因为无论是施虐还是受虐都带上了性感的色彩,不再像《1984》所写的那样,只是单纯的暴力了。

 

                           

 

我在一个政策咨询机构工作,每个人都有具体的研究领域。比如我研究贫富分化,老洪研究卖淫,老黄研究群聚事件。我们是一个智囊团式的政府科研机构,专门为政府制定政策和立法提供依据和建议,所以我们单位的绩效评价是按政府领导的批示来的,如果有中央政府一级的领导批示,那就是一等;部级批示是二等;局级批示是三等;局以下的没分,但是也比没有批示强,因为所写的报告没有得到任何批示的人在绩效考核的时候要受处罚。当然,批示必须是正面的,如果是负面的或者干脆是指责训斥,那就比没有批示还糟糕。

我们的生活表面看平平静静,其实是充满危险和陷阱的,因为上面的意图很难揣测。就像古代的谏官写折子一样,不定哪天皇上跟妃子闹别扭,一不耐烦把折子扔回来,谏官的屁股就得挨板子。所以留下老话说:伴君如伴虎。老虎的脾气可是说变就变的。前一分钟还气定神闲,后一分钟就暴跳如雷。还有一句老话说:文死谏武死战,说明我们干的这行是个要命的差事。您说了,既然这么危险,别干了不就行了吗?不干舍不得呀,好不容易20年苦读才谋到这个职位。而且我们工资高啊,待遇实在是不错,还可以经常出国考察,那可是人人都羡慕的公费旅游啊。再说,我们的动机不只是谋生,我们的工作还能影响政策,为老百姓为社会为国家造福,这是我们工作的正面价值啊。

中国对谏官的肉刑是从明代开始的,据说有段时间官员上朝前都会带上夫人精心制作的护垫,万一被皇上判了打屁股,可以缓冲一下。直到现在为止,单位开总结会把谁做错了事说错了话,还约定俗成地说成谁该打屁股,谁该挨板子,就是从那会儿传下来的。我第一次听到一位部级干部在一个很正规的人人正襟危坐的会上说出“这件事该打谁谁的屁股”,觉得真是扎耳朵。“屁股”这个词毕竟是不雅词,男男女女的一大屋子人,就这么说出口来……我偷看在场的人,大家全都面无表情,没一个笑的,他们是因为耳熟能详而麻木了,还是练出了忍笑的功夫?您又说了,既然动不动就挨板子,那就别上折子了,怎么那么贱哪。可是谏官们个个指望上达天听,再说这也是职责所在,是敬业精神的表现嘛。因此我们还是拼命搞调研,写报告,既希望影响政策,也希望得到上级对努力工作的嘉奖。

 

礼拜五是全所人最害怕的日子,这一天是处罚日。在这一天,全所的人都聚集在会议室观摩肉体惩罚。

这周五受罚的人是老洪,原因是他写了一篇关于卖淫问题的报告。本来这个调查没啥问题,也是上面布置下来要调查的,问题出在政策建议上:老洪实在忍不住,提了一个建立红灯区的建议。据说上面有个领导发了脾气,说:这叫个什么建议,是党员的先给我退了党再提这种建议。本来全所的同事包括领导都同情老洪,因为这个建议是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提出来的,而且大家也都暗暗同意老洪的一个分析:现行的卖淫管制政策(罚款和劳教)所造成的问题(警察腐败,官员腐败)比它能解决的问题要多。可是这个领导来头太大了,是中央一级的,所以老洪的惩罚是逃不掉的。

由于肉体惩罚是家常便饭,所以单位特意订制了一张鞭刑凳,有点像学校的跳马,只是矮一些,黑皮革面,全所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人没有领略过它的滋味。它就像英国伊顿公学的鞭笞台一样,多少后来的名人政要都曾经伏在上面挨过痛楚的鞭笞。史载为了纪念这段苦乐交加的经历,这张鞭笞台后来被伊顿公学毕业多年的老校友偷走,成了他们创办的一个虐恋俱乐部的图腾。

周五下午4点半,就在下班之前,大家都陆陆续续来到了会议室。不来是不可以的。不来观看惩罚本身就可以成为受惩罚的理由。

老洪被带到鞭笞凳前,他低着头站在那里,样子相当尴尬。

所长简单地训斥了他几句,最后对他说:老洪,认个错。

老洪愁苦地说:我哪儿错了?让大伙说说,我哪儿错了?

有一个进所不久的年轻女孩说:错了就是错了,怎么那么顽固,还坚持错误。

大家都回头看这个女孩,好多人带着鄙夷的目光。

那女孩没想到大家是这种反应,一脸疑惑地说:我说错什么了?

所长打断她说:老洪,你要注意态度。我们的原则是,研究无禁区,宣传有纪律。你可以研究这个问题,怎么研究都行,发表意见的时候就得慎重。

老洪委屈地说:我这不是还没发表呢吗,不过是个内部报告。

所长说:可是领导发火了,这性质就不同了。

老洪无可奈何地说:好吧,我认错,我说话太不谨慎了,领导批评得对,我受惩罚是活该。

所长严肃地说:老洪啊,你的态度还是不大端正啊。行了,开始吧。

老洪开始解开长裤的皮带扣,然后把长裤连带内裤一起褪到膝盖处,伏在鞭刑凳上。他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身材并未发福,还是比较健美的。

所长指着刚才批评老洪的那个新来的女孩子,说:小红,你过来。

小红尴尬地站起身,走到鞭刑凳前面,表情严肃,紧张。

所长把一根竹鞭递给她,说:十下。

小红是第一次被派这个任务,有点手足无措。她紧握竹鞭的手柄,在老洪的左后方找好位置,开始抡起胳膊。

竹鞭大约两尺长,半寸宽,半公分厚。第一鞭落在老洪的臀部,白白的皮肤上就应声隆起了一条粉红色的鞭痕。老洪紧咬牙关,没有吭声。十鞭结束后,老洪已经疼得流下眼泪,可是他始终没有出声。

鞭打结束后,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这是对老洪忍痛不出声的英勇气概的由衷赞赏。老洪微微有点脸红,但是看上去心情很平静,对大伙的赞赏感到欣慰。

 

      

 

全所就那么二十多个人,时间一长,几乎所有的人全都受过鞭刑了,就连所长都不例外。就像弗洛伊德说的,当受虐不可避免的时候,人们会转而喜欢上受虐,而且在人们的心目中,施虐和被虐都渐渐带上了一种残酷的性感味道。到后来,周五这个惩罚日不再是一个令人恐惧厌恶的日子,反而带上了一种狂欢节的气氛。

为了使谁也逃不掉的鞭打变得比较容易接受,所里用办公用品经费在虐恋网上商店购置了一批工具,甚至包括手铐和眼罩。因为大家大眼瞪小眼的,难免有点抹不开面子,戴上眼罩就可以免去眼神交流,施虐和受虐双方都好过一些。

没想到小红是全所最有虐待狂气质的女人,她很快就脱颖而出,成为专职行刑官。她后来竟然购置了一套虐恋女主人的专用服装: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每当周五就会盛装出演。她甚至提出了一些使惩罚增强仪式感的改进方案,所长同意了。所长老梁是个好人,学问非常好,才40多岁就当上了所长,前途无量。他虽然已经算正局级干部,却是一个非常憨厚的人,也不乏幽默感,跟全所同事关系极好,大家称兄道弟,其乐融融。

那个周末,受罚的名单很长,有五个人,因此开会时间不得不从4点半提前到4点。换上了黑皮衣的小红显得异常性感,她站在鞭笞凳前不断向人群飞吻。

按照小红关于仪式感的改进方案,每个受罚的人都必须在受惩罚之前跪下来忏悔自己的错误,然后自己伏在鞭刑凳上受刑。鞭子也不再是那条又硬又疼的竹鞭,而换上了一条由一束皮条扎成的很正规很性感的皮鞭。抽在身上虽然仍旧很疼,但是不会像那条竹鞭那样留下微微凸起的鞭痕,而只是会使皮肤变红。小红的改进方案还包括加入音乐。所里特意购置了一套立体声音响设备,除了用于全所的卡拉OK歌咏比赛,就是在惩罚仪式时配放背景音乐。痛苦的鞭打在柔美的乐声中显得比较容易忍受。

这天,在五个人都受完惩罚之后,小红突然对大家说:大家先别走,我有一个动议。

所长老梁说:你这个小丫头越来越精怪,又闹什么幺蛾子呀?

小红说:这个星期那么多人受罚,所长是不是有管理不善的责任啊?

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说:是啊,是啊。

小红说:所长是不是应当受罚呀?

大家说:全民公投,全民公投。

小红说:同意所长受罚的举手。

大家纷纷举了手。

老梁气得直拍桌子。可是马上有两位健壮的男同事走上前来,一个人给他戴上了眼罩,另一个人把他的双手用手铐铐在背后。老梁眼前一片漆黑,脚步变得磕磕绊绊,踉踉跄跄。他被推到鞭刑凳前。

小红说:跪下。

老梁不肯,可是被抓着他胳膊的老洪在膝盖窝那儿磕了一下,跪在了地上。

小红说:向大家检讨一下,你这礼拜犯什么错误了。

老梁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群众不干了,有人说:干部和群众要打成一片嘛,你凭什么搞特殊?还有人说:规矩是所里制定上级批准的,谁也不能例外。

小红说:怎么样,老梁,忏悔吧。

老梁羞红了脸,一反平时的声若洪钟,低声说:这礼拜那么多的人没完成指标,我有责任。

底下有人喊:声音太小了,听不清。

老梁提高了嗓门:我的错误是管理不善,督促不够。

小红问:你是不是诚心诚意地接受惩罚啊?

老梁说:是。

老洪扶老梁站起来,因为他的双手被铐,所以老洪帮他解开皮带扣,把他的裤子褪到膝盖处,然后把他按倒在鞭刑凳上。老梁是一个美男子,身材也很棒,他以前当过兵,现在还经常上健身房,练出一身健美的肌肉。当他的裸体展现在大家面前时,全屋立即变得鸦雀无声,不但女人们看得两眼发直,连男人们的眼光里都带上了嫉妒。

小红对鞭笞这门技术已经掌握得越来越专业,鞭子使得越来越出神入化。她一点也没留情,第一鞭下去就使老梁发出痛苦的呻吟。在鞭打结束后,大家鼓掌的时间比给其他人的长了一倍,而且是全体起立鼓掌,好几位女士眼角闪着泪光。

 

          

 

在我们的时代,婚姻制度已经消亡。只有生了孩子的男女才同居,共同养育孩子,其他的人全都是单独居住。感情生活和性生活都是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

自从所长老梁受了鞭打之后,所里一半女士爱上了他,而他属意的却只有小红一个。小红是一个真正的美人坯子,美得相当出众,在人群里是top 10,在所里就更无人匹敌,因为能进我们研究所的都是寒窗苦读之人,而令一个女士能寒窗苦读的原因之一就是长得难看。像小红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读书能读得这么好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老梁跟小红的关系是虐恋关系。小红施虐,老梁受虐。老梁自从受过鞭打后,彻底变了一个人,内心的受虐倾向被激发出来,渴望被鞭打,受羞辱,受惩罚。正应了那个社会学的分析:越是平时大权在握的人,越容易陷入受虐心理,作为对现实生活中实际角色的一种补偿和平衡。

他们私下的关系我们只能推测,但是老梁在所里工作还是那么正常,他的人气比以前更高了,他的男子气更加咄咄逼人,像一个辐射源,向周围散发,尤其是女人们,好像克制不住她们飞蛾扑火的欲望。好多次,所长室里老梁与女同事的谈话都是以接吻结束的,往往是女方主动,她们实在按捺不住跟老梁肌肤相亲的诱惑,老梁想敷衍都敷衍不过去。

虽然鞭笞惩罚对于其他同事是轮流发生的,对老梁的鞭笞却形成了每周一次的惯例,有的礼拜没有一个人受惩罚,可是老梁还是逃不掉。对他的鞭笞已经成了大家期待的一种干群交流,带上了比较平庸的人对成功人士的嫉妒报复心理的味道,隐隐地有个求得心理平衡的意思。再说,老梁又是那么帅,那么光彩夺目,那么男子气十足。所以,老梁的受罚与其说是为错误受罚,不如说是一种涵义暧昧的性感表演。

有很多次,当老梁摄人心魄的肉体当众裸露的时候,人们还能看到没有褪去的鞭痕,那肯定是小红吃所里那些女同事的醋的结果。老梁太厚道,常常经不住那些女同事的轮番轰炸和投怀送抱。从我们社会的两性行为规范来说,偶尔接个吻、拥抱一下根本没有问题,就是发生性交也没有超出规范允许的范围。只可惜,小红有点独占欲,虽然独占欲根本不合时宜,早就被社会上的大多数人唾弃,但是小红太漂亮了,漂亮姑娘不愿意跟别人分享她的占有物也在情理之中。再说,她跟老梁的关系是虐恋关系,这就给她常常惩罚鞭打老梁制造了一个半真半假的借口。

那个周五,小红的脸上阴云密布,搞得全所都是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看来,老梁这回麻烦大了。果不其然,小红在规定数量的鞭打之后没有停手,继续鞭打老梁,而且下手很重,全所的人都屏住呼吸,不知这幕剧将如何收场。老梁并没有反抗、发火,只是咬紧牙关默默忍受。他已经疼得流下眼泪。

小红对他喊:你求我呀,不然我不会停。

老梁还是默不作声。

小红终于崩溃了,她扔下鞭子,扑到老梁身上,痛哭失声。

 

从这次事件之后,老梁再也没有在所里受过鞭打,他的公开表演结束了。鞭打他成为小红的专利,只发生在他们同居的宿舍里。一年后,他们俩有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眼看着将来必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人人都说,她长大之后的漂亮程度会超过小红。

 

      

 

时光荏苒,生活还在继续。在秩序面前,一切个人的意志全都一钱不值。从19842084,秩序还在继续。

历史终结了。时间停止了。秩序永存。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d53360102etfa.html

 

                      未央连载

 

                         最新原创小说:你悄悄蒙上我的眼睛(七)

 

                                     /  向日葵

 

    处理完舅爷的丧事,父母当天赶回北京。到小区门口,父亲的女助手接他回公司,几浅跟母亲上楼。一阵沉默,妈妈问翰祖最近怎么不来了,几浅不说话。妈妈又在劝说几浅要珍惜,话不投机半句多,几浅干脆躲到书房。看看四周,这个书房与其说是她的,不如说是父母的。当时新房子装修的时候,父母要求统一风格,爸爸酷爱书法字画,母亲喜欢国粹京剧,房间再大,也不能乱挂乱放,父母每个房间才只有一两个悬挂自己喜欢的字画的“指标”,他们也毫不客气地“侵占”了几浅的卧室和书房。几浅本来喜欢粉色的被褥,但是家里的基调是象敦煌艺术那样的富丽堂皇,她的粉色不协调。只好换了母亲建议的奶油色丝绸被褥。她偷偷把那个粉色毛绒的大兔子抱枕掖到丝绵被底下,晚上睡觉拿出来抱着。书房的一排排红木书柜象皇家侍卫一样保护着小公主几浅,爸爸喜欢的一幅大字画又占据了整个墙面。几浅无奈,用舅爷做的草纸,自己抄录了处女作小说中自己最喜欢的文字,裱起来,挂在了书桌抬头可见的位置。

    看着舅爷亲手留下的纸张,几浅黯然神伤。仔细摩挲着略显粗糙的纸张,她的心一阵阵发紧。她常常感到自己的内心象丝绸一样细腻而敏感,如果一双粗糙的手不小心挂了这些细密的丝线,她就会痛。这造就了她现实中的洁癖,对生存环境的孜孜以求。外出旅游,常常因为找不到四星级以上的旅馆和父母发脾气,晚上睡觉被褥稍不舒适,就睡不着。父母嗔怪她的娇气,可这不正是他们想达到的效果吗?富养女儿,象小公主一样地养着她。但是,父亲还是为他留了一点坚硬的东西,就像是她细密的丝绸般的内心,织进了一根草纸的粗纤维,这是她内心唯一粗糙的东西,是一种质朴天然的东西,似乎是与草根、苦难、生活这些意境联系在一起,滋生了她内心淳朴而温暖的情感。夜深人静的时候,几浅会隐隐感到一种自己不是太熟悉,却有无限生命力的暖流在流淌,奔腾。舅爷草纸那粗糙的植物纤维似乎散发着青草的香味,就像一条散发着泥土气息的乡村小路,带她回家。“country roadtake me home”。她没有真正的乡村的老家,可是,这个家存在着,在很遥远的地方,那里有苦难,但是,那里有对付苦难的善良和温暖。

    几浅的心又一阵发堵,泪水潸然而下。舅爷是她从小到大失去的第一个亲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亲人。一想到每年舅爷在孤独的老年是那么渴望见到父亲和她年轻的脸庞,那么珍惜他们满足后的微笑,她内疚又感动。这就是情感,它不分高低贵贱,是发自内心的不掺任何欲望的爱的表达,是对美好愿望毫不掩饰的追求和欣喜。此时的她,突然很想跟杰克说说话。(未完待续)

 

源文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9df320dc0101e2ix.html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