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胖云是鱼妈
胖云是鱼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7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婆的丧事

(2020-07-06 11:25:58)
标签:

生活

亲情

情感

分类: 生活杂记

(一)

端午节那天一大早醒来,看到弟妹的留言,说外婆突发心梗去世了。

我立刻给我表弟打电话,恍然间有点不太相信,去年十月回老家看望外婆,外婆的身体还很硬朗、精神也非常好。

虽然从去年十月到今年六月,也隔了大半年了。

可是,时不时地电话打回去,总是说人非常好的,所以,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然而,事实毕竟就是事实。

即使外婆那天白天还在打麻将,看起来好得不得了,可晚上,她也确实突发心梗,抢救无效,就这么去了。

于是,我需要回去奔丧。

本身这事儿没什么可说的,即使我身在外地,离家里隔着一千多公里,但作为外孙女,尤其是我父母又都不在的情况下,我也没有不回去的理由。

可偏偏,事情就这么凑巧。

今年这个特殊情况,尽管如今新冠的情形已经缓解了,我的城市和我的老家都已经是低风险地区,不需要再接受隔离,可如今坐飞机也依然不方便。

因为最主要,我身边有个孩子,我不能带她去冒险。

而在接到这个噩耗之前一天下午,我先生单位有急事他出差去了西安,不知归期。

我没办法,我直接对我表弟,其实也就是对我舅舅说:我尽量,看我先生能不能提前赶回来,如果他能赶回来看孩子,我立刻订机票回去,但如果我先生回不来,这事儿也别怪我回不去。

因为家里没人替我看孩子,我又不可能这种时候带着小孩全程口罩的坐飞机闷回去。

不安全不说,而且,回去了之后都在忙着丧事,孩子没人管。

我当时把丑话说在前面,我表弟大概是被我的直接震慑住了,顿了顿应了声,没说什么不理解的话,虽然我觉得这事情本身没什么不可理解的。

然后我立刻联系我先生。

我先生的工作有点特殊,他如果在实验室里的话,是不能带手机的,而这次临时出差,本身就是因为设备出问题赶过去处理的,当晚到的西安,直接去了单位,忙到了凌晨,幸好那天没有通宵,早上八点多我打电话过去,他已经起来去公司了,听到我这边的情况,他立刻说他尽量安排,在我外婆丧礼前一天赶回大连。

然后我立刻看了看回无锡的机票,然后告诉我阿姨和我表弟,因为如果回得去,我到无锡的时间大概是晚上八点多,而我舅舅家住在乡下,离机场特别远,最主要是我不认识路,去年回家的时候,就因为遇到一个不认识路的司机到了乡下带我绕了二十分钟。

那次是白天,也就损失些钱,没什么可怕的,到底是绕出来了。

但是这次是夜晚,我本身有点夜里看不清楚,又不认识乡下的路,我就跟我表弟说:到时候来接我一下,实在不是我想省这一百块钱的打车费,而是夜晚这种情况,我一个女的,我真的会很害怕。

表弟当时答应了。

 

我先生过去西安,是因为设备出问题,他过去安排修理的,所以要看情况才能确定回不回来,第二天,我这边还没确定,我表弟就打电话过来,要我一定回去。并且告诉我,晚上能不能不来接我,说最近夜里下雨多(黄梅天),说他夜里看东西不太好,让我自己打车。

我说具体情况到时候再说吧,如果不是出国那样的问题,我也不会拜托你,我飞机票都出了,也不在乎打车钱,但是你考虑一下这种情况,我也会害怕迷路找不到地方的,毕竟晚上黑灯瞎火我又看不清,百度地图都不知道是哪条路。

他给我发了个定位。

我没再说什么。

那天晚上,我先生说他无论如何赶回来,让我订机票吧。

我定了,告诉我姨妈和表弟,表弟没说什么。

然而,他们谁都不在乎,我这是怎么回去的。

我这边出发的时间是下午六点多,我三点多得从家里走了;而我先生回大连,飞机只有一班,下午四点才到机场,他还得出来打车回来,也就是说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女儿得自己呆在家里。

这怎么行?

我尽量联系身边住得近的朋友,看看能不能帮我带一会儿女儿。

可是我想有孩子、特别是有女儿的人都明白,把自己年幼的女儿托付出去的那种心情是多么不安。

最近的新闻,鲍毓明、王振华之流的历历在目,而女童被猥亵,通常熟人作案的几率又有多大!不是我信不过人,而是,当你在和不在,你没办法保证事情会是一样的。

我这心呐,真的,是不安的。

但好在,小区里小鱼的同学他们过完端午当晚就回来了,我把孩子托给了她妈妈,而她家正好,先生也忙着不太在家,减少了我的几分顾虑。

而最近因为疫情的缘故,飞机航班少了,准点率也增加了,先生准时落地,到家的时候距离我托付金鱼给她同学过去了两小时,不算太久,顺利的把孩子接了回去。

我一颗心落地,这才安心上了飞机。

然而,我上飞机的时候,心情是特别难受的。

因为我打车去机场的路上,我的亲表弟跟我说:他白天搬凳子累了,不来接我了。

我一句话没再说,问他要了一个定位。

下飞机、打车、路上,我一句话也不想说。

那天运气不错,遇到一个本地司机,对乡下的路还算知道,但是没想到的是,下了高架,那附近在修路,又黑、又乱、又几乎没什么车子,司机师傅都不太敢担保自己走对了,一个劲的要我百度。

我苦笑,我百度什么?我连那边的路、地名都不知道,我百度有什么用?

幸好,在经过姨妈家街道的时候,我认出了老街那条路,然后让司机一路过去,总算是,在惴惴不安中,最终到达了目的地。

然而整个过程中,我表弟只在催我到了吗?没一句话问过我,你安全吗?你路走对了吗?

亲情如此淡薄,他们在意的,只是我能不能赶回去,在外婆的灵前出个人。

他们不在乎,我的孩子怎么办;我的安全怎么办。

这一趟,我看透了太多,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

 

未完待续

 

(二)

带着这样的心情,加上对孩子的担忧,又累过头,当天晚上,我显然不可能睡好。

乡下人规矩多,回来奔丧,必须得住在主家,我不能去住我姨妈家。

结果一晚上翻来覆去,自然是早晨起来头痛欲裂的。

心情不好,身体不好,加上丧事本身,自然没什么话要说,像个提现木偶一般,让做什么做什么,整场丧事,我就是个提着线的木偶工具人,端了一天的牌位,忍不住在心里自嘲:大概就是非要我回来端牌位的。

这话说来有点对死者不敬。

但是,冷眼看着周围,外婆的死,又有谁真的伤心?

乡下的丧事,老规矩多,哭丧哀嚎的环节一个不少,看这舅妈和姨妈在那儿声嘶力竭,我心里忍不住叹息。

外婆这人,也算是幸运的,虽然也很不幸。

身为女人,本身就是一种不幸,尤其是她那个年代的女人。

外婆是家中长女,太公没有儿子,于是给外婆招女婿,就是外公,外婆家条件不错,所以自然成分也不好,于是在那个年代,日子过得不容易。

外婆是读过书的,心思细腻敏感,有点文艺青年,皮肤白皙,虽然略有点胖,但是长得很好看,而外公是个粗俗汉子,和外婆完全过不到一块去。

外公家里穷,否则也不会出来招女婿,而大抵招女婿的男人,心里的自尊和自卑总是特别的强烈,所以他和外婆,一直过得不幸福。年轻时候的外公家暴、粗鲁、外遇,什么坏事都做过,而外婆,默默地忍了。

外婆本性,是个特别通透但是特别软弱的女子。

她因为自身是女子,家里没有男孩子吃过很多苦,有自卑,不敢反抗;也因为自己连生了两个女儿,所以更自卑,更不敢反抗,眼泪只敢偷偷落在肚子里。

为此,我姨妈自小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身为长女,似乎就是出来受苦受罪的,自小要忙活家务照顾弟妹不说,还为了弟妹初中就戳了学。

而我妈妈,因为自小身体不好又会撒娇,倒是得我外公喜爱,没干过什么活,上学上到高中没考上大学才作罢。

不过,事情似乎在有了我舅舅之后峰回路转,大概是家里都盼着个男孩子到来,也许是到了这个时候,外公终于成熟了,开始有了一个男人的担当。

外公那些坏毛病一下子都改了,外面的花花草草不再吸引他了,对我外婆也温柔体贴了,嘴巴也不再那么难听了。

除了性子暴躁一些(但也不会对着外婆),似乎就没了什么毛病。

只是,也许是因为这样的生活环境,我外婆外公把我舅舅宠得……几乎生活不能自理、特别自私。

多不能自理多自私呢?

家里的活从没干过一样,别说家里,旧时地里,也是一样。

这就算了,因为跟老板吵架,两年不出去工作,靠我舅妈苦苦支撑。

自己老娘,生病不舒服有钱没钱从不过问,一年到头给个五百块钱,算是孝子了。

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事情。

其中一件,我爸爸过世,当时快不行了,我婶婶说,赶紧给舅舅打电话让他快来,然后磨磨蹭蹭的过了三小时,来了。

然而,到了我弟弟结婚,我一大早去赶公交车过去,明明我到的时候迎亲还早着呢,却抱怨我到的晚,当时我给了五百的喜金,嫌弃我给的少,当姐姐的,这么点。

我什么也没说。

当时我表弟结婚,我父亲去世刚一年多(我母亲早就过世了),离世前欠下许多债,我正辛苦还完,当时工资也不高,一个月两千来点,我也想摆门面,可我摆不出来,我当时的小日子,是紧巴巴的,不容易的。

而时值冬天,乡下特别冷,我关节炎全身发冷一点热气都没有,可愣是一点取暖的东西都没有,硬生生支撑了一天,到晚上好不容易熬完回家,整个人虚脱。

还有一次,是我表弟的儿子两岁时生病,住在儿童医院要动手术,我舅舅躺在家里床上给我姨妈打电话,说没钱跟她借钱,让她赶紧送到医院去,急得我姨妈什么似的,把没到期的定存取出来打车来回给送过去,回来一问,舅舅人躺床上,万事不管。

想也知道,养出来这样一个儿子,我外婆不是不气的。

但是可怜之人啊,必有可恨之处,这话却是一点不错的。

我妈走得早,我爸在世那些年间,不管家里多困难,逢年过节过去,每次都要买许多东西给我外婆不少钱,因为外婆总是哭穷,说舅舅不孝顺。

我姨妈更是,过阵子就把人接到家里住,吃好喝好住好的伺候着,生病了更是指不上儿子媳妇,都指望我姨妈。

而偏偏,我姨妈命苦,家里一团糟心事,却还得为老娘奔波。

我后来我爸过世,我尽管日子也并不容易,但和我爸一样,逢年过去去看望,每次都吃吃的用的买了,再给钱,没一年少过。

因为在我们面前,她永远都是舅舅不孝顺,舅妈气她,只能指望女儿了,只能指着外孙女了。

我和姨妈怎么办呢?人心肉长,自己咬咬牙,给钱、照顾吧!

然而,有时候啊,人心,是捂不热的。

即使我们这样,有好事的时候,她想到的,永远都是我舅舅,我表弟,我和我姨妈,那是外人呀,谁来管我们?

记得小时候,因为姨妈家、舅舅家都是生的儿子(我表哥表弟),就我妈生的是个姑娘,我从小到大,没得过我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一分钱压岁钱,没得到过一个好脸色,更别说一分照顾了。

我爸妈再难的时候,也很少把我放到舅舅舅妈家让外公外婆看我,因为每次去,基本上大概也就是饿不着而已了,至于其他的,别指望。

在他们眼里,根深蒂固的女孩就是赔钱货、比不上男孩的思想,让我小时候每次去外公外婆家被受委屈,他们更是没带过我一天,我都是年迈的奶奶带大的(我父母双职工),所以要说我对外公外婆有感情,那是假的。

我做的一切,不过是基于晚辈的基本孝道,应该罢了。

所以,我的确真的没几分伤心,只是有点感慨,人,就这么没了。

而即使没了的时候,她也是顾着我舅舅,也最终幸运的。

 

未完待续

 

(三)

外婆走得很干脆,从发病到去世,也就不到一小时,既没给自己多痛苦,也没给子女多麻烦。

否则,以我舅舅那样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照顾她的;以我舅妈那张嘴那做事风格,就算动手伺候你一下,也要把话说到能气死你。

所以,外婆走的这么利落,倒也是福气。

然而,我这回去奔丧,问题就来了。

我亲妈,外婆的亲女儿,过世二十五年了,我亲爸,我外婆的女婿,过世十三年了。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自私的亲人们,还在惦记着我这个外孙女应该代表我死去的母亲,出丧礼的那一部分钱。

我真的挺想呵呵的。

这种时候我得代表我爸妈出钱;那我爸妈过世的时候,你们怎么不代表我爸妈来养育我?真当我活了这么几十岁活成了冤大头什么主见都没有?

真以为我回来了,你们的做法,我就一点没有怨气?心里没有想法?

当然,最终,我还是出了白份(我们那人去世后来奔丧的人出的礼金),给了一千元。

不是心疼这钱,但是说实话,就冲着这嘴脸,我还是挺心疼这飞机票和这钱的,有点特别不值得的感觉。

但是后来想想,算了,何必呢,就当一次性买断吧。

这么多年了,因为这些事情,牵扯的、拉锯的,也不知道亲情还剩多少了。

人哪,别以为生而为亲人就没关系了,可以可着劲儿造了,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实际上怎么经得起这样呢?

姨妈心里一样怨气。

她这几年家里糟心事不少,从好几年前表哥年纪轻轻脑溢血半身瘫痪,到孙女儿青春期叛逆,再到媳妇离婚再嫁,一个家的重任都在她身上(姨父早逝,和我妈妈同一年),可她这样不容易,外婆和舅舅却跟看不到的,麻烦事儿找她,好事就顾着自己。

外婆天天哭穷,姨妈心软,和我一样,每次都是给买吃买喝给钱。

然而,外婆过世才发现,存款留了六七万,拆迁款六七万,加起来可不是笔小数目。不用说,照乡下的规矩,这都是留给儿子的,跟女儿没什么关系。

姨妈不贪财,虽然家境困难,这次办丧事,女儿的份额她照样出,只是私底下也叹气,不值啊,这个长姐、这个女儿,做得太辛苦了。

我摇摇头,只是对姨妈说,算了,人走了,以后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吧。年底舅舅六十,我大概不会再回去了,别再跟我强调那一套长辈理论,我这次受够了,不会再回去就为了你们的排面了,到时候我家孩子要上学,回不回的,得看她放寒假什么时候,得看学校里什么安排,我这次,铁了心。

外婆这次突发事件,我第一次离开我女儿,所以归心似箭,定的是丧礼第二天七点多的飞机(当然,也是为了能省点就省点,也怕晚点)。

这个点的飞机,五点半就得出门,我这次压根就没想过我表弟,我姨妈在那边说,我只是笑了笑说我自己打车。

我本来就不是为了省钱让我弟来接我,我只是怕迷路,怕晚上的、完全陌生的、空荡荡的乡村,但是早晨出发叫车,人司机肯定得来找到我,我怕什么呢?谁还愿意求他了?

却没想到,堂表弟正和舅舅说话听到了,直接说他来送我,说他每天这个点就起来了,不耽误他的事情。

你们能想象那一刻我的心情吗?

特别的温暖,特别的感动,特别的想哭。

其实我真的不是为了这一趟,而是一个平时并不那么亲的人,在这种时候反而成为你的依靠,这种情况,让我情何以堪。

最情何以堪的是,堂表弟一大早来接我的时候,还给我带了早餐,生怕我起太早饿着。

这份心,我除了感动,真的只能衷心的说,谢谢。

如果我在无锡还有什么表弟,那一定是这一个,而不是我亲的那一个,这一刻,我认得清清楚楚,往后,也清清楚楚。

而我的舅舅舅妈和表弟,在我走的时候没人送我,弟妹一早醒了,送我离开。

我望着那连绵不断的雨,再一次深刻地知道,就算舅舅的权威在传统思想里再多再重,在此时此刻,我已经不会再把这个地方当做我的家,这些人当做我的亲人了。

对我好的,我用心记住,希望有回报的机会;而对我不放心上的,我又何必再去在乎?

亲人如此,朋友如此,都不过是这样罢了。

想起先生,走的那天,他一直嘱咐我注意安全要小心,还没走就说回来的时候来接我,让我放心,闺女则是一天数次的给我打电话。

这个时候,谁才是自己的家人,一目了然。

婚姻有时候很坏,会让女人牺牲很多很多;婚姻有时候也很好,给了你一个可爱的孩子和一个在需要的时候能够靠在他怀里哭一哭的丈夫。

所以这一路匆匆去匆匆回,明明是为了一件悲伤的事情,可是每次想哭的时候,却并不因为是亲人的去世。

也不知道是我冷漠了,还是我世俗了。

但其实,还是伤感的。

在殡仪馆里,看着一个人被推进去,不过四十分钟,就成了一捧灰出来了;在墓园,看着曾经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就永远的住在那个冰冷的地方一动不动,孤独寂寞,偶尔才能有小辈来看一眼,就忽然觉得人生十分可怕。

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因为你想做的事情都可以试着努力去实现;可一旦死了,有几个人真的为你悲伤?有几个人还会一直记得你?除了冰冷的沉睡又还能做什么呢?

珍惜,活着的每一天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