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陕西资信等级评估-偿债能力分析
陕西资信等级评估-偿
债能力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780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2020-08-21 19:25:22)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当地时间2020年8月19日,穆迪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中国政府年度信用分析报告,维持中国的信用评级为A1,展望为稳定。穆迪表示,中国A1信用评级由其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所支持。上述信用状况反映了中国的多项优势,包括庞大的经济规模及较高的平均增长率,这意味着其吸收冲击的能力极强。受益于中国的高储蓄率,中国政府可通过较低的融资成本实现较高的债务负担能力。

       信用优势经济规模极大且持续增长,储蓄水平高。基本封闭的资本账户;政府控制经济和金融体系。政府债务处于中等水平,且融资成本较低

       信用挑战经济体系整体债务较高,对政府造成或有负债风险。维持经济稳健增长的同时实现降低杠杆和风险的政策权衡具有挑战性。依赖政策刺激实现经济增长目标。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这是今年疫情发生后,穆迪第二次维持中国信用评级,5月18日,穆迪发布报告维持了中国“A1”信用评级,展望稳定。而今年6月29日,标普全球曾发布评级报告确认中国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为“A+”,短期主权信用评级为“A-1”,展望稳定。标普表示,相对于其他中等收入经济体而言,中国未来3-4年或保持总体经济增速高于平均水平,并会改善财政状况,中国抗疫成功有助于主权信用评级。随着內地经济从新型肺炎疫情中复苏,预计2021-2023年人均实际GDP增长率平均为5.5%。到2023年,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从2020年的10300美元增至12500美元以上。


延伸阅读:中国抗疫成就获肯定,标普确认中国A+/A-1信用评级展望稳定,预计到2023年人均GDP增至12500美元以上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穆迪认为,中国虽然经济规模庞大和增长率高,但面临重大结构性障碍。包括经济体系的高杠杆率,以及支持经济增长和实现其他目标 (例如控制债务和削减主要产业过剩产能) 之间的政策权衡。国有企业 (国企) 及地方政府的或有负债规模成为风险来源。政府的目标是降低经济和金融体系中的杠杆和风险。但在增长放缓、贸易摩擦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及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引起的冲击下,上述目标与维持稳健经济产出和稳定就业间的政策权衡变得更为明显。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长期增长前景的影响有限

       长期经济增长的驱动因素是人口结构和生产率增长,而疫情的冲击对两者产生持续影响的可能性不大。然而,中期经济增长的驱动因素仍存在一些风险。目前消费者正变得更加谨慎,同时金融体系持续动荡,导致贷款受到冲击,如果这两个因素持续,就可能会对中期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如果消费者认为其长期收入的风险有所上升,例如担心疫情升温导致失业风险持续,那么从长期来看,他们可能会变得更加谨慎。

       在经济活动急剧下滑的相对贫困的省份,疫情已导致当地财政进一步疲软。如果这些省份和受影响行业的放贷意愿持续,中国的总体经济增长可能会减弱。随着时间的推移,上述风险可能会减弱,前者通过改善社会保障体系,从而降低对预防性储蓄的需求并增加可支配收入,后者通过延续中国的金融业降风险进程。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全球经济增长更大幅放缓令中国经济前景承压

       随着全球各国继续采取措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经济成本正在迅速增大。持续的封闭措施可能使全球需求持续减弱,并 导致贸易活动缩减。虽然中国的疫情形势看起来已趋稳,出行限制逐渐被取消,但全球经济更大幅萎缩将对中国的出口 造成显著影响,并且出现第二轮疫情的风险依然存在。因此,穆迪将2020年中国实际GDP增长预测从此前的3.3%下调至1.0%,并预计2021年增速将回升至7.1%。所考虑的因素仍是支撑此前预测的因素,包括外需疲软以及经济活动有一定恢复。与此前预测相比,2020年的复苏幅度可能更为有限。

       环比高频数据表明经济活动略有回升,反映了封闭措施放松之后企业复工复产的影响。继2月份环比下降25%之后,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环比增长30%,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在前两个月平均下降8.4%之后实现了0.2%的增长。与去年同期相比,经济仍较为疲软。今年前3个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下降8.4%和19.6%。全球需求的疲弱也损害了中国的出口,第一季度出口额同比下降13.3%。这使得中国第一季度实际GDP同比大幅下降6.8%,其中消费支出拉动GDP下降4.4个百分点。 

       预计年内出口复苏仍将受到疫情导致全球经济持续疲软的制约。国内方面,武汉和东北地区的城市又报告了新增病例,如果这些城市不得不重新采取封闭措施,第二轮疫情爆发的风险将会阻碍政府重振经济活动的努力。鉴于这会令消费者和企业更为谨慎,增大不确定性,内需复苏的空间将受到限制。在政策方面,支持仍主要以货币措施为主,中国人民银行已多次通过各种货币工具注入流动性。直接的财政刺激措施较保守,定向支持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家庭和企业以及医疗行业。有关政府财政立场的更多信息可能会在定于5月底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获得。鉴于经济领域的高杠杆仍令人担忧,在预算支出小幅上升的情况下,预计政府将维持保守的财政立场。由于财政收入进一步下滑,我们预测2020年财政赤字将扩大至GDP的6.7%左右,政府债务将增至GDP的43%-45%左右。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长期潜在增长受制于中国不断恶化的人口结构和不确定的生产率增长前景

       虽然中国经济实力雄厚,但其长期潜在经济增长率将放缓。过去15年中国经济规模的大幅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两个主要驱动因素:劳动力供应的快速增长和投资的不断增加,后者扩大了资本存量的规模。但这些因素正在消退,同时这两个因素的贡献有所下降,这将使中国难以在未来10年维持先前的快速增长。与多个其他经济体一样,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未来10年劳动力规模将会下降。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在2010年代中期达到顶峰。根据联合国预测,未来5年和1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将分别下降0.7%和1.8%。与之相比,过去5年的降幅为 0.1%。劳动力要素对经济的贡献相应下滑将导致未来5年每年的潜在增长率下降约0.14个百分点,而过去5年为0.01个百分点。除了人口结构,随着中国政府继续致力于减少对资本拉动型增长的依赖,同时提高投资效率和消费需求在经济中的作用,投资增速也可能会放缓。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人口结构恶化对生产力的抵消程度将取决于经济改革

       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改善取决于中国提高其技能基础、全球最佳技术和创新、管理和运营技术以及投入质量的能力。其他经济体中,若改革导致国际和国内驱动的竞争加剧,市场在整个经济体中投资分配的作用增强,这些经济体的生产率增长均有所改善。中国正在大量投资于创新领域,其主要的政策目标是实现经济结构转向高生产率行业。主要政策措施旨在提升国内制造业价值链,提高国产产品在全球和国内市场的竞争力,包括电动汽车、集成电路、信息技术、航空航天、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预计这一过程将是渐进性的。

       国企改革可能是提高生产力的重要来源。目前的改革方案侧重于并购、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加强监督等领域。在加强监督方面,国企继续受到实质性监督,同时继续努力进一步优化市场化的劳动力、资本和其他投入的分配。更广泛而言,改革重点是通过电信和发电等行业的市场化来改善运输和高价值制造业等行业中民营企业的运营环境。改革进程的一部分侧重于吸引更多民间资本投资。但现阶段对提高国企整体市场竞争(包括来自国外的竞争)的关注有限,这可能会推动整个经济领域生产率的提高。由于生产率更高的高附加值行业借款比例上升,生产率增长的加速将有助于中国相对较高的债务水平实现更可持续性。这一具有正面信用影响的变化能否实现要到几年之后才会更明朗。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全球、美国贸易关系削弱是生产率增长的重大下行风险

       中国与美国和欧盟 (Aaa/稳定) 等其他贸易伙伴之间的长期关系可能对中国的增长及其信用状况具有重要影响。美国和欧盟是产生关键技术投入和创新来源的国家/地区。自新冠肺炎疫情开始爆发以来,中美关系持续紧张,这似乎降低了2020年1月第一阶段协议后贸易谈判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双方在一系列问题上的持续分歧并未导致关税提高,即类似于2018-19年的加征关税和制裁措施。但围绕中国使用和出口技术产品的紧张关系有所加剧。若关系恶化减少了中国获得全球技术和创新的机会,并令中国在投资和资本存量中引入技术和创新受到制约,这可能会极大地抑制生产率的增长。与技术进口相比,培育本土创新的速度可能更慢、成本也更高。

       此外,无论对华投资受国内还是国外政策的制约,重要行业中外来竞争可能减少的情况可能会导致资金错配情况持续、对创新和成本削减造成制约,并抑制生产率的提升。中国计划进一步提升产品价值链并巩固国家安全,因此希望获得和发展先进技术,这仍可能成为其与美国和欧盟等重要贸易伙伴争端的一个重要来源。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穆迪还给出了可能引起评级上调的因素。若有迹象表明未来几年结构性改革将实现抑制放缓的经济趋势增长、遏制公共部门杠杆上升以及控制金融稳定性风险的 目标,中国主权评级可能上调。若有迹象显示公共部门协作效率提高,实现重大政策目标,并缓和财务困境,这也将具 有正面信用影响,可能促使主权评级上调。可能引起评级下调的因素。如有迹象表明政府通过进一步大幅加杠杆来实现中期增长目标,导致经济结构扭曲加剧和金融稳定性风险加大,中国主 权评级将面临负面压力。在这一情景下,出现金融压力及蔓延的风险可能上升,尤其是在地方财力信息不畅、决策传导 缓慢的情况下。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免责声明:本文部分相关内容和素材来源于“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版权及观点归原作者所有,由本公众号整理发布,仅供学习交流,不代表赞同其观点,也不做任何商业用途。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促使穆迪今年第二次维持中国A1信用评级和稳定的评级展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