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48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诺贝尔文学奖的真相]:德国政治阴谋下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斯塔尔得奖经过

(2013-05-03 09:39:18)
标签:

诺贝尔文学奖的真相

文化

分类: 诺贝尔文学奖的真相

《米洛依》

作者介绍

    米斯塔尔(1830-1914):法国诗人,他曾为复兴普罗旺斯文学做出过巨大贡献,是普罗旺斯文化的杰出代表。为了表彰他的创作成就,法兰西学院曾四次向他颁奖,法国文学院授予他荣誉十字勋章。主要作品有诗作《黄金岛》《普罗旺斯》《米洛依》等。1904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作品介绍

   《米洛依》是诗人以家乡为背景,根据地方传说创作的一部极其优美动人的叙事诗。它讲述一个富裕农场主的女儿米洛伊疯狂地爱上了一个编柳筐的穷青年樊尚,但遭到她父母的横加阻挠,结果姑娘走上了朝圣者之路,以身殉情。

    全诗庄严、朴素,充满激情,它不仅叙述了一对年轻人生死不渝的爱情故事,以优美的文笔塑造了一个纯情少女的美丽形象,而且还有着丰富的文化、历史内涵。长诗以爱情故事为主线,串联了许多普罗旺斯的历史传说、民间故事,向人们展示了整个普罗旺斯地区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宗教习俗和农家生活。全诗还充满了富有生活气息的普罗旺斯方言和俚语。

   《米洛依》的出版,引起了巨大轰动。诗人拉马丁读后欢呼道:“一个伟大的诗人诞生了!”马拉美则致信米斯塔尔:“你是银河中闪亮的钻石。”它被译成多种文字,并使米斯塔尔赢得了声誉。法国作曲家古诺还把它改编成歌剧,搬上了舞台。

 

得奖评语:

   “他的诗作所蕴含之清新创造性与真正的感召力,它忠实地反映了他民族的质朴精神。”

 

德国政治阴谋下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斯塔尔得奖经过

 

    米斯塔尔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原委可说是既不抒情又不刺激——它是一群大学学者(尤其是德国人)政治阴谋下的产物。

    1901年当他首次被提名的时候,他自己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他于是年元月19日写信给帕里斯说:“我不清楚这个伟大的诺贝尔奖是怎么一回事,而那些提名我参加竞选的德国普万斯专家则是另一样我所搞不懂的东西。”就是说:他知道有人的大力活动,想替他争取那项巨额;他也知道,那些人住在莱茵河沿岸。不过,他不知道他们存着什么心。

    米斯塔尔是普万斯文学的代表人物。普万斯语是一个沉寂已久的古老语言,而如今它又渐渐地蜕变成活生生的文学了。这是当时欧洲文坛的一件大事。那些德国人对它的关切当中自然多少有些真正的热忱。不过,就整个事情衡量起来,德国人的这种狂热是相当惹人起疑的。因为德国人一向是极藐视法国文学的。在他们的眼中,法国文学——当然也包括普万斯文学——充其量只是“一首不登大雅之堂的乡土民谣”。所以,普万斯的语言复兴真的使他们兴奋到这种程度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那么,他们这样积极地支持米斯塔尔,他们的动机究竟是什么呢?显然,德国人这项“降尊纡贵”的附庸风雅是有其政治背景的。我们仿佛从它身上看到了政治的魅影。

    话必须从德国人的传统政治观念说起。德国人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信念:欲统治敌人可循两种途径,第一、分化他们,第二、煽动他们国境上的少数民族。他们推荐米斯塔尔正是怀着这种不轨的意图。不过,这只是场预演罢了,好戏连场的时刻还在后头呢。我们从历史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们倾全力煽动盖尔人(Cael)在爱尔兰的叛乱;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们复又明目张胆地鼓动布列塔尼(Brittany)的民族主义和苏格兰的分裂主义。

    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米斯塔尔被提名的经过。

    1901年,马堡(Marburg)大学拉丁语系文学教授科许维兹(Edward Koschwitz)写信向瑞典学院毛遂自荐,表明他有向学院推荐候选人的资格,然后便展开了大规模的活动:由科氏带头,率领一群德国的大学教授们提名米氏参加竞选诺贝尔文学奖。这些推荐米氏的信函来自耶拿、弗莱堡、布列斯劳(Breslau)、布拉格德国大学以及日内瓦大学等。不过,普万斯省佛卡基耶(Forcalquier)的文学团体和大学也都寄来了同等热情的证词,“显示出他的诗在他自己的家乡是如何的为人们所喜爱”。当年瑞典学院的抉择前面已经说明过了,是法兰西学院活动下的产物,所以科许维兹毫不气馁。他甚至还以灵通人士的口吻,十分肯定地说:要是法兰西学院及早想起米斯塔尔的话,那么他们是绝不会推荐普吕多姆出来竞选1901年的诺贝尔奖的。言下之意对自己的越俎代庖颇为自得。

    米斯塔尔对这些德国人的小题大作感到非常惊讶。他知道有人在为他奔走疾呼,可是他本人却反而无动于衷。1901年3月他诙谐地写了这句话:“这次的枝头对小鸟来说是稍微高了一点——而且,每个人都是非要生活费不可吗?”正由于他有着这样淡泊的胸怀,所以当1901年的奖金被普吕多姆得去时,他就不像他的鼓吹者们那么愤慨了。相反的,身为一个法兰西的好国民,他深为一位同胞的获奖感到庆幸。第二届的获奖人是蒙森,第三届是班生。这两年米斯塔尔也都曾被提名。而当1904年来到时,米氏获奖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从一开始起,米氏的名字就年年为许多斯堪地那维亚的学者以及拉丁语系文学的专家们所提出。同时,随着时间的过去,他的诗(最著名的是《米洛依》和《日历》)在北欧地区也逐渐流传了起来。米斯塔尔这个名字已经不再局处于专家学者的圈子里了,仰慕他的人数渐渐多了起来。同时,由于瑞典本身的文学中乡土文化日形重要,所以瑞典人非常喜欢一个像米氏这种类型的诗人。更重要的是,米氏刚一出现就变成瑞典学院常任秘书C·D·奥·威尔森个人最喜爱的作家。威尔森在瑞典学院中颇具影响力。所以在1904年夏天,诺贝尔委员会已经暗中属意米斯塔尔了。

    可是好事多磨。那年秋初,瑞典学院这个几乎已成定局的决定发生突兀的变化。它的起因可以说是十分莫名其妙的,可是这种事情在文学界却是屡见不鲜。事情是这样的:那年的9月,一本《米洛依》的译本在瑞典出现了。那个译本的文笔拙劣到极点,非但没有表现出原作的神髓,反而将它糟蹋得极端的不伦不类。更不幸的是,这个译本出自一位诺贝尔委员会委员之手。有许多人十分担心瑞典的民众会用这个译本做标准,来评估这位伟大的诗人;又因为译者身为诺贝尔委员会的一分子,所以人们是很可能会误以为它正式地代表着瑞典学院对米氏的看法。这些顾虑相当合理。情况于是变得棘手了起来。瑞典学院素以稳健出名。它在慎重考虑之下终于决定采取一项权宜的措施。11月学院在开会时决议将奖金分成两半,由西班牙的叶却加莱和米氏共同获得。这项“所罗门式的分配法”不仅一下子表扬了两位拉丁语系文学的巨匠,同时也让西班牙堂而皇之地进入了诺贝尔的阵营中。

瑞典学院颁奖给米斯塔尔乃是由于:“他的诗作所蕴含之清新创造性与真正的感召力,它忠实地反映了他民族的质朴精神。”米斯塔尔十分珍爱这句得奖评语,所以这位诗人便在11月23日那天以普万斯文向瑞典学院传达了他的感激之忱:

   “诺贝尔奖的实质价值将可以透过奖助金与基金方式,帮助我继续推动复兴普万斯语文——对之我已奉献了我的作品和生命——以及保存我们一切优良民间传统的工作。而此项巨奖的全球性声誉则更将以一种无比的力量协助我们光大我们的普万斯语文。”

    在信尾,米氏更以一种高贵的“普万斯姿势”给伯纳道大将的孙子——瑞典/挪威的国王——寄上了一个血亲之吻:

   “由于我身为一个南法的普万斯人,故而甚乐意从一个其统治王朝的血管中流着些许贝昂(Bearn)——即普万斯——血液的国家接受此项殊荣。”

    米斯塔尔因为年老体弱的缘故未能前往斯德哥尔摩领奖,他也没有寄出正式的致答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