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极
周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97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零下122度》:重返第二世界3

(2011-03-20 19:03:38)
标签:

文化

                       重返第二世界

DER ZWEITE WELT

                           

(第三季)

 

                       作者:周极

   

《重返第二世界》第一季,是来源于本人2010年8月、9月、10月3个月期间所做的梦——部分醒来后仍记得的梦,经过回忆、记录后再写出来的故事。《重返第二世界》第二季,是2010年11月到 12月31日期间记录的梦。现在你们看到的第三季,是本人2011年1月和2月两个月期间做的梦。

第二季记录了11个梦:分别是《刺蛹》、《墓有爱》、《蟹噬》、《蛇诉》、《重生》、《空白的脸&无声的舞》、《邮件,1944》、《电梯里的猫》、《伤感之城,昨日之星》、《短梦》、《未来之城999号列车》。最早记录的梦,是我写的那篇小说《断桥》。

第二世界,那里虽然充斥着黑暗、孤独、诡异、神秘、矛盾、古怪、恐怖,和扑朔迷离,但某些时候,却感觉比第一世界还要真实亲切。

第三季中13个梦,有3个来自朋友L和Q。

 

 

第三季目录:

1,《两个门》

2,《杯中的苹果》

3,《墓都》

4,《水母逃亡》

5,《母女同体》

6,《空位》

7,《生铁面具》

8,《也许也许》

9,《蓝水》

10,《饲人》

11,《变身》

12,《漫长的课》

13,《零下122度》

 

 

 

201119

                         两个门

在一个陈旧的市场,每个人都穿着破烂,并且显出饥饿和贫困的情形。这里似乎是荒漠的一个城镇,周围看不到山林和树木,也看不见什么建筑物,有的只是一些破旧的帐篷。这些可怜的人们,似乎很久没有洗澡或者得到休息了,头发干枯开裂,眼神中透露出一种盼望的神色,他们在等待什么?没人说话,因此也没人知道。

在人群的尽头,是一个较大的帐篷,那帐篷的破烂,导致可以清楚地看到帐篷里面的情形。只见有两个胡子很长的老人,他们在埋头做着什么。再靠近看,原来,他们在选择一些东西。巨大的桌子上,堆满了大小不一的螺丝、螺丝帽、断了的螺丝批、没有柄的锤子、弯曲的小刀、裂口的尖刀、腐蚀严重的钉子、只剩半截的铁链、锈迹斑斑的锯条……是的,就是你们床底下多年不用的这些东西。

两个老人的脸几乎贴到了桌面上,他们仔细地挑着,看了又看,反反复复地翻来覆去地寻找。一个老人拿起一截刀刃,贴着眼睛看了又看,用粗糙的手摸了又摸,哆嗦着递给另一个老人看。那老头在那一大堆零件里翻了半天,也找不出他想要的东西来。于是他又提起脚边的一个铁桶,吃力地抬起来,“哗”的一声,在那巨大的、一块木头做成的桌面上又倒下一大桶铁零件。两个老人又在那堆废铁中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刀的另一截。老人把两截刀合在一起,嗯,没错,丝毫不错,就是同一把刀!

同一时刻,帐篷外那群人中也有了反应,两个面容憔悴的汉子,一起喊了起来:“是我,是我们,我们感觉到了!”两个人走出人群,走入那破烂的大帐篷,在老人面前下跪,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两段断开的刀,然后走出帐篷,往帐篷后边走去。他们脸上,带着笑容——那是一种解脱的笑容。

帐篷后面,是两个门。两个汉子一人走入一个门,门随即关上了。无人知道门背后的世界是什么。

那两个老人,仍然在帐篷中佝偻着身子,继续在那一大堆破烂的铁器中慢吞吞地翻着。帐篷外,那些焦急的人,仍然在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他们心中那种突然从天而降的强烈的感觉,那种释放的感觉,那种重生的感觉……

 

 

 

110

                          杯中的苹果

两个派别正在火拼。不知道谁是好,谁是坏。在这样的混战中,年轻人在不断地受伤,死去。虽然造成巨大的伤害,但双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不知道谁是指挥者。人类的本性,就是喜欢自相残杀。

这时,一个老人出现了。他默默地走入到战场的中间,在极端混乱中,他的声音微弱,却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令这弱小的声音传得很广。老人对大家说:“不要打了。”于是,混战的双方开始减缓对抗,动作开始慢下来。老人低着头,有气无力地再说了一句:“你们不要打了!”这句话比之前那句稍稍重了一点,声音也略大了一点。大家都听到了这句话,于是,双方都停了下来,不再斗殴。双方都看着老人,眼中带着疑问,每个人的眼中透露的话都是:“为什么不要打了?”

老人明白双方的疑惑,在大家的注视下,老人从随身的布袋里掏出一个杯子,他打开杯盖,从杯子里拿出一个小苹果,举起来给大家看:“苹果上有红色有绿色,颜色虽然不同,但我们是一家人。”

大家突然觉悟了,于是交战的双方放下武器,扶起受伤的战友,各自默默地走开了。

 

 

 

114

                               墓都

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地方如此诡异,以至于透露出恐怖的信息来。这地方有很多很多房子,房子低矮而陈旧,不见一个人。很多街道,也没有人。人们都到哪里去了呢?仔细看,那些高矮不一的房子,竟然都是用一块块墓碑做的门板。这一块块石头做的门板上,清晰可见上面刻的字:“×××之墓”、“×××之墓”、“×××之墓”……无处不是。连通往这地方的一座桥——一座空荡荡的大桥的桥头,也是竖着一块墓碑,令人毛骨悚然。

 

 

 

115

                            水母逃亡

有一块无人的海滩,海滩上有不少白色的大房子。和昨晚《墓都》所见的那种矮小的旧房子不一样,这海滩的房子都很高大,大概有学校的一个教室那么大吧。这些房子没有连成片,也没有第二层,都是一间一间无规律地分布在这块海滩上。为什么没有楼房?因为这里的房子都是没有屋顶的房子,这房子里有什么秘密?令我忍不住想走近去看看。如果在现实中,我是不会这样好奇的,然而在第二世界里,我是身不由己的。

走进房间,这里并没有地板,地面仍然是湿漉漉的海滩。在这房子里,没有人,没有家具,什么都没有,是的,这就是四堵墙围起来的一个框。我觉得很失望,正打算离开这空房时,突然听到传来了咳嗽的声音。

什么人都没有,怎么会有人咳嗽的声音?我有些害怕,但忍不住四下张望。仍然什么都没看见,却还是听到一阵咳嗽的声音。我侧耳倾听,除了海浪声,的确有一些微弱的咳嗽声隐隐传来……再仔细听,啊,那声音来自地下,来自海滩底下!难道海滩底下有东西?我俯下身看那海滩,没看出什么不一样来,细沙之间冒出几个泡泡。我伸出手指轻轻地抠了一下那沙滩,沙滩的泡泡停止了,咳嗽声也停止了——是的,底下有生物,它感觉到了我,我也感觉到了它。我不敢往下再抠,因为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生物,会不会突然跃出一只怪兽来?我有些害怕。

地上和地下都不敢轻举妄动,双方僵持着,时间静止了。

这时我看到海浪上有东西在一闪一闪的。我于是跑出了房子,看那大海,原来是波涛托起的一只漂流瓶。凭我在第二世界中的直觉,我感觉那漂流瓶里会有这海滩的秘密。我扑了半天,终于抓住了那只瓶子。然而令我失望的是,那瓶子里并没有什么信件,只是装满了一种绿色的沙子——和这海滩白色的沙子不同的另一种沙。

我在一个白色大房里,拔开瓶塞,把瓶子里的沙子全部倒了出来。那绿色的沙子一碰到白色的沙子,立刻好像水滴进滚油里,起了剧烈的化学反应,冒出大量的气泡,并且发出“咕噜咕噜”的低沉的声音。脚下的海滩也在微微发抖,沙滩开始凹下去,房间内的地面出现一个窝,接着这窝越来越大,变成了一个坑,接着变成了一个大洞……我万分惊讶,紧贴着墙壁,恐惧地看着那房间中的洞。这时候,洞中中伴随着大量的气体,慢慢冒出一个巨大的白色的、半透明状的大水母,它艰难地喘着气,仿佛受了痛苦的刺激:“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哎哎哎哎哎哎哎哎……”一阵阵怪叫,哆嗦着往坑外爬。我身后的墙壁,也开始萎缩,接着倒塌了。啊,原来这些所谓的墙壁,也是这特大水母身体的一部分,它们彼此是连着一起的,那巨型水母拖着那一块块身体,往大海方向爬。

绿色沙子遇到白色沙子之后,越变越多,在海滩四处蔓延开来,仿佛病毒一样。绿色沙子所到之处,那些白色房间就接二连三地倒塌,冒出一个又一个大水母。这些大水母颤抖着,都发出“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哎哎哎哎哎哎哎哎……”的呻吟,然后一起往海里爬过去。它们一个接一个地钻进海里,然后消失在海浪中,不知游往何方,不知生死。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情景,不知所措,造成这样的局面,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的脑中有一个声音在回响:“6000万年了,始终还是躲不过你们人类!”巨型水母全部钻进了海里,白色房子也全部都没有了,白色的海滩也变成了绿色,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海滩上就剩下我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耳边回荡着那绝望的叹息: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118

                          母女同体

我都不知道我是谁,什么身份,但我却是在飞。我有一个身体,却是有两种模样,如果我以坐着的姿势飞,我就是一个女儿,如果我以平卧着的姿势——就是超人的那种姿势飞,我就变成了母亲。

这很奇怪吗?不奇怪,我倒是觉得很正常,我本来和母亲就是一体的,后来,我只是她分裂出来的一部分。醒来后,我趴在床上很久,想获得变成母亲的感觉和心情,然而,我始终无法再返回第二世界。

 

 

 

120

                             空位

这是一栋刚刚落成的毛坯楼房,整个楼房,无论是外面还是里面,都没有装修。深夜了,那楼房里透出一丝昏黄的灯光,这灯光是如此的暗淡,以至于我不相信这样的房子里会有人,但它里面偏偏就有人,而且还是我初中的朋友。他们在楼里的一个小房间里在喝酒,什么饭菜都没有,就是在空腹喝着酒,地上丢满了酒瓶——那都是高度的烈酒,最难喝最便宜的那种二锅头。一个同学举起一瓶二锅头来,伤心地说:“这一瓶,是为我失去的女朋友!”说完,他一口饮尽,烈酒刚下肚,他就呛了出来,痛苦地咳嗽不止,但他仍然坚持着把酒全部喝完。

旁边的一个同学也把一瓶二锅头举起来,他流着泪说:“这一瓶,是为我失去的爱!”说完,他也咕咚咕咚地把酒全部喝下,整个人顿时变得脸色惨白,他一下跪倒在地上,以头抢地,难过地大哭不已。

    另一个同学把一瓶二锅头举起来,他大声地说:“这一瓶,是为她伤碎的心!”说完他就把酒全部喝下,他一边灌酒一边流泪,激动地全身颤抖不已。

又一个同学把一瓶酒举起来,他紧紧地咬着嘴唇,想了很久,说:“这一瓶,是为她的泪!”说着,他也把酒喝下了,喝到一半时他就吐了出来,吐得几乎要死去的样子,几位同学一起牢牢地扶着他,让他把那剩下的酒一点点全部喝下……

我在门外看见,在这些同学旁边,还空着一个座位,那里整齐地放着许多酒。我知道,那就是我的位置。我真恨自己的懦弱,即使是在第二世界,我也没有勇气走进去。我觉得没脸再站在那里,只好低头悄悄离开了。

 

 

 

 

 

122

                          生铁面具

这个城市很奇怪,每个人都戴着面具,那是一个个钢铁做的面具,有各种各样的形状和风格,有的如变形金刚般的硬朗,有的如京剧脸谱般的多彩,有的如画皮般的诡异。

人类喜欢在同类中划分等级,比如贫富、美丑、高矮……而这个城市依据的标准,就是按面具的质量,如果你的面具更漂亮,使用的是贵重金属,那么你的身份和地位就高人一等;如果你的面具简单,使用的只是便宜的金属,那么你的身份和地位就低人一等。在这个城市里,所有人的身份,高档人和低档人,便一目了然。

一个女子,她戴着一个最便宜的面具,和有钱人的纯金纯银面具相比,她的面具可能连钢都不是吧,只是最便宜的那种粗糙的生铁面具,与那些亮闪闪的同类站在一起,她会羞愧得没脸见人,黯然失色而躲在角落里。即使她如此低调,仍然不被同类们放过,她每天都会受到他人的欺负,那些光彩夺目的人,都会侮辱她取乐,以显示自己的高贵不凡。

有一天,这可怜的女子又遭到两个纯金面具的人的堵住围攻,他们尽情地嘲笑她的贫穷,嘲笑她的卑微,嘲笑她的丑陋。女子伤心极了,被逼得无处逃避的她终于奋起反抗,她突然一把掀开了那两个纯金面具,啊,原来那纯金面具底下,竟然是两张好像曾被硫酸毁容的令人作呕的脸!那两个怪物般的人,慌张地用手、用衣服遮盖自己的丑脸,痛苦地怪叫连连。女子也拿下自己的生铁面具,面具后,是一张秀美的少女的脸。三个人都没有了面具,少女愤怒地说:“看看谁更丑陋吧!!”

 

 

 

214

                         也许也许

我们正在堂屋里吃饭,这时下雨了。

我便起身出去收衣服,经过东边的房子的时候,我看到大娃娃正在炕上睡觉,我觉得下雨可能会冷一点,便把娃娃抱起来,让她到西边的房子的炕上睡,西边房早上煮过饺子,炕还暖着。西边房的炕上还睡着小娃娃,这小儿子正撅着屁股在睡觉,他胖乎乎的,他趴着睡觉时总喜欢流口水。我把两个娃娃放在一起,给他们盖好被子。孩子们一点都没发觉,他们睡得可真香,真是两个可爱的孩子。

回到堂屋后,我看见周正在和他父亲说话。他的父亲坐在南边,他是一位严谨而沉着的人,削瘦而精神,他说话很少,正在听周讲话。周坐在西侧,面朝东方,周虽然也是个削瘦的人,但他和父亲正好相反,他富于感性而热情,正在向父亲描述着什么,他在说“也许……也许……”,讲得很起劲,话语中充满了激情。

周的母亲和我一起,围着炕上的小桌子转,忙着把吃饭剩下的碗筷收拾好。周的母亲头发也都白了,但人笑眯眯的,她是一位和蔼而勤快的阿姨。

这时周的妻子走了过来,她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她一直对我很和气,她微笑着对我说:“你辛苦了。”

 

 

 

218

                         蓝水

我和周一起坐在一艘小船上。这艘小船由一位老人掌舵。这是一条奇特的河流,有的段落水波清晰见底,触手可及,有的段落有幽深墨绿,深不可测,河流时而急促,时而缓慢,时而有漩涡,时而又有险滩,时而急浪涌起,时而又突然风平浪静,有时候是很宽阔的水面,有时候又是狭窄的桥洞,勉勉强强可以让小船“嗖”的一下轻快地穿过,真是水面上的一切情况这里都有。

还好,老人家掌舵非常有经验,他一直安稳地驾驶着这艘船。穿过一处又一处险境之后,我们的船到达了一处寂静的水面。这里的水一定很深,因为水呈现出深蓝的颜色;这里的水密度一定很高,因为水呈现出粘稠的状态。四周围绕着树木,景色很优美,很宁静。一直紧张不说话的我们其实都很累了,船也慢慢地停了下来。我张望着四周,忍不住轻轻说:“真美。”

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周转过身来,他冷冷地对我说:“如果你戴上眼镜仔细看,就知道这水有多肮脏了!”

 

 

 

219

                      饲人

这是一个极度失落的世界,如果哪年哪月人类活到了这般情形,那真是人类的最大悲哀!

人类还活着,还有生命,但他们也就只剩下各自的生命,这唯一的东西了,其他的欢笑、歌唱、言语、动作、睡眠、感情、思想都不存在了,甚至连悲哀和生气都没有了。所有的人都麻木地站立着,仿佛一个个木乃伊似的站立着,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他们偶尔还眨一下眼睛,咽一下喉咙,或者发出一点呼吸的喘息声,那真可以把他们都当做是死亡的木乃伊了。

这一望无际的人群,每个人都仰着头,瞪大着眼珠望着空中。他们个个的口中都咬着一根管子,那管子从高空中垂下了,通过这管子,向人类口中注入养料,喂养着人类。除此之外,人没有一个多余动作,没有一丝表情,他们就这么24小时瞪大着眼睛静静地站立着,仰着头,咬着管子,谁也说不出一句话,一个字,甚至不会彼此张望一眼,交流一下眼神。他们的目光中看不到悲哀或是伤心,他们根本没有感情和思想的流露。他们不是植物人,他们就是一大群植物。

是谁在饲养这些人类?那些管子的末端连接着什么?

那些管子很长很长,每根都直接插入云端里,没人知道答案。

 

 

 

221  05:11AM

                        变身

这个都市不知道是来自未来500年,还是来自以前的5万年,总之,这不是现在的城市,因为这个城市里,人类和怪物共同生活着。我也生活在这里,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幸。

我走在街道上,偶尔会看到一个个怪物经过,它们丑陋、怪异、高大、威猛、强壮、彪悍、血腥、残忍,它们具有类人的身形,什么模样都有,身高大概在三四米左右,体重在300公斤以上,走路沉重,不惧怕寒冷和酷热,因此它们不穿衣服,仅仅使用一块破布,来遮挡它们巨大的生殖器官。也有长得像人的怪物,那是它们幼年时代——类似苍蝇还处于蛆虫的时候,还没有完全变异的时候。怪物们都有思维,有语言,有个性,暴躁而且粗鲁。

在这个不知名,不知时间的城市里,怪物与人类“勉强”生活着,因为彼此之间并不友好。怪物讨厌人类,人类害怕怪物。同样,在怪物眼里,人类的模样,也是丑陋不堪,令怪物恶心的低等生命。既然彼此厌恶,那为何还要生活在一起?没办法,我进入第二世界时,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令人沮丧的是,在这个城市里,怪物比人类高一等级,怪物不与人类通婚,不与人类一起居住生活,双方很少交流。地球上历来如此:强者为王。怪物们是城市的高等居民,人类只是为它们服务的动物,就好像第一世界里狗为人类服务那样普通。我所见到的人类,都是在为怪物们搬运垃圾、种植食品。只有打理好怪物的生活之后,人类才能悄悄地想想,自己今天该吃点什么?

更可怕的是,如果一个怪物生气了,它会吃人。我就亲眼看见,一个怪物突然勃然大怒,在大街上就活生生把一个人撕碎,然后几口吞下。没有法律,没有警察,没人投诉,没人反抗——被怪物吃掉,是你倒霉。所以这个城市中的人类,生活极其压抑,惶惶不可终日。包括我自己,也是感觉每日的生活高度紧张。走在街上,尽量不与怪物同行,如果遇到怪物从身边腆着肚子经过,我也得时时留意它们的眼睛——有时候是一个眼,有时是两个眼,有时候是三个眼,有时是很多眼——看怪物的眼神里透露的神色,如果发现它们盯着你,或是生气了,你就得撒开腿赶紧逃命。

虽然日子过得艰难,但你总得生活下去。人类是有感情的动物,还好,我有自己的女朋友,她长相单纯幼稚,略胖,身高在158厘米左右。我认识她没多久,但我们彼此很喜欢。在这个不需要法律不需要规则不需要约束的城市里,我还不知道女朋友的名字,就与她发生了关系。我想,这也是合理的。在这种极不安稳的环境中,各物种尽可能提高效率的繁殖自己的后代,是生存的第一要素,是本能的驱使。

这个怪异的城市,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因为这里的水非常真贵。除了拿来生喝,极少有人用来洗澡。反正怪物是不需要洗澡的,它们肮脏而臭。只有人类这种啰嗦的小动物,才会每个月浪费一次水来涂抹身体。

哪怕是在极度困难的环境中,人类还是不会忘记寻找一点点可怜的娱乐作为安慰。于是我向女朋友提议,到市中心去游泳吧——那地方类似一个酒吧,有酒,有零食,有泳池等等一些消费的场所。我的意见,就是去游泳,其实是为了洗澡。女朋友立刻同意了我的建议,毕竟使用那么多水资源来游泳,那是一项非常奢侈的事情。的确,无论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女孩子心底里都喜好虚荣和享受。

我们手牵着手,一起来到市中心那个地方——不能称之为娱乐城,也不是KTV,我也不知道这地方如何称呼,因为我也是第一次来这样高档的场所。因为怪物是不屑与人类共同生活交流的,所以这地方会在大门悬挂明显的标志:如果今天挂出红色的牌子,那就是怪物才能入内;如果今天挂出绿色的牌子,那就是开放给人类消费的日子。

倒霉的是,我看到了今天挂着红色的牌子,白来了。我拉住了兴冲冲的女朋友,指指那牌子告诉她:“别进去,今天是属于怪物的时间!”

她听了我的话,一脸的茫然,她看看牌子,又看看我。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她盯着我,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凶气,恶狠狠地直逼过来。她紧紧抓住我的手,问:“别进去?难道你是人类?!”说着,她一把紧紧掐住了我的脖子,她的力气是如此的惊人,我感觉她的指甲都已经插入了我的皮肉中,我的血开始顺着脖子流了下来。我看见她的面容,已经在发生恐怖的变化,她的嘴角出现一个又一个的泡泡,眼眶周围,也出现一个又一个的泡泡,她的脸在抽搐,皮肤开始变得粗糙——是的,她原来是一个怪物,一个类人型的怪物!

它恶狠狠地掐着我,我已经喘不过气来,呼吸困难,整个身子也被它举了起来,再过一会儿,我就会窒息而死。我听说过,怪物如果口、鼻、眼、耳、眉五官全部发生变异,就是怪物全部变身完毕,也就是它吃人的时候。现在它的嘴巴和眼睛已经发生变异,耳朵也在变尖,它已经开始变身了!

“你放开我!”我挣扎着大喊:“我不是人类,我也是怪物!我是怪物!”

“撒谎!”它生气地大喊:“那你为何不会变身?”

我吃力地回答:“我,我要生了孩子之后才会变身。我还未成年,我……必须要让你怀孕,你生下孩子之后,我才会第一次变身。”

它依然不依不饶,还是掐住我不放:“你骗我!那你说,你会变身成什么样子?”

我已经两眼发黑看不见东西了。我气若游丝,艰难地对它说:“我变身后,……要吃掉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听到这话,它顿时崩溃了,一下瘫软下来,它把我放了下来,跪下了,紧紧地抱着我,哭泣着说:“求求你,不要这样做,不要吃掉我们的孩子。我这辈子只能怀孕一次,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了,我是很爱你的,求你让我把孩子生下来,你要变身,就吃掉我吧,求你放过我们的孩子吧!”

她此时已经恢复了人类的模样,泪流满面,紧紧地抱着我的双腿,苦苦地哀求我。我揉着流血的脖子,心头还在扑通扑通地狂跳,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望着她的脸,茫然地站在街中间,真是不知所措。

其他怪物和人类经过我们身边,都看着我们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222

                            漫长的课

这是一个教室中,上着一堂极其漫长的课,不知道讲的是什么课,也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响起下课铃声,也许永远不会下课了。教室中的学生们,在等待课程结束的过程中,已经生下了6个孩子,你们可知这节课有多长了吧?有多宝贵的知识,需要这样漫长的时间来传授?

 

 

 

224

                      零下122度

这是一个极其寒冷的地方,非常非常冷,冷到什么地步?冷到所有的东西都要作为御寒的储备。为了御寒,所有死去的人都不能埋葬,他们的尸骨要取出来作为燃烧取暖的燃料,他们的躯体要做成干尸,再做成被子来给活着的人覆盖取暖。

“你以为我们愿意吗?”极寒中的人指给我看:“这被子上,是我的爷爷,爷爷的父亲,爷爷的爷爷……没办法了。每一代都是如此,死去的人不会介意的,他们会为后代取得温暖而高兴。”

在这极度寒冷中,所有的人一生只有3次出现自己脸的时候。第一次,是在他们诞生时,他光着身子降临。

第二次,是在他们结婚时那个夜晚,整个种族的被子和衣服都要送到这对新人的房间里,其他人就在室外的极度严寒中紧紧拥抱着等待。新人拥有了这么多的被子,就可以脱光衣服一次交配成功,完成繁衍后代的重任,极度寒冷不会给他们第二次脱下衣服的机会的。

第三次,是在他们死去时,他身上的衣服会被全部脱光,作为宝贵的遗产,赠送给他的后代,或者他的妻子,或者他喜欢的人。他们的躯体,也无条件地奉献出来,为其他人类奉献最后一点力量。这已成为传统,一点都不恐怖,而是一项光荣的任务,人类以此来实现最后的升华。

其他时间,人们都包裹在重重衣服中,互相能看到的,只有一双眼睛。在这冰雪的世界里,我也是凭着一双眼睛,辨认我的父母,家人,和妻子。我只见过一张人的脸,那就是我的妻子,我知道她是美丽而可爱的。除了她父母,她自己,和我,没人知道她长什么模样。人们必须依靠眼睛来完成一切交流,爱或者恨,喜欢或者讨厌,高兴或者难过,一目了然。因此,没有人有机会说假话,也没人在意美或丑,因为一切都被遮盖了。在这个极寒的世界里,人们的生活虽然艰难,但能感到快乐和彼此的真爱。

曾有人测过这个世界的温度,摄氏零下122度。

 

返回第一世界后,我不禁感到非常可悲,难道人类都要逼到如此极端的环境中,才会抛弃虚伪,兑现你的真诚么?

 

 

 

20110311  11:05

 

 

 

 

 

《重返第二世界》1:

 

http://abcd771.blog.163.com/blog/static/108649084201093011632697/

 

《重返第二世界》2:

http://abcd771.blog.163.com/blog/static/108649084201103557918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