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不同的声音,请冷静查阅,理性分析!

(2012-07-06 12:24:08)
标签:

台州大石化

杂谈

网络上网友的不同声音,请冷静查阅,理性分析!
 
 
台州石化悄然落地
“最大石化”的瞒天过海计 

“即使这座巨大的工厂会带来最不可思议的奇迹,只要以孩童的一滴眼泪为代价,我也会拒绝。”有台州市民引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说。

中国单个引进外资最多的工业项目“台州大石化”已悄然落地,然而填海所需土地用途仍是“水产养殖”,背后暗流涌动,风浪四起。

浙江台州市的海岸线外,三座成“品”状分布的孤岛,业已被海堤串成了一条岛链。

岛链包围之中的海域将被填平。这片名叫黄礁涂的围垦地上,将矗立一座占地10万亩的石化“巨无霸”,这相当于10个杭州西湖的面积。

“浙江建国以来最大、中国单个引进外资最多的工业项目”已进入倒计时。这个由中石油集团合资高达800亿的大型炼化一体化项目,足以与中石化镇海炼化项目相抗衡。两大巨头齐聚浙江,相隔仅130公里便有两座千万吨级别的炼化项目,隐成竞争之态。

沧海桑田。泥泞的滩涂之上,一座规模前所未有的化工城即将拔“海”而起。岛链隔绝,昔日近海已风采不在,波澜不兴。然而,这个化工项目却暗藏秘密,连围垦地的用途,至今仍是“水产养殖”。

“台州大石化”填海示意图,圆圈为填海处

狸猫换太子

起初,黄礁涂围垦只是奔着造地而来。“台州人多地少,当时的想法就是想置换用地指标。”知情者说,早在2005年1月台州市路桥区政府就曾发出围垦公告。

2007年台州做围垦规划时,申报的正是“水产养殖”,批复的用海面积是674.97公顷,仅为大石化项目面积的十分之一。“至今为止,的用途并未发生变更。”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海域管理处副处长李月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而大石化项目所需的更多围垦面积,还未报批。业已退休的温岭市(台州管辖的县级市)前人大主任林梅友说,台州曾希望温岭划拨部分后者围垦的海域,但遭到拒绝。

围垦很快变得面目可疑。在2007年6月台州市政府委托中国石油规划总院编制的《台州市石化工业园区总体规划》中,“黄礁涂近期为石化启动区块”的建议清晰可见。随后发布的大石化招商资料中,更明确标明:“台州百万吨级乙烯项目核心厂区选址在黄礁涂区块。”

“围垦一直以水产养殖或搞渔港建设的名义进行,但建设大石化的传言却一直存在。”临海的白沙村监委钟胜利说。直到2008年左右,工地上竖起了一块广告牌,宣告“台州石化工业基地选址黄礁涂围垦区”,传言才得以证实。

就像那块挂起又终被换下的“石化广告牌”,黄礁涂最终成了有趣的隐秘悖论——在招商宣传上,台州官方反复宣称,这就是规划中的“台州大石化”所在地,但在面对质疑时,他们却又拥有足够的从容来辩驳这仍是“水产养殖”。只要最后的窗户纸不戳破,谁也不能说它就是“台州大石化”。

直到2010年4月黄礁涂围垦工程大坝合龙时,“他们报上来的也一直是水产养殖,只要他们没动工、没更改用途,我们也没有办法。”李月定说。

实际上,黄礁涂围垦项目一开始就是为大石化而来。知情者说,自从2007年5月中石油与浙江省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决定在浙江选址建设1000万吨级炼油项目以来,台州市一直谋求将此纳入怀抱。

“虽然此前台州市早就与中石油有过接触,但与宁波、温州、舟山等其它沿海城市的竞争十分激烈。”林梅友说,“市里强调要全力以赴争取大石化项目落户。”

而先期启动的黄礁涂围垦项目,成了台州争夺项目的最大筹码。2008年8月,台州市委书记张鸿铭对来访的壳牌中国集团主席林浩光再次强调了台州的“地利”、“人和”。

“一切为了大石化项目、一切围绕大石化项目、一切服务大石化项目。”《台州日报》引用市领导讲话说。

全方位的投入最终让台州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出。

2009年8月,台州宣布大石化项目落户。

2011年10月10日,中石油集团、卡塔尔石油国际和壳牌中国与台州市政府在京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而在国家层面,“台州大石化”已获得国家发改委“原则同意”,只待最后批复。

“如果发改委最终批复同意,它只须再经海洋和环保管理等职能部门的审批同意。”李月定说。

白沙村外,为“台州大石化”配套的码头正在施工。(南方周末记者吕明合/图)

雪上加霜

在“台州大石化”当地论坛上骂声一片。大石化项目与温岭近在咫尺,却又无法分享成果。2008年,温岭市全国人大代表林燚联合了13名温岭籍人大代表在台州市人代会上提交了叫停议案。

“每年台州开人代会,温岭都有人反对。”温岭籍的台州市人大代表诸葛碧如说。在台州市党代会上,反对者甚至包括一些在职的温岭市领导。

为了说服反对者,2008年10月,台州市一度组织了人大代表和项目所涉5个村的村支书、主任去参观上海、广东惠州的石化项目。

林梅友是受邀者之一。“实事求是地讲,在正常生产的情况下,大石化污染肯定比小医药、小化工要小得多。”但他仍担心,“这么大的石化企业,即使正常生产,长时间累积的废渣、废水、废气排放,也将对周边的环境不可避免要造成污染。如果一旦生产中出现像金陵化工、兰州石化这样的突发事故,后果更不堪设想。”

“即使这座巨大的工厂会带来最不可思议的奇迹,只要以孩童的一滴眼泪为代价,我也会拒绝。”有台州市民引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说。

而台州管辖区域内,黄岩区的化工、椒江区的医化、路桥区的废旧拆解、小冶炼和玉环县的燃煤电厂,早已令台州环境病入膏肓。反对者说,在全国,台州是环境污染治理整顿专项行动八个重点督查区域之一;在浙江省环保专项整治行动确定的11个重点监管区中,台州更占了3个。

“台州的酸雨尤为严重。”要求匿名的一位温岭市官员说。作为酸雨频率100%的8个城市之一,台州早被环保部列为酸雨和二氧化硫防治“两控区”。即使按照大石化项目“规划环评”所建议的每年11183吨的二氧化硫控制排放量,也无疑是雪上加霜。

“污染物排放总量大大超过环境承载能力”的判断,曾一度出现在前市委书记张鸿铭署名的《台州生态市建设研究报告》中。2004年11月调任台州不久,张便提出在污染严重的台州发展生态型经济。2006年,正是张告诉台州人民,要控制二氧化硫等污染排放,争取创建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

此前,张曾担任过6年的浙江省环保局局长。“他当了那么多年的环保局长,不可能不懂。”诸葛碧如说。但谁也没想到,两年过后,台州等来的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化工项目。

暗度陈仓?

一场全新的炼油竞赛已然揭开序幕。根据各地公开的“十二五”规划,环保部环评司的一项统计显示,5年内,各地拟开工建设的大型炼化项目超过30个。

台州市一位知情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台州大石化”正是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巨头竞争的产物。国家发改委一开始并不希望浙江沿海出现两个大型炼化企业,“当时曾有建议,希望大石化项目落户宁波,能和镇海炼化二期产能扩大结合。”

但这样的建议几无可行性。这位官员分析说,华东素为商场战略要地,而目前炼化行业却是中石化一家独大,“为了挤占中石化的势力版图,中石油建厂势在必行。”

实际上,这种石化大跃进之势已引起国家关注。2011年9月7日,在渤海溢油、大连对二甲苯事件后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2011年各地要“切实改变沿海地区重化工比重过大、过于集中的状况。严格控制新上石化项目……”

而自从2008年8月,台州人在省级领导的考察报道中发现“240万吨对二甲苯”一说后,对于对二甲苯的担忧就一直难以消除。

在民意压力之下,台州多名官员在不同场合表示,计划中的对二甲苯项目已从项目书中剔除。

但反对者从2010年1月出台的大石化项目规划环评(简本)中读到了隐藏的“伏笔”:这份报告建议:“对二甲苯项目与炼化一体化装置的配套性好、排污量不大且环境风险也很小,对区域的环境影响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在群众理解接受、经过专家认证的基础上可以考虑作为规划备选项目。”

虽然负责环评报告的浙江省环境保护科学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朱剑秋解释说,这仅仅是他个人对此问题的意见表达。但林梅友却道出了合乎逻辑的担忧:单纯的炼油是亏损的,“这么大的企业放这里,不可能光炼油”。

而一旦确定落户,这个由央企和外资杂交而成的石化“巨无霸”究竟走向何方,谁也无法控制。

而此时在黄礁涂围垦海域,依靠潮汐生存的紫菜养殖已经消失。留守的岛民颜邦亮说,黄鱼、血蚶、缢蛏……这些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优质海鲜,或许将永不再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