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女性被猥亵,我们还得加快保护步伐

(2017-09-04 16:25:28)
标签:

时评

教育

情感

8月12日19时许,南京南站候车室内发生一起涉嫌猥亵女童案件。8月14日,南京铁路警方在河南滑县将嫌疑人段某某(男,18岁)抓获。经调查,同行的两名成年人为段某某父母,女童为段某某父母的养女。南京铁路警方依据查证事实,以涉嫌猥亵儿童罪依法刑事拘留了段某某,对段某某父母正在进行调查处理。8月28日,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依法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对2017年8月12日在南京南火车站候车室实施猥亵儿童行为的犯罪嫌疑人段某某批准逮捕。

随着围绕“8·12南京南站猥亵女童事件”的相关舆论爆发,关于猥亵话题的新闻在一段时间内都被推到了公众视线底下,一些人这才发现,原来女童被猥亵并非个案,类似的现象已然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尤其是离开原生家庭的女童以及留守儿童,遭遇这种风险的可能性更高,而且熟人作案的几率也较大,这都为我们如何防范犯罪、保护女童设置了障碍。

我们注意到,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是以涉嫌猥亵儿童罪的名义依法逮捕段某某。如果被猥亵的人不是儿童,而是一名妇女呢?事情又该怎么处理?

首先明确“猥亵妇女”的概念,是指对妇女的抠摸、舌舔、吸吮、亲吻、搂抱、手淫等行为,用下流动作或淫秽语言调戏妇女的行为。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如果按照上面的规定,猥亵妇女的男子应该受到严惩才是,然而实际情况却又有所差异。第一,并非任何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的行为都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强制猥亵、侮辱妇女行为一般不视作为犯罪。第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行为与非强制性猥亵、侮辱妇女行为有所区分,对于非强制性的猥亵、侮辱妇女行为不能视作犯罪。

“8·12南京南站猥亵女童事件”中的女童在被猥亵时,并没有表现出反抗和反感的情绪,我们也无法确定段某某的猥亵举动是否属于强制行为。不过从女童家庭成分来看,很可能是女童已经习惯了这种“行为”,故导致段某某不需要通过强制行为便可实行猥亵。如果不是因为女童的年龄偏小,更易引人关注,恐怕“8·12南京南站猥亵女童事件”都不会出现在新闻头条里。换种说法,如果不是因为女童被猥亵得很明显,我们如何想到她可能被猥亵,我们如何会想到要去保护她?

判定强制猥亵罪有些难度,不过由于儿童对性的认识能力不足,所以构成猥亵儿童罪不要求以暴力、胁迫等强制方法,只要对儿童实施了猥亵行为,就构成猥亵儿童罪。此外对于儿童的年龄界定也需要明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拐卖人口案件中婴儿、幼儿、儿童年龄界限如何划分问题的批复》中规定:六岁以上不满十四岁的为儿童。

由于被猥亵的女童是段某某父母收养的孩子,是段某某名义上的妹妹,按照相关规定,一旦认定段某某构成猥亵儿童罪,应当从严惩处。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意见第25条明确规定: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与未成年人有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人员,实施猥亵儿童犯罪,不仅应当从重处罚,更要依法从严惩处。

然而,由此次事件引发的最大思考,并非是段某某是否会被认定猥亵儿童罪以及面临何种惩罚。而在于类似女童这样经历的孩子,当她们在“新的家庭”里遭受这类猥亵行为时,应该如何保护自己?我们暂且无法给出一个周全的答案。如果社会力量参与进来帮助她们,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使得她们脱离那个家庭。事实上,女童再待在这样的家庭中,可能会继续遭受侵害,但是离开的话,谁来负责她们的衣食住行和接受教育的费用?这是必须引起反思的。如果她们已经习惯了或者说适应了被猥亵行为,等到她们年龄增长不适用猥亵儿童罪进行保护时,我们又该如何告知她们本该拥有的不被侵犯的女性权利?或许那时她们都不需要所谓的正义,可是我们如何面对自己的良知?(文/周成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