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郎说
周郎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605
  • 关注人气:3,5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洋槐花里的记忆

(2017-04-08 00:58:45)
标签:

杂谈

​​

清明前后,恰逢小麦吐穗。洋槐花也要赶在这个时候露面。低垂的白色花絮像是嫩绿的洋槐树枝桠间落满白色的蝴蝶。

微风拂动,洋槐花随风舞动。刮风总会引起蜜蜂在花瓣间蹿动。开败的洋槐花瓣泛黄时就会随着风的律动飘落满地。洋槐花的得名我已经不大清楚了,只是听长辈们都这么叫着。

村里最多的树还算是洋槐了。不仅小树林里有洋槐树,就连房前屋后甚至田里的土馒头上也是洋槐。上学的路上都能随手摘几串嫩点点的洋槐花,咀嚼它的细腻和甜味,弥漫的清香会久久不散。

生吃洋槐花这中间也是有讲究的。盛开的洋槐花已经被蜜蜂采过蜜了,失去了糖分。吃在嘴里不仅没感觉甚至像是嚼着绿色的树叶。未开的花,有太嫩没有花的味道,只有半开的花才是极好的。

村里人还是乐意于将洋槐花做一道菜。想来这也是极简单的。将似开非开的花捋一篓子和着麦面拌好,放在笼布上蒸一会儿,就是一道菜。我们唤它“麦饭”。

  一边做饭一边蒸洋槐花。蒸汽从锅盖缝里冒出来,香气四溢。

  做好饭,掀开锅挖一碗洋槐花麦饭,再往里浇点辣椒油。小尝一口,又软又甜。

大老碗盛一碗榛子再刨一些洋槐花麦饭蹲在门前路边的大石头上,或走进街里。大口吃着榛子就洋槐花麦饭。这也算是农家院里的佳肴。

好些年没有吃到家乡的洋槐花麦饭了。记得上次吃洋槐花麦饭,还是2011年的劳动节了。

嫂子自从过门之后就没有尝过我们家乡的洋槐花麦饭。母亲执意让我带哥哥和嫂子去夹些洋槐花回来,做一顿洋槐花麦饭让嫂子尝尝鲜。

当时已值落花时节。但我还是找了一颗花稠的树。一棵不大的洋槐树上,雪白的洋槐花还未绽放,花底光鲜青绿,显得格外纯洁与素雅。一边夹洋槐花,一边还和哥哥回味着那些童年的乐趣。也讲了许多我们与洋槐花的故事。哥哥是个不愿怀旧的人,可能在他的那个年代里有着太多的辛酸,或者是糗事,总之那些过去的事情是不愿被提起的。但我还是在乐此不疲的自言自语着,时不时会捋一把洋槐花放在嘴里咀嚼,别有一番滋味。这是算是对我童年时光的一种祭奠吧。

夜幕时分,我们满载而归。

村子近了,母亲早已在门口等着了,等着我们带回来的洋槐花。不知谁家的狗叫了一阵子,让人静不下心。灶房上的炊烟里,我没了年少时对洋槐花香的悸动,倒是有了对洋槐花的怀念。

   转眼又两年过去了,洋槐花依然到了绽放的季节,而我却来不及驻足观赏。来不急看花开花谢,只是匆匆的行着。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城门楼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城门楼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