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郎说
周郎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605
  • 关注人气:3,5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城门楼下

(2011-11-27 14:04:55)
标签:

城门楼子

城门楼下

城门楼

童年往事

周占龙

<一>


通往村子最深处的那条老街有个城门亭楼,整个村里就数它最显眼了。无疑他也成了地标性的建筑物。它也记录了生活在村子里的一些琐碎片段。在城门旁的磨房门口还在傻傻的看那些年龄稍长孩子们在滚铁环。铁环声,奔跑声,急促的喘息声。一阵阵呼喊,真是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了。


小卖部的老头翘着那条细的跟火棍一样的腿,坐在自家门口等着那个小娃那个两分钱去买糖吃。老陈经常在城门楼下隔三差五过来给村里的人理发。老头是河南人,推子“咔嚓,咔嚓”地响着,一茬接一茬的头发被推子推掉了。当时有一段顺口溜道:“老陈的技术高,剃头不用刀”。岁月也在他的推子和剃头刀下,一页页无情翻过。一幕幕好似过电影似的,勾起那些美好的和辛酸的记忆。


村里人都习惯叫它“城门楼子”。小学的数学老师也是这样说的。一次老师讲课时出一道判断题。


“这个描述对吗?”老师问。


“对”学生们答道。


“是城门楼子,对戏楼子吧。”老师继续说。


城门楼子已经历尽风霜,已经失去了那种威武的精神。更像个几近憔悴的老人。午饭十分,总有人端一碗扯面蹲在城门楼子下面的那个大辘柱上。夏日炎热太阳照不进城门楼子底下。通风的阴凉地儿是那些不干农活是的好去处。下雨时,赋闲的农民工也会在城门楼子底下积聚。下棋、丢方打麻将。


城门楼子的存在已经有些年头了,听村里的长者说好像是清朝时期它已经存在了。年代太久了,现在也无法考证了。可我还是想弄清它的来龙去脉,经常和村里的一起长大的兄弟提起这档子事来着,只可惜他们现在都已经萨诺天涯了。城门楼子见证着村里的荣辱兴衰;数尽了村里村外的世事变迁。


<二>


这个古式的城门楼子没有半点水泥和钢筋,全是由夯土堆砌而成。我是对夯土感兴趣的。夯土的粘性是很好的,能托起整个屋架。在岁月的蹉跎中夯土也历尽沧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祖屋有两进房子,就是以前的四合院。当然现在四合院已经不复存在了。站在祖屋门前就可以看到夯土堆积得城门楼顶再加上一个简单的屋架。风蚀残年的的城门楼顶已是破旧不堪。


夏天,偶尔也会有蛇从楼顶滑出来,孩子们不知道会以为蛇要咬人,都想办法把它打下来,直到后来又一次孩子们看到了蛇从楼子的顶梁上窜出来嘴里叼了个老鼠,还有半个老鼠搂在外面。我这才确信那蛇原来一直是在抓老鼠的。整个过程孩子们看的是一眼不眨,好像是自己在享用一顿丰盛的美餐,口水直流。蛇大爷的美餐结束后,就打道回府了。


这几年,老鼠渐渐少了。不知蛇大爷的美餐还能吃几顿。


夏日夜晚,仰卧于城门楼子旁边的小平房上乘凉,明月当空皎洁无暇,让你自己也会心也会排云之上三千里。漫漫长空中点缀的几颗星星,一闪一闪,一会儿眼睛就开始微闭,与周公相见。


附近有个碎石机,所以老堆放着一大堆石头。每每雨过天晴时,搬开石头都有好多蚯蚓出来。村里小诊所给病人的吊瓶打剩下的药水,孩子们就会打给蚯蚓。一条条细长、灵活的蚯蚓被注完药水后都开始水肿了。那时,也会将他们斩成几节,看它们怎样强大自己的家族。


用这种残忍的暴力来毁灭一种生灵,我们有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


过了灭几年,家里的人口太多了,就分家了。当然我们没有住上祖屋,现在每次回家,还是会进祖屋看看,看看堂哥它们过的好不好。唠唠家常。去祖屋的时候,城门楼洞下是我的必经之路。再经过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沧桑。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都刻在了城门楼子下。看着已经风烛残年的城门楼子,记忆在现实面前变得模模糊糊,只剩下一个简单的轮廓素描。


<三>

城门东边的小房子里城门脚下一个低矮房子里住着四十岁出头的单身男人名叫大五的中年,他身材略瘦,肤色苍白,额头底下挂着两个深深地眼袋。听大人们说他以前进过监狱,现在也没什么正经工作,专干些鸡鸣狗盗之事。有几次看到他都快不行了,都是被人打的。


大五自打从监狱出来后就与村里的人不相往来,每日白天睡觉晚上出行。孩子们在他门外要是吵得要紧,他就会出来骂两句。骂起人来是很凶,很多时候都会把小孩吓哭。此时,他必然又在睡觉。黑糊糊的夜里他全副武装,又将出门。


他苟延残喘的存活,与村里勤劳致富的群众的生活方式是一个巨大的反差。


有一阵子没听说过大五最近行动的消息了,他被打了,挺严重的。那天孩子们都从门缝往里看,身体已经消瘦的不成人形了。稍微一动,就叫得撕心裂肺。


如果说有报应, 这个报应也太残酷吧。纵使千百恶,也不应在几近生命的终点还要受如此煎熬。


大五熬完了他苟延残喘的一生。村里的人们自发组织为他送行,只找了个席子卷起来,就给埋了。看热闹的人很多,有的说这人早该死现在才死是便宜他了。也有人说他也受尽折磨了就这样结束吧。一溜儿小孩去观看大五的葬礼。一群小孩充满好奇地嘻嘻闹闹地跟在后面。至许多年过去了,我始终在问自己如果是大五,我会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城门楼子下的人们可能都以忘记大五的存在,只是我每次路过埋葬他的地方,都会勾起一段尘封的往事。


<四>


终于城门楼子还是在一次滂沱大雨中坍塌了。村里的人重修了新的城门楼子。当然,全是水泥和钢筋结构。它样子也没有以前的好看了。


城门楼子下的往事散落在童年的记忆中,城门楼子里的岁月年华,就被一块块转头压在了闷闷墙根下,不复存在。如一幕感人的电影,早已谢幕, 在内心还是心潮澎湃,或愤怒或感动。还能勾起儿时的欢乐与辛酸,还能证明我没有忘记根本,在沧桑的岁月中依然保持者那种纯真的心。我一直在无尽时光中思索和寻找,寻找一个心灵的归宿。为灵魂守望!


毕业之后很少回老家,早超市偶然撞见瘦猴,还是那么瘦,眼睛还是那么小。脱口就叫了他一声。抬头良久,已经认不出了,努力思考了半天才想起来。瘦猴使我童年的玩伴,因为不爱学习就提前上了中专考了个技师证。现在在一汽车修理厂上班。这家伙笑起来还跟猴一样。他身轻如猴,记得在老王家桃园偷桃子的时候他可是攀爬自如啊。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没变,挺精干。浑身散发充沛的精气神儿。说话还是像以前那样口无遮拦,把小时候的那些糗事全都抖搂出来。岁月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的模样。但却不曾改变那颗永远纯真的心。


城门楼子下长大的两个孩子如此相遇,有着不同的境遇,但是有着同一颗炙热的心。有同一中面对生活的方式。我们都在现实生活中奋斗,都在奋斗中经理磨练,经历平淡,经历成功与辉煌,经历失败与辛酸。


生命给了我一颗富有智慧大脑,我就要用它思考。城门楼子下开始的征程,我已走出好远好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记吾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记吾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