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前往伊萨卡
前往伊萨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中国梦:不会再有“临时夫妻”

(2013-03-27 21:18:56)
标签:

杂谈

全国人大代表刘丽在两会上提出农民工中存在很普遍的“临时夫妻”现象,近日得到很多媒体的采访证实所言不虚。其实以我的所见所闻,在湖南江西这些劳动力输出大省,一方外出打工,另一方留守家中造成夫妻两地分居的现象非常普遍,只是没有进一步去想分居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地区发展不平衡,以及来自生活的压力,迫使农民朋友们背井离乡、抛家弃子,“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寂寞,加之平时生活的劳累辛苦,单调乏味,闲下来自然渴望得到心灵上的慰藉以及生理需求上的满足。此时,如果身边刚好出现那么一个人,“出轨”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夫妻关系不管是在法律上还是在道德上都是得到保护的,对这种关系的破坏会受到道德的谴责,甚至受到法律的制裁,出轨会面临来自社会以及自身强大的道德压力。但是,因为上述原因,我不忍心挥起道德的大棒。面对已然出轨的“临时夫妻”,我首先涌起的是深深的同情。

有过异地经历的恋人在决定异地之前或者放弃异地之前,面对与爱人是相守重要还是工作事业重要的问题上,相信会有过不少的纠结。爱人诚重要,工作不可抛;爱情放不下,事业亦需要。感情上,我们是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不管不顾与爱人不离不弃。但我们知道这只是理想状态,回到现实中,面对生活,我们有无数的理由冷静下来理智起来——没有面包的爱情如何长久?而面包在别处,或者说更香甜的面包只有别处才有。于是,不得不别离,不得不异地。

面对外地谋生的农民工,人同此心,情同此理。他们不是一开始就与妻子或者丈夫分开的,大多也是希望不分开的。更多也是因为生活的压力,因为家里老人的医药费和孩子的学费,而比异地情侣们只多不少的生活压力。

出于无奈离开了家庭,迎接他们的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环境呢?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辛苦、脏乱甚至危险的工作,工作之余无处消遣以及对家中温暖的思念。人不是牛马般不会思想的动物,也没有动物的枷锁和管束。身体的疲惫加上精神的孤独,夜以继日的反复折磨,任是谁都有可能会抵挡不住。

很多人把刘丽提出的“临时夫妻”现象归结为农民工的性饥渴问题,并呼吁采取相应的性安全措施。诚然,因为长期分居,“临时夫妻”有较强烈的性需求,但不能简单地认为他们仅仅是因为性而走到一起的。“临时夫妻”之“夫妻”有解决性的一面,但更重要的是解决心灵上的孤寂。人说,“在一起”是比“我爱你”更温暖的字眼,不管情意浓淡,在一起,总是有温度的,心灵上的孤独、精神上的苦闷也能冲淡不少。

前两天看李银河讲她的中国梦是悠闲的生活,“世上美好的艺术品都是悠闲的产物”,把生活的悠闲与否和文化的雅俗相联系,认为生活的悠游会促进雅文化的发展。她通过梦想悠闲的生活在表达对雅文化的期待。对很多农民工来说,或许根本不知道雅文化为何物,因为他们大多还处于“必须终身劳作才能糊口”的阶段。物质上尚存在危机,哪里顾得上去喂养精神?对他们来说,梦想就是能够在家和外面挣到一样多的钱或者在外面很快挣够了不用再离家漂泊。

有情人终成眷属诚然大快人心,眷属不用再无奈分离同样是人之所愿。任何人在工作和感情,生活和婚姻之间能够无压力、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不再出现“临时夫妻”的现象,就是我美丽的中国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