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宋之的与山西

(2016-07-04 08:39:39)
标签:

文化

分类: 记忆
文_阎扶

宋之的与山西
宋之的(1914~1956),原名宋汝昭,笔名宋一舟,河北丰润人。剧作家,一生创作剧本40部,主要有话剧《谁的罪》、《雾重庆》、《国家至上》、《武则天》,电影剧本《无限生涯》,歌剧《打击侵略者》,古典歌舞剧《九件衣》等。作为报告文学作家,他的代表作是《一九三六年春在太原》。此外,宋之的还创作有散文、短篇小说。


    在一代人的记忆里,电影艺术家王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她导演的一批故事片,给当年的人们带来一次次的视觉盛宴。这位新中国第一位女电影导演,1935年与宋之的在太原结为伉俪。
    宋之的英年早逝,却留下了大量的剧本、报告文学及其他作品,其中不少名篇与山西有关:他的第一个剧本《谁的罪》是在太原写的;山西第一部走出娘子关的电影《无限生涯》编剧是宋之的;我国早期报告文学扛鼎之作《一九三六年春在太原》,正是宋之的根据在太原的见闻所写;散文《新芽》、报告文学《墙》是写中条山人民抗战的;另一篇表现抗战的报告文学《长子风景线》所写的长子,位于晋东南……1935年4月、1939年6月的两次山西之行,时间虽然短暂,对于宋之的创作却极为重要。
宋之的与山西


在太原绽放文学才华

    1935年4月,应西北剧社社长张季纯之邀,宋之的北上太原,任组建不久的西北影业公司和西北剧社编剧,同时编辑《西北电影》杂志。
    西北影业公司由阎锡山出资,地点是太原坝陵桥裕德东里12号一座四合院里。设立之初,一方面到美国采购器材,一方面招兵买马选聘专业人才。在上海中共地下组织的支持下,一些进步的文艺和影剧工作者先后被介绍加入西北影业公司,其中就有时名宋一舟的宋之的。
    1930年春,宋之的离家前往北平谋生。他一边工作,一边阅读。5月28日,首次以“宋之的”为笔名发表处女作《黎曙》。同年夏天,宋之的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俄文经济系,参加左翼剧团呵莽剧社的反帝公演。1932年6月,他与于伶等人组织成立苞莉芭(俄文“斗争”的音译)剧社,并加入左翼戏剧家联盟北平分盟,主编机关刊物《戏剧新闻》。1933年,宋之的离京赴沪,参加上海左翼剧联,组织并领导新地剧社、大地剧社,同时参加了夏衍领导的左翼影评小组。因参加进步活动和演出戏剧,曾经两次被捕入狱。
    一向批判“为艺术而艺术”的文艺观、主张“戏剧反映人生,戏剧为贫苦阶层呐喊”的宋之的,在到达太原后的当年夏、秋,先后创作了三幕话剧《谁的罪》和电影剧本《无限生涯》。
    《谁的罪》是宋之的第一个剧本,演出时更名为《罪犯》。作者通过描写日益恶化的底层生存状况,从一个侧面深入展现了1930年代日益毁坏的社会现实。主人公袁北里本是一介书生,进入社会后无法养活妻儿。严酷的生存折磨使他陷于疯狂,买来一包砒霜毒死妻子。煤矿工人刘建飞下窑伤了腿,被矿主赶出煤矿,最后铤而走险,抢劫了开有多家公司的董事长魏采忱的大公子。剧终时,两个人同时被警察逮捕。表面上杀人者偿命,抢劫者伏法,但底层人民贫窘如此,究竟是谁的罪呢?或者说,是谁让他们成为罪犯的呢?宋之的有丰富的底层生活经验,压根儿就没想过搞“纯文学”。《谁的罪》发表时,他年仅21岁,剧本却表现出少有的成熟。
宋之的与山西
《无限生涯》剧照

     由宋之的编剧、石寄圃导演、沈家麟摄影的电影《无限生涯》,描述一位青年矿工(田方饰)见义勇为,搭救了一位矿主(石冰饰)企图霸占的歌舞演员(王苹饰),并率领矿工同矿主展开斗争的故事。《无限生涯》曾在北京、上海、洛阳等地演出,是山西第一部走出娘子关的电影。剧情以阳泉煤矿为背景,娘子关位于阳泉。可惜的是,这部电影没有留下拷贝。
    仅仅过去一年多,由于阎锡山公开迫害进步人士,1936年5月,宋之的被迫返回上海。9月20日,在《中流》创刊号上,宋之的发表了报告文学处女作《一九三六年春在太原》。
    宋之的以辛辣的讽刺笔调,暴露了抗战前夕在军阀的反动统治下,太原城市人民的日常生活。为了防止共产党潜入太原,当地政府下令严格审查每一个居住者,并按条件颁发不同等级的“好人证”。有个厨子得到最高等级的“好人证”,为了炫耀,镶了一个花边,覆了一层绿色玻璃纸,悬挂胸前。结果他被送进警察局,罚了五元。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违反了太原绥靖公署“佩带好人证,不准罩以任何布面或纸面”的条例。作品没有完整的情节,只是选取几件小事,将这些片段缀连,看似零乱,实则面面俱到。作者还将写实性与文学性有机结合,比如开篇“春被关在城外了”,结尾“我是多么的怀念春啊”,在极富表现力的细节描写中,抒情气氛一以贯之。
宋之的与山西
太原南门外市场(1936年)

    《一九三六年春在太原》在文坛引起极大反响,被誉为我国早期报告文学扛鼎之作,茅盾甚至认为它比夏衍的《包身工》还要出色。
宋之的与山西
夏衍致刘白羽、宋之的书札

与王苹在并州结为伉俪

    1935年10月,远在故乡江苏江宁铜山小学任教的王苹,接到宋之的来信。宋邀她北上太原,在影片《无限生涯》中扮演女主角玲儿。王苹辞去教职,告别亲友,来到古城并州。相恋两年的宋之的与王苹举行了婚礼。
宋之的与山西
年轻时期的宋之的与王苹

    王苹,新中国第一位女电影导演,执导或参与执导了《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柳堡的故事》《永不消逝的电波》《槐树庄》《我们是八路军》《霓虹灯下的哨兵》《闪闪的红星》等十几部有影响的故事片,参加执导了我国第一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影片《东方红》,担任了第二部音乐舞蹈史诗影片《中国革命之歌》的总导演。
宋之的与山西
1935年在铜山镇小学任教的王苹(右一)

    1933年10月,上海左翼剧盟派陈鲤庭和宋之的到南京考察工作,发展力量。南京一中的磨风剧社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早在大革命时期,南京一中校园内就开展了革命活动,我国好几位卓有名望的电影艺术家如水华、吕复、王苹、王家乙都曾就读于此,磨风剧社就是水华、舒强等学生倡议成立的。剧社一成立,王苹就参加了。磨风剧社实际上是党在一中的外围组织。
宋之的与山西
1935年王苹在话剧《娜拉》中扮演娜拉

    一天下午,陈鲤庭和宋之的赶到城南一所旧式宅院。那儿是王家乙的家,也是剧社经常活动的地方。社员们编排话剧,传看地下党编发的政治信息。宋之的与王苹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陈鲤庭、宋之的代表左翼剧盟批准磨风剧社集体加盟,并成立了左翼剧盟南京分盟。
    宋之的回上海后,给王苹写了信,王苹也回了信,两人鱼雁传书,通信不断。
宋之的与山西
宋之的王苹夫妇与女儿

    磨风剧社于1935年元旦在南京陶陶大戏院上演了《娜拉》。王苹主演追求自由、反抗专制的女主角娜拉,吕复扮演尔茂,水华扮演南陔,舒强扮演柯克乐。演出非常成功,一时轰动了石头城。
    因为演出《娜拉》,王苹向任职的兴中门小学请了10天假。反动当局打电话给校长,以王苹“不安于教职,抛头露面,有伤风化,不能为人师表”为由,要求严加处分。学校贴出布告,宣布开除王苹公职。左翼剧盟南京分盟连夜开会,决定掀起社会舆论热潮予以揭露,提出抗议。他们散发传单,进步师生举行抗议集会。茅盾、洪琛、陈白尘等“左联”人物公开发表谈话,声援王苹。王苹在《新民报》上发表了《致南京人民公开信》,表示宁可失业也决不屈服。
    上海、北平、汉口、天津、杭州等地报纸纷纷报道,全国开明人士及南洋、美国、法国等地华侨也表态或致函,对王苹表示支持。写信支持的还有学生、工人、市民、店员,乃至秦淮河畔的歌女,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反动当局只好派出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张道藩出来调解,让王苹复职,《娜拉》也获准再度公演。
    “娜拉事件”以王苹取得胜利而告结束,她也成为全国知名的新闻人物。反动势力并不善罢甘休,组织上为了她的安全,要求暂时不要参加公开演出。王苹回到乡下教书,她与宋之的通信增多,感情逐渐加深。接到信后,王苹来到宋之的身边。一对向往光明、鞭挞丑恶的文艺战士,结为终生伴侣。王苹成为西北影业公司演员,《无限生涯》成为她演出的第一部影片。
宋之的与山西

    抗战爆发后,宋之的王苹夫妇辗转上海、苏州、南京、徐州、郑州、武汉,为抗日军民演出《放下你的鞭子》、《怒吼吧,中国》、《风雨卢沟桥》等街头剧。王苹几乎天天演出,而宋之的则集中精力,废寝忘食地创作反映抗战的话剧,有时也写通讯报道。抗战胜利后,宋之的转入解放区,王苹则在上海敌占区从事地下工作。为了革命需要,夫妻天各一方。1949年初,王苹带着两个女儿北上北平与丈夫团聚。不久,她进入初建的“八一”电影制片厂工作,几年后成为导演。

去中条山、晋东南抗日前线采访

    1938年夏,武汉,时兼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副部长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在政治部三厅厅长郭沫若陪同下,约见了宋之的,肯定了他取得的成绩,希望他能暂时少写剧本,多上前线作实地采访,以打破国民党的新闻垄断。周恩来特别提出,希望宋之的到山西、河南等八路军活动地区跑一跑。
    以王礼锡为团长、宋之的为副团长的作家战地访问团,1939年6月18日离开重庆,途经川、陕、豫、晋等省,奔赴抗日前线,前后历时五个月。他们艰辛跋涉,不断地开会、讲演、访问、搜集材料。
    宋之的随团先去李宗仁的第五战区采访,后又到了中条山、晋东南,接触徐向前、周士第、彭绍辉等八路军将领,写下了大量的特写和报道。返回重庆后,他相继创作了散文、报告文学《新芽》、《长子风景线》、《墙》等文学作品。这些根据战地采访写成的作品,向大后方人民热情地介绍了西北战场和中条山、晋东南抗日根据地人民,在抗日战争中可歌可泣的顽强斗争事迹,同时还生动形象地表现了普通百姓精神的觉醒,以及他们在战争环境里的乐观。
宋之的与山西

    《新芽》写于1939年,是一件篇幅不长、感情饱满的优秀散文。文章截取了几幅平常而富有典型意义的乡村战后图景,简练准确地写出侵略者的凶残,农民虽遭家园毁坏之痛却怀抱希望顽强自救的韧性。切入口很小,却以小见大。
    到中条山,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原本景色美丽的初夏,却一片狼藉,敌人纵火烧了村庄,“不见了房,也不见了墙,仅破瓦残铁还勉强给家主留下了标记。”然而,“火延烧着的地方,树也焦了。但根却未断,心还未死。剥掉那焦糊的皮,还可以看见青苍的肉。并且,我意外地发现了几枝新芽。”不仅槐树,农人们也以行动表现出对侵略者的蔑视和对明天的美好希望,“过不了几天,农夫清除了地上的烟火,又在垒着新墙了,这一次,他们在山里选择着特别坚固的石头。”
    报告文学《长子风景线》写于1940年1月1日,1940年3月发表在《七月》第五集第二期上。宋之的以剪影方式,写了黄伯笙、刘建一两位师长分别组织的“武装保卫秋收”和“狙击长子城日本侵略者”两场战斗。战斗的胜利,使我军获得了充足的粮食,重创了日本侵略者,使他们龟缩于长子城中。在作品中,宋之的还着力再现了农民觉醒后积极支持抗战的动人场面。他们不再恐惧、悲观,对抗战胜利充满信心,积极生产,乐观生活,配合军队抗击侵略者。
宋之的与山西

    长子位于晋东南,时有地方风物人情描写点缀于作品中间。“从阳城,从高平,老百姓背了山楂,牵着羊,怀了锦旗担着酒,恰巧在这个日子,疾行三百里,赶到了。今天中秋,大家欢快呀!”“是的,高粱红了,那驰名的潞州酒的原料,正是收割的时候了。月,是这一季节的天然防御,每夜每夜,出击的兵,掩护着收割的老百姓,活跃于长子的原野。”
    时隔12天,宋之的又创作出报告文学《墙》,刊于1940年3月15日《文学月报》第一卷第二期上。抗战前中条山地区十分闭塞,习俗仍停留在千年以前,人民麻木、怯懦。随后,宋之的满带欣喜之情讲述了抗战爆发后民族意识的觉醒与民族精神的嬗变,女人“不仅不再梳唐代的髻,而且剪了发,……而且参加了妇女救国会”。很多男人当了兵,“那些兵都是自动入伍的”,他们勇敢地投入战斗,“他们干起来了,干得很顺利,五个院子的敌人在惊惶中被炸死了”。
    宋之的山西之行的可贵之处在于,在民族危亡之际,他深入到山西前线,探寻抗战爆发后民族精神深层所发生的变化,进而发挥了唤醒的作用。PIC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