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花坟
诗人花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614
  • 关注人气:2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醉后掷笔,墨香南湖

(2018-01-19 13:29:04)
标签:

花坟

诗人

讲故事

微信

分类: 散文杂谈
我原以为我可以一直流浪下去,像我诗里写的那样,一生客馆孤居,酒醉后,分不清窗外是故乡还是他乡的月色。但人生就像一趟列车,无论经过多少个月台,终究会停下来。过往的回忆,无论美好或者悲伤,都已是身后的风景。我也在过了不惑之年后,放下了执念,结束了流浪。

其实,我童年的记忆中没有古城,只是从村民口中得知我的祖父和这座城的传奇。我回来的时候恰是少年,那时春色正好,我常爬上城墙的东南角,隔着湖水喊她的名字。她若听见,就会推开小院的木门探出头来。再回来已是两鬓斑白,闲暇时爱和友人去古城闲逛。到了晚上,就并肩坐在南湖边的台阶上聊天,她问我:“你看对岸的灯火,像不像天上的星辰”。

那时候,我只知道南湖,并不知有诗社。2014年年末,在鲁蕙女士的引荐下,有幸结识李书伟先生。李先生宅心仁厚,常约我去商都画院喝茶,算是有了一个谈艺之处。后又在李先生的引荐下结识了侯公涛先生,赵鸣先生,蒋庄先生,焦文宗先生,朱兴明先生,张伟业先生,李维众先生,曹昭义先生,袁郑健先生等社友,这才算进了南湖诗社。能在这个青石板铺成街面的幽静小城,远离了世俗的纷扰,余生该是幸福的。

我常说世人不懂诗,能谈艺者甚少,世人不懂我,遇知己时方敢纵情一醉。李书伟先生是个传统的文人,琴棋书画无所不晓,所以李先生是个高人。我常与李先生谈诗,无论古典诗词还是现代诗歌,李先生都有独到的见解,使我受益匪浅。李先生还是一个性情中人,我也常与先生饮酒。酒醉纵情之时,先生犹如白衣少年,或吹箫,或吟诗,或醉书。我称李先生为长兄。

赵鸣先生是个画家,画竹堪称一绝,有“赵家竹”的美誉。我也讨了几幅小品,挂在室内。顿感蓬荜生辉,观者皆交口称赞。赵先生也爱喝酒,但不多饮。也许赵先生深谙:花开半朵,酒至微醺的境界。赵先生祖籍山东,我称赵先生为二哥。我常说我愚笨且幸福的活着,赵先生问我,愚笨的愚是不是大智若愚的愚,其实我的活着无关愚笨或者聪明,更多的是率性而活。我觉得赵先生更是大智若愚。

蒋庄先生是个作家,消瘦的身材,高挑的鼻梁上架着眼镜,很有民国先生的味道。我敬重作家,作家比诗人理性,眼界开阔。蒋先生的作品获过大奖,蒋先生的剧本也成了名作,在各地剧院上演。蒋先生随和大度,面带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焦文宗先生和我身材相似,李书伟先生介绍他的时候对我说,我今天带你见一位和你身材长相都相似的诗友。初见果不其然,尤其焦先生哈哈一笑,让人印象深刻。焦先生的诗词有人间的烟火气息,喜怒哀乐皆为绝唱。

本想记下其余社友的印象,毕竟花某为生活所累,交际不多,恐词不达意,不敢赘笔。我是一个长情且念旧的人,性格率真,难免言语唐突,却无害人之心。若有不当之处,还望海涵。商丘大地自古文脉不绝,一代代文人雅士,为后人留下了一座诗意之城,我入社不久,不敢妄谈诗社的发展,但能感觉到南湖诗社,人才济济,诗意盎然。

一个城市没有诗,这个城市就没有灵魂,一个没有灵魂的城市没有希望。最后借用社长李书伟先生的话,作为这篇短文的结尾。“诗人不朽,敬诗人者亦不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又见古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又见古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